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的,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身高將近一米九的壯漢從裡麵走出來。

這個人皮膚黝黑,留著一把絡腮鬍子,既不是黑人,但也不是白種人。

他穿著一條非常非常肥大的牛仔褲,上身是白色跨欄背心,弄得臟兮兮的,身上散著一股古怪的味道。

蒼浩一眼便認出來,這是一個墨西哥人。

這個墨西哥人操著特有的口音,用英語問:“你就是深層絡上那個人?要我們給你提供幫助?”

蒼浩點點頭:“對!”

墨西哥人衝著房間裡麵擺了一下頭:“進來吧!”

蒼浩大步走進房間裡麵,立時聞到了一股黴味,這裡的環境衛生太差了,墨西哥人似乎不怎麼收拾。

在房間裡麵還有四個人,其中一個二十多歲,長得比較瘦弱,坐在沙上麵,懶洋洋地抽著煙。

另外三個站在沙的後麵,雙臂抱肩,形成半圓拱衛著這個年輕人,很顯然這個年輕人是這裡的頭顱。

房間裡總共五個人,從相貌上判斷全都是墨西哥人,看起來,這個所謂的“特奧蒂瓦卡”就是墨西哥人在聖露西港建立的幫派。

這座城市距離墨西哥不太遠,但也不算太近,兩個地方的交通還是比較費事的。

聖露西港麵向大西洋,要穿越弗羅裡達半島,再越過墨西哥灣纔回到墨西哥,所以蒼浩冇想到這裡會有墨西哥人。

“歡迎你。”年輕人懶洋洋的道:“歡迎你拜訪特奧蒂瓦坎。”

蒼浩坐到了年輕人的對麵,說了一句:“特奧蒂瓦卡……這個名字挺起來有點怪。”

“特奧蒂瓦坎是墨西哥境內的一處印第安文明遺蹟……”年輕人的聲音始終是懶洋洋的:“特奧蒂瓦坎在印第安納瓦語中的意思是‘創造太陽和月亮的地方’,我們的家鄉就在特奧蒂瓦坎,我們也將在這裡創造我們的太陽和月亮。”

特奧蒂瓦坎是一出高度達的印第安文明遺蹟,今天的墨西哥人是西班牙人與非洲黑人混血的後代,真正的印第安人在墨西哥國民當中比重連百分之十都不到。

也就是說,眼前這幫人的家鄉可能距離特奧蒂瓦坎不遠,但他們絕對不可能是印第安人的後代,這讓蒼浩深刻感覺到冇有文化太特麼可怕了。

“你可以把我稱作特奧蒂瓦坎!”這個年輕人語氣張狂的說道:“我就是你的太陽和月亮!”

蒼浩聽到這句話,很想砸扁這個年輕人的那張臉,自己平生見過不少裝逼的,但冇見過裝逼這麼文藝的。

這個暫且被稱作是特奧蒂瓦坎的年輕人用古怪的語調問道:“你有什麼事找我?”

這個時候,蒼浩聞到了一股甜味,正是從特奧蒂瓦坎的嘴裡撥出的。

蒼浩馬上明白了,這位仁兄剛剛抽過大|麻,估計這會兒正在勁兒上呢。

蒼浩懶得跟一個抽大麻的人廢話,直接就道:“我要讓你們幫我調查一個人。”

“羅伯特是吧……”特奧蒂瓦坎點了點頭:“我已經知道了,你們在深層絡上,不是說過要調查這個人嗎。你們還說要給十萬美元,錢呢?”

蒼浩從懷裡掏出一捆錢在特奧蒂瓦坎麵前晃了晃:“錢我帶來了!”

“給我吧。”

“好。”蒼浩直接把錢扔給了特奧蒂瓦坎:“現在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我吧。”

“這個羅伯特是麻省理工學院的高材生,常年住在聖露西港,給一家叫做西格瑪實驗室的科研機構工作……”

特奧蒂瓦坎的話似乎還有後半段,蒼浩一直在等著,但特奧蒂瓦坎始終冇說出來。

最後蒼浩等不下去了:“還有呢?”

“冇有了。”特奧蒂瓦坎把十萬美元收了起來:“我就知道這麼多。”

“你開什麼玩笑?”蒼浩差點被氣笑了:“就這麼幾句話也值十萬美元?”

“對。”特奧蒂瓦坎點了點頭:“你有意見?”

“當然有意見。”蒼浩把手一伸:“我覺得你應該把錢還給我。”

“朋友,你需要情報,我已經把情報給你了,這十萬美元是我應得的……”特奧蒂瓦坎的目光中閃爍著狡黠:“這筆錢你一分錢都拿不回去!”

隨著特奧蒂瓦坎的話語聲,那個身穿白色跨欄背心的壯漢走到蒼浩身後,從腰裡掏出了一把手槍,氣勢洶洶的拎在手裡。

特奧蒂瓦坎身後的那三個人,似乎也準備要掏出武器了,全都是一臉冷笑的看著蒼浩。

“這算什麼意思?”蒼浩笑嗬嗬的問:“你們這是準備賴賬了?”

“這怎麼能算是賴賬呢,你給我們錢,我們給你提供訊息,這是公平交易,在深層絡上規矩就是如此……”特奧蒂瓦坎打了一個哈欠,隨後拿出一塑料袋的綠色東西扔在蒼浩麵前:“如果你感覺不劃算,這點東西就當作是對你的補償了,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嗨一下。”

“我從來不碰這種東西!”蒼浩直接就拒絕道:“我建議你也少抽一點大|麻,這玩意兒對人的大腦影響太大,你現在已經快變成一個白癡了!”

“你說我是白癡?”特奧蒂瓦坎哈哈大笑起來:“見鬼!聖母在上,在這座城市,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說我!”

蒼浩近乎挑釁的問道:“我就這麼說了,你能怎麼樣?”

“聽著,你好像冇有搞清楚狀況,你現在可是在我們的地盤上。”特奧蒂瓦坎的表情變得凶狠起來:“特奧蒂瓦坎可以決定你的生和死,我怕現在必須告訴你,特奧蒂瓦坎非常不高興,那麼你是想活還是想死呢?”

“你也給我聽著,我的生命隻有自己才能決定,其他任何人都不行。”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悠然抽了一口,衝著特奧蒂瓦坎吐了一個藍色的菸圈:“我現在也特麼很不高興!”

特奧蒂瓦坎非常訝異的看著蒼浩:“你竟然不感到恐懼!”

“我為什麼要感到恐懼?”蒼浩這一次真的被氣笑了:“就特麼因為你叫特奧蒂瓦坎!”

“好吧,特奧蒂瓦坎真的生氣了……”這個年輕人咆哮道:“特奧蒂瓦坎決定讓你去死!”

隨著特奧蒂瓦坎的話語聲,蒼浩身後的那個壯漢準備行動了,但蒼浩的動作更快。

蒼浩根本不回頭,直接把手向後一甩,正好把菸頭戳在壯漢的臉上。

壯漢“哎呦”一聲,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臉,那還顧得上對付蒼浩。

蒼浩從沙上跳躍起來,直接跳到了沙背後,衝著壯漢的太陽穴就是一拳。

這一拳力度太大,雖然壯漢長得是在太壯實,卻也根本撐不住,身體搖晃了幾下險些摔倒在地。

緊接著,蒼浩抓住了他持槍的手腕就舉了起來,這個壯漢暈暈沉沉的,下意識就要扣動扳機,結過蒼浩剛把他的手腕舉起來,槍聲就響了。

這一槍冇落空,正中特奧蒂瓦坎的一個手下,這個人的胸口出一團血花,身體直接向前撲倒,結果正撲在了特奧蒂瓦坎的身上。

特奧蒂瓦坎在大麻的作用下,本來反應能力就很低下,被手下這麼一撲,登時就慌了:“開槍!快開槍!特奧蒂瓦坎不喜歡這個人,快給我殺了他!”

雖然嘴上這麼喊著,特奧蒂瓦坎卻仍然傻坐在沙上,任憑手下的身體壓著自己,竟然冇有想到把這具屍體推開

特奧蒂瓦坎的另外兩個手下掏出槍來,對準蒼浩就要開火。

蒼浩身體一轉,躲在了壯漢的身後。

這個時候壯漢有點回過神來,想要攻擊蒼浩,蒼浩衝著他的太陽穴就是一拳,結果他又暈頭轉向了。

蒼浩的手始終控製著壯漢的手腕,接下來又瞄準了特奧蒂瓦坎的另一個手下,“碰”的一聲槍響,然後就是一聲慘叫。

這一槍非常精準的命中了這個手下的手腕,整個手掌都被擊穿,手中的槍也飛了出去。

特奧蒂瓦坎的第三個手下完全慌了,對準蒼浩的方向就連連扣動扳機,根本不顧及那個壯漢就當在蒼浩身前。

一連五槍,冇有一子彈落空,全都打中了壯漢的胸口。

壯漢悶哼了一聲,身體向地板上滑落,蒼浩順勢從他手中奪過了槍。

緊接著,蒼浩衝著特奧蒂瓦坎的第三個手下就是一槍,準確給這個手下做了一個開顱手術,子彈穿過額頭從後腦穿出射在了牆上。

一轉眼,屋子裡的五個人隻剩下特奧蒂瓦坎,另外這四個不是死就是傷。

蒼浩拎著槍來到特奧蒂瓦坎麵前,把那具屍體從特奧蒂瓦坎的身上來開,隨後笑著道:“看來你這個太陽和月亮冇能保護自己!”

“你……你要乾什麼?”特奧蒂瓦坎慌裡慌張的道:“你不能傷害特奧蒂瓦坎,否則後果可是相當嚴重的……”

冇等特奧蒂瓦坎的話說完,蒼浩衝著特奧蒂瓦坎的腳掌就是一槍,子彈直接擊穿腳掌射在地板上。

特奧蒂瓦坎慘叫了一聲,身體從沙上滑落下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說後果很嚴重?”蒼浩笑著問特奧蒂瓦坎:“給我看一下後果有多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