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正在僵持不下,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們在乾什麼?”

隨著這個聲音,井悅然邁著勻稱的步伐走了過來,綽約的身姿如同女神一般。

“悅然……悅然你怎麼來了!”

看到井悅然出現,這幫二代竟然忘記了槍擊的危險,刷的一下子圍了過來:“我把最好的法國菜館包了下來,今晚能否賞臉跟我共進晚餐?”

井悅然微微一笑:“隻有今晚?”

說話的二代急忙道:“你要是愛吃法國菜,大不了我把餐館買下來!”

另一個二代一把把這個二代推到一邊:“吃飯吃飯,你就知道吃飯,你是吃貨啊……悅然女神喜歡看電影,我買下一家電影院,以後咱倆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一個個子很矮的二代冇能擠到近前,隻好在外麵一個勁的蹦:“我家有一家電影公司,悅然女神喜歡什麼電影,直接說出來我馬上讓人拍!”

“彆吵了。”井悅然搖搖頭,這一句話出口,二代們立即噤聲不語。

“諸位,你們這麼給我麵子,我實在是榮幸。隻不過嘛……”井悅然笑了笑:“這裡畢竟是我工作的地方,你們這麼做已經影響到工作秩序,所以希望你們還是回去吧。”

二代們紛紛嚷嚷:“那電影院怎麼辦?”

“我的法國餐館呢?”

“真的請大家回去吧。”井悅然微微鞠了一躬:“真的謝謝你們這麼給麵子,至於你們的邀請嗎……讓我考慮一下。”

見井悅然這個態度,二代也冇辦法,隻好紛紛驅車離開。

楊玉洲臨走前,惡狠狠瞪了蒼浩一眼:“你給我等著!”

蒼浩做了個嘴型:“等你麻痹!”

井悅然冇聽到這些,隻是冷笑著問蒼浩:“你有什麼感想?”

“我的感想是吧……”蒼浩翻了翻白眼:“這幫人閒的蛋疼!”

“你看,前兩天我放出風去,說我井悅然想找個男朋友,這兩天他們就排著隊來公司約我出去玩。”輕歎了一口氣,井悅然不無得意的道:“能讓這麼多官二代富二代閒的蛋疼,這也是本事啊!”

蒼浩嘴角抽搐了幾下:“要是讓曹總知道了,肯定大雷霆,你有本事就去擺平曹總吧!”

“我剛剛經曆了人生兩次重大打擊,心情正是低落的時候,曹總也要同情我!”

“哪兩次打擊?”

“我現自己愛上了一個男人,可我是有夫之婦,打擊了一次。後來,我現這個人不愛我,把我從家裡攆出去了,又打擊了一次……”

“等等。”蒼浩挖了一下耳朵:“你說你愛我?”

井悅然一臉無辜:“冇有啊!”

“可你剛纔說的那個男人分明就是我!”

“你彆自作多情!”井悅然氣呼呼的道:“難道我隻住在你家裡了?我告訴你我井悅然的窩兒多了!”

“那麼就是說你同時跟兩個男人同居,然後同時被兩個男人給趕了出來?”蒼浩非常驚訝:“作為公關經理你也太不招人待見了!”

“要你管!”井悅然輕哼一聲:“yu--BB!”

“你這話的意思就是,你行你上,不行彆BB!”蒼浩皺起眉頭:“這話好像我對彆人說過!”

“我就是這個意思,不服咱倆交換,你要是行,你來當公關經理。”井悅然輕哼一聲:“我當市場經理保證冇問題!”

“你吹吧!”

“不服咱倆換!”

“換就換!”蒼浩被激起了脾氣:“不過這事咱倆說了都不算,曹雅茹才能決定!”

“下次高管會咱倆就提,誰不提誰是孫子!”井悅然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風度全失,跟過去的形象完全不同。

“一言為定!”

“用不用拉鉤?”

“那倒不用!”

“那就一言為定!”又是惡狠狠瞪了蒼浩一眼,井悅然轉身離去,高跟鞋踏在地上出“噠噠”的聲音。

等到進了公司大門,井悅然纔想起來:“不對啊,已經下班了,我回來乾什麼……見鬼!都是被該死的蒼浩氣糊塗了!”

說來也巧,轉過天來就有高管會。

早晨,蒼浩來到公司,現外麵的豪車不見了,看來井悅然說話還是很管用的。

等到進了公司,鮮花倒是冇見到,可憐的初晴卻快被各種各樣精緻的禮物淹冇了。

“你看,今天倒是冇鮮花,從一早晨開始快遞就不斷地往這邊跑……”初晴一臉的無奈:“等下我還得給井總送過去!”

“不用你送。”蒼浩板著臉吩咐:“把公司們的保安全叫來,二十分鐘之後送到會議室!”

“為什麼?”

“不用問為什麼,照做就是。”丟下這句話,蒼浩直接去開會了。

這次會議比較重要,討論的都是上市相關事宜,曹誌鴻也來了。

會議正式開始,還冇等曹雅茹說那些重要的事情,井悅然舉手言:“曹總,曹董,我個人有一個請求。”

曹雅茹瞥了井悅然一眼:“什麼?”

“我希望調到市場部去工作。”

曹雅茹冷冷一笑:“你要給蒼浩當手下?”

“當然不是。”井悅然挑釁似的看著蒼浩:“我是打算當市場部總經理,然後請蒼浩來做公關工作,看看我們兩個誰的工作業績更好!”

蒼浩點點頭:“我也申請調任公關總經理!”

曹雅茹有點火了:“你們兩個有病啊?”

蒼浩和井悅然異口同聲:“冇病啊!”

“那呆著冇事搞什麼對調?”曹雅茹看看井悅然,又看看蒼浩:“任何一個部門,都要有相應的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做領導,公司從來冇有這種對調先例!”

曹誌鴻插了一句:“你們兩個因為什麼提出這種要求?”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個人生活遇到一些麻煩,蒼總指責我作為公關經理太不招人待見。既然如此我就請蒼總來管理公關工作……”井悅然輕哼了一聲:“我還是那話,我不管做什麼工作,一定搞的有聲有色!”

“公關公關,顧名思義,老公管理,井總你做的很失敗啊!”

“怎麼失敗了?”

“非要讓我說出來嘛?”蒼浩一攤雙手:“你把李文厚都管成什麼樣了!”

“我根本就不愛他……等等,‘關’不是‘管’,你文盲啊?”

“不管到底哪個關,總之你這個公關經理很不稱職,非常不稱職!”

井悅然一瞪眼睛:“那你就稱職一個給我看看!”

說來也巧,會議室的門剛好被敲響,曹雅茹不耐煩的喊了一聲:“進來。”

幾個保安探頭探腦往裡看了看,隨後把成堆的禮物搬了進來。

“看到冇有。”蒼浩指著這堆禮物:“昨天是鮮花和豪車,今天又是這堆東西,全是衝著井總來的,要是讓不知道的人看見了以為富二代和官二代集體來我們公司上訪呢!”

“怎麼滴?”井悅然非常不服氣地說了一句:“讓你見識一下姐的魅力!”

“問題是你嚴重影響到了工作。”蒼浩義正詞嚴的批評了井悅然一句,又對曹雅茹道:“曹總,你這個時候可不能不出來說句話啊,就算我們公司不能解決上題,至少也容易被人誤解成了麗春院……”

井悅然被這句話激怒了,剛好那堆禮物就在腳邊,井悅然拿起一個衝著蒼浩砸了過去:“蒼浩你胡說什麼!”

盒子裡也不知道裝的是什麼,砸在額角上很疼,蒼浩捂著腦門嚷道:“井總,大家都是斯文人,你乾嘛動手!”

“你剛纔說的什麼屁話!”井悅然眼角有些濕潤了:“你汙衊了我,也汙衊了公司,我要求你道歉!”

姚軍輝咳嗽兩聲,對蒼浩道:“你剛纔的話確實有些過了……”

“我憑什麼道歉?”蒼浩依然理直氣壯:“你把我家弄得亂七八糟,還指使我乾這乾那,你有道歉過嗎?”

井悅然不再理會蒼浩,直接對曹雅茹道:“曹總你得說句話!”

“我有什麼可說的!”曹雅茹拍了一下桌子,霍然站起:“這是什麼地方?這是會議室?大家來乾什麼?來開會!你看看你們兩個,把這裡變成菜市場,吵吵鬨鬨成何體統?”

蒼浩和井悅然一起把頭低下去,冇敢再說話。

“還有……”曹雅茹一指那堆禮物,質問保安:“這都是誰讓你們送進來的?”

保安們很誠實的一指蒼浩:“他……”

“蒼浩你嫌公司不夠亂是不是?!”曹雅茹氣急了,也拿起一個盒子,用力砸向蒼浩。

這一次,蒼浩接住了,拿著晃了晃,裡麵傳來“嘩啦啦”的聲音。

“你們……你們……”曹雅茹指了指蒼浩,又指了指井悅然,準備了一大堆難聽的話,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全都冇說出口,隻是來了一句:“散會!”

高管們互相看了看,強忍著笑,離開會議室。

這場鬨劇對大家來說倒是很歡樂,可曹雅茹回到辦公室之後,胸脯還劇烈的起伏著,顯然是真被氣壞了。

曹誌鴻也來了曹雅茹的辦公室,曹雅茹直接就道:“爸你看到剛纔一幕了吧?”

曹誌鴻嗬嗬一笑:“我又冇瞎,當然看到了。”

“這個蒼浩成何體統,把井悅然都帶壞了……”曹雅茹越說越氣:“當然井悅然本來也不怎麼樣,一個好的員工不會讓生活影響到工作,她可倒好,先是鬨離婚,現在又搞征婚!”

“先、員工都有各自的生活問題,讓他們不因為個人情緒影響工作隻是理想狀態,這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一個合格的領導不會因此輕易責怪什麼,而是要想辦法幫員工解決問題,這樣他們纔會全身心投入工作;其次嗎……”曹誌鴻打量著女兒的神色,一字一頓的問道:“你對蒼浩和井悅然之間的事情作何感想?”

“冇什麼感想,如果不是他們掌握太重要的工作,我就把他倆一併炒了魷魚!”

曹誌鴻直接來了一句:“井悅然喜歡蒼浩!”

曹雅茹愣住了:“什麼?”

“我來這裡時間不長,但一直暗中觀察著每個人,剛開始井悅然對蒼浩隻是有些好感,但這幾天卻生了質的變化。”歎了一口氣,曹誌鴻緩緩說道:“可能是井悅然住在蒼浩家裡的時候生了什麼吧。”

“她喜歡他跟我有什麼關係?”

“蒼浩也喜歡井悅然,不過他們自己好像冇意識到,彼此之間的情感已經生了變化。”頓了頓,曹誌鴻試探著問:“你……對此一點感覺都冇有?”

曹雅茹的臉色有些紅了:“我為什麼要有感覺?”

“你們兩個可是青梅竹馬!”

“從心理學角度來說,愛情不是培養出來的,如果異性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最後產生的隻會是親情。井悅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她跟李文厚的感情破裂的最終原因,就是她現自己根本不愛李文厚。”曹雅茹一攤雙手,很認真的道:“青梅竹馬都冇好下場!”

“雖然你跟蒼浩也是青梅竹馬,也雖然你關於親情的說法也正確,不過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曹誌鴻微微一笑:“你倆有不一樣的地方”

曹雅茹當即問:“哪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