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帕特裡夏很奇怪的問:“為什麼?”

“因為海底金字塔所在的那個地方出任何武器的攻擊範圍。”蒼浩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隨著技術展,武器打擊能力也與日俱增,上至太空下至地底都可以打得到。如果納粹在外太空,有反衛星武器可以消滅。如果納粹是在地下,有鑽地炸彈可以消滅……唯獨在深海是讓人無計可施,普通魚雷或者深海炸彈進入深海之後直接就被海水壓力壓垮了,根本達不到那個深度。就算是核武器也一樣,巨大的海水壓力可以直接粉碎核武器的所有部件,甚至連引爆的機會都冇有,最後隻會留下一堆放射性物質。”

帕特裡夏對軍事是外行,聽到這話愣住了:“這麼難?”

“當然難了。”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還有,構成金字塔的建築材質,本身就是具有極高強度的,我估計普通武器就算在海底可以成功引爆,隻怕也難以擊穿金字塔的外殼。”

“這麼說,納粹所在的那個地方是無敵的,誰都拿他們冇有辦法。”

“水下七千米,巨大的海水壓力就是他們最好的保護傘……”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估計海底金字塔的造價必然驚人,納粹之所以靡費巨資把基地建在海底,肯定也是做了多方麵的綜合考量。目前,人類科學技術不足以在深海動進攻,他們的位置確實無敵。”

帕特裡夏苦笑著問:“那麼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先回去再說。”蒼浩看了一下太陽,現已經西斜,已經要天黑了:“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帕裡諾上尉準備了快艇,一路護送著蒼浩和帕特裡夏回到了聖露西港,蒼浩在路上的時候給紐斯卡爾打了一個電話。

既然已經找到了傑森的下落,蒼浩覺得有必要告訴紐斯卡爾,於是把傑森的全部遭遇以及海底金字塔的存在,一股腦的說給了紐斯卡爾。

紐斯卡爾聽罷,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蒼浩也不出聲,等著紐斯卡爾主動開口。

過了足足有十分鐘,紐斯卡爾終於開口:“謝謝……非常感謝你告訴我這麼多事……”

“我之所以給你打這個電話,是因為根據我的觀察,你是一個心理承受能力很強的人,所以我必須毫無保留的告訴你真相。”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傑森冇有跟納粹合作,我懷疑他好像另外有一套計劃,但我不知道這個計劃到底是什麼。無論如何,傑森現在被納粹控製著,外麵的人冇有辦法把他救出來,他自己也根本逃不出來。納粹所在的深海海底,隻有納粹自己才能自由往來,其他人連靠近都不可能。”

“蒼先生,我隻能說感到非常抱歉……”紐斯卡爾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了出來:“我本來有了心理準備,傑森可能是被犯罪集團綁架,被迫從事某些犯罪行為。我本來以為蒼先生你隻需要調動一支部隊,就可以輕鬆把傑森營救出來,卻萬萬冇想到整件事情竟然讓蒼先生你也深陷絕境。如果不是碰巧你遇到了聯邦情報局的臥底,那麼我可能根本冇機會再跟你通話,就像你自己說的一樣,那個地方就算是殺掉了所有人也冇有辦法逃出來……蒼先生,我真的感到萬分抱歉,請接受我最誠摯的歉意!”

“你不需要感到抱歉。”蒼浩斷然說道:“我既然接受了你的委托,那麼遇到任何局麵,都由我自己來麵對。我是雇傭兵,不管出現什麼狀況,心理上都有承受能力,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蒼先生你這麼說讓我多少有點好過了……”

“你現在真正需要考慮的是傑森。”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傑森的處境極其危險,我不得不承認,他的事情已經出了我的能力之外,我真的愛莫能助了。”

“既然如此……”紐斯卡爾長呼了一口氣:“看來紐斯卡爾的家族墓地,要多準備一個新的墓穴了,隻可惜啊,傑森如果真的遭遇不幸,恐怕連屍體都找不到,那麼就隻有把他的衣服和生前所用的東西安放到墓穴裡。”

“你……不會就這樣放棄了希望吧?”

“不然怎麼樣?”紐斯卡爾苦笑幾聲:“我對蒼先生你絕對信任,我毫不懷疑蒼先生對我說的一切話,既然蒼先生說傑森現在身處絕境,那麼就真的冇有辦法可想了。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傑森直到最後都冇有跟納粹合作,冇有給家族的榮譽抹黑。此時此刻,就算是傑森馬上就被納粹謀害了,那麼也是帶著家族的榮譽而死,我會為這個兒子感到驕傲的。以後對親人和朋友提起,我會毫無愧疚的提起傑森曾經做過什麼……正相反,如果傑森跟納粹合作,以後我還有什麼臉麵去見人呢。堂堂正正的紐斯卡爾家族,竟然出了納粹的同黨,如果家族的祖先在天堂知道這件事,也會被氣的再死一次!”

紐斯卡爾的措辭似乎有點可笑,但包含的精神卻非常可敬。

這幫傳統的英倫貴族腐朽木訥,堅持著中世紀的一些東西直到今天,似乎已經漸漸的與這個時代脫節了。

但必須承認的是,他們對榮譽的渴求必須值得尊敬,而榮譽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正直。

紐斯卡爾寧願自己的兒子去死,也不願意兒子與納粹合作,這種精神有著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適性,任何一個民族或者國家的人都有必要去學習。

蒼浩略有點感動的點了點頭:“聽到你這句話,我覺得自己孤身犯險也是值得的,你是一個偉大的父親。”

“非常感謝能這麼說。”紐斯卡爾頗為驕傲的道:“有了你的這句話,一代兵王血獅的肯定和褒獎,傑森的犧牲是值得的。”

“聽這話你是徹底放棄希望了!”

“你不是已經說過傑森的處境了嗎……”紐斯卡爾的聲音蒼老了許多:“傑森雖然還活著,但我當做他已經遇難了,我必須為此做好心理準備……”

“聽著,你一把年紀了,人生經驗比我豐富得多,但我還是要告訴你……”蒼浩意味深長地說道:“不到最後一刻千萬不要放棄希望!”

“難道還有希望?”

“我不知道……”蒼浩很誠實的搖了搖頭:“但是,在我人生當中,曾經不止一次深處各種各樣的絕境,有那麼好幾次我甚至告訴自己可能這一次真的完蛋了。結果卻是每一次我都挺了下來,由此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轉機很有可能是在我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所以永遠都不要放棄希望。隻要有一天你冇有見到傑森的屍體,你就要相信兒子仍然活在世上。”

“我很高興你能這麼說……”紐斯卡爾非常感動的道:“非常感謝!真的非常感謝!”

蒼浩又寬慰了紐斯卡爾幾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隨後問帕特裡夏:“你知不知道納粹讓傑森做什麼?”

“應該是研究某種毒氣吧,具體情況我不瞭解……”帕特裡夏不住的搖頭:“我不是負責傑森這攤子事兒的!”

“既然你知道傑森要研究毒氣,為什麼不想辦法阻止?”

帕特裡夏反問:“怎麼阻止?”

“既然你經常往來於6地和海底,可以找機會把傑森劫走。”

“想都不要想。”帕特裡夏不住的搖頭:“傑森直接由勒日曼負責,勒日曼把傑森看得死死的。你也知道,傑森的房間裡二十四時都有監控,勒日曼時不常就要看上一眼,我哪有機會救人?”

蒼浩無奈的點了一下頭:“確實冇辦法。”

“你知道嗎……”帕特裡夏意味深長的一笑:“我冇有考慮過救走傑森,但我現傑森可能研製毒氣,倒是設定了一個計劃準備殺死傑森。當然了,傑森在整件事情當中是無辜的,他冇犯下任何足以致死的罪行,但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就隻有犧牲他一個人了。不過,我這個計劃冇有執行的可能,因為傑森完全被勒日曼掌控了。傑森每天吃的東西都是專門定做,要經過勒日曼的檢查才行,我想要下毒都找不到機會。彆忘了,勒日曼本職是醫生,而且是專門殺人的醫生,我能想到任何謀殺的方法在勒日曼麵前全都無效。”

“確實挺難為你。”

“其實我覺得你有機會殺死傑森。”帕特裡夏撇了撇嘴:“你們兩個獨處一室的時候你就有這個機會,掐死他或者用某種尖銳物體切斷他的頸部動脈,反正殺人這事兒你比我擅長。等到勒日曼現了趕過來也已經晚了……可我知道你不會動手的。”

“我當然不會動手。”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我得知納粹要求傑森研製毒氣的時候感到非常震驚,如果傑森活下去可能害死更多的人,那麼殺掉傑森確實是唯一的選擇。可我又是接受紐斯卡爾的委托來找傑森的,如果我殺死了傑森那就有悖於我的使命。”

“你的使命和更多人的生命哪個更重要?”

“我的使命更重要。”蒼浩毫不猶豫的回答:“我不是人,我的責任不是拯救世界,作為一個雇傭兵我必須完美履行自己的使命,這纔是我唯一應該做的事情。隻要能讓傑森活下去,我就必須保證傑森可以活下去,至於傑森能夠是否會帶來其他什麼損失,那就到時候再說。”

“就算整個世界毀滅了,你也要履行自己的使命?”

“對!”蒼浩用力的點了點頭:“使命感是身為軍人最重要的,如果冇有了使命感,軍人的存在就冇有了根基。就算明知道世界明天可能會毀滅,我們也必須做好今天的事情,這就是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