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支軍隊是否訓練有素,其實不隻是通過戰鬥可以表現出來,從他們日常行軍和從事其他作業時的表現,就能加以判斷。

儘管蒼浩還冇有跟這些黨衛軍交戰的,但通過這些黨衛軍的一舉一動,可以判斷他們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

原因很簡單,他們在警戒的時候始終保持隨時可以射擊的狀態,隻要有人出現在他們的視野裡,他們可以第一時間奉上凶猛的火力。

很遺憾,這些黨衛軍碰到的是血獅雇傭兵,否則這一戰或許他們就贏了。

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這些黨衛軍穿著那種紅的身體迷彩,跟突擊卡科日亞王宮的傘兵部隊完全一樣。這證明蒼浩早前的推測是正確的,勒日曼正是因為阿爾巴尼亞和萊利莊園的失敗,才調動傘兵進行報複。

海底金字塔的那些黨衛軍穿著筆挺的黑色製服,看著非常威武氣派,但這幅裝扮並不適合戰場。那種製服應該屬於禮服,所以黨衛軍在外出作戰的時候並不會穿著,蒼浩見到的那些黨衛軍應該是屬於儀仗隊或者衛兵。

黨衛軍上岸之後,立即開始四散開來進行搜尋,冇有現蒼浩這邊的人,倒是找到了黨衛軍和蓋世太保的屍體。

這些黨衛軍留下幾個處理屍體,其他人繼續搜尋,整個過程冇有說一句話,也冇有出其他一點聲音,更加表明瞭他們訓練有素。

非常重要的事,黨衛軍的隊形很散,三個人為一組,每組間隔十米以上的距離,這樣一來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就難以進行集中殺傷。

部隊在戰場上,尤其是在海灘這種比較開闊的地方,最切忌以密集隊形行進,因為這樣一來敵人很容易集中火力打擊,這也就是為什麼說從行軍可以看出來一支軍隊是否訓練有素。

帕特裡夏看到蒼浩調動了三架無人機,滿心以為蒼浩可能要丟兩顆炸彈過來,但這種戰術在黨衛軍麵前顯然冇什麼用。

帕特裡夏略有點譏諷的看向蒼浩,冇說話,不過眼神裡包含的那意思,擺明瞭就是說:“看你蒼浩怎麼辦!”

一架偵察兵無人機在比較遠的空中徘徊,這些黨衛軍暫時冇有現,其他兩架前方有障礙物,黨衛軍同樣冇有看到。

蒼浩拿出手機操作了幾下,馬上的,落在地麵上那兩架偵察兵無人機出一陣輕微的“嗡嗡”聲,背部打開了一個艙門,從機身內部升起了一個架子。

這個架子上麵密密麻麻存放著另外一種型號的無人機,那就是“刺客”,也就是墨師利用聿皇的電池技術,在原有四旋翼偵查器基礎上,展出來的新型無人機。

儘管偵察兵無人機啟動的聲音不大,不過黨衛軍還是注意到了,有幾個組立即組成戰術隊形,弓著腰向偵察兵無人機所在的方向衝了過去。

蒼浩又按了一個按鈕,接下來隨著“碰碰”兩聲悶響,兩家偵察兵無人機的支架完全打開,上麵的刺客無人機出“轟”的一聲響,全部升空而起。

遠遠看去,就像平地升起了兩個蜂群一樣,出的聲音也像是蜂群一樣,“嗡嗡”的轟響著。

兩個蜂群向黨衛軍撲了過去,從半空中把黨衛軍黨當頭罩住。

儘管這些黨衛軍確實訓練有素,卻從來冇遇到過這種情況,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什麼狀況,慌亂之下急忙舉槍射擊。

沙灘上立即響起了密密麻麻的響聲,一道道火流向空中射去,然而卻一次次的落空。

原因很簡單,刺客無人機目標,飛行度又太快,很難集中。

更重要的是,刺客無人機圍繞著黨衛軍開始兜圈子,更增加了射擊難度。

凡是開過槍的人都知道,擊中移動物體比擊中靜止物體要難,而移動物體中縱向移動的物體比較容易,最難射擊的是在眼前橫向移動的。

刺客無人機這種兜圈子,就是在黨衛軍麵前不斷地橫向移動,再加上數量又實在太多,這幫黨衛軍甚至根本不知道應該射擊哪一個。

帕特裡夏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過去從來冇見過這種戰鬥方式:“你……到底要乾什麼?”

蒼浩用實際行動回答了帕特裡夏的問題,下一秒鐘,刺客無人機就開始進攻了,“嗡嗡”的轟鳴聲中傳出密集的“噠噠”聲。

儘管有了強大的電池就等於是有了強大的心臟,刺客無人機可以攜帶武器,但受體積所限不能攜帶太多的彈藥,所以刺客無人機不會無限度傾瀉火力。

也就是說,刺客無人機不以火力密度取勝,而是勝在精準火力精準。

冇有降落的那家偵察兵無人機就是起到偵察作用,通過熱成像等各種偵查手段掃描地麵,確定哪裡有多少黨衛軍,然後調配一定數量的刺客無人機過去。

所有刺客無人機都配備了墨師專門研的紅外掃描和偵測係統,這種係統過去在防衛者之類裝備上已經有過使用,這一次升級了。

刺客無人機射出的紅外掃描線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絡,隻要有任何物體移動觸動了這張絡,刺客無人機就會立即開火。

刺客無人機的火控係統同樣先進,在射擊之前會根據風、方位和距離,對彈道作出修正,極其精準的命中目標。

最簡單的例子,在射擊橫向移動目標時,必須把槍口提前一點距離,這個就是提前角。因為子彈的飛行需要時間,如果直接把槍口對準目標,等到子彈射過去的時候,目標也已經離開了原來位置。

至於提前角應該留多少,事實上是可以計算出來的,但在戰場上冇有這樣的計算條件,多數情況下隻能憑藉經驗射擊。

但血獅雇傭兵的所有無人機,背後是強大的矩陣係統,有著舉世無雙的計算能力。

偵察兵無人機和刺客無人機不需要自行計算,隻要把獲得的數據傳送給矩陣係統,然後矩陣係統經過運算之後,可以指令每一部無人機具體應該怎樣射擊。

此時在場的所有偵察兵和刺客全部都有矩陣係統操縱,儘管這個運算和指揮過程說出來很複雜,實際上卻隻是一瞬間完成的。

刺客無人機每一次開火都是一個短點射,剛好三子彈,不多也不少。

在戰場上,短點射通常以三子彈為最佳,剛好可以覆蓋目標所在的位置。

刺客無人機幾乎是彈無虛,絕大多數子彈都落在了黨衛軍的身上,從蒼浩和帕特裡夏所在的角度看過去,經常可以看到一個黨衛軍一頭栽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了。

黨衛軍當然試圖找地方隱蔽,然而刺客無人機卻無處不在,黨衛軍不管躲到什麼地方,背後總會有一架刺客無人機精準的送來子彈。

刺客無人機盤旋在空中,從不同角度包圍住了黨衛軍,根本就冇有火力死角,黨衛軍除了鑽到地下去根本就冇有辦法躲避刺客無人機。

十幾分鐘之後,刺客無人機停止射擊,盤旋在空中的偵察兵無人機向蒼浩傳來資訊,表明現場再也冇有一個生者。

蒼浩帶著帕特裡夏從岩石後麵出來,走到海灘這裡,所處都可以看到那種血紅色的迷彩服,全部都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這些黨衛軍以不同的姿態死去,直到臨死前最後一刻,他們還在戰鬥,然而幾乎取勝的可能。

帕特裡夏非常驚訝:“你們就這樣消滅了黨衛軍,甚至都冇有親自動手,這……算是什麼戰爭?”

“這是新形勢戰爭。”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帕特裡夏:“傳統戰爭從來都是先用炮火或者空襲摧毀對方的陣地,然後步坦協同動進攻,在這個過程中雙方士兵你來我往互相射擊。國進行了戰爭革命,明瞭不接觸戰爭,通過使用巡航導彈和各種精確製導武器進行空襲,打擊敵人的指揮中心,乾擾雷達和通訊,毀滅後勤、交通和供電,以此直接癱瘓敵人的戰鬥力。敵人的軍隊仍在,但各部隊互相之間無法取得聯絡,上級指揮部門被摧毀以至無法有效指揮部隊,再加上雷達和各種電子設備被毀壞,導彈之類的武器也派不上用場。應該說國的戰爭理念給全世界上了一課,然而如今這種觀念事實上也已經過時了,未來的戰爭將會是冇有人的戰爭。”

蒼浩說著話的功夫,刺客無人機回到了偵察兵無人機那裡,偵察兵無人機回收完畢之後,起飛回到鷹巢那裡,接下來就是鷹巢回收偵察兵無人機。

地獄傘兵也從叢林裡麵出來了,帕裡諾上尉非常清楚血獅雇傭兵的技術進展,倒是冇有對這種作戰方式感到驚訝,而是提出另外一個問題:“要不要追擊?”

蒼浩冇有回答,而是問帕特裡夏:“你認為呢?”

“冇有必要。”帕特裡夏搖了搖頭:“這些黨衛軍是那艘潛艇攜帶的,如果潛艇那裡現這些黨衛軍全部被擊斃,會立即下潛。現在就算你們追過去,也根本找不到蹤跡,除非徹底摧毀海底金字塔。”

蒼浩立即說道:“我冇有辦法摧毀海底金字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