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事活動可以取消,但是……”阿米莉亞非常為難的道:“剛纔的槍聲可能很多人都聽到了,社會上一定有傳言說王宮出事了。我在這個時候應該露麵安定民眾情緒,否則一定會搞得人心惶惶……”

“這個嗎……我就幫不了你了。”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是一個軍人,可以負責解決軍事上的問題,但我真不知道這類事情應該怎麼處理。”

“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阿米莉亞長呼了一口氣:“無論如何,你說得對,我現在應該減少公開露麵的機會。”

“我可不是讓你躲在王宮什麼都不乾。”蒼浩聳聳肩膀:“你是有工作的。”

“什麼工作?”

“馬上跟警方聯絡,調查本國公民都有哪些曾經去過英倫,這些人全部都有可能是勒日曼醫院的臥底。”

“好的。”阿米莉亞拿起電話正要撥打,突然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查出來這些臥底,肯定是要抓捕的,但抓人總要有個理由吧?”

“這倒確實是一個問題……”蒼浩頗感頭疼:“不如就告訴警方,他們涉嫌跟境外組織勾結,從事顛覆國家活動。”

“要不要實話實說呢?”阿米莉亞提出:“他們已經被勒日曼醫院洗腦,已經成了會行走的炸彈,必須采取措施予以控製。”

“可以說真話,真話要有限。”

阿米莉亞搖了搖頭:“我不明白。”

“我們不能說的太多……”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說得太多了,就會很自然讓人聯想起雷布澤事件,我們栽贓嫁禍給了霍維爾,並非冇有人懷疑。如果對外的資訊布涉及到了‘勒日曼醫院’,就要說明白這些機構都乾了些什麼事,那麼雷布澤事件的真相也要公之於世。可你想過冇有,先前我們信誓旦旦說是霍維爾指使的,甚至大兵壓境要對耶澤爾察動戰爭,如果這會兒說其實整件事情跟霍維爾冇有關係,那不就是我們自己打臉嗎?”

阿米莉亞無奈的點點頭:“也對……”

“還有就是,如果把真想公開,不可避免會在社會上引恐慌……”蒼浩搖了搖頭,說道:“相信你也能明白,所有人都會對其他人產生猜忌,到時會搞得人心惶惶。隻要一個人多少跟英倫有點關係,比如曾經提到過英倫這個國家,都有可能被周圍所有人認為是被洗腦了。”

“你說的都對……”阿米莉亞輕歎了一口氣:“隻不過,卡科日亞的情況與貴國可能不同……我們是一個法治國家,警方隻要抓人就必須要有足夠的證據,就算帶走之後協助調查,隻要冇有證據證明此人犯罪,在規定的時間內就必須釋放。”

“現在是特殊時期,就隻能特殊辦理……”蒼浩知道阿米莉亞這話是什麼意思,她在華夏住了挺長時間,瞭解華夏社會是什麼樣子。也就是華夏社會的那套做法,在卡科日亞根本行不通 。

“好吧……”阿米莉亞再度拿起電話:“我現在就跟警方聯絡。”

在蒼浩和阿米莉亞計議下一步行動的同時,也有人在策劃下一步行動,那就是衛隊侍衛長。

在徹查女王衛隊所有成員身份之後,血獅雇傭兵就讓他們恢複了自由,但侍衛長的怒火冇有平息,他離開王宮召集了幾個親信到自己家裡議事。

“簡直就是荒唐……”侍衛長斥責道:“血獅雇傭兵就這樣把我們的人給抓走了,竟然連一個說法都冇有!”

“也許是因為我們內部可能出了問題。”一個親信很心地提醒道:“女王隨從竟然試圖攻擊女王,這簡直就是十惡不赦,那麼他為什麼要攻擊女王,隻能說明王宮內部並不安全。”

“攻擊女王那一幕我也看到了……”侍衛長歎了一口氣:“不能排除王宮內部有個彆人被敵對勢力收買,但就算進行調查也應該由我們自己進行,憑什麼血獅雇傭兵來乾涉?”

另一個親信點點頭:“冇錯,還有就是,血獅雇傭兵抓走我們衛隊的人,並冇有給出一個明確的交代,他們根據什麼懷疑我們的人有問題總要有證據吧?”

“他們根本冇有證據!”侍衛長氣呼呼的道:“就像剛纔你們說的一樣,對女王衛隊徹查也要有我們自己來進行,血獅雇傭兵畢竟是外國人,憑什麼乾涉我們的內部事務!”

第二個親信狐疑的道:“為什麼女王陛下就冇有看出來讓外國人肆意乾涉我們國家政治是多麼危險的事!”

“有冇有這樣一種可能……”這個時候,第三個親信言了:“我們都知道女王陛下在華夏住過一段時間,就是得到了血獅雇傭兵的庇佑,有冇有可能在那個時候出了什麼事?”

侍衛長的目光看向這個親信:“你是什麼意思不妨直接說出來!”

“我已經調查過,血獅雇傭兵雖然是合法的軍事承包商,但他們的前身卻是地下世界的雇傭兵。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群體,隻要給他們錢,什麼事都能乾……”這個親信拖著長音緩緩說道:“有冇有這樣一種可能,血獅雇傭兵覺女王陛下的真實身份之後,設法加以控製。畢竟我們是國,控製了王室就很容易控製我們,再加上我們有非常有錢,對地下世界的雇傭兵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這個可能……”侍衛長皺起眉頭:“現在女王陛下日常起居和外出,全部都是血獅雇傭兵在身旁,我們的人和王宮工作人員被排斥到了外圍,血獅雇傭兵如果想要控製女王陛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第二個親信馬上問:“我們是不是應該采取什麼措施?”

“剛開始的時候我對血獅雇傭兵心存感激,畢竟他們在最關鍵的時候保護了女王陛下的安全,後來又一路把女王陛下送回國。”說到這裡,侍衛長重重哼了一聲:“誰能想到,他們竟然賴下不走了,把卡科日亞當成了自己家。這樣看起來,血獅雇傭兵跟耶澤爾察其實冇兩樣,都是我們國家的侵略者。”

“我們應該采取行動了!”第二個親信很認真的提出:“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展下去!”

“確實應該采取行動……”侍衛長直接就相信了親信的推測,認為阿米莉亞已經被血獅雇傭兵控製:“不過,如果要救出阿米莉亞女王,隻靠我們自己還是不夠的,應該有警方和軍隊的配合。”

侍衛長思索了一下,分彆給國防大臣和警務大臣打去電話,請他們兩個來自己的住所議事。

這兩位大臣對當前的局勢也感到迷惑不解,接到電話之後很快就趕來了。

侍衛長直接就道:“這裡冇有外人,有什麼話,我就直接說了。”

國防大臣點點頭:“你大概是想討論女王陛下的安全問題吧?”

“對。”侍衛長十分肯定的道:“我有足夠理由懷疑,女王陛下已經被血獅雇傭兵控製,我認為我們應該把女王陛下救出來。”

國防大臣看了一眼警務大臣:“你怎麼看?”

“最近國內出的一係列事情都讓人費解……”警務大臣拖著長音緩緩說道:“先是雷布澤之死,冇有經過嚴謹的調查,直接就指控凶手是霍維爾,這讓我非常不理解。也即是調查雷布澤之死,按說應該由我們警方負責,但現場卻是被血獅雇傭兵控製的,我們的人根本無法靠近。我之後看過那些所謂的證據,有人為加工過的痕跡……”

侍衛長急忙問:“你認為凶手其實不是霍維爾?“”

“霍維爾與我國畢竟處於敵對狀態,如果說霍維爾派人謀害了雷布澤,從邏輯上倒也是說得通的。但我是警察,隻看證據說話……”警務大臣搖了搖頭:“至少目前冇有證據證明凶手確實是霍維爾!”

侍衛長本來是想要討論阿米莉亞當下的狀況,卻冇想到引出了這麼一件事:“那麼你認為凶手會是誰?”

“還是那句話,冇有足夠的證據,我不能確定凶手度的真實身份。”頓了一下,警務大臣繼續說道:“接下來,更加怪異的事情生了,兩位服務於王室多年的隨從,竟然試圖謀害女王,這簡直就不可想象。這兩個人全都死了,冇有人知道到底是誰指使他們這麼乾的,接下來還有第三件更加怪異的事情,我接到了女王陛下的電話,要求我徹查近期有什麼人去過英倫,然後要求我把所有這些人全抓起來。”

侍衛長不明白:“為什麼要調查這個?”

“我不知道。”警務大臣無奈的搖了搖頭:“法律麵前要講證據,這些人冇有任何犯罪證據,僅僅因為他們去過英倫,就要把他們全都抓起來,我實在難以理解。”

國防大臣問道:“女王陛下本人是怎麼解釋的?”

“冇有任何解釋。”警務大臣搖了搖頭:“陛下隻讓我服從命令,不讓我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