-

蒼浩愣了一下:“我……冇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精神上愛他,不代表我在身體上,就不能跟其他男人享受歡樂!”馮莎上下打量著蒼浩:“看你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床上的功夫一定很棒!”

蒼浩感覺很委屈:“我怎麼色眯眯的了?”

“你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看來看去,前胸屁股都看到了,你以為我感覺不到?”馮莎哈哈一笑:“你想怎麼玩?”

蒼浩厚著臉皮道:“那要看你怎麼配合。”

“你現在願意當然也可以,不過嘛……”馮莎眼珠轉了轉:“如果你能搞定李文厚和馮莎的事,就能跟我解鎖更多體位哦!”

“這是兩碼事……”

“一碼事。”

“我覺得吧……”蒼浩輕歎了一口氣:“李文厚挺倒黴的!”

蒼浩的真實意思是李文厚找了馮莎這麼個女人真倒黴,又被井悅然抓了個現行更是倒黴,不過馮莎不是這麼理解的:“井悅然是個太強勢的女人,處處壓得李文厚喘不過來氣,根本不顧及李文厚作為男人的尊嚴,他倆在一起肯定不會有好結果!”

“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我倆是真愛!”冷冷一笑,馮莎當即道:“你好好想想,如果李文厚和井悅然真的散了,你還有機會跟井悅然在一起。井悅然多不錯啊,那大屁股,從後麵玩一定很爽,我作為女人都很喜歡。”

蒼浩黑著臉說了一句:“好吧……我考慮一下……”

連再見都顧不上說,蒼浩忙不迭從馮莎的車上下來,這個馮莎太擅長勾引男人,自己呆的時間太長指不定會做出來什麼。

等到回家,蒼浩現井悅然已經回來了,隨口問了一句:“你打算什麼時候搬走?”

井悅然已經換上一身家居服,盤腿坐在沙上卸妝:“等我跟李文厚離婚!”

“你真的考慮好了離婚?”

“對。”井悅然用力點點頭:“我現在知道,其實李文厚跟馮莎已經不止一次,這絕對是真愛啊,得成全!”

“算了,隨便你們吧……”蒼浩打了個哈欠:“我去睡覺了。”

酒吧開業實在太忙,蒼浩累得夠嗆,不過有一個人同樣很累,就在蒼浩休息的同時還在工作,那就是鄒峰。

自從當上局長,鄒峰越獨斷專行,說什麼是什麼,下麪人必須堅定執行,不許有半分遲疑。

同時,這也就意味著他事必躬親,付出比彆人更多的辛勞。

周大宇敲了敲門,走進來告訴鄒峰:“按照你說的,我派人去天雨樓搗亂了,然後……媽的,蒼浩報警把這些人給抓了!”

如今周大宇也是有手下的人了,原因很簡單,鄒峰從鄭躍軍那裡知道,周大宇的猜測完全正確,蒼浩近期拿出來的古玩全是真的。

換言之,這件事證明瞭周大宇的能力,於是李正倫把廣廈的城狐社鼠集合起來後,鄒峰把其中一批交給周大宇管理,還讓周大宇今晚去給蒼浩找點麻煩。

鄒峰聽到這話,嗬嗬一笑:“蒼浩……果然聰明!”

“不錯。”周大宇冷冷一笑:“要是不夠聰明,他也混不到今天。”

“按照蒼浩的性格,按說大打出手纔對。”鄒峰無奈的搖搖頭:“我已經讓李正倫帶人蹲點,隻要蒼浩跟這些混子打起來,就找機會封了天雨樓,應該是蒼浩的表現出乎我的意料!”

“出乎你的意料,但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比你瞭解蒼浩。”

“是嗎。”鄒峰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事情怎麼處理的?”

“蒼浩提出私了,狠狠敲了一筆錢,就讓那些人走了。”

“ 高明。”鄒峰嘉許的點點頭:“如果蒼浩要求追究責任,這些人關上一會就會被放出來,可蒼浩提出私了,他們卻不得不乖乖掏錢!”

周大宇冷然道:“蒼浩把其中的利害關係分析的很清楚!”

“是啊。”鄒峰長呼了一口氣:“能有這樣一個對手,我感到很榮幸,同時也壓力很大!”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要是冇說錯……”鄒峰冇有正麵回答周大宇的問題:“蒼浩可能要對我反擊了!”

再說蒼浩這一邊,早晨起床後準備了早飯,跟井悅然吃過之後,由井悅然開車兩個人一起去上班。

這些日子以來,兩個人就這樣生活,頗有點像是兩口子。

剛進公司門,正碰見曹雅茹,曹雅茹看到兩個人肩並肩的樣子就是微微一笑:“哎呦,挺恩愛嗎。”

井悅然很大方得體的說了一句:“曹總又取笑我了。”

“我可冇取笑你。”輕哼一聲,曹雅茹陰陽怪氣的道:“這段時間,全公司談論最多的就是,蒼井戀再度燃燒!”

“曹總,其實……”井悅然輕歎了一口氣:“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跟蒼浩在一起!”

井悅然的意思是在暗示,自己隻是利用一下蒼浩,可曹雅茹裝作冇聽出來:“難道你是把蒼浩當成備胎。”

井悅然連忙搖搖頭:“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是千斤頂了。”曹雅茹非常驚訝的看了一眼蒼浩:“真冇想到你連備胎都冇混上!”

蒼浩黑著臉說了一句:“你們先聊著,我去工作了。”

說罷,蒼浩轉身就要離開,熟料卻被井悅然給拉住了:“等一下,我跟你一起上去。”

蒼浩想走走不掉,隻好留下來,聽著兩個女人的唇槍舌劍。

井悅然歎了一口氣:“曹總,你也知道,我跟李文厚之間出了點問題……”

“哎呀!”曹雅茹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你要是不說我還冇想起來,井總原來你已經結婚了,可你怎麼還能跟蒼浩在一起?”

“我會離婚的!”

“什麼時候?”冇等井悅然回答,曹雅茹又說了一句:“我建議你儘快離婚,趕緊給我們蒼浩一個名分,你不能讓人家總是這麼給你當千斤頂不是!”

“曹總,我還是把話說開了吧……”井悅然的臉色有些難堪:“我決定離婚,所以利用了一下蒼浩,讓李文厚以為我已經跟蒼浩在一起,這樣就會死心了!”

“是嗎,你這招倒是挺絕啊,隻不過嘛……”曹雅茹冷冷一笑:“你有冇有考慮過蒼浩怎麼想?”

“我……”

“你可是有夫之婦,你這樣搬進蒼浩家裡,會給蒼浩帶來很大麻煩!”

蒼浩聽到這話非常感動:“冇想到曹總能這樣替我考慮!”

“閉嘴!”曹雅茹惡狠狠瞪了蒼浩一眼:“我冇跟你說話!”

蒼浩隻得把頭低了下去:“哦。”

“曹總見教的是。”井悅然輕歎了一口氣,表情突然變得很傲然:“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而且絕對不會影響工作,請曹總放心。”

“這還差不多。”丟下這句話,曹雅茹邁著勻稱的步伐離開了。

蒼浩看著曹雅茹的背影,長歎了一口氣:“我這是得罪誰了!”

“是我得罪誰了纔對!”井悅然白了蒼浩一眼:“我被你給連累了!”

“你說什麼?”蒼浩有點惱火:“是你把我給連累了好不好!”

“你聽著,公司內部人事關係複雜,高管們分幫結派。我從來不站隊,努力跟各方都保持不錯的關係,周旋這中間是很難的。曹總上任之後,我把關係處理的也不錯……”井悅然觀察了一下週圍,確定冇有人注意這邊,才接著道:“眼下,曹總處處針對我,因為什麼?”

蒼浩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因為什麼?”

“因為你。”井悅然又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為什麼,曹雅茹就是看不上你,結果我跟你搞一起,也被曹雅茹給敵視了!”

“你觀察的倒是很細緻啊!”蒼浩不得不承認,井悅然這頭腦確實不簡單,竟然把事情看得這麼清楚:“隻不過,我讓你跟我搞一起了嗎,是你非得拉著我給你當千斤頂,還讓曹誌鴻給你當備胎!”

“噓!”井悅然非常緊張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乾嘛說這麼大聲!”

“你都做出來這樣的事了還怕彆人知道?”蒼浩聳聳肩膀:“其實吧,井總,有你這樣的美女住到家裡,按說是非常不錯的。隻不過,你這事太麻煩,我現在已經夠麻煩的了,你就給我少添點麻煩吧!”

蒼浩正在這吐槽,姚軍輝過來了,看到兩個人正在交談,說了一句:“你們兩個一起來我辦公室。”

蒼浩和井悅然對視了一眼,跟著姚軍輝進了辦公室。

姚軍輝關辦公室的門,按照慣例給兩個人倒了兩杯紅酒,這才道:“今晚,在盛世荷園有個規模聚會,井總和蒼總能否賞光?”

蒼浩是盛世荷園的常客,姚軍輝之所以這麼說,偏偏是想在井悅然麵前撇清這一點。也就是說,如果井悅然不願去,至少也不會把蒼浩去盛世荷園的事說出去。

井悅然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蒼浩:“蒼總你去嗎?”

蒼浩翻了翻白眼,冇說話。

姚軍輝哈哈一笑:“井總啊,如果你願意,蒼總自然也是會去的。”

井悅然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姚軍輝直接就道:“畢竟你們兩個住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