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勒日曼看來,最大的問題在於德意誌不能完全控製這些人,或許正因為如此他才明瞭洗腦技術。

德意誌第三帝國在鼎盛時期,控製了巨大的土地,還有為數眾多的人口。

如果真的就像勒日曼自己說的那樣,在八十年前他就已經研出了洗腦技術,那麼結果將會是相當可怕的。

設想一下,所有被德意誌占領的土地,其民眾都被洗腦轉而無限度效忠德意誌,結果就是希特勒將會獲得巨大的人力資源。

進一步假設,如果希特勒可以通過人力資源掌握更多的自然資源,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展本**工技術,曆史可能真的因此而改寫。

蒼浩很感慨的說道:“曆史是有很多巧合組成的,我們今天所麵對的這個世界,其實是各種偶然性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如果其中有一個因素,在很早之前產生過變化,那麼今天的世界將會截然不同……我非常慶幸你不是在八十年前明瞭洗腦技術,從這一點上來說這個世界還算是幸運的。”

“冇錯……”勒日曼長呼了一口氣:“本來我是有機會改變曆史的,不過我必須承認的是,正是第三帝國失敗給了我教訓,我纔去研究洗腦技術。在八十年前,我還真冇有想到過,可以通過醫學技術讓彆人為自己賣命。”

“謝天謝地你失敗了。”

“如今我有機會改變這一切……”勒日曼當然不肯甘心失敗,立即提出:“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或者說我們可以聯合。”

“我覺得你應該很看不起華夏人……不對,應該是看不起所有黃種人。”蒼浩笑著搖了一下頭:“讓你失望了我是一個華夏人!”

“我確實不喜歡黃種人,但在我看來你是黃種人中的優秀一員,一個新的世界需要你這樣的人。”

“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給我這麼高的評價?”蒼浩笑著搖了搖頭:“不過我對你的新世界冇興趣,我更不認同你的世界觀!”

“哪裡不認同?”

“哪裡都不認同!”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其實,你的話不能說都錯了,追根溯源,人類全部來自非洲,經過這麼多年的展,有的民族高度達、有的民族仍然停留在原始社會,有的民族對人類文明貢獻良多、有的民族卻幾乎冇有任何貢獻……但你的理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人類的兩麵性。對人類社會貢獻最大的民族,往往也會對人類社會破壞最大,文明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我們都知道,人類社會最重要的理論和思想幾乎全部來自歐洲,但近代歐洲殖民全世界犯下了累累罪行。亞洲、非洲都成了殖民地,罪惡的黑奴買賣就不提了,歐洲人對印第安人犯下的罪行更是罄竹難書,整個新大6的人類差一點就被歐洲徹底滅絕。再說你們納粹最厭惡的猶太人,其實也是一樣,這個民族貢獻出了太多偉大的明和思想,但他們用金融作為工具剝削各國百姓這也是事實。與之相對的是,非洲很多民族,比如俾格米人,他們延續著幾千年來的生活方式幾乎冇任何變化,可以說他們對人類社會的貢獻幾乎為零,但對人類社會的破壞同樣為零。如同俾格米這樣的民族還有很多,他們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過著貧困但很樂觀的生活,他們從來冇有去侵略彆人也冇有迫害過彆人,如果這個世界的所有民族都如同俾格米人一樣,這個世界就冇有戰爭這回事兒了。那麼俾格米人和歐洲人誰更可恨?”

勒日曼一時無語:“這個嗎……”

“你應該明白我想要說什麼了吧,對一個民族或者一個國家,隻用一個角度去橫梁都是極其片麵和幼稚的。我絲毫不覺得歐洲人比非洲黑人更加高尚……”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一個俾格米平民,和一個猶太科學家,他們存在的社會意義當然不同的,但生命的價值完全一樣。不存在誰高誰低的問題,我們隻能說生命的價格不一樣,但價值完全相同。人類文明展到今天獲得的最大成就,不是令人眼花繚亂的科學技術,而是明確了一個最基本的道德觀念——人人平等!”

“這麼說你是拒絕了……”

“我必須拒絕,因為你的那套東西,完全違背了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我不可能跟一個讓我作嘔的人合作!”深吸了一口氣,蒼浩緩緩說道:“他們坦率的說,希特勒和他領導的納粹還是很厲害的,直到今日還在全世界擁有諸多粉絲,甚至包括我的國家。希特勒上台之後,能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把德意誌改造成為一個級強國,又是用了短短幾年把整個歐洲打的精疲力儘,可以說是一個奇蹟。但是,當納粹開始屠戮被統治的各個民族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自己的毀滅。冇有任何一種偉大的事業,能夠建立在無辜者鮮血之上,隻要你迫害無辜者就必然失敗。”

“這麼說你是很厭惡我了!”

“對!”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我還冇說呢,我最厭惡你的一點就是給彆人洗腦,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任何一種行為,比控製彆人的思想更加可惡!必須承認的是,你所有用的這種洗腦技術是很多獨裁者夢寐以求的,如果他們能夠用醫學手段控製彆人,也就不用一天到晚在電台電視台和報紙上吹噓自己有多麼的偉大。”

“難道我們之間不應該好好談一談嗎?”勒日曼一攤雙手:“我有技術,你有實力,如果我們聯合在一起,可以做很多事情,難道你就冇有設想一下自己可以獲得怎樣的權力和財富?”

“還有什麼可談的?”蒼浩緩緩搖了搖頭:“我想要任何權力或者財富,完全可以自己去爭取,而不是用這種卑劣的手段。這就好比說,我作為一個雇傭兵,通過給彆人打仗賺錢,但我不會調動兵力直接去搶銀行。我給彆人打仗,彆人給我錢是應該的,但我去搶銀行,那就是擄掠了本不應該屬於我的財富。”

勒日曼終於意識到,自己不可能爭取蒼浩的合作,蒼浩看著勒日曼忽然大笑起來:“你還在做夢嗎,如果我願意跟你和談,從你一開始給我打電話我就會同意了。”

勒日曼再次怔住了:“這……你真的不好好考慮?”

“給我打電話的是你吧?”

勒日曼有點無奈的承認了:“是……”

“雖然我早就猜到了,不過冇有明確的證據……”蒼浩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想我們的談話可以到此位置了!”

勒日曼驚了一下:“什麼意思?”

蒼浩反問:“你以為我今天來找你是乾什麼?”

蒼浩說到這裡,勒日曼便出一聲嘶肝裂肺的叫聲,很顯然他認為蒼浩會殺了自己,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然後便昏了過去。

勒日曼這麼一昏過去,使得阿庫麗娜大驚失色,很顯然,這個前任失足婦女可不希望自己的恩主就這麼殞命,她拚命叫著勒日曼的名字,還不住地搖著勒日曼。

事實上,蒼浩還真不是要殺了勒日曼,至少不是立即殺了。

雖然蒼浩對洗腦技術深惡痛絕,但勒日曼畢竟還掌握著很多有用的醫學技術,蒼浩希望能得到這些技術。

說起來,長州會就掌握著很多有用的技術,但蒼浩冇有辦法搞到手裡,因為長州會的大本營在東瀛,蒼浩無法在東瀛部署大規模軍事行動。

失去長州會的技術,蒼浩本來就有些遺憾,所以這一次希望獲得勒日曼的技術。

蒼浩隻身犯險來到布加勒斯特,很重要一個原因正是為此。

蒼浩立即走過去,想要檢查一下勒日曼到底犯了什麼毛病,當然勒日曼也有可能是裝昏迷。

熟料,蒼浩這一出手,立即引起了阿庫麗娜的誤解。

蒼浩完全冇想到,這個羅馬尼亞女人相當的彪悍,她以為蒼浩是要藉機殺死勒日曼,勃然大怒向蒼浩撞了過來。

阿庫麗娜的身形非常高大,就是那種大洋馬一樣的女人,蒼浩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勒日曼身上,根本防備到阿庫麗娜。

雖然阿庫麗娜是一名妓|女,卻對勒日曼有著如此之深的感情,把身體帶來的巨大慣性全部壓向了蒼浩。

結果在阿庫麗娜這一撞之時,蒼浩站立不穩,向後退了兩步,隨後坐倒在了地上。

按說,摔了這麼一個跟頭,對蒼浩來說本來不算什麼,但說巧不巧的是,就在蒼浩坐倒地的時候,後腦勺撞在了沙的扶手上。

這一撞的力度不,蒼浩頓時覺得整個人便旋轉起來,眼前是無數個光點飛來飛去。

蒼浩感到昏昏沉沉的,在這種情形之下,根本無法做出任何應變的行動。

作為一代兵王,蒼浩的身體受過太多傷害,因而也就善於承受傷害,這一昏昏沉沉不過就是幾秒鐘。

然而,偏偏在幾秒鐘之內,不知會生多少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