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陳順章的這句話說出口,氣氛變得有點尷尬,羅京南對陳順章的不滿正在不斷積累著。

這個時候,謝忠適時地打了個哈哈:“今天開心,咱們不要說這些不開心的話題……哦,對了,我剛纔看有個跳舞的妹不錯,那身材真是勁爆。”

“你有興趣?”羅京南哈哈一笑:“事兒一件,我馬上介紹給你。”

謝忠不僅完全獲得了羅京南的信任,羅京南竟然還充當掮客給謝忠介紹女人,雙方關係似乎好的不得了。

再一次,陳順章被冷落到了一旁,隻有搖頭苦笑的份兒。

再說蒼浩這一邊。

早晨剛起床,蒼浩就接到了來自謝忠的電話,謝忠開門見山就道:“昨天晚上羅京南請廣廈這幫二代出去飆車唱k!”

“哦?”蒼浩嗬嗬一笑:“你也去了?”

“有人買單為什麼不去。”謝忠嗬嗬一笑:“你知道嗎,羅京南現在把我當成知己了,有什麼事情都跟我說。”

“看來咱們兩個也是知己,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告訴我了。”

“那是當然。”謝忠的語氣變得鄭重起來:“到底誰跟誰纔是朋友,這個是用行動體現出來的,而不是用語言。既然謝忠對我放鬆了警惕,那麼我就有更多的機會接近他,對他的行動可以瞭若指掌。”

“謝謝你了。”

謝忠立即問:“謝我乾什麼?”

“因為你會把羅京南的計劃一五一十的告訴我,不是嗎?”

謝忠冇有正麵回答, 而是告訴蒼浩:“無論如何,你還是要加點心,如果說羅京南本人能力有限,如果加上一幫二代的支援,那能力可就是有倍增效應了。”頓了一下,謝忠接著說道:“廣廈的這幫二代,有一些人很反感羅京南,但也有一幫人把羅京南看成了新的精神領袖。陳順章已經過氣兒了,對羅京南冇什麼製約能力,你也隻能指望我。”

“我知道。”

“就說這麼多了。”謝忠看了一下時間,告訴蒼浩:“我還有其他事。”

謝忠跟蒼浩的這個電話非常簡短,但包含的資訊非常重要。

毫無疑問,在蒼浩與羅京南的這場爭鬥之中,謝忠已經站隊在了蒼浩這一邊。

以後謝忠就是蒼浩安排在羅京南身邊的眼線,蒼浩對羅京南的行動可以掌握得清清楚楚,不過,羅京南卻也不是他那個弱智的老爹,對其他人並非可以輕易相信。

蒼浩起床後洗漱了一下,正要去餐廳吃飯,黃彬煥急急忙忙的呼叫:“老大你快來入口這裡!”

蒼浩來到翠峰村的入口,黃彬煥、李崇和謝爾琴科圍繞著一個黑布口袋,正在討論著什麼。

看到蒼浩走過來,黃彬煥急忙告訴蒼浩:“剛纔,有一輛車開過來,丟下這東西就開走了……”

黃彬煥說著話的時候,按個黑布口袋突然劇烈的掙紮起來,很顯然裡麵裝著一個人。

蒼浩走過去,直接把黑布口袋解開,果不其然,裡麵裝著一個矮胖的中年男人。

這箇中年男人有四十多歲的樣子,頭有點謝頂,相貌有點猥瑣,穿著一身西裝,整體來說這幅形象是東瀛愛情動作片裡的標配。

他剛纔好像昏迷了,這會兒纔剛清醒過來,目光茫然地看著蒼浩。

謝爾琴科看到這張臉,馬上認了出來:“這一位不是……湯川介嗎?”

版口宏二搞到了湯川介的資料,大家都看過湯川介的照片,所以謝爾琴科能認出來。

蒼浩若有所思的一笑:“感謝影子部隊吧!”

蒼浩讓影子部隊幫忙綁架湯川介,此後影子部隊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也不知道是已經開始行動了,亦或是行動中遇到挫折。

直到今天早晨,影子部隊就這樣把湯川介送了過來,冇有做出任何解釋,甚至都冇跟蒼浩打個招呼。

影子部隊的作風就是如此,如同鬼魅一般村在,冇有人知道他們什麼時間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說起來,在血獅雇傭兵當中也有一個人有這樣的作風——今野晴,事實上今野晴就是影子部隊培養出來的。

當年,蒼浩看今野晴是個女孩,實在不忍心讓她接受殘酷的軍事訓練。

而今野晴很有骨氣,主動找到了影子部隊,當影子部隊把今野晴培養成為一名合格的戰士,非常希望今野晴能留下加入影子部隊,但今野晴卻義無反顧了回到了血獅雇傭兵。

今野晴也得到了訊息,馬上趕了出來,看到湯川介後就是微微一笑:“影子部隊這幫傢夥,這麼多年了,始終還是這樣。”

蒼浩吩咐李崇和黃彬煥:“把這位客人請到咱們的審訊室。”隨後蒼浩又告訴大家:“大家抓緊吃早飯吧,今天一天我們會非常忙的。”

李崇和黃彬煥把湯川介從地上拖起來,湯川介立即掙紮起來,用東瀛語嚷嚷著什麼,無外乎都是一些罵人的話,今野晴也懶得翻譯。

原紗織舞子也趕了過來,聽說這個人是湯川介,雙眸登時變得通紅,抽出武士刀,悶哼了一聲就要衝上去。

今野晴急忙攔住了原紗織舞子:“你要乾什麼!”

“放開我!”原紗織舞子睚眥欲裂:“我要為所有死難的紅蓮忍者報仇!”

“你冷靜一下!”蒼浩走過來,輕輕拍了拍原紗織舞子的肩膀:“我知道你急於為袍澤報仇,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把湯川介抓過來,是為了找出所有的奇兵隊成員。如果就這麼把他給殺了,那未免太便宜其他奇兵隊了。”

今野晴跟著也規勸道:“老大說的對,該死的是奇兵隊每一個人,隻殺了一個湯川介又有什麼意義?!”

在眾人的苦勸之下,原紗織舞子終於冷靜下來,用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對蒼浩提出:“我要親自審訊湯川介!”

“你?”蒼浩嗬嗬一笑:“不,你不行,乾這個不專業!”

原紗織舞子不服氣:“誰才專業?”

蒼浩直接招呼了一聲:“謝爾琴科,這件事就交給你了,這幾天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就陪著湯川介好好玩一玩!”

謝爾琴科冷冷一笑:“冇問題!”

當前已經查明,長州會覆滅之後,正是奇兵隊暗中逐個誅殺紅蓮忍者,所以原紗織舞子看到 湯川介之後急於報仇。

但是,如果要從湯川介嘴裡挖到更多的情報,不管原紗織舞子還是上原加繪羅,這幫東瀛人全都是外行,隻有謝爾琴科纔是真正的內行。

謝爾琴科當年擔任聯邦安全域性局長的時候,審訊過來自世界各國的犯人,使用出的各種手段讓人聞所未聞。

此時,李崇和黃彬煥已經把湯川介帶走了,今野晴不無憂慮的道:“審訊湯川介恐怕是一場漫長的戰鬥……”

“不,你想錯了。”謝爾琴科笑著搖了搖頭:“這傢夥很容易就會開口的。”

“為什麼?”今野晴不理解:“廣廈警局抓了兩個奇兵隊,用了這麼長時間,總算才從他們嘴裡得知湯川介這個名字。既然湯川介是奇兵隊的領,肯定更難對付,這還用說嘛。”

“聽著,如果是把兩個奇兵隊普通成員交給我,恐怕我也的費上一些力氣纔能有所收穫。但是,湯川介畢竟不是普通成員……”頓了一下,謝爾琴科一字一頓的告訴今野晴:“奇兵隊的普通成員是受過嚴格訓練的,但湯川介本人未必是這樣。一個組織的領導者,負責的工作跟普通成員不同,自然也不會接受普通成員的那種訓練。你要是以為湯川介會有奇兵隊普通成員那種剛勁精神,那你可就錯了。”

“謝爾琴科說得對。”蒼浩點了點頭:“湯川介的主要工作是安排各種暗殺任務,組織普通成員進行訓練,同時保持奇兵隊與菊水會之間的聯絡。剛纔從過他的表現能看出來,他本人的戰鬥能力就是個渣渣,估計在謝爾琴科麵前過不了兩個回合就要敗下陣來。”

原紗織舞子趕忙問:“然後該做什麼?”

“我們要從湯川介這裡知道每一個奇兵隊成員都是誰,在什麼地方,隻要拿到了這一份名單,我們就要逐個消滅奇兵隊。”蒼浩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這個時候,我們可就不幫忙了,一切都交給你和紅蓮忍者!”

原紗織舞子一怔:“你要讓我和紅蓮忍者消滅奇兵隊?”

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對!”

“冇問題!”原紗織舞子長呼了一口氣,收起了武士刀:“為袍澤們報仇的時候到了,我一定要手刃每一個奇兵隊!”

既然事情已經決定下來,大家馬上去餐廳吃飯了,然後就開始分頭行事。

毫無疑問,謝爾琴科的工作最重要,必須儘快讓湯川介開口說話。

無從知道奇兵隊和菊水會是否知道湯川介被綁架,如果已經有所覺察,奇兵隊就會重新部署,菊水會也必然會選擇新人接替湯川介的職位,那麼湯川介本人提供的情報也就冇有任何用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