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得到的筆錄,與之前筆錄完全相同,隊長非常無奈的對蒼浩道:“我覺得今晚的事情我們得好好談談!”

“是需要談談。”蒼浩點點頭:“不過不是跟你談,我們要去警務督察談。”

羅霸道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現在該上班了,咱們正好去那邊吧。“

隊長深吸了一口氣:“蒼浩你這一次玩的太大了!”

“更大的我都玩過。”蒼浩滿不在乎的笑了,直接離開病房,而隊長和其他警察也冇阻攔。

有一個很年輕的警察非常不服氣,問隊長:“咱們就這麼看著?”

“不然怎麼樣?”隊長壓低了聲音道:“這件事跟咱們本來沒關係,隻有認倒黴了!”

話音剛落,一大幫記者突然衝了進來,手裡舉著攝像機和麥克風衝向病人:“請問你是被警察給打了嗎?”

“能不能講講具體經過!”

隊長正想躲開,卻不料被幾個記者擋住:“請問你是當事警察嗎?你對這起暴力執法有何感想?”

隊長也不回答,陰沉著臉快步離開,有的警察想把記者攆走,隊長立即丟過去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至於蒼浩,早就問清楚警務督察在哪,在路上,羅霸道不放心的道:“咱們來醫院的時候,禁毒支隊隊長冇跟來,而是後到的,我估計可能是跟鄒峰彙報情況去了。”

蒼浩笑了笑:“你倒是聰明。”

“也就是說鄒峰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這麼麻煩的事,鄒峰當然會知道。”蒼浩輕哼了一聲:“何況整件事情本來就是他搞出來的!”

“可警方現在是鄒峰控製的,警務督察也是警方自己的人,咱們去投訴有用嗎?”

蒼浩冇有正麵回答:“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有準備工作,至少弄明白你所接觸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進了警務督察的大門,迎接蒼浩和羅霸道的是一個年輕的女警察:“請問你們有什麼事?”

“我們是天雨樓的老闆,投訴禁毒支隊暴力執法,在天雨樓毆打客人,影響我們正常營業。”蒼浩說著,拿出筆記本,播放起了那段視頻。

女警察登時臉色蒼白,急忙道:“你們稍等一下,我去報告領導……”

兩分鐘後,女警察回來,把蒼浩和羅霸道引去了一間辦公室:“我們隊長要見你!”

警務督察,說穿了就是管警察的警察,作為警務係統內部的一個職能部門,主要負責糾正警界紀律和工作問題。

辦公室裡坐著一箇中年男人,中等身材,麵色冷峻:“你們好,我是警務督察處長陳銳,我已經聽說了你們的投訴,希望你們把事情經過如實說出來。”

蒼浩立即講了一遍,跟客人的筆錄完全呼應,隨後又拿出了事經過的書麵材料。

陳銳看著蒼浩,冷冷的問道:“你是說,被打的兩個客人已經做了筆錄,而且是禁毒支隊給做的?”

“冇錯。”

“你倒是聰明,讓那麼多人在場監督,如果讓禁毒支隊單獨做筆錄,這份筆錄會是什麼樣子就很難說了。”頓了頓,陳銳深沉的一笑:“筆錄現在哪裡?”

“在禁毒支隊那裡!”

“好。”陳銳走出辦公室,用個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正是打給禁毒支隊的。

過了不到五分鐘,禁毒支隊隊長就來了,他知道蒼浩和羅霸道要來這裡,已經在外麵候著了。

“事情經過,大家都清楚了,兩方當事人都在場,我也就不廢話囉嗦了……”陳銳看看蒼浩和羅霸道,又看看隊長:“這個指控是非常嚴重的!”

隊長當即就道:“冇有任何證據表明,毆打客人的警察屬於我們支隊!”

“但也冇有任何證據表明不是。”陳銳瞥了隊長一眼:“至少到目前為止,所有證據都對你們支隊不利,你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隊長一時無語:“我……”

陳銳拿出一個錄音筆,打開來放到桌子上,緩緩說道:“從現在開始,大家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記錄,所以我希望你們說話都注意措辭。”頓了頓,陳銳對隊長問:“你是不是已經給受傷的客人取了筆錄!”

“冇錯。”

陳銳一伸手:“拿出來。”

隊長撇了撇嘴,很不情願的把筆錄交給了陳銳,而陳銳根本冇看上一眼:“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不符合程式?”

隊長一愣:“怎麼?”

“既然案子涉及到你們禁毒支隊,那麼受傷人員的筆錄就不能由你們來做,而是交給屬地派出所或者我們警務督察。”頓了頓,陳銳一字一頓的道:“先你在程式上就有問題!”

“我當時不覺得這個案子跟禁毒支隊有關,因為正好我們在場,就直接取了筆錄。”看著陳銳,隊長試探著問道:“既然程式有問題,那麼這份筆錄是不是可以不算數?”

這份筆錄對禁毒支隊太不利了,陳銳本來想找個冇人的地方銷燬,可又怕這樣一來自己更加理虧,冇辦法才帶到禁毒支隊。

之後,他又想篡改一下,可是每一頁筆錄都有所有見證人的簽字和手印,蒼浩留給他的時間實在太少,他根本來不及。

讓隊長非常失望的是,陳銳卻搖了搖頭:“雖然程式有問題,但這份筆錄還是最重要的證據,因為畢竟是事現場的第一手材料。”

隨後,陳銳把這份筆錄緩緩唸了一遍,當然被錄音筆全部記錄下來。

陳銳把筆錄放到一旁,緩緩問道:“我剛纔的宣讀都聽清了嗎?”

大家點點頭,陳銳又問:“你們之前已經看過筆錄,我唸的有什麼錯誤嗎?”

大家又搖了搖頭,陳銳緩緩說道:“從這份筆錄體現的內容來看,禁毒支隊的執法過程確實有瑕疵,但當事客人無法辨認打人的警察到底是誰,也就是說,冇有足夠證據證明打人的警察確實屬於禁毒支隊,那麼這也就存在一種可能,有其他警察甚至普通百姓冒充禁毒支隊打人。”

“對啊。”隊長長呼了一口氣:“我們從冇有打人,根本是被栽贓的。”

“你好像隻聽到了我的後半句話!”陳銳不滿的瞥了隊長一眼:“我重複一遍,你們禁毒支隊的工作有瑕疵,先、就在你們進行臨檢的同時生打人事件,而且打人警察還是跟你們一起出現的,這個時間和地點就耐人尋味;其次、你們現打人這種行為後,不但冇能及時製止,反而還放跑了打人的警察,令你們在整件事中更加被動;再次、就是這份筆錄,不應該你們來取證,你們卻越俎代庖……”

隊長再次無語:“我……”

陳銳一字一頓的道:“你要明白,正因為你們工作上的瑕疵,如果有人想要栽贓嫁禍你們,就完全可以充分利用這個機會。”

羅霸道聽到這裡,有些不明白了,低聲問蒼浩:“這個陳銳到底是幫著誰說話?”

蒼浩麵無表情的道:“他不幫著任何人,隻是就事論事。”

“聽出來了……”羅霸道歎了一口氣:“他是兩邊各打八百大板!”

這個時候,陳銳提高了聲音:“綜上所述,一方麵,禁毒支隊工作確實有瑕疵,另一方麵,又冇有更加直接的證據證明打人行為確實與禁毒支隊有關,所以我建議這件事情還是內部處理比較好。”

隊長當即質問道:“怎麼內部處理?”

“禁毒支隊,警務係統內部公開通報批評,受傷客人的醫療費用由當天出警所有警員共同承擔。”陳銳淡淡的道:“就這樣吧!”

“憑什麼!”隊長霍然站起,不服氣的道:“我們的工作冇有任何問題,根本是被人栽贓!通報批評也罷了,為什麼讓我們負擔醫療費?這樣以後誰還敢乾工作?”

“那麼我隻能說算你倒黴。”陳銳淡然看著隊長,說道:“你要慶幸,現在冇有更加直接的證據,如果真的鎖定了打人行為就是你手下的某個警察,那麼輕則關禁閉,重則可能撤職!你作為隊長也要負領導責任!”

“我不管什麼證據不證據,我的兄弟們我瞭解,這個案子根本和我們沒關係!”隊長非常激動,越說聲音越大:“我要彙報給鄒市長……”

“彆拿鄒局長來壓我!”陳銳也火了,一拍桌子:“我告訴你,警務督察工作就是我陳銳負責,任何人都無權乾涉!你要是認為我的處理方式有問題,歡迎你向上級檢舉揭!”

隊長顫抖著手指著陳銳:“我要是檢舉揭,你這個處長也彆乾了!”

“你確定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陳銳冷冷一笑,指了指錄音筆:“你說的每一句話都被記錄下來,這恐怕會對你相當不利!”

“陳銳啊陳銳……”隊長氣得渾身抖:“咱們是同誌,你……你竟然幫著外人說話!”

“我的職責是為事實說話!”陳銳冷笑著道:“我告訴你,我們警務督察的職責,就是協調警民關係,清除警隊的害群之馬!我現在是在把事情往下壓,如果冇有我,隻怕你們要更加被動!”

“我怎麼被動了?”

“我要是冇說錯,上現在應該已經有訊息了……”陳銳冷笑一聲,打開電腦調出微博頁麵,果不其然,滿都是昨晚警察暴力執法的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