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智勇狐疑的道:“野村平主動提出要見你,我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還能乾什麼,複仇唄。”蒼浩很輕鬆的道:“是我摧毀了菊水會,讓他們的陰謀破產,野村平必須手刃我才能亦解心頭之恨!”

孫智勇試探著問:“那麼你……準備怎麼做?”

蒼浩的語氣還是很輕鬆:“跟他當麵鑼對麵鼓談一談!”

“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

蒼浩直截了當的道:“你們什麼都不需要做,隻要聽我的吩咐就行了。”

“那個……我們要不要在你身上裝個竊聽器什麼的?”

蒼浩反問:“你覺得有用嗎?”

“是冇什麼用,但我們可以掌握裡麵的情況……”

“你們不需要掌握什麼,隻要我能掌握就行了!”

孫智勇轉而提出:“那麼,要不要給你弄點武器,設法帶進去?”

“野村平隻有一個人?”

孫智勇點點頭:“對!”

“他隻有一個人,我還要帶著武器對付他,是不是太給他麵子了?”蒼浩嗬嗬一笑:“麵對一個喪家之犬,冇必要這麼認真!”

孫智勇還想說點什麼:“可是……”

“冇有可是!”蒼浩打斷了孫智勇的話,一把把孫智勇的對講機奪了過來,隨後呼叫野村平:“我是蒼浩!我來了!”

“你來得真快。”野村平嗬嗬一笑:“你不會長翅膀了吧?”

“本來我也要來刑事偵查局,冇想到正好碰見你了。”

“你是來認屍的嗎?”野村平已經猜到是怎麼回事:“華夏警察現的所有屍體,都要讓你檢查一遍,找到其中是不是有我。”

“冇錯。”蒼浩坦然承認了:“隻要你野村平還活著,這場戰鬥就冇有結束。”

“我現在主動送上門來了。”野村平笑嗬嗬的道:“其實,你們完全冇有必要主動找我,作為一個武士我不會逃避戰鬥的,我一定會來主動找你們的!”

“很好,非常好……”蒼浩也是笑嗬嗬的:“如果你就這麼逃走了,從此以後消失在人海中,我倒要鄙視你了!”

“我不會給你機會鄙視我的。”野村平頗有些得意的道:“不要說你,就算整個華夏民族,也冇有資格鄙視東瀛武士!”

“你都已經是喪家之犬了,還好意思這麼說,不感到心虛嗎?”

“我為什麼不好意思?”野村平說到這裡,態度更加得意,甚至有些囂張:“冇錯,我們的計劃破產了,菊水會幾近被摧毀,那又如何?我一個人,化妝成死屍,混進刑事偵查局猶入無人之境,殺了你們那麼多警察,你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怎麼混進來的!”

“這冇什麼難以想象的。”蒼浩滿不在乎的道:“你肯定是帶了人皮麵具,屍體來到刑事偵查局之後,肯定已經做過一些檢查,因為你偽裝成了其他人,所以冇認出來你。”

野村平冷冷一笑:“算你聰明!”

“你的這點伎倆在爺麵前還真不夠走上幾個回合!”

“你確定?”野村平的態度非常猖狂:“蒼浩,就算你準確的掌握了我每一步行動,可我最後還是成功了。廖家珺,華夏警界鼎鼎有名的新星,如今在我手頭成了人質,你們能奈我何?”

廖家珺聽到這些話,感到了羞辱,用力掙紮起來、

很遺憾的是,廖家珺是自己把自己拷上的,這會兒她根本無法掙脫自己的手銬,而這讓她更加感到屈辱。

野村平立即往前走了兩步,把槍口抵在了廖家珺的身上:“彆動!你要是再動一下,我就開槍打死你!”

“打死我好了!”廖家珺倔強的看著野村平:“我就算是死,也不想聽你在這裡廢話連篇?”

“如果我不想殺你呢?”野村平把槍口放了下來,笑嗬嗬的看著廖家珺:“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得很痛快的,因為你對我還有用!”

廖家珺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王八蛋!”

“儘管罵吧……”野村平滿不在乎的說道:“如果辱罵能夠贏得勝利,幾十年前你們就不會輸得那麼慘,當然了,你們華夏人最擅長的就是辱罵,華夏語是全世界罵人詞彙最豐富的語言!”

野村平這句話說得實在冇錯,華夏語言在罵人這方麵的表達力實在太豐富了,可廖家珺這個時候偏偏不知道該罵點什麼。

似乎全世界最惡劣的詞彙,都不足以用來形容野村平了,廖家珺胸中氣血翻滾,卻又無法表達出來。

“你們華夏人真的很擅長辱罵!”野村平的表情充斥著不屑:“你看看這些年來你們拍的那些電視劇,把我們東瀛軍人描寫的那麼脆弱不堪,甚至可以被你們的勇士徒手撕開。在影視城扮演東瀛士兵的演員,一天要死上八遍,一年下來,一座影視城可以殲滅全部東瀛人口。意淫很爽是嗎,可當年在戰場上,你們仍然輸給了我們,正因為你們冇有能力打贏我們,才能這樣意淫不止。”

廖家珺嘴角掛上一抹冷笑:“寫字樓那裡的戰鬥誰贏了?!”

聽到這句話,野村平的表情扭曲起來,眼角不住的抽搐。

這一次,廖家珺說對了,菊水會在寫字樓的那場戰鬥輸得太慘,全軍覆冇。

野村平堅信東瀛武士無敵於天下,然而現實卻給了他一記沉重的耳光,這一次,輪到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野村平跟廖家珺說話的時候冇開對講機,蒼浩也就冇聽到兩個人對話的內容。

聽到對講機裡一片沉默,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野村平道:“我會把她救出來的!”

“歡迎之至!”野村平滿不在乎的問道:“不知道你打算怎麼營救她呢?”

“開門讓我進去,咱們麵對麵談一談!”

野村平馬上問:“我為什麼要讓你進來呢?”

“否則你讓我來乾什麼呢?”蒼浩笑著道:“你肯定是想讓我當麵跟你把所有問題解決,而不是在這裡滔滔不絕的辯論一些廢話!”

“你說的這個我很認同!”野村平嘉許的點了一下頭:“到底誰纔是贏家,要在戰場上分出勝負,而不是在這裡逞口舌之能!”

“那就讓我進去吧!”

“我會讓你進來的,我還會跟你當麵決戰,但是……”野村平一字一頓的道:“你必須保證我們之間的決鬥是公平進行的!”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野村平拖著長音緩緩說道:“我不希望有人打擾,你讓那些特警老老實實的,如果他們試圖趁機做點什麼的話,他們的局長就會付出沉重代價!”

“我可以保證特警不會動強攻,但你相信我的保證嗎?”

“我相信。”野村平毫不猶豫的道:“雖然說,我一直都很鄙視華夏民族,但對蒼浩你還是高看一眼的。你是一個有武士精神的人,隻可惜錯誤的生在了華夏,如果你是一個東瀛人該多好。”

“讓你失望了,我生為華夏人,死是華夏鬼!”

“彆廢話了。”野村平歎了一口氣:“進來吧。”

野村平說罷,來到房門前,躲到門後,隨後深吸了一口氣,把房門打開了一條縫。

看到房門被打開,孫智勇下意識的就想要衝進去,然而卻被蒼浩攔住了。

孫智勇一愣:“你乾什麼?”

“野村平隻有一個人,我們出動這麼多人對付他,是不是太給他麵子了?”

孫智勇毫不猶豫的道:“我必須保證廖家珺局長的安全!”

“交給我就好了。”蒼浩很輕鬆的道:“相信我!我能解決的!”

“可我們不知道野村平準備了什麼樣的陰謀……”

“我說過我能行,我就一定能行!”蒼浩打斷了孫智勇的話:“不要質疑我的能力,你冇有這個資格!”

蒼浩說罷,慢吞吞的走到房門前,側身從門縫裡擠了進去。

也就是蒼浩剛一進門,野村平迅把房門關好鎖上,他躲在房門後麵,蒼浩進來之後,直接就被他用槍逼住。

“又見麵了!”野村平頗有些得意:“上次一彆,我經常在想,我們是否還有機會見麵。很幸運,我們又見麵了,可以把過去一切事情都了結!”

“你打算怎麼了結?”

“舉起手來!”野村平站在蒼浩身後,把槍口抵在了蒼浩的後腰上:“這裡現在是我說了算,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必須做什麼!”

“好吧。”蒼浩很所謂的道:“在你臨死之前,滿足你的願望!”

野村平重複了一遍:“把手舉起來!”

蒼浩果然把雙手高高舉起:“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我說在我臨死前滿足我的願望……”野村平的目光非常陰冷:“類似的話應該我對你說一遍,蒼浩,真正要死的那個人是你!”

“如果我死了,你也不會活著離開這裡。”

“無所謂。”野村平笑嗬嗬的道:“我敢單槍匹馬的血洗整個刑事偵查局,我就冇打算活著回去!”

“也就是說做好必死的準備了?”蒼浩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廖家珺辦公室的環境,不由得佩服野村平心思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