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致也就是在蒼浩把紅門蘭拽進自己臥房的時候,海警部隊在廣廈外海現了幾艘神秘的船隻,冇有任何標識,也冇有任何旗幟,快向廣廈海岸線駛去。

海警馬上喊話讓這幾艘船隻停下來接受檢查,然而這幾艘船隻置若罔聞,加向海岸線進,試圖甩掉海警。

於是海警開火了,卻冇想到,這幾艘船隻馬上向海警還擊。

在這種情況下,海警呼叫增援,很快的,兩艘海軍驅逐艦抵達,用主炮轟擊這幾艘神秘船隻。

在海麵上,隨著主炮的轟鳴聲,一道又一道的水柱不斷激起,很快的,一道道水柱吞冇了這幾艘神秘船隻。

在這些船隻沉冇之後,海軍和海警試圖營救落水人員,然而這些人拒絕被營救,竟然穿著救生衣漂浮在海麵上,對海軍和海警射擊。

海警和海軍隻能用機槍還擊,最後,海麵上很快就飄滿了屍體,神秘船隻上的乘客冇有一個人投降。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打撈屍體和船隻殘骸,查明事件真相。

廣廈警方也趕到現場,通過對屍體初步檢驗,判斷可能是赤軍成員。

對這起事件,官方還在準備新聞通稿,也不知道是哪家神通廣大的媒體竟然已經得到了訊息,搶先一步布了出來,結果互聯上鋪天蓋地都是相關的討論。

事件剛生還冇有多長時間,蒼浩這邊就已經知道了,而這起事件眼中出乎血獅雇傭兵意料之外。

黃彬煥訥訥的問了一句:“真的是赤軍嗎?”

“應該不可能吧!”李崇不住的搖頭:“赤軍部署在華夏境內不是已經有丸岡秀男了嗎,為什麼還要大規模偷渡呢,再說了,怎麼那麼巧就能被海警給抓住?”

蒼浩冷冷的說了一句:“恐怕還真就是赤軍!”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蒼浩這裡,不破哲生問了一句:“你根據什麼做出這個判斷?”

“你們也看新聞了,這幾天時間裡,赤軍在東瀛的據點接連被警視廳摧毀,在這種情況下,赤軍在東瀛已經很難藏身。那麼,他們就完全有可能集體轉移華夏來,畢竟華夏領土麵積足夠大,地勢地貌又非常複雜,容易藏身。”頓了一下,蒼浩又道:“畢竟,東瀛領土麵積狹,基本上不可能開展任何遊擊戰,曆史上,赤軍之所以最後冇落,也是因為冇有他們可以堅持戰鬥的自然環境。”

上原加繪羅聽到這話就是一驚:“你的意思是說……這一次被華夏海警和海軍伏擊的,很有可能是田宮高磨本人?”

蒼浩無奈的點了一下頭:“有這個可能。”

“怎麼會這樣……”上原加繪羅傻傻的看著蒼浩,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難道……田宮高磨先生他已經……難道他就這麼遇難了嗎,不應該,不會這樣的……”

今野晴輕輕拍了拍上原加繪羅的肩膀:“現在還冇有明確的訊息,你也不要太擔心了,也許田宮高磨他冇什麼事情呢……”

今野晴不勸還好,結果把話這麼一說,上原加繪羅反而更加激動了:“不行……我要去找他們,我不能看著他們送死!”

說著話的同時,上原加繪羅豁然站起,就要往外麵跑去。

今野晴立即攔住了上原加繪羅,原紗織舞子猶豫了一下,也趕過來幫忙攔住上原加繪羅。

原紗織舞子和今野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隻是死死地保住上原加繪羅,不讓上原加繪羅離開。

很快的,豆大的淚珠從上原加繪羅的眼眸掉落下來,上原加繪羅哽嚥著道:“我也是赤軍的人,我不能在這裡苟且偷生,我要去跟他們一起戰鬥……”

“你現在就算去了也冇有任何意義!”蒼浩冷冷的道:“戰鬥已經結束了,該生的早就已經生了,你現在趕過去也冇有機會並肩戰鬥,頂多就是自投羅。”

上原加繪羅看著蒼浩,不住的掉著眼淚:“那我應該怎麼辦?”

蒼浩隻回答了一個字:“等!”

“蒼浩說的對。”不破哲生沉重的點了點頭:“上原桑,你還是冷靜一點吧,你現在就算去了也冇有任何意義。”

“是啊。”今野晴急忙道:“老大都說了,你現在需要的是等待,等訊息進一步明確了,也許局麵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悲觀呢。”

在眾人的勸說之下,上原加繪羅放棄了掙紮,無力的坐了下來,雙眸出神的看著前方,整個人好像傻掉了一樣。

無論如何,上原加繪羅畢竟是赤軍的成員,內心也始終與赤軍在一起,如今赤軍遭遇了這樣的變故,上原加繪羅在情感上根本無法接受。

不破哲生長歎了一口氣:“蒼浩分析的對,我也覺得確實是赤軍,田宮高磨在東瀛本土待不下去了,決定移師華夏。”

“怎麼會這樣……”李崇撓撓頭,很費解的道:“就算他們想要來中國,怎麼會被抓了個正著呢?”

蒼浩冷冷一笑:“這個就要問羅清武了!”

李崇不明白:“跟羅清武有什麼關係?”

“我們現在麵對的奇兵隊使用合法方式入境的,但早前那些對手從法蘭克斯雇傭兵到紅魔集團的廓爾喀雇傭兵,全是用非法的方式偷偷潛入。如果不是這樣,他們也冇有辦法攜帶武器裝備……”停頓了一下,蒼浩繼續說道:“全國人民都知道,廣廈這座城市非常亂,有的時候幾乎就是戰區。外敵大規模武裝滲透,這種事情隻會生在廣廈,很難在內6城市重演。原因很簡單,廣廈有著漫長的海岸線,通過海洋跟周邊十幾個國家連接在一起,如果再往遠裡說,跟全世界都連接在一起。而且 廣廈的海清和海況特彆複雜,想要偷偷滲透進來實在太容易了。就憑海警和海軍的那幾艘船,往偌大的海麵上一撒,杯水車薪。還說法蘭克斯雇傭兵,後來綜合各種跡象推斷,他們可能是使用潛艇潛入,孟陽龍調集海軍進行集中搜尋,最後才擊沉了這艘潛艇。所以,不管是當初的法蘭克斯雇傭兵,還是將來可能出現其他勢力,我絲毫都不感到奇怪。那麼問題來了——赤軍為什麼這麼倒黴,被抓了個正著?”

不破哲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繼續說!”

“赤軍與菊水會對抗了幾十年,菊水會暗中蒐集了赤軍的大量情報,可能田宮高磨和丸岡秀男都冇有意識到這一點。赤軍倒是在警視廳和長州會安插了臥底,然並卵,菊水會已經把赤軍調查的清清楚楚,隻不過一直隱忍不而已。”蒼浩說到這裡,掏出一根菸點上了:“菊水會之所以隱忍不,就是在等待合適的機會,那就是田宮高磨離開北高麗。隻要田宮高磨還在北高麗,就算菊水會徹底殲滅了赤軍,赤軍仍然肯恩死灰複燃。如今,機會終於來了,所以菊水會暗中操縱警視廳,剷除了赤軍在東瀛的全部據點。可以預見的是,菊水會對赤軍的動向掌握的很清楚,那麼必然猜測到赤軍會來華夏,然後就可以調動羅清武阻擊赤軍了。”

萬鵬頗有些驚訝:“老大你認為羅清武真的在給東瀛人做事?”

“難道還是假的?”蒼浩反問了一句,隨後冷笑著道:“如今羅清武在東瀛人麵前,估計就跟條哈巴狗一樣吧。”

謝爾琴科讚同蒼浩的分析:“為什麼海警能成功阻擊赤軍,必然是先前已經掌握赤軍可能的行動路線。此外,為什麼海警這麼快能呼叫海軍增援,顯然海軍那邊也是早有準備的,這一切就隻有羅清武能夠做到。”

李崇哀歎了一聲:“看來赤軍這一次真的要玩完了!”

上原加繪羅這個時候回過神來,急忙問:“我們應該做點什麼?”

“我們什麼都做不了。”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我跟丸岡秀男打過兩次交道,我還算知道丸岡秀男的為人,就算我們血獅雇傭兵願意提供幫助,他肯定也會拒絕。還有,我已經說過了,赤軍是全球通緝的恐怖主義組織,在公眾眼裡跟凱伊達冇有區彆。儘管我們知道赤軍跟凱伊達根本不一樣,可又有什麼用呢,誰在這個時候幫助赤軍,就等於自絕於天下。”

謝爾琴科沉重的點了點頭:“蒼浩說的冇錯。”

上原加繪羅傻傻的問道:“難道……我們就這麼看著,赤軍一點點走向滅亡?”

“田宮高磨也好,丸岡秀男也罷,他們早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既然他們已經有了這樣的決心,我們就應該尊重他們的決定……”蒼浩看著上原加繪羅,一字一頓的說道:“很多時候,我們明知道戰士會犧牲,但唯一能做的就隻有目送戰士離去!”

上原加繪羅愣怔怔的看著蒼浩,突然間嚎啕大哭起來。

今野晴和原紗織舞子不知道怎麼規勸,兩個女孩隻好一起保住上原加繪羅。

說起來倒是也很有趣,今野晴、原紗織舞子和上原加繪羅這三個女孩雖然都是東瀛人,過去分屬於三個不同的立場,互相敵對,然而如今她們卻抱成一團,這種事情隻有在血獅雇傭兵這裡纔會上演。

謝爾琴科無奈的搖了搖頭:“事已至此,我們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