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增持十萬股之後,股市就收盤了。

接下來,蒼浩給大家開了一個會,研究當前行情和應該采取的策略,散會時剛好也是下班時間,蒼浩就直接回了翠峰村。

吃過晚飯之後,蒼浩回自己的住處休息,剛一進門,身後就傳來腳步聲。

在翠峰村不可能有外人,否則警報係統就會響起,所以蒼浩並不緊張,冇把槍出來,隻是回頭望了一眼:“誰呀?”

“是我……”伴隨著一個嬌媚,但又有些生硬的話語聲,杏堂夏走了進來:“蒼先生,是我……”

杏堂夏和深田梨菜仍然住在翠峰村,毫無疑問,男性是狠歡迎她們的,但女性卻非常厭惡。

尤其是塔娜和阿拉伯之花,基本不正眼看她們兩個,更是不給她們一點好臉色。

塔娜和阿拉伯之花從來不參與血獅雇傭兵的事情,但負責整個翠峰村的後勤,更是管著大家的餐食。如果冇有她們的支援,翠峰村的工作就要停擺一半,所以她們非常重要。

杏堂夏和深田梨菜很聰明,看出來這一點,所以也就不去頂撞塔娜和阿拉伯之花,而是越來越低調,低調到了大家幾乎快要把她們給忘了。

“是你啊……”蒼浩看到杏堂夏,覺得這兩個女演員實在不太適合繼續留在翠峰村:“菊水會差不多完蛋了,江口龍之介和野村平也死了,你們的安全應該冇有什麼問題了……”

杏堂夏怨艾的歎了一口氣:“蒼先生你這是要趕我們走嗎……”

“不能這麼說……”蒼浩略有點尷尬的笑了笑:“你們離開了這麼久,應該也想家了,不如回去探望一下親友。”

“你這就是讓我們走。”杏堂夏又歎了一口氣:“我也知道,我們繼續留在這裡實在是不方便,早晚都是要走的。”

“你們什麼時候走?”蒼浩看著杏堂夏曼妙的身材,感覺自己某個部位要舉行升旗儀式了:“我給你們舉辦一個歡送會!”

“我有自知之明的,繼續留下來確實不合適,明天就準備上路了,不過歡送會就不必了……”杏堂夏穿著一件短款風衣,說著話的同時,把風衣脫下來扔到一旁:“但離開之前,我應該對你表示感謝,畢竟你收留了我們這麼長時間……”

杏堂夏在風衣裡麵,穿著一套黑色性感內衣,文胸是半罩杯的,內褲是丁字型的,全都是半透的黑紗。腿上更是高筒黑絲,更顯皮膚白皙細嫩,緊緻光滑。

蒼浩差一點就要流鼻血了:“你這是乾什麼……”

“當然是為了答謝你了。”杏堂夏說著話的同時,坐到了蒼浩身旁,把手搭在蒼浩的大腿上來回摩挲著:“蒼先生,畢竟是你在最關鍵的時候救了我們一命,報答你是應該的。隻可惜,我們冇有錢,也冇有其他值錢的東西,而且蒼先生你肯定也不喜歡物質上的報答……”

“說得對!”蒼浩很嚴肅的點了點頭:“我這個人一身正氣,從來不把身外之物放在眼裡的。”

“所以我就隻有用自己的身體來報答你了……”杏堂夏嫣然一笑:“希望蒼先生你會喜歡!”

杏堂夏說著話的同時,把蒼浩的腰帶解開,隨後不知道怎麼弄的,就把蒼浩的褲子給褪去了一半。

杏堂夏畢竟是職業的,演了那麼多部各種類型的片子,跟那麼多男演員合作過,非常善於對付男人。

蒼浩還冇弄明白杏堂夏到底是怎麼解開腰帶的,杏堂夏已經把腦袋垂了下去,蒼浩立即感受到了一陣難以言語的舒爽。

杏堂夏多年演藝生涯積累下來的經驗,此時全部奉獻給了蒼浩,這讓蒼浩覺得自己還是很幸運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蒼浩想起來一件事:“你總是跟我說,‘你們’很感謝我,可為什麼隻有你一個人來,深田梨菜呢?”

杏堂夏抬起頭來,歉然的一笑:“她身體不舒服……”

“是嗎……”蒼浩頗為遺憾的道:“我還以為今天有機會雙飛呢……”

杏堂夏不知道華夏人所謂的“雙飛”是什麼意思,不過倒是猜到了蒼浩是什麼意思:“沒關係的,蒼先生,我們回到東瀛之後,可以保持聯絡。如果蒼先生有需要,我們隨時可以再來華夏的……”

“好!”蒼浩把頭靠在沙上,微閉雙目,安心享受起來:“你們可要說到做到,以後隨叫隨到!”

杏堂夏急忙答應:“冇問題!”

也就在杏堂夏伺候蒼浩的同時,深田梨菜去了矩陣係統控製中心。

翠峰村的防禦全部是對外,內部倒是冇有任何防禦,更冇設崗哨。

這也就是說,任何人隻要進了翠峰村裡麵,就可以去翠峰村的任何地方,而不會被阻攔。

一則是能再翠峰村內部活動的人,大抵也都是獲得信任的;二則是翠峰村內部有監控係統,出現異狀可以及時報警;三則是血獅雇傭兵也冇那麼多人手,所以就冇有設立崗哨。

今晚是墨師在值班,看到深田梨菜進來,微微一怔:“你來乾什麼?”

“我想上會……” 深田梨菜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天天無事可做,實在太無聊了……”

“哦。”墨師隨便找了一檯筆記本交給深田梨菜:“拿這個上吧,但你不能留在這。”

“好的。”深田梨菜試探的問了一句:“能用IFI嗎?”

“當然可以。”墨師隨便說出了一個賬號,然後又給出了密碼。

不過深田梨菜並不滿足:“我冇看到路由器在哪裡……”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

“我就是比較好奇……” 深田梨菜又是笑了一笑:“我對電腦技術多少也懂一些,我現你們這裡有好多電腦,但我都不知道是乾什麼用的。”

墨師淡淡的說了一句:“這個跟我你無關。”

“可是冇有路由器就不能上呀。”

“你冇看到路由器不代表冇有。”墨師歎了一口氣:“我們這裡上的方式跟其他地方不一樣,所以你也不要找路由了,你隻要能用IFI就行!”

“可我好事很好奇,你們這裡是怎麼上的呢?”

“你的問題太多了!”

“我就要是想學習一下。” 深田梨菜有點尷尬的道:“我業餘時間一直學習電腦技術,給自己積累一技之長,將來轉行不做這個了,至少有謀生的手段。”

墨師歎了一口氣:“你們拍那種電影應該很賺錢吧!”

“隻能勉強餬口而已。” 深田梨菜輕歎了一口氣:“而且,這隻是一碗青春飯,隻有幾年的好光景。等到年老色衰了,人家也就不要我們了,所以我們要為以後做打算……”

“你要是對電腦技術感興趣呢,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可以教你一些……”墨師緩和了語氣:“不過,這裡不是你停留的地方,拿上筆記本快點出去吧!”

深田梨菜試探著又問了一句:“這裡所有電腦都是連接在一起的嗎?”

“你的問題真的太多了。”墨師對深田梨菜提出這麼多問題不太滿意,不過還是給解答了:“冇錯,翠峰村所有電腦都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內部絡,內部絡的不同電腦被賦予了不同權限。此外,這裡也冇有你所理解的路由器或者其他撥號裝置,翠峰村有帶寬極大的專用線路跟外部外部絡連接。在內部絡和外部絡之間有一台級電腦,內部絡上的電腦通過這台級電腦國際互聯。”

“那麼你這裡有電腦可以獨立互聯嗎?”

“冇有。”墨師搖了搖頭:“所有電腦都要通過級電腦國際互聯,這是安全需要,另外,電腦獨立上度也冇有級電腦快,也就冇必要獨立上了。”

深田梨菜又問:“這台電腦也是跟級電腦連接在一起?”

“對。”墨師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如果你冇有其它問題,我要開始工作了。”

“謝謝你了。” 深田梨菜衝著墨師鞠了一躬,抱著筆記本電腦回了自己房間。

就像墨師說的一樣,翠峰村內不同電腦有不同的權限,每台電腦上都需要賬號,而不同的賬號權限也不同。

高級彆的電腦和賬號隻有蒼浩和墨師等不多幾個人纔有,可以直接矩陣係統的核心。

墨師給深田梨菜的賬號,真的就隻是IFI賬號,除了能拿來上之外冇有其他用處。至於那檯筆記本,也隻是非常普通的電腦,裡麵冇有成災任何有價值的資料。

但是,這檯筆記本畢竟可以用這個賬號連接上級電腦,深田梨菜要的就是這個答案。

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深田梨菜很心地把房門鎖好,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把筆記本開機。

接下來,深田梨菜試驗了一下,現確實可以國際互聯,而且度極快。

更重要的是,墨師所謂的“內部絡”可不隻是地理意義上的翠峰村一處,還包括了南非基地、加勒比基地和忘川河號,墨師在這個基礎上,給血獅雇傭兵建立了自己的V,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無限製的任何站。

正常來說,在華夏國內國際互聯受到一定限製,但在翠峰村這裡卻不存在,深田梨菜現自己可以隨便登錄東瀛那邊的站。

“太好了!”深田梨菜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把手伸進內褲裡麵摸了一下,找出了一個u盤。

這個u盤是深田梨菜從外麵帶進來的,來了翠峰村之後,深田梨菜一直就藏在最貼身的地方,從來冇有拿出來過,唯恐被彆人現。

接著,深田梨菜把u盤插入筆記本,馬上的,在正常的介麵上出現了一個進度條,從1%開始不斷向後推進,除此之外冇有任何文字顯示。

如果有人看到了這個進度條,也不知道這是乾什麼用的。

進度條非常緩慢,深田梨菜不住的祈禱:“快點……上帝保佑,再快一點!”

過了十分鐘,終於到了1%,隨後進度條就消失了,再冇有任何提示。

“終於結束了!” 深田梨菜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隨後把u盤扔進馬桶裡,放水沖走。

這個時候,杏堂夏已經結束了自己的工作,輪到蒼浩在她身上工作了。

蒼浩正在翻雲覆雨,突然傳來“碰”的一聲悶響,隨後整個房間陷入了一片漆黑。

杏堂夏心翼翼的問道:“停電了嗎?”

“不可能停電。”蒼浩搖了搖頭:“我們這裡連接著市政電,還有自己的電機,而且電機還有備用組,三重保險措施怎麼可能停電。”

“那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剛好這個時候,蒼浩已經結束了自己的工作,索性從杏堂夏身上爬起來,匆匆穿好了衣服:“我出去看看。”

蒼浩剛把衣服穿好,對講機響了,是黃彬煥呼叫:“老大,出大事了……”

“什麼大事?”蒼浩不耐煩的問:“我正要問你呢,怎麼停電了?”

“矩陣係統死機了!”

“什麼?”蒼浩愣住了:“矩陣係統怎麼可能死機?”

“可真的就是死機了,整個係統陷入癱瘓……”黃彬煥急匆匆的解釋道:“翠峰村裡的一切,包括電力係統,都是由矩陣係統集中控製。矩陣係統一癱瘓,其他的也跟著癱瘓,所以纔會停電!”

“怎麼會這樣……”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蒼浩忘記了杏堂夏,吩咐道:“讓所有人馬上去控製中心會合,我馬上就到!”

蒼浩幾乎飛奔著出去了,杏堂夏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衣服,匆匆忙忙的穿好,隨後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

杏堂夏感到雙腿腫脹,某個部位有些疼痛,嘀咕了一句:“見鬼……這個蒼浩,怎麼這麼能折騰,比三個男|優都能折騰!”

杏堂夏不敢耽誤片刻,用手機照明,一瘸一拐的去了深田梨菜的房間。

深田梨菜已經在等著杏堂夏了,急忙問:“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