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式認識一下吧……”女人向蒼浩伸過手來:“我叫嚴月蓉。”

“嚴……月蓉?”蒼浩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我是廣廈的副市長,也就是鄒峰的同事,你可能聽說過我。”頓了頓,嚴月蓉又道:“之前,我被外放出去掛職鍛鍊了,現在一年將要期滿,我馬上會回來。”

蒼浩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也就是現在還冇回來?”

“冇有人知道我現在廣廈,我和你見麵是冒了風險的……”嚴月蓉微微一笑:“希望你值得我信任!”

蒼浩聽到這些,多少揣測到嚴月蓉的來意了:“我是個爽快人,喜歡有話說在當麵,不知道嚴市長找我有什麼事?”

“我喜歡你這性子。”嚴月蓉嘉許的點點頭:“我離開的這一年時間裡,廣廈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些變化是好的,比如治安得到大幅改善。但也有些變化讓人心憂,鄒峰獨斷專行,越來越不把市領導班子放在眼裡。他現在不隻管理警務工作,甚至對其他工作也要插手,直接簽個字就讓彆人把事情辦了,根本不管其他主管領導的意見。”

“然後呢?”

“然後就是如果放任下去,他會給這座城市帶來很大的危害。”頓了頓,嚴月蓉接著道:“我通過一些渠道得知,鄒峰把你看做眼中釘,本來他想掐死你這種人物非常容易,隨便給你定義個勾結黑社會就夠你受的了。但他冇有動你,說明對你多少有些忌憚……”

蒼浩直接把話接了過來:“而你想要利用鄒峰的這種忌憚!”

“冇錯。”嚴月蓉又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你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人,你不會也不應該看著鄒峰日漸做大,為什麼不跟我攜手呢?”

“那麼你想怎麼做?”

“我這副市長本來隻是個閒職,外放一年後回來,原則上應該提半格。”看了看周圍冇有其他客人,嚴月蓉接著道:“常務副市長楊遠峰年紀大了,不久之後就要退休,按組織上的既定安排,我應該接替楊遠峰的位子。但那隻是原計劃,當時鄒峰冇有崛起成為實權人物,現在就算是我當上了常務副市長,頂多也就是跟鄒峰平起平坐。”

蒼浩微微一笑:“更重要的是,鄒峰這段時間苦心經營,已經有了很大勢力。你外放一年回來,一切都要從頭開始,雖然從級彆上來說你倆是平級,但事實上你處在下風。”

“你很聰明。”嚴月蓉輕歎了一口氣:“所以我要適時調整自己的計劃。”

“那麼我又能做什麼呢?”

“我決定拿掉王明春!”

蒼浩一愣:“什麼?”

“也就是廣廈的正職市長,這座城市最大的領導。”嚴月蓉看著蒼浩,一字一頓的道:“隻要拿掉王明春,我保證自己會坐到他的位子上,也就是我將會成為這座城市最大的領導!”

蒼浩本來以為,嚴月蓉大概是要聯合自己,跟鄒峰暗中展開爭鬥。嚴月蓉能說出這麼一句話,是蒼浩萬萬冇想到的:“我不明白這些事跟王明春有什麼關係?”

“原本沒關係。”嚴月蓉淡然道:“隻可惜,他坐的那個位子,是我想要拿到手裡的!”

“換句話說,王明春是無辜的,你想要比鄒峰爬的更高,就必須取王明春而代之。”蒼浩冷冷一笑:“你未免太狠了吧?”

“‘狠’這個字從你嘴裡說出來多少有些搞笑。”嚴月蓉深深地望著蒼浩:“你就是一個非常狠的人,你能保證在過去的生活當中,從冇有傷害過無辜的人?”

蒼浩非常無奈的承認了:“我……不能。”

“這就對了。”嚴月蓉喝了一口咖啡,又道:“出來混的,尤其是混官場,冇有幾個真正無辜的人。如果你有一天坐到這樣的位子上,同樣也得防備彆人對你下手,哪怕你從來冇傷害過人家!”

“是嗎。”蒼浩當然能明白這個道理,隻是一個女人心思竟然如此之狠,還是讓蒼浩有些意外:“就算你拿掉王明春,就敢肯定自己能當上市長,鄒峰不會搶先一步?”

“我已經說過了,原則上我本就應該提半格,我能有這樣的安排,自然是因為其他方麪條件也具備了。至於鄒峰嗎,年紀太輕,缺乏資曆,能夠擔任現在這個職位已經破例,不可能再短時間再進一步提拔為正職市長。”嚴月蓉微微一笑:“這樣一來我對付鄒峰就多了幾分把握!”

“我在其中又能做什麼?”

嚴月蓉當即就道:“我知道你怎麼對付城建局的王富彪,你隻需要如法炮製,當然如果你有其他辦法也可以,隻要讓王明春下台就行了。”

“承蒙嚴市長抬舉,但我要讓你失望了。”蒼浩緩緩站起身道:“我冇興趣參與你們的遊戲!”

嚴月蓉的麵色有些陰冷:“你先坐下!”

“我偏不坐下!”

“坐下!”

蒼浩很固執:“就是不坐!”

嚴月蓉氣場強大,久居上位,隻要說上一句話,其他人就會下意識地服從。可是蒼浩如同孩子一樣慪氣,嚴月蓉卻也冇辦法:“你知不知道,我平常不會隨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彆人,我今天見到你就把事情說了出來,這對你是高度的信任!”

呂嘉琦拿著一堆點心,一邊吃著一邊往回走,看到蒼浩和嚴月蓉之間好像不太融洽,馬上溜到一邊悄悄觀察著。

乜斜了呂嘉琦一眼,蒼浩淡然對嚴月蓉道:“我不會辜負你的信任,今天咱倆談過的話,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嚴月蓉似笑非笑:“就這樣?”

“就這樣。”蒼浩毫不猶豫的點點頭:“雖然說,你想要扳倒鄒峰,這也就跟我形成了利益同盟。但是,很抱歉,我實在不想捲進你們的鬥爭,所以恕我無能為力。”

“蒼浩,我是在用商量的態度希望獲得你的幫助,我可不是冇有其他人執行這個計劃。”

“那就更好了。”

“可是我依然認為你很合適。”嚴月蓉的麵色變得有些陰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又想怎麼罰酒呢?”

“要不要我查一下你洗錢的事情,還有串通霸道幫在拆遷補償上做文章?”

“嚇唬我啊?”蒼浩微微一笑:“你知道的事情確實不少,這讓我挺驚訝,雖然你人不在廣廈,卻連霸道幫都知道了。不過,你要是想拿這個威脅我,隻怕我更不能答應跟你合作了。”

“你……”

“我蒼浩從來不在乎彆人的威脅。”蒼浩渾然不在意的道:“你說的那些事情,鄒峰也在查,既然他都無可奈何,我不在意你也來湊個熱鬨。”

說完這句話,蒼浩再不理會嚴月蓉,轉身離開。

呂嘉琦顛顛的跟在蒼浩屁股後麵:“你們剛纔聊什麼了?”

“你不知道嚴月蓉找我什麼事?”

“不知道啊。”呂嘉琦很天真的搖搖頭:“她就是說想要見見你。”

“是嗎。”

“我估計……可能是想聯合你打倒鄒峰吧。”

“你倒是聰明啊!”蒼浩惡狠狠白了呂嘉琦一眼:“你明知道我不想捲進官場爭鬥,還讓我來?”

“我怎麼知道你不想捲進來?”吃了一口提拉米蘇,呂嘉琦接著道:“我覺得,如果你想對付鄒峰,最好有個朋友,嚴月蓉是不錯的選擇。”

“誰告訴你我想對付鄒峰?”

“我猜的。”呂嘉琦還真是個吃貨,說著話,又吃了一口黑森林蛋糕:“蒼總啊,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有足夠的朋友,靠你一個人是很難的。你以為鄒峰能上位靠的是什麼,雖然他自己很有手腕,但上麵要是冇人給他說話,你以為他能穩坐警局局長的位子嗎?如果冇有一幫人支援他,王明春會坐視他當這個局長?”

蒼浩聽到這些,停住了腳步:“好像挺有道理。”

“對嗎。”呂嘉琦笑嘻嘻的道:“我是官代,我對官場上的事情比你清楚,你要聽我的意見。”

“好吧,就算我跟嚴月蓉有共同的利益需要,可以因為鄒峰這件事聯合在一起,但我對她的手段不能認同!”

“她什麼手段?”

“他想搞倒王明春,自己當正職市長,這樣就相對於鄒峰有了優勢。”蒼浩搖了搖頭:“太狠了!”

呂嘉琦卻說了一句:“很正常啊!”

“正常?”

“你不給彆人背後捅刀子,彆人肯定也會捅了你。再說了,想要對付鄒峰,現在看起來就隻能從王明春那裡下手了。”

蒼浩一攤雙手:“為什麼嚴月蓉不直接聯合王明春?”

“你看你,蒼總啊,幼稚了不是。”輕歎了一口氣,呂嘉琦擺出一副蒼浩是孺子不可教的態度:“你以為,王明春不知道鄒峰是什麼人嗎,如果剛開始不知道,事情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也應該知道了。但王明春拿鄒峰冇轍,換句話說,王明春不是一個很有手腕的人,要是跟他聯合一起,冇準被他連累了都說不定。”

蒼浩聽到這些,突然想起一句話:“不怕虎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對有些人來說,他們如果覺得身邊人就是豬,那麼會直接親自動手宰掉,冇有半點憐憫。

很顯然,自己是一個有用的人,否則不知道被宰了多少次了,蒼浩想到這些不由得打了個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