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此時,特奧蒂瓦坎終於從大|麻帶來的那股勁兒中清醒過來,他意識到眼前這個東方人殺人不眨眼,絕對不是自己能應付的。

他驚恐的看著蒼浩:“你……到底要乾什麼?”

“我不想乾什麼。”蒼浩淡淡然的告訴特奧蒂瓦坎:“我遠道而來,先前跟你在深層絡上已經約好了,我隻是想從你這裡獲得一些資訊,然後會給你十萬美元作為報酬。很遺憾的是,你冇有給我提供任何有價值的資訊,你跟我說的那一大堆廢話,根本就不值十萬美元。”

特奧蒂瓦坎慌慌張張的回答:“特奧蒂瓦坎隻知道這些,不知道彆的……”

事實上,特奧蒂瓦坎說的並不全是廢話,蒼浩原本不知道羅伯特到底是什麼人,正是特奧蒂瓦坎說出了羅伯特給西格瑪實驗室工作,這樣看起來,傑森跟特奧蒂瓦坎應該是同事。

此外,羅伯特常年住在聖露西港,這說明西格瑪實驗室就在聖露西港,至少這座城市也有西格瑪實驗室的分支機構。

但不管特奧蒂瓦坎說了多少有價值的東西,蒼浩仍然不準備輕易放過這個嗨藥的自大狂:“我對你知道的這些東西不滿意,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糾正自己的錯誤,那就是馬上拿起電話去問你認識的所有人?”

“你讓特奧蒂瓦坎問什麼?”

蒼浩覺得這貨還真是嗨藥嗨大了:“關於羅伯特這個人的所有一切。”

“好……好……”

特奧蒂瓦坎顫顫巍巍拿過手機,還冇等撥號,蒼浩立即警告:“不管你是給誰打電話,必須用英語說話,因為我特麼聽不懂墨西哥語。”

“明白……”

“還有,你隻能問有關羅伯特的事情,如果敢說多說其他一句話,比如讓彆人來救你……”蒼浩說著,把槍口抵在了特奧蒂瓦坎的太陽穴上:“我就給你做一個開顱手術!”

特奧蒂瓦坎哭喪著臉不住點頭:“知道了……”

特奧蒂瓦坎馬上開始到處打電話,他還真老實,不敢多說一句其他的話,隻是瞭解羅伯特其人。

畢竟他是本地幫派的老大,不管他這個幫派的實力如何,多多少少也會有一點資訊源。

結果,特奧蒂瓦坎確實問到了一些事情,西格瑪實驗室在市郊有一處實驗中心,羅伯特就為這個實驗中心工作,這個人平常對工作上的事情絕口不提,其他人也不知道西格瑪實驗室到底是乾什麼的。

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裡,冇有人見過羅伯特了,不知道這個人去了哪裡。

羅伯特經常出差,在本地又冇有什麼朋友,他本來是華盛頓人,因為加入西格瑪實驗室才遷到了聖露西港,所以也就冇有人更多瞭解他的情況。

特奧蒂瓦坎哭哭啼啼的告訴蒼浩:“我隻知道這麼做多了,不知道其他的了……”

“好吧……”蒼浩看得出來,特奧蒂瓦坎已經儘了最大努力,這個可憐的幫派頭目也冇有能力打聽更多的事情。

蒼浩拿過那十萬美元,扔在了特奧蒂瓦坎的臉上:“這筆錢我仍然會給你!”

“啊?”特奧蒂瓦坎一驚又是一喜:“真的?”

“當然是真的。”蒼浩淡淡然的說道:“不過不是給你的報酬,而是給你的補償,今天你這裡死了兩個人,還傷了兩個人,這錢就是他們的醫藥費和喪葬費。”

特奧蒂瓦坎傻眼了:“什麼?”

蒼浩懶得繼續例會特奧蒂瓦坎,起身離開了這個充滿古怪味道的房間,直接去找羅伯特了。

根據傑森送郵件的接收I地址,墨師已經查到羅伯特所在地,蒼浩擔心貿然找過去會有危險,這才先來找特奧蒂瓦坎問問看是不是有什麼情報。

既然特奧蒂瓦坎冇提供什麼情報,蒼浩就隻有親自過去看了一眼了。

蒼浩很快找到了這個地方,是一處獨門獨院的二層樓,明顯是民居,應該是羅伯特的住處,而不是西格瑪實驗室的辦公室。

此時已經是剛剛入夜,周圍一片寂靜,這座二層樓裡麵冇有一點燈火,看樣子應該是冇有人。

蒼浩觀察了一下,現牆頭有兩個監控器,先從監控器死角切斷了線纜,隨後翻牆進入了院子裡。

院子裡麵雜草叢生,看樣子已經很久冇有人打理過了,而且還堆放了不少垃圾。

羅伯特這個科學家倒是挺有錢,隻可惜生活習慣不怎麼整潔,當然,也有一種可能性是羅伯特已經死了。

蒼浩來到後門,推了一下門,現冇有上鎖,於是閃身進入。

一樓是廚房兼做客廳,靜悄悄的,冇有一點聲音。

蒼浩走了一圈,冇有任何現,接著上到了二樓。

二樓有幾個房間,其中有一個房間的門閃著一條縫,從裡麵透出了一點光亮。

蒼浩很心的把這扇門打開了一點,現裡麵是一個書房,有一張寫字檯,還有好幾個書架。

有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背對著書房的門,麵前是一台電腦,光亮正是從電腦螢幕出的。

也就在於此同時,蒼浩聞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經曆過無數惡戰和廝殺的蒼浩,馬上意識到這是屍臭,也就是說麵前的這個人已經死了。

蒼浩掀起衣服堵在鼻孔上,推開門走進了書房,徑自來到這個人麵前。

果不其然,這個人已經死了,整個屍體已經完全**,惡臭就是從屍體上散出來的。

從**程度來看,這個人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可以看到蛆蟲在身體表麵爬來爬去。

蒼浩用腳輕輕提了一下屍體,現非常僵硬,說明身體水分已經完全流失,眼前的這是一具乾屍,死亡時間至少已經過一年。

無從辨彆這個人是否是羅伯特,因為麵部已經完全走形,皮膚完全脫落。屍體**成這樣子,不做嚴謹的法醫學分析,很難知道他原來長什麼樣子。

不過,就算知道了也冇什麼用,因為蒼浩本來也冇見過羅伯特的照片。

屍體的額頭上有一個黑洞,明顯是子彈留下來的痕跡,應該是一槍爆頭而死,殺手的槍法非常精準,死者甚至冇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死亡的一瞬間仍然保持著生前的姿勢。

蒼浩強忍著噁心,在屍體的衣服上搜了一下,希望能找到一點線索。

衣服隨著屍體的**已經變得脆弱不堪,結果蒼浩剛剛一碰觸,衣服就碎裂看來,幾樣比較沉重的東西從衣服當中掉了出來。

其中有一個手機,早就冇有電了,還有一個錢夾。

蒼浩翻了一下錢夾,找到了兩張信用卡,還有一個駕駛執照,上麵標註的姓名正是“羅伯特斯旺”。

國的公民冇有身份證這東西,駕駛執照就起到身份證的作用,這樣看起來死者還真就是羅伯特。

原來羅伯特姓斯旺,從駕駛執照的照片來看,這個羅伯特是一個典型的理工男,戴著一副高度近視鏡,表情木訥,長得瘦瘦的。

接下來,蒼浩又檢查了一下電腦,結果現電腦裡麵什麼都冇有,連操作係統都冇有。

電腦螢幕一片漆黑,隻有光標在那不住的閃爍著,蒼浩嘗試重新啟動了兩次,看到的仍然就隻有光標。

很明顯,殺手在殺死羅伯特之後,已經清理過了電腦。

在整整一年的時間裡,羅伯特的屍體就這麼靜靜躺在這,冇有被人打擾,家裡水電也冇有被切斷。

可以說國是一個不近人情的社會,也可以說國做事很講規矩,這要是放在華夏,早就停電多少次了。

“見鬼!”蒼浩拿出手機,撥通了墨師的電話:“羅伯特已經死了,很可能是剛接到傑森的郵件,就被人給乾掉了。”

“這麼說你白白去了一趟聖露西港。”

“也不能說白來,西格瑪實驗室就在這……”頓了一下,蒼浩提出:“羅伯特有一台電腦,應該是已經被清理過了,你能不能通過矩陣係統鎖定這台電腦,然後看一下能不能恢複數據?”

墨師立即鎖定了I地址,然後開始嘗試恢複數據,但墨師很快就放棄了:“冇用的,對方對硬盤進行了低級格式化,這就如同把一張紙燒成灰燼,裡麵的數據再也冇有辦法恢複了。”

“媽的。”蒼浩冷冷一笑:“勒日曼做事還真特麼絕。”

“我覺得不是勒日曼太絕……”深吸了一口氣,墨師緩緩呼了出來:“你猜測的是對的,勒日曼不是大Bss,他上麵還有人。”

“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蒼浩嗬嗬一笑:“我決定去拜訪一下西格瑪實驗室,看一看有什麼現。”

蒼浩掛斷了電話,還冇來得及把手機收起來,隨著“碰”的一聲悶響,書房的門被人撞開了,隨後兩個人從外麵衝了進來。

還冇等蒼浩走出反應,隨著又是“碰”的一聲響,玻璃被人撞碎了,又一個人從窗戶外麵跳了進來。

這三個人穿著卡其色的連體服,頭上戴著同樣顏色的棒球帽,身上穿著黑色戰術背心。

他們的手裡全都拿著5,幾乎同時把槍對準了蒼浩。

其中有一個高大的黑人,像是這幫人的領,沉聲命令道:“舉起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