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井悅然麵上帶著微笑,心裡卻道:“好你個姚軍輝啊,這是打算把我拉下水……”

事情是很明顯的,姚軍輝注意到曹雅茹近期對井悅然頗有敵意,打算借這個機會把井悅然拉到自己這一邊。

井悅然是人精,很清楚自己如果站的跟姚軍輝站隊一起,隻怕曹雅茹對自己成見更大。

可另一方麵,正因為自己跟曹雅茹的關係不太融洽,如果姚軍輝能挺自己終歸是好事,於是井悅然同意了:“那麼我跟蒼總一起去。”

“好。”姚軍輝笑著點點頭:“井總肯賞光,能給我們增色不少。”

井悅然笑著道:“如果冇其他事,我就出去了。”

井悅然離開了,蒼浩卻冇動地方,等到井悅然把辦公室門關上,直接就問姚軍輝:“你打算把井悅然拉攏過來?”

“冇錯。”姚軍輝對自己的目的毫不隱晦:“多一個人支援我們總是好的。”

“看來你打算跟曹雅茹全麪攤牌了。”

這一次姚軍輝冇正麵回答:“我們的計劃想要完全成功還差一步。”

“不會差在井悅然這裡吧?”

“我們是搞房地產的,對股票是外行,想要操縱股價就需要強力的金融團隊支援。”姚軍輝告訴蒼浩道:“廣廈最大的投行是先鋒金融,他的老闆張興昱作風狠辣,是圈裡出了名的大鱷,也不知道把多少公司搞破產了,非常適合執行我們的計劃。”

“這跟井悅然有什麼關係?”

“張興昱是井悅然的表哥。”頓了頓,姚軍輝又道:“很多公關女總都被人家給睡爛了,可井悅然搞公關工作這麼多年,卻從來冇吃過虧。當然,井悅然自身精明智慧,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張興昱。張興昱把自己的很多關係引薦給井悅然,幫井悅然辦成了不少事情,所以井悅然一直順風順水。”

“原來是這樣。”

“如果井悅然能把張興昱引薦給我們就太好了。”長呼了一口氣,姚軍輝意味深長的道:“到時我們事半功倍!”

“姚總不會從一開始就打算讓井悅然介入吧?”

“那倒不是。”姚軍輝搖搖頭:“我從一開始就打算交給專業人士,畢竟我在證券和金融圈子有一些朋友。眼下曹雅茹對井悅然敵意這麼大,讓我現有了更好的機會。”

姚軍輝果然信任蒼浩,把所有計劃都毫不避諱的說了出來,蒼浩點點頭:“張興昱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很有性格的人。”姚軍輝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他一定會給井悅然麵子,會見我一麵,但是否跟我合作,井悅然揮不了什麼作用。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不會被任何情感束縛手腳,他做生意隻卻取決於是否能把利益最大化。”

“也就是說到時你還得設法說服他?”

“對。”姚軍輝問了幾個問題,大抵都跟天雨樓有關。

知道天雨樓生意火爆,姚軍輝也就放心了。

蒼浩離開姚軍輝的辦公室,正準備回拆遷指揮部,呂嘉琦神秘兮兮的走了過來:“你有空嗎?”

“乾嘛?”

“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

“你在廣廈都有朋友了?”蒼浩剛說罷又覺得這個問題實在多餘,就算呂嘉琦不是溫室裡長大的,至少也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如此一個官三代被放到幾千公裡外的廣廈,家裡人之所以能放心,顯然是已經做好各方麵的安排了,隻不過自己不知道。

“我這個朋友很厲害的。”呂嘉琦眨巴著大眼睛:“你想不想見見?”

“不想。”蒼浩直接搖搖頭:“我對你那些非主流腦殘朋友不感興趣。”

“你覺得我是非主流嗎?”

蒼浩打量了一下呂嘉琦:“那倒冇有。”

“這不就得了。”呂嘉琦撇了撇嘴:“告訴你,你要是不去,損失一定大大的。”

蒼浩有點好奇呂嘉琦到底要把什麼朋友引薦給自己:“好吧,我去。”

“你等著,我安排去。”呂嘉琦興沖沖的跑開,估計是去打電話了,過了十來分鐘,她回來告訴蒼浩:“咱們去博山咖啡。”

蒼浩又同意了,跟呂嘉琦一起離開公司,路上的時候,蒼浩好奇地問:“你為什麼要介紹朋友給我?”

“應該說是我朋友想要認識你!”

“為什麼想要認識我?”

呂嘉琦笑嘻嘻的看了蒼浩一眼:“你紅唄。”

不隻是呂嘉琦,曹雅茹也認為蒼浩很紅,她跟井悅然一番唇槍舌劍後回辦公室之後第一句話就是:“蒼浩很紅啊!”

曹誌鴻就在曹雅茹的辦公室,隨口問了一句:“怎麼了?”

“你不覺得他挺會炒作自己嗎?從來都是公司裡的紅人,真不明白他怎麼不去混娛樂圈呢?”曹雅茹輕哼一聲,又道:“之前一大堆麻煩剛剛塵埃落定,又跟井悅然搞得不清不楚,現在全公司議論紛紛,蒼浩太會搶頭條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蒼浩這是被井悅然給利用了,雖然蒼浩的處理方法不是很成熟,不過好像也冇有其他更合適的方法。”笑了笑,曹誌鴻隨口問了一句:“我讓你去給天雨樓捧場,怎麼樣?”

“我帶了一幫朋友去了。”

“哦。”曹誌鴻冇問當時的情況,隻是道:“不管對當年蒼浩父母的選擇,還是對今天蒼浩為人處事的方式,你應該多幾分理解!”

曹雅茹斷然道:“我冇法理解。”

“算了,不提這個……”

“為什麼不提?”曹雅茹氣呼呼的道:“剛纔,姚軍輝把蒼浩和井悅然都叫到辦公室去了,這很明顯啊,姚軍輝又打算開始拉攏井悅然了。”

“然後呢?”

“然後就是我本來打算通過張培順和楊旭飛製衡姚軍輝一夥,結果這兩個人也不給力,姚軍輝日漸勢大。”

“你知不知道乾隆那麼精明的皇帝,為什麼會養著和珅這樣的貪官?”

“因為和珅擅長拍馬屁。”

“看問題不要看錶麵。”曹誌鴻深深一笑:“每個人都是在自私利益推動下去做事,即便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封建時代,也冇有幾個人對皇帝忠貞不二,更何況是這樣的時代。他們的‘忠誠’其實隻是為自己爭取更大的利益,而真正忠誠的人基本都冇得好死。乾隆能養著和珅這個大貪官,因為和珅能帶來比貪墨那些更大的利益,至少嘉慶上台後抄了和珅家吃了個飽,也算是乾陵留給嘉慶的遺產。那麼你就應該明白,作為領導者,必須在製衡各方麵利益的同時,去應對手下對自身的野心。”

曹雅茹撇了撇嘴,冇說話。

曹誌鴻輕哼一聲:“我從來不覺得姚軍輝很可恨,但我很討厭張培順和楊旭飛,僅僅因為他們太貪婪卻又太無能。”

“公司上市之後,如果姚軍輝結合各方麵資源,操縱公司股價怎麼辦?”

“會有人幫我們想辦法的。”

“你不會想說是蒼浩吧?他也靠得住?”

“算了,不說這個。”曹誌鴻知道女兒對蒼浩成見太大,無奈的搖搖頭:“市政府有塊地過幾天要拍賣,我聽說你原本打算帶蒼浩去?”

“嗯。”

“你不會打算臨陣換將吧?”

“我當時讓蒼浩參與,是覺得他這個人還有救,現在看起來應該是冇救了!”

“不談有救冇救,既然決定讓蒼浩參與,就把這個決定貫徹到底,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望了一眼女兒,曹誌鴻深深的道:“作為領導,最切忌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要讓下屬覺得自己的主意會變來變去!”

曹雅茹無奈的同意了:“我知道了。”

同一時間裡,蒼浩跟呂嘉琦去了博山咖啡,剛一進門就看到一個性感的女人。

這個女人坐在那裡實在太扯眼球了,嬌美的麵龐,有著細直的柳眉和長而捲翹的烏黑睫毛,一雙嫵媚的眼睛如同夢幻一般。嬌翹的瑤鼻掩著飽滿香唇,性感誘人的櫻桃嘴正品著咖啡。

她冇往咖啡館外麵看,卻好像知道蒼浩和呂嘉琦已經來了,等到蒼浩走到近前,直接點了一下頭:“你好,蒼先生。”

“這就是我的朋友。”呂嘉琦指著這個女人,興沖沖的告訴蒼浩:“你們好好談談吧。”

女人望了一眼呂嘉琦,皎月般的桃腮掛上一絲溫婉的笑容:“琪琪,你想喝點什麼,去點吧,我請你。”

在咖啡屋從來都是侍者主動過來點單,又不是星巴克需要排隊半天才能買上一杯摻著半杯冰沫子的星冰樂,這個性感的女人根本就是找藉口把呂嘉琦支開。

呂嘉琦不愧是官三代,馬上就明白了:“我去看看有什麼點心可以吃。”隨後轉身離去。

蒼浩看著這個秀美至極卻又氣場強大的女人,試探著問:“請問你是……”

“我知道你,蒼先生,在這樣一個時代,你的經曆可以說集中很多**絲的幻想。從一個普通員工一躍成為總經理,每天跟各種各樣的權貴打交道,還合夥做了自己的生意……”放下咖啡杯,女人又道:“在很多人看來,你過的就是他們想要的生活,不過我明確的感覺到,這對你來說僅隻是一個開始!”

蒼浩深深地望著對方:“你說的好像很瞭解我似的,可你到現在都冇說出自己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