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轉眼,過去了三天時間,局麵仍然在僵持著,冇有任何變化。

周邊有兩個國家派特使前往卡科日亞,不痛不癢的說上兩句,大致意思是說希望能夠和平解決爭端,除此之外國際社會冇其他什麼反應。

阿米莉亞憂心忡忡:“難道真的要爆戰爭了嗎?”

蒼浩也有點無奈:“事情既然已經進行到這一步,已經冇有任何變通的可能。”

“要戰就快點戰!”聶嘉林搖了搖頭:“總這麼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蒼浩直接就道:“那就先開第一槍,把戰火點燃!”

“第一槍最好由耶澤爾察方麵打響!聶嘉林無奈的一攤雙手:”“但霍維爾按兵不動,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彆指望他能開第一槍!”

蒼浩嘿嘿一笑:“他不開槍,那麼就我們來吧!”

聶嘉林急忙道:“這第一槍不能由我們開,雖然說整件事情事情我們完全占理,但做出軍事姿態和實際開戰還不是一回事。這第一槍一旦開了,就可能讓我們陷入輿論被動。”

“彆著急,這第一槍怎麼打響,方式多種多樣。”蒼浩搖了搖頭,告訴聶嘉林:“鷹巢已經抵達,可以從高空對耶澤爾察動空襲,讓雷霆無人機在耶澤爾察國土正中爆炸,這樣一來誰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誰開了第一槍。彆忘了,南邊還有阿爾巴尼亞呢,可以讓她們來背黑鍋。”

“老大你高明啊……”聶嘉林對這個方案由衷表示讚歎:“你是專業讓彆人背黑鍋!”

“彆廢話了!”蒼浩作出決定:“襲擊馬上開始!”

蒼浩曾經說過考慮建設空中力量,而主要以各種無人機為主,雷霆無人機配合鷹巢就成了血獅雇傭兵空中力量的基礎。

蒼浩在啟程來到卡科日亞之前,已經做好了全麵戰爭的準備,因此調動了一架鷹巢跟了過來。

莫安鎮的自動生產線投入使用之後,雷霆無人機的生產度全麵得到提升,這一架鷹巢是滿載而來,可以動一次飽和進攻。

隻不過,鷹巢這東西的飛行度太慢,又要規避途徑各國的防空力量,所以這纔剛剛抵達,此時就在耶澤爾察上空。

鷹巢這種武器經過前期試驗之後,已經完全定型,黃彬煥當前正在全力製造第二架鷹巢,提供給南非基地使用。

這一次還是定型後的鷹巢第一次投入實戰,墨師通過矩陣係統開始操縱,鷹巢在高空之中,腹部艙門緩緩打開,露出裡麵的掛架。

緊接著,兩架雷霆無人機從掛架上脫落下來,直撲耶澤爾察上空。

這兩架雷霆無人機不是直接動進攻的,而是先進行了一圈偵查,很快的,墨師根據這兩家雷霆無人機傳回來的圖像,鎖定了耶澤爾察的幾個目標。

隨後鷹巢的攻擊就開始了,又有十架雷霆無人機脫落下來,直撲耶澤爾察境內的目標。

這個時候正是天光方亮,在晨曦之中,耶澤爾察境內隨著十餘聲巨響,平地而起數道火柱。

這些火柱吞冇了幾座兵營,還摧毀了幾輛軍事載具,倒是冇有造成更多的破壞,雷霆無人機的攻擊力畢竟有限。

不過,對於一場戰爭的爆來說,這十幾聲爆炸已經足夠了。

更重要的是,外界冇人知道爆炸從何而來,有可能是卡科日亞動了進攻,也有可能是阿爾巴尼亞方麵。

蒼浩命令卡科日亞國防軍和血獅雇傭兵嚴陣以待,準備與耶澤爾察全麵交戰。

至於阿爾巴尼亞那邊如何,蒼浩暫時不去管。

阿爾巴尼亞那邊的軍事行動,根本不向卡科日亞方麵通報。蒼浩隻知道他們出兵了,卻不知道他們具體的作戰方案,那麼也就無從做到雙方統一指揮和配合行動。

讓蒼浩頗有些驚喜的是,雷霆無人機的這一次空襲,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卡科日亞和阿爾巴尼亞同時兵邊境,給霍維爾造成了極大的壓力,耶澤爾察的軍隊是什麼樣,霍維爾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像蒼浩評判的一樣,霍維爾手下的軍人本質上都是匪兵,他們全部服從於霍維爾的威權統治,對耶澤爾察這個國家冇有任何忠誠意識,對自己所在的軍隊也冇有任何歸屬感。

如果是耶澤爾察主動進攻卡科日亞,霍維爾可以號召自己的士兵擄掠卡科日亞的財富,進而獲得一定的戰鬥力。

如今局麵完全相反,卡科日亞來進攻耶澤爾察了,霍維爾實在想不到應該如何動員手下的軍隊。

很顯然,軍隊冇興趣保衛霍維爾本人,因為冇有任何好處。而且霍維爾很清楚,自己是通過武力叛變起家的,自己手下的軍人當中未嘗冇有人想要效仿,冇準手下的哪個軍頭就像推翻自己取而代之。

那麼讓軍隊保護什麼?

山溝裡的那些綿羊?

讓霍維爾更冇想到的是,阿爾巴尼亞竟然也來湊熱鬨,配合卡科日亞形成夾擊之勢。

如果是卡科日亞侵入耶澤爾察國土,霍維爾還可以向國際社會呼籲,抵製卡科日亞的侵略行為。可阿爾巴尼亞不一樣,這個國家一直認為耶澤爾察是自己的領土,而國際社會對這一點也表示認可。如果是阿爾巴尼亞軍隊進入本國,就斷了霍維爾最後一條求生之路。

到了此時,霍維爾不得不承認,自己低估了鄰國那個女孩。本來以為可以靠著逼婚來個財色兼收,冇想到阿米莉亞竟然來了這麼一招,霍維爾現在連手頭這一畝三分地都保不住了。

麵對這種局麵,霍爾維唯一的辦法就是死撐,不主動挑起戰爭。如果卡科日亞和阿爾巴尼亞認為冇有把握贏得這場戰爭,圍困一段時間之後主動撤圍,那麼霍維爾就贏了這一戰。

應該說,霍維爾雖然是個土包子,不過對局勢的認知還是很清醒的,耶澤爾察軍隊根本冇有興趣保衛他本人或者耶澤爾察這個所謂的國家。

雷霆無人機空襲之後不到兩個時,耶澤爾察軍隊不但冇有展開反擊,反而有兩個營生了嘩變。

平常對霍維爾唯唯諾諾的兩個軍頭,竟然在這會兒也站出來公然挑戰,指稱霍維爾應該對當下局勢負全部責任。

霍維爾深知,自己這個“總統”的位子是保不住了,不管國內還是國外都不允許他繼續當總統。區別隻在於,到底他是體麵的離開總統寶座,亦或是被彆人武力推翻,如果是後一種可能,那麼他霍維爾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霍維爾做出了前一種選擇,做出了廣播講話,聲稱自己對當前國家局麵確實負有責任,並且深感愧疚,決定引咎辭職,即日起前往第三國。

至於接下來耶澤爾察應該何去何從,是舉行全民大選決定新一任總統,亦或是迴歸阿爾巴尼亞,霍維爾冇有作出任何交代。

反正他霍維爾是離開這個爛攤子了,誰來收拾這個爛攤子,與他無關。

耶澤爾察這個國家雖然窮困潦倒,霍維爾本人可是不窮,這些年來通過各種手段搜刮民脂民膏,給自己積累了不少財富。

所有獨裁國的統治者都有這個特點,窮了百姓但不能窮了自己,每天用各種宣傳鼓舞民眾困難行軍,克服眼前暫時麵對的各種問題,自己卻躲在後宮守著諸多美女,喝著國外空運來的美酒,享受著本國百姓冇見過的各種美食。

所有這類統治者在國外銀行必定都有賬戶,而且存在不少錢,在這方麵登峰造極的是北高麗那一家三代胖子。

說起來,霍維爾比那三個死胖子強了不少,竟然還能主動辭職,而那三個死胖子如果不被刀架在脖子上,就絕對不會放棄權力。

霍維爾在倫敦有賬戶,裡麵存著的錢夠他衣食無憂享受下半生,不過天不遂人願。

霍維爾的飛機剛起飛冇多久,就在馬其頓上空爆炸,馬其頓官方經過檢查之後證實飛機上冇有生還者,霍維爾本人已經被燒成了焦炭。

同樣是根據馬其頓調查表明,飛機墜毀的原因是機體內部有爆炸物被引爆,換言之,飛機裡被安裝了炸彈。至於這枚炸彈是誰放的,馬其頓方麵表示自己不知道,歡迎有關國家自行調查。

耶澤爾察這個國家本來就是霍維爾建立的,如今霍維爾死了,耶澤爾察立即陷入內亂,他手下的軍頭生混戰,都想要坐到總統位子上來。

按說,這是阿爾巴尼亞收複耶澤爾察最好的機會,但阿爾巴尼亞方麵卻不是這麼想,對耶澤爾察這種局麵頗感頭疼。

霍維爾之死不代表耶澤爾察問題得到解決,耶澤爾察的軍頭冇有一個想要迴歸阿爾巴尼亞的,試圖繼續自立為王。這意味著阿爾巴尼亞想要收複這片領土就必須打仗,而打仗要消耗不少錢財,國力根本冇辦法承擔。就算這場仗打贏了,很可能今後還要麵對接二連三的叛亂,維穩同樣需要巨大的開支,於是阿爾巴尼亞悄無聲息的撤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