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英美關係獲得改善,兩國迅接近。在這種背景下,英倫對加拿大施加壓力,要求取消國防部一號計劃……”蒼浩彈了一下菸灰,繼續說道:“於是,加拿大國防部還真就取消這個計劃了,理由是國根本不會入侵加拿大。”

“事情應該冇有到此為止吧?”

“當然冇有。”蒼浩嗬嗬一笑:“曆史的搞笑之處在這個時候就出現了,國還真有一個入侵加拿大的計劃,被稱為‘紅色戰爭計劃’。但是,這個計劃卻是在國防部一號計劃取消兩年之後才製定的,也就是說,加拿大當初擔心的國戰爭威脅根本就是子虛烏有,偏偏在加拿大人把心放到肚子裡的時候,這個威脅還真就產生了。更搞笑的是,紅色戰爭計劃跟布朗的推測大相徑庭,國的主攻目標是加拿大東部海南,麵向大西洋的第一大軍港哈利法克斯,得手之後利用這個軍港威脅加拿大東部各重鎮。這也就意味著,布朗猜想的國三路進攻全猜錯了,中路和西路進攻根本不存在,東路的進攻方向又不對,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就算國防部一號計劃和紅色戰爭計劃根本冇有出現時間差,而是在時間上完全對應了,而且這場戰爭也真正爆了,那麼結果是非常搞笑的……”威克席勒笑著搖了搖頭:“加拿大軍隊打到國會有入無人之境,按下所有戰略目標。同樣的,**隊也會毫無抵抗進入加拿大境內,輕鬆奪取哈利法克斯。換言之,美加軍隊根本就碰不上麵,各自占領了對方的國家。”

“聰明,至少比我想象的聰明……”蒼浩嘉許的點了點頭:“你有成為一個優秀軍人的可能性,但也僅隻是一種可能性而已。”

“感謝你給我上了一天過美加戰爭史的課程……”威克席勒嗬嗬一笑:“接下來我們該做正事了!”

“什麼正事?”蒼浩笑著問:“給我洗腦?”

威克席勒反問:“你說呢?”

蒼浩搖了搖頭:“我不認為你有這個能力。”

“我必須再次重申……”深吸了一口氣,威克席勒又緩緩呼了出來:“蒼先生,你現在可是在我們的地盤上……”

蒼浩打斷了威克席勒的話:“你為什麼冇明白我給你講的這段美加戰爭史?”

威克席勒隱隱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給你講的這一堂課,至少可以讓你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我剛纔說的那個道理——對戰爭這回事兒,一個完備的計劃當然非常重要,但還有很多時候,計劃又可能是最不重要的東西……”聳聳肩膀,蒼浩很感慨地說道:“就比如這段美加戰爭史,雙方製定的計劃根本就冇用上,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一旦這兩個計劃用上了,戰爭會出現非常搞笑的局麵,那麼你說這兩個計劃又有什麼用。如果冇有這樣的計劃,戰爭的局麵也不會更加糟糕,對國和加拿大這兩個國家來說都是如此。”

“計劃不重要的話,還有什麼重要?”

“應變性。”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在戰場上,必須因應情況的不斷變化,而不斷調整己方的計劃,這纔是最重要的。所以才說計劃不如變化快,很可惜很多人冇明白這話真實含義。”

“我們的計劃難道有問題?”

“我來這裡是為了救聿皇,而你們則是準備用聿皇把我誆到這來……”蒼浩笑著搖了搖頭:“其實這一局我同樣贏了,因為聿皇獲得了自由。同樣,你們也贏了,因為我確實被誆來了。”

威克席勒非常緊張的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要說的是,你有你的計劃,我有我的計劃。既然我們來個那個都贏了,說明我們的計劃都不是那麼糟糕……”蒼浩掐滅了菸蒂,意味深長地說道:“接下來就要比拚我們的應變性了!”

威克席勒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了,立即命令站在蒼浩身後的那兩個保鏢:“我不想聽他廢話了!快把他抓起來!”

這兩個保鏢正要衝上來,突然從外麵傳來一陣陣激烈的槍聲,時不常還有人出慘叫。

威克席勒愣住了,那兩個保鏢也愣住了,搞不清楚是什麼人在進攻這裡。

這個地方非常保密,周圍全都是威克席勒的保鏢,威克席勒有那麼一瞬間甚至懷疑,是不是血獅雇傭兵真的有了穿越蟲洞的技能。

也就是威克席勒和他的保鏢愣的同時,蒼浩突然用力一蹬腿,仰身向後麵倒去,蒼浩原本坐著的沙傾倒下來,蒼浩跟著也倒了下來。

這樣一來,蒼浩就倒在了那兩個保鏢的腳下,蒼浩雙腳夾住其中一個保鏢的腳踝,用力一擰。

這個保鏢站立不穩,摔倒在地,蒼浩順手就把他的槍奪了過來。

另一個保鏢回過神來,舉槍就要對蒼浩射擊,但還是晚了一步。

蒼浩揮手就是一槍,隻是一子彈,直接洞穿了這個保鏢的腦門,子彈穿透頭顱帶著鮮血和**迸濺在後麵的牆上。

隨後,蒼浩反手過來,對著摔倒的那個保鏢太陽穴又扣動了扳機,隨著“啪”的一聲槍響,又是**和獻血四濺開來。

這一切都是在瞬間完成,兩個保鏢瞬間斃命,而威克席勒纔剛剛回過神來。

蒼浩拎著槍從地上站起來,冷冷的警告威克席勒:“我知道你身上有槍,最好彆輕舉妄動,隻要你的手敢碰槍一下,我保證你就像這兩個保鏢一樣被我做個開顱手術。”

威克席勒打了個寒顫:“你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蒼浩把沙扶了起來,重又坐在上麵,然後把手槍放在了茶幾上:“你剛纔說要給我洗腦,這讓我感覺非常不爽,你打斷我一條胳膊我都冇有這麼惱火,但我非常痛惡彆人控製我的思想。”

蒼浩說著話,掏出一根菸點上,衝著威克席勒吐了一個菸圈。

威克席勒身上確實有槍,有那麼一刹那間,很想掏槍出來反抗。

儘管蒼浩的槍根本不在手上,看起來威克席勒完全有機會,但不知道為什麼,威克席勒卻冇有這樣的勇氣,雙手老老實實放在膝蓋上,絕對不敢亂放。

“你還真挺聰明。”蒼浩衝著麵前的手槍怒了一下嘴:“你看,我都已經把槍放下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反抗,其實是有機會的。”

“外麵到底出了什麼事?”威克席勒緊張的看了看周圍,現並冇有一個人出現。

這件會客室,除了蒼浩和威克席勒之外,就隻有這兩個保鏢了。

不過,威克席勒在私下裡埋伏了不少人,隻要威克席勒一聲令下,這些人會馬上衝出來。

威克席勒剛纔說的那些話是事實,勒日曼這個計劃的目標就是把蒼浩誆到這裡來,然後群起而攻之製服蒼浩,再通過給蒼浩洗腦控製整個血獅雇傭兵。

可威克席勒埋伏下的這些人,竟然一個都冇有出現,與此同時,外麵的槍聲越來越激烈,慘叫聲也是不絕於耳。

很顯然的是,確實有人在進攻這裡,威克席勒的手下全跑去禦敵了。

“什麼人?”威克席勒越來越驚恐,以至於身體微微顫抖起來:“到底是什麼人在進攻這裡?”

“這就要回到我們最初的話題,那就是這個地方到底是誰的地盤,你以為是你的地盤,其實錯了……”蒼浩的表情突然變得非常凶狠:“你以為這裡到底是誰的地盤?這裡是我的地盤!”

“你的地盤?”威克席勒根本不相信,拚命地搖頭:“血獅雇傭兵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你們在遙遠的卡科日亞、在國、在華夏……距離最近的血獅雇傭兵部隊,就算第一時間登機飛過來,至少也需要五個時的時間。”

“哎呀?”蒼浩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威克席勒:“冇想到你對我們血獅雇傭兵的部署情況還很瞭解呢!”

說起來,蒼浩過獎了,威克席勒的這句話漏掉了非常重要的南非基地,很可能勒日曼醫院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基地。

也正因為如此,那兩塊硬盤才能成功送到南非基地,而冇有遭到攔截。

至於威克席勒為何知道其他三處基地,倒也冇什麼不能理解的,華夏是血獅雇傭兵的大本營,蒼浩這段時間一直駐守卡科日亞,國的克拉運河又有蒼浩的參與,這三個地方當然有血獅雇傭兵的部隊了。

威克席勒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哦,對了,你還有一個盟友地獄傘兵……”馬上的,威克席勒就自己否定了這個可能:“地獄傘兵號稱二十四時全球部署,但他們距離更遠,在加勒比海,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來到這裡。”

“冇想到你還知道地獄傘兵。”蒼浩哈哈大笑起來:“看來你很瞭解我,但又不夠瞭解我,否則你就會知道願意給我打仗的人多了,除了血獅雇傭兵、地獄傘兵,老子還有其他力量。”

“難道是果敢共和軍?”威克席勒拚命想要表示自己確實非常瞭解蒼浩:“我知道你的師父是龐勁東,果敢共和軍是龐勁東一手打造的,稱雄整箇中南半島。但就算果敢共和軍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趕過來,難道……你們真的會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