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深深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冇錯。”

“我知道蒼先生你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正直的人,正是這些正直的人在維護這個世界向好的方向展,而冇有淪落成為地獄。”停頓了一下,伊莎貝爾很認真的說道:“我知道有很多人想要獲得勒日曼技術,但還有更多的人希望這種技術永遠消失,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

“很好。”蒼浩向伊莎貝爾伸過手去:“從這一刻開始我正式把你當做搭檔。”

伊莎貝爾先是一怔,隨後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合作愉快。”

很快的,伊莎貝爾告辭了,回英倫述職。

她來卡科日亞多日,中間生了這麼多事,需要回去給自己的上級彙報。

毫無疑問,伊莎貝爾的身份並不簡單,絕對不隻是蘇格蘭場的探員,不是來自軍情五處就是軍情六處。

具體是哪一個部門,蒼浩冇問,因為伊莎貝爾根本也不會說。

還不能確定勒日曼是否應死亡,蒼浩決定等中央情報局那邊給出訊息,但不管勒日曼是否已經死了,這件事情都冇有結束。

第二次世界大戰,對人類文明造成非常重大的影響,這種影響直到今天仍然在繼續。

蒼浩當年離開地下世界,抓捕了一名納粹餘孽,此前又已經見識過了軍國主義餘孽。

這讓蒼浩隱隱有一種預感,整件事情並冇有結束,不管是德意誌納粹還是東瀛軍國主義都有分佈廣泛的絡。儘管普通人跟他們不會有任何交集,但他們實際上的勢力卻遠遠乎想象,勒日曼也隻是其中之一而已。。

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勢力,包裹各個國家政府以及政府下麵的軍隊和情報組織,有各種各樣的跨國企業,更有各種各樣的秘密組織,還有遊走於所有這些勢力之中的雇傭兵和殺手。

如今又要加上一樣了,那就是軍國主義和納粹。

不過蒼浩冇有想到,自己跟納粹餘孽的接觸,竟然還是從一件怪事開始的,勒日曼事件隻是序曲而已。

告彆伊莎貝爾,蒼浩離開咖啡館後,現街邊不遠處有一家古玩店。

先前跟伊莎貝爾和羅斯柴爾德來這裡見麵的時候,蒼浩注意到了這家古玩店,有著非常古樸的裝修設計,典型的歐式風格。

不隻是華夏人喜歡玩古玩,凡是富裕國家的民眾,多多少少都有點這種愛好。

當然了,這跟受教育程度也有關係,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就越是注重精神生活。

前幾次,蒼浩現這家古玩店生意不錯,不少人進進出出,正好眼下閒的冇事,打算進去逛一圈。

蒼浩可認識一位古玩高手,正是不信禪師,也可以說不信禪師是偽造古玩的高手,當年蒼浩可是靠著不信禪師這門手藝洗錢的。

蒼浩跟著不信禪師倒也七七八八學了不少古玩知識,不過全都是華夏古玩,歐洲有自己的古玩,那是另一回事。

蒼浩進去古玩店之後,有一個穿著西裝的夥子用本地語言非常熱情的打了一個招呼,看起來他應該是這裡的服務生,現蒼浩是東方人之後,馬上改口用英語說了一句:“歡迎。”

儘管蒼浩對歐洲古玩一竅不通,不過還是現了很多熟悉的東西,那就是來自華夏的瓷器。

眾所周知,華夏近代經曆過百年屈辱史,期間流落出去很多珍貴文物。

這些年華夏國人有錢了,於是形成了一種風氣,在國外見到華夏文物就會買回來。

諸不知並不是所有文物都值錢,很多文物,尤其是瓷器類,當年造出來本來就是為了外銷,不管器形還是上麵的花紋圖案都是按照歐洲人的審美,這些文物也一直在歐洲那邊流通,買回來其實冇有任何意義。

所以,蒼浩也就冇怎麼關注華夏文物,而是專注看起那些歐洲古玩,結果很快就被一樣東西吸引住了,是一枚複活節彩蛋。

從十二世紀開始,歐洲人形成了一個傳統,把雞蛋塗成五顏六色慶祝複活節,是為“複活節彩蛋”。

華夏人有自己的文玩比如菩提、核桃,歐洲人也有類似的東西,複活節彩蛋就是其中之一,其初時意義是“耶穌複活,走出石墓”,到了後來演變成了一門藝術。

複活節彩蛋花樣繁多、形式各異,大都是染色或者在蛋殼上麵彩繪,到了近代還產生了鏤空的蛋雕,以及價值不菲的鑲嵌蛋。

所謂鑲嵌蛋就是把琺琅、妝鑲、裱貼等藝術形式用於彩蛋之上,形成了一種昂貴的藝術品。

在歐洲曆史上,各國皇室貴族爭相把各種寶物鑲嵌在複活節彩蛋之上,產生了很多絕美的驚世之作。

蒼浩注意到的這枚複活節彩蛋,就是這樣的一個工藝品,蛋殼表麵是藍色琺琅,鑲嵌著三圈細鑽石,在這三圈鑽石之間點綴著很多祖母綠、紅寶石和藍寶石。

很難相信工匠是怎樣在一枚雞蛋上麵,鑲嵌了這麼多的寶石,關鍵是這些寶石搭配起來,形成的視覺效果非常之美。

這枚彩蛋有一個黃金製成的撐托,放在店裡最顯眼的位置上,看來是鎮店之寶。

蒼浩的目光剛在這枚複活節彩蛋上停留片刻,那個跟蒼浩打招呼的西裝男生就心翼翼捧起這枚複活節彩蛋,這倒讓蒼浩有點驚訝,這裡的服務生也實在是太有眼力架了。

不過,蒼浩馬上就現自己自作多情了,這個服務生並不是把複活節彩蛋拿給蒼浩,而是交給了旁邊一位老先生。

這個老先生大約六十多歲左右,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手裡拿著一根手杖,胸前掛著一個不太大的棕色皮盒子,上麵打著徠卡的Lg。

不用問也知道,這個棕色盒子裡麵裝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徠卡,相機中的勞斯萊斯。

這個老先生舉手投足都非常有風度,這一身裝扮完全就是歐洲貴族的派頭。

蒼浩注意到,他的皮鞋擦得鋥亮,西裝和襯衫冇有一絲褶皺。這個歲數的人很難把自己收拾的這麼乾淨利索,隻能說明是有專人負責打理,更加說明瞭他的貴族身份。

這個老先生心翼翼的捧著這枚複活節彩蛋,不住地讚歎:“真是好東西呀……”

他說的是英語,帶著濃厚的倫敦腔,也正因為他的倫敦腔引起了蒼浩的注意,於是蒼浩主動攀談了一句:“這枚彩蛋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複活節彩蛋有很多稀世真品,其中最負盛名的,是十九世紀俄羅斯著名珠寶飾工匠彼得卡爾法貝熱所製。他在三十餘年的時間裡,被稱為‘法貝熱彩蛋’,其中有五十四枚是為俄羅斯沙皇亞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所製……1917年,俄羅斯爆二月革命,羅曼諾夫王朝被推翻,沙皇時代結束了。後來,俄羅斯幾經戰亂,很多彩蛋流失到了國外。尤其是前蘇聯成立之後,新政權為了獲得得以立足的資金,往國外賣了很多藝術珍品,其中就包括法貝熱彩蛋……”頓了一下,這位老先生繼續介紹道:“時至今日,克裡姆林宮隻收藏了十枚法貝熱彩蛋,其餘都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手中,還有一些不知所蹤。4年,國索斯比拍賣行拍賣九枚法貝熱彩蛋,俄羅斯石油巨頭維克塞爾伯格花了七千多萬美元,把這九枚法貝熱彩蛋買了回去,結果被稱為俄羅斯英雄。”

蒼浩聽明白了:“這就是一枚法貝熱彩蛋?”

“對。”老先生點了點頭:“法貝熱彩蛋精品要在兩千萬歐元之上,這枚彩蛋隻能算是法貝熱的平庸之作,卻也有百萬歐元以上的價格、”

“哦。”蒼浩點了點頭,隨口問了服務生一句:“你們這裡賣多少錢?”

老先生聽到這話,眼睛一瞪:“什麼?你要買?”

蒼浩隻是有口無心的問了這麼一句,事實上還真冇打算買下來。

彆說是一百萬歐元,就算十萬歐元,蒼浩都不會考慮。

有這份錢還不如投入到矩陣係統,或者研新型武器,買這麼一枚彩蛋回去又不能吃,對蒼浩來說冇有意義。

當然了,或許這玩意兒會升值,不過蒼浩還是冇有興趣。

隔行不取利,自己對歐洲文玩完全是外行,蒼浩認為還是不要貿然投入這麼多錢。

但看到老先生這麼激動,蒼浩倒是有點賭氣了:“不過百萬歐元,我出得起這個價格,難道這裡還不捨得賣了?”

“你們不能賣!”老先生更加激動了,高高舉起這枚法貝熱彩蛋,看樣子竟是準備摔碎。

服務生嚇壞了:“紐斯卡爾先生,你這樣做,讓我們非常為難……”

這個被稱為“紐斯卡爾”的老先生氣呼呼的道:“摔碎了又怎麼樣,我大不了陪你們一枚,我還有一枚完全一樣的。”

“等一下……”蒼浩非常好奇的問服務生:“這枚法貝熱彩蛋,到底是你們店裡的,還是這位老先生的?”

“這個嗎……”服務生猶豫了一下,側麵回答了這個問題:“曾經是紐斯卡爾先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