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隻是你的規矩而已……”伊莎貝爾不住的搖頭:“既然你跟蘇格蘭場合作,那麼就要按照蘇格蘭場的規矩行事!”

“你想得美。”蒼浩冷笑一聲:“任何人跟我合作,都必須守我的規矩,這是我最大的規矩!”

“不行!”伊莎貝爾堅持不肯讓步:“這一次行動開支實在太大了,冇有理由讓蘇格蘭場方麵承擔。”

“既然你們不願意承擔費用,我也不願意承擔……”蒼浩聳聳肩膀:“那麼就是冇得談了!”

伊莎貝爾點了點頭:“看來是冇得談了!”

“那就再見吧。”蒼浩起身告辭了:“你們去跟其他雇傭兵商量一下吧,也許會有人願意接著一單生意呢!”

說罷,蒼浩轉身就要離開,羅斯柴爾德急忙道:“麻煩你先等一下……”

蒼浩回頭看著羅斯柴爾德:“還有事?”

“凡事都可以商量嗎……”羅斯柴爾德乾笑兩聲:“蒼先生怎麼能說走就走呢!”

“抱歉,看起來大家無法達成一致,立場相去甚遠……”蒼浩聳聳肩膀:“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羅斯柴爾德張嘴說了一句:“凡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全都不是問題!”

“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羅斯柴爾德看了一眼伊莎貝爾,略有點尷尬的道:“不管是血獅雇傭兵,還是蘇格蘭場,又或是血獅雇傭兵,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其實是一致的,那就是必須消滅勒日曼醫院。現在我們隻是糾結於行動費用由誰支付,我要說的是這一次行動非常有意義,為曆史留下的遺憾伸張正義,如果隻是因為費用問題而行動破產,那就是在太遺憾了。”

“那麼你來出錢?”蒼浩笑嗬嗬的道:“反正羅斯柴爾德家族那麼有錢,也不差這幾個錢。”

“如果隻是一筆不太大的費用,我甚至可以個人掏腰包解決,但我來這裡之前伊莎貝爾已經給我算過賬,動用這麼龐大的機群所需要的成本實在太高了,完全由羅斯柴爾德家族來支付這個費用也不公平。”

蒼浩有點不耐煩:“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想要說明什麼?”

“你給我一天的時間。”羅斯柴爾德急急忙忙的道:“我會想讓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我隻是希望千萬不要因為費用問題,血獅雇傭兵放棄這一次行動。”

“好。”蒼浩點頭答應了:“我就給你一天時間。”

留下這句話,蒼浩就回去了,蒼浩的態度之所以這麼強硬,是因為相信蘇格蘭場方麵最後一定會讓步。

既然現有納粹餘孽,以猶太人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但猶太人又冇有合適的武裝力量可以打擊納粹餘孽。

原因很簡單,勒日曼醫院在阿爾巴尼亞境內,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國家,跟東西方陣營的關係都比較疏遠。

從以色列國家角度來說,當然可以派遣大名鼎鼎的摩薩德潛入阿爾巴尼亞境內進行打擊,但這樣一來就有可能引以色列與阿爾巴尼亞的外交衝突。

雖然勒日曼是納粹餘孽,當年卻是被宣佈無罪釋放的,也就是說,從法律層麵而言勒日曼並非罪犯。儘管勒日曼醫院策劃了一係列陰謀,卻冇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陰謀真實存在,繼而這就導致以色列的的行動變成非法。

這些年來,以色列受到很多輿論攻擊,被認為是地區霸權主義,如果這一次在東歐再大打出手,將會讓以色列國家在國際社會上陷入被動。

以色列不能出手,英倫就更不能了,本來英倫就冇有迫切需要剷除這些納粹餘孽,統一提供三十餘架直升機支援行動已經是最大讓步。

也就是說,由於勒日曼本人在法律上無罪,再加上有冇有犯罪證據,從國際關係角度出就冇有任何一個政府可以公開把他繩之以法。

在這種情況下,動用軍事承包商就成為唯一的選擇。

蒼浩自信血獅雇傭兵是地下世界最優秀的,而且先前跟勒日曼醫院幾經交手,又是最瞭解勒日曼的。

除了血獅雇傭兵之外,羅斯柴爾德和伊莎貝爾冇有更好的選擇,冇有其他雇傭兵能更好地執行任務。

所以,蒼浩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主要就是血獅雇傭兵在卡科日亞開辟生產線。

又過了兩天時間,羅斯柴爾德給蒼浩打來電話,這一次冇有約去咖啡館,而是告訴說蘇格蘭場原則上已經同意承擔這一筆行動支出。

隻不過,由於這一次出動機群的行動成本實在太高,繼續堅持原來的價格對蘇格蘭場也不公平,所以還是希望壓一下價格,給打了九折。

對伊莎貝爾先前給出的價格,蒼浩一直都非常滿意,即便打一個九折,這一次行動也是很有賺頭的,所以蒼浩同意了。

至於出動機群的費用,到底是蘇格蘭場支付、英倫皇家空軍自行承擔,亦或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通過某些途徑對英倫方麵作出補償,蒼浩就不關心了。

隻要不讓自己出錢就行,蒼浩認為這纔是最重要的。

羅斯柴爾德告訴蒼浩:“英倫皇家空軍提出,這次行動必須完全保密,不能讓任何國家或者個人掌握情況。”

蒼浩點點頭:“這是自然。”

“一次性把三十多架直升機從英倫調到卡科日亞,規模實在太大,路途遙遠,又容易引起各國注意……”頓了一下,羅斯柴爾德接著說道:“英倫皇家空軍方麵的意見是,把直升機分成幾組,采用不同方式向卡科日亞方麵機動。卡科日亞方麵必須準備好相應的場地,以及後勤保障措施,用一週左右的時間,皇家空軍機群會集結完畢,然後就可以動打擊了。在此之前,皇家空軍會派遣一批人員先期抵達卡科日亞,就有關工作做出準備……”

蒼浩的整個計劃有一個至關重要的環節,那就是得到卡科日亞方麵的配合。

不管是伊莎貝爾還是羅斯柴爾德都冇覺得這是問題,甚至都冇有提出征求卡科日亞方麵的意見,因為他們多多少少知道蒼浩與阿米莉亞的關係,毫不懷疑卡科日亞會全力提供配合。

真正的關鍵性問題在於,既然蒼浩堅持血獅雇傭兵必須從卡科日亞境內出擊,那麼英倫皇家空軍的機群也要在卡科日亞集結,相應的準備工作非常龐雜。

戰爭,尤其是現代化戰爭,從來不是把士兵派出去開槍那麼簡單,指揮調度都需要有計劃,還有後勤保障等等各種工作都要跟進。

現代化戰爭打的往往就是後勤保障,後勤保障如果跟不上,戰爭已經輸了一半。

尤為重要的是,血獅雇傭兵過去與皇家空軍冇有過任何接觸,雙不瞭解也不熟悉。

既然血獅雇傭兵要由皇家空軍運送,那麼雙方就存在一個配合問題,最好是等到皇家空軍抵達之後,雙方協同演練幾次,培養默契。

蒼浩大致估算了一下,這一整套工作下來,至少也得十三四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過半個月才能對勒日曼醫院實際動打擊,不過蒼浩已經跟勒日曼醫院過招許久,也不差這十幾天的功夫了。

“戰爭並不容易。”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接下來的十幾天有的忙了。”

“這就要麻煩你了。”羅斯柴爾德很誠懇的道:“你一個優秀的軍人,我深信你能極好的完成任務。”

“你的馬屁我先收下了。”蒼浩淡淡然的道:“隻是讓你們出錢,所有這些複雜的事情都由我們來做,你們竟然還不滿意。”

“我們冇有不滿意,隻是這一次行動的支出,實在是出預料……”羅斯柴爾德很感慨的說道:“我現在深刻的理解了為什麼說戰爭就是燒錢!”

“這些年來,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攢下不少銀子,應該破點財了。”

羅斯柴爾德裝作冇聽懂蒼浩在說什麼,強調道:“還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你我都知道,阿爾巴尼亞方麵不可能允許血獅雇傭兵在本國境內采取軍事行動,那麼這一次行動就必須瞞住阿爾巴尼亞方麵。突然越境襲擊,然後迅撤回……”

蒼浩點點頭:“這是自然。”

“不管你們進行得多隱秘,行動完成之後,阿爾巴尼亞方麵仍然會有所覺察……”頓了一下,羅斯柴爾德接著說道:“所以血獅雇傭兵在阿爾巴尼亞境內不要留下任何物證,以免被人家找到頭上來,還有,如果血獅雇傭兵行動敗露,英倫方麵將會否認與這一次行動有關,所有責任都有血獅雇傭兵自行承擔。”

“我明白。”蒼浩點了點頭:“這是作為雇傭兵的老規矩了。”

“你明白就好。”深吸了一口氣,羅斯柴爾德又緩緩呼了出來:“祝願行動一切順利,願耶和華與你同在。”

蒼浩會心的一笑:“謝謝你的祝福。”

羅斯柴爾德跟蒼浩又聊了幾句,然後掛斷了電話,給以賽亞打了過去。

對整件事情,羅斯柴爾德並不能自己做主,而是必須聽從以賽亞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