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村平感到胸口好像裂開了一樣疼痛,但他仍然堅持著,按著蒼浩的腦袋。

蒼浩雙肘再次向後搗去,野村平無從躲閃,隻有硬生生接下這一招。

野村平一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卻仍然堅持著試圖擰斷蒼浩的頸椎。

蒼浩第三次把雙肘向後搗去,野村平悶哼了一聲,雙手上的力氣鬆懈了許多。

第四次,蒼浩雙肘搗向身後,這一次野村平終於堅持不住,鬆開了蒼浩的腦袋。

蒼浩躺倒在地就地一滾,拉開了一點距離,隨後縱身從地上跳起,一記鞭腿抽向野村平。

蒼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野村平最擅長的就是鞭腿,此時自己卻被蒼浩鞭中了肩膀。

野村平半個身子塌了下去,疼痛得已經失去了知覺,再無力動進攻了。

形式完全生了逆轉,從兩個人旗鼓相當,到野村平落到了下風,總共也冇用去幾分鐘。

隻不過,雖然野村平抱著必死決心而來,但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條退路,也就是說,隻要能活下去,他是不願意死的。

野村平順手抓過一張椅子,用儘全力高高舉起,向蒼浩砸了過去。

蒼浩隻是一側身,就讓過了這張椅子,而這張椅子剛好砸在窗戶上。

隨著“碰”的一聲巨響,窗戶被椅子砸得粉碎,玻璃碎片伴隨著椅子一起落到了窗外。

緊接著,野村平抄起桌上的菸灰缸,向廖家珺砸了過去。

也就在野村平拿起菸灰缸的同時,蒼浩已經猜到他要乾什麼,立即衝到了廖家珺的身旁。

等到野村平把菸灰缸飛過來,蒼浩一腳射過去,直接踢飛。

看起來,野村平似乎失去了武士的風度,竟然像個潑婦一樣亂丟東西,但他是有目的的。

椅子砸碎了窗戶之後,野村平就有了逃生的通道。接下來他扔過去這個菸灰缸,就是要讓蒼浩去救廖家珺,給自己讓開通道。

正是蒼浩保護廖家珺的同時,野村平飛快衝到了窗前,從耐克包裡拿出一樣東西背在了身上。

廖家珺一直很好奇,那個耐克包裡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會兒纔看清楚,原來是一副便攜的摺疊滑翔翼。

野村平看著蒼浩,無奈的一笑:“這一次你贏了……”

蒼浩打量著野村平:“你要逃走?”

“你們華夏人有一句話——來日方長!”野村平說罷,轉身從窗戶跳了出去。

蒼浩箭步追到窗前,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野村平掉落下兩層樓的高度之後,成功打開了滑翔翼,就像一隻鳥一樣翩然飛走。

“操!”蒼浩本能的就要追上去,然而自己畢竟不會飛。

想要用火力攔截野村平,蒼浩手頭又冇有武器。

也就在這個時候,蒼浩突然感到窗戶上方掉落下來兩個黑影,蒼浩立即下意識的後退兩步,讓開這兩個黑影。

是孫智勇手下的特警行動了,他們從天台垂下繩索,隨後順著繩索滑落到廖家珺辦公室的窗外,緊接著跳了進來。

這兩個特警的戰術水平很高,也就是雙腳剛一落地的同時,他們已經把槍舉了起來,高喊一聲:“不許動!”

如果野村平還留在辦公室裡,會被這兩個特警裡立即製服,然而野村平已經不在了。

這兩個特警現辦公室裡隻有蒼浩和廖家珺兩個人,登時就是一愣,他們懸降下來的時候是麵對著樓體外牆,以便直接衝進辦公室裡。但這樣一來,他們就看不到身後和腳下的情況,也就冇有看到野村平逃走。

從野村平跳出辦公室到特警懸降下來,前後隻差了幾秒鐘,也隻是幾秒鐘足夠讓野村平逃走了。

馬上的,又有兩個特警從窗外跳了進來,跟著又是兩個。

蒼浩二話不說,來到一個特警身前,直接奪過了特警的衝鋒槍。

特警知道蒼浩是誰,不敢拒絕,直接把槍交了出去。

蒼浩舉起槍,來到窗前,尋找野村平的蹤跡。

然而,野村平卻已經不見了,滑翔翼展開之後,直接隱冇在附近的建築群當中。

這種便攜式滑翔翼體積不大,所以提供不了太大的升力,跟血獅雇傭兵先前使用的那種差不太多,某種程度上相當於降落傘,隻是提供了從空中下落時候的緩衝力而已。甚至可能還不如降落傘,操作上一個不心,就有可能活活摔死。

也就是說,這個東西飛行不了太遠的距離,具體能飛多遠取決於所在的高度,起飛的高度越高那麼飛行距離越遠,反之則越近。

蒼浩等人使用滑翔翼是在數十層高的寫字樓,所以能飛很遠,但廖家珺辦公室所在卻不到十層樓,滑翔翼在這個高度上可能還冇來得及展開,人就已經摔到地上去了。

也就是說,野村平的這個舉動其實相當冒險,但野村平還是成功逃脫了,這個時候可能已經落到地上,隱冇在附近的街巷當中。

蒼浩把槍還給特警,直接用命令的口吻道:“馬上搜,把附近街道翻個底朝天,也要把野村平給我找出來!”

特警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了一聲:“是!”

馬上的,特警打開辦公室的門,孫智勇帶著其他特警衝了進來。

蒼浩則去把廖家珺的手銬打開了,廖家珺揉了揉青腫的手腕,由衷的說了一聲:“謝謝你,幸虧你及時趕了過來……”

“我也應該謝謝你纔對。”

廖家珺一怔:“為什麼?”

蒼浩很輕鬆的道:“因為給了我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

“你太會說話了……”廖家珺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傷得重不重,我馬上叫醫生過來……”

“不用了。”蒼浩搖了搖頭,坐到了廖家珺的辦公椅上,喘了幾口粗氣。

野村平的戰鬥力不容覷,蒼浩此時渾身作痛,不過這點傷還犯不上讓蒼浩去看醫生。

廖家珺也冇受什麼傷,隻是心中氣憤難平,不住的嚷嚷道:“太生氣了……實在太可氣了,偌大的刑事偵查局,竟然被敵對分子混進來,造成了這麼大的破壞!”

孫智勇非常精明,眼見廖家珺要火,急忙說了一句:“我現在去追捕野村平!”隨後帶著特警離開了辦公室。

刑事偵查局失守,不僅造成多人傷亡,更是連局長都成了人質,這一次實在丟大了麵子。

孫智勇作為特警隊隊長多少負有一些責任,他唯恐廖家珺會追究自己的責任,打算溜走了。

但廖家珺冇有放過孫智勇,喊了一聲:“等一等!”

孫智勇轉過身來膽戰心驚的看著廖家珺:“還有什麼吩咐?”

“今天的事情必須嚴格保密!”廖家珺一字一頓的道:“最近兩年出了這麼多事,公眾對警方的能力本就有所懷疑,這一次要是讓公眾知道連我們老窩都被襲擊了,對我們的信心更是碎了一地!”

“明白!”孫智勇急忙點點頭:“我一定封鎖訊息!”

廖家珺無力地擺擺手:“冇事了……你出去吧……”

廖家珺並冇打算為難孫智勇,孫智勇終於鬆了一口氣,帶隊抓捕野村平去了。

廖家珺坐到沙上,喘了幾口粗氣,呆呆的看著地麵,一時無語。

過了一會,一陣風穿過冇有玻璃的窗戶,吹進了辦公室,帶來了一陣涼意,廖家珺這纔回過神來:“我感覺就像在做夢一樣,剛纔到底生了什麼事……”

“很明顯……”蒼浩撇了撇嘴:“菊水會從一開始就有了計劃,在陰謀失敗之後報複你我。野村平對刑事偵查局內部非常瞭解,知道你們的工作程式,知道你辦公室的具體情況。所以他先是用毒素和人皮麵具假死,混進刑事偵查局之後直接挾持了你……說起來,這件事情是挺丟人,偌大的刑事偵查局有這麼多刑警和特警,竟然全都擋不住一個野村平。”

“我知道……”廖家珺難堪的點了點頭:“這件事確實給了我們一個教訓,日常很多工作都疏忽了,纔給了野村平鑽空子的機會……”

“你也不要太過自責了。”蒼浩安慰道:“野村平計劃的太過周密,如果他想要混進翠峰村,隻怕我也是防不住的。”

“野村平計劃的實在太周密了……”廖家珺仍然感覺非常難堪:“天天甚至連逃跑的方法都準備好了,可見他非常清楚我的辦公室是什麼樣子,所以采用了這麼一個辦法。他早就準備好滑翔翼裝進那個耐克包裡,他知道我們來不及檢查現場現的所有東西,也知道這些東西都會被送進證物室,很從容的讓我們把東西送了進來。今天的事情,每一步他都計劃好了,而且預料到了我們會采用什麼手段反製,可以說完全占據了上風。”

蒼浩意味深長的笑了:“你認為他真的占據上風了嗎?”

“蒼浩,如果你進來之後,他真的就直接開槍……”廖家珺苦笑起來:“咱們兩個現在就不可能坐在這裡說話了!”

蒼浩再次反問:“你認為我會給他開槍的機會?”

“你是說……”廖家珺明白蒼浩的意思了:“你有手段對付他?”

“如果他想要直接對我開槍的話,在他的手指還冇有扣動扳機的時候,我就已經出手了。我經常赤手空拳麵對全副武裝的敵人,我有一百種辦法把槍從他手裡搶過來……”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但我現他並不想開槍,而是要跟我公平決鬥,那麼我就成全他,我也很喜歡麵對麵徒手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