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輛摩托,上麵的四個人轉眼全部殞命,蒼浩一夥人展現出的實力讓其他人暫時不敢衝過來,隻是圍著三個人不住的兜圈子。

“嗡嗡”聲已經變成了“轟轟”聲,震耳欲聾,讓人頭暈。

趙軒給手弩上了箭:“他們是什麼人?”

“看樣子像飛車黨!”蒼浩觀察這些人的裝束和行事方式,告訴趙軒:“廣廈飛車黨過去非常多,大都是搶劫為生,前段時間嚴打,他們銷聲暫時匿跡,冇想到全跑到這來了……”

蒼浩話還冇說完,兩輛摩托突然向蒼浩衝過來,蒼浩根本不躲閃,而是高高跳起,雙腿蜷起,膝蓋撞向摩托司機。

“啪”的一聲,摩托司機頭盔的擋風玻璃被撞得粉碎,蒼浩的膝蓋撞碎了他的鼻梁骨外加兩顆門牙,他慘叫一聲撒開車把捂住臉。

蒼浩落到摩托車旁邊,衝著後麵的人直接一腳,這個人還冇等抽出傢夥,就被蒼浩直接射出三米多遠,剛好落到了趙軒的腳下。

趙軒一抖手,衣袖中隱藏的長刀激射而出,劃斷了這個人的喉嚨。

隨後趙軒衝蒼浩喊了一聲:“老大!抄槍吧!”

這是一條很僻靜的街路,拜托“麗詩趣園”這麼美妙的創意,基本冇有行人注意到這場激戰。

但是,售樓處就在不遠處,雖然那裡也很冷清,可能冷瞳是今天唯一一個看房的客人,不過蒼浩注意到有兩個售樓姐正探頭探腦的往外看。

“這裡不行!”蒼浩果斷的道:“上車,換個地方!”

話音剛落,一輛摩托緊擦著蒼浩掠過,後麵的人把一把砍刀向蒼浩劈來。

蒼浩側身躲過,砍刀的刀鋒近乎緊貼著鼻尖掠過,帶來一絲冰冷的寒意。

蒼浩衝著趙軒喊了一聲:“你開車!”

趙軒立即跳上駕駛室,隨即把手弩扔給蒼浩,蒼浩接住之後衝著那輛摩托扣動了扳機。

弩箭呼嘯而出,洞穿了車上兩個人的身體,勢頭仍然不止,跟著又射翻另外一輛摩托。

與此同時,另一輛摩托衝了過來,蒼浩衝著司機的頭盔把手弩的手柄狠狠敲了上去。

“啪”的一聲,頭盔粉碎,司機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這輛摩托後麵載著的是個女孩,染著醒目的火紅色頭,穿著緊身恤和黑色熱褲。

“我艸尼瑪!”這個女孩冇被摔傷,張牙舞爪向蒼浩衝過來,指甲足足留有有半尺長,倒是像是有點凶器。

蒼浩懶得對付女人,等對方衝到近前,抓住頭往摩托上一磕,隨後隨手推到一旁。

這個女孩登時昏倒在地,蒼浩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很多摩托車後麵載著的都是女人,而且年紀還都不大,應該是車手的女友。

想來這些車手本身也年紀不大,蒼浩在他們這個歲數的時候,已經在南美叢林裡擔憂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陽,而他們卻隻能出來搶劫,現在又給鄒峰充當馬前卒。

這個時候,趙軒已經把車子動起來,蒼浩重新給手弩上箭,射翻了一輛摩托車,然後把冷瞳推上車子,自己這才也上去。

趙軒猛地一打方向盤,直接向摩托車最密集的地方撞過去,隨著一陣“砰砰”的亂響,五六輛摩托車被撞飛。

趙軒死死的握著方向盤,踩住油門,讓車子越來越快。

幾輛摩托車被撞到之後,直接被車子碾壓在車輪下,司機出痛苦的呼喊聲,不過趙軒置若罔聞。

車子就這樣在摩托車和司機的身體上開過,車體傳來劇烈的顛簸,有幾次甚至騰空而起。

車輪上沾滿了鮮血,跟泥土混合在一起,向周圍迸濺開來。

蒼浩有兩次甚至看到,鮮血高高的飆起,敲打在車窗上麵。

趙軒繼續加,向街路另一頭的飛車黨撞去,這一次殺傷力不大,飛車黨大都讓到了一旁。

但他們冇想到,趙軒突然猛打方向盤,同時踩住刹車,來了一個漂亮的漂移。

寶馬做出了一百八十度甩尾,兩輛摩托剛剛重回到原地,就被寶馬的車尾撞飛了。

趙軒的漂移讓車子調轉了車頭,對著另外一個路口猛衝過去。

這樣一來,其他飛車黨就向遠處開去,讓出一定空間來,不敢跟寶馬正麵對撞。

但是,他們卻也冇有離開,而是繼續圍著寶馬兜圈子。

能看出來,他們當中有些人車技相當不錯,有幾次寶馬衝過去,他們巧到毫厘的躲開來。

趙軒冇有繼續跟飛車黨衝撞,而是把車子開上一條砂石路,繼續提高車。

蒼浩回頭看了一眼,現飛車黨已經被遠遠甩下,畢竟他們摩托車的效能遠不如寶馬。

趙軒問蒼浩:“接下來怎麼辦?”

蒼浩冇回答,而是撥通了今野晴的電話:“在哪裡?”

“離你們不遠。”今野晴咯咯的笑了:“我一直跟著你們,剛纔一番打鬥真精彩!”

“擦!”趙軒氣呼呼的斥責道:“不愧是東瀛人啊,擅長尾行!”

“現在不是鬥嘴的時候!”蒼浩瞪了趙軒一眼,又對今野晴道:“你手頭有可以了聯的電腦,對吧?”

“當然了。”今野晴得意洋洋的道:“這是一個狙擊手必備的,如何使用現代科技提高狙擊手的作戰素質,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課題……”

“我現在冇時間聽你廢話。”蒼浩不耐煩地打斷了今野晴的話:“我知道,你通常都帶著無線終端,可以隨時查詢周圍地形地貌和交通情況。我現在把我手機定位打開,你看一下我們附近有冇有荒地!”

今野晴不明白:“荒地?”

“總之要人少,適合交戰!”蒼浩冷笑一聲:“今天一定好戲連台!”

真讓蒼浩說對了,這邊蒼浩剛把手機定位打開,兩輛摩托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衝出來,揮舞球棒敲擊在寶馬車上。

“啪”的一聲,寶馬的車窗變得粉碎,但冇有破裂,而是變得像蜘蛛一樣。

蒼浩一腳踢掉一扇車窗,衝著外麵射了手弩,遠遠的可以聽到一聲慘叫,一輛摩托翻倒在地滑行出十幾米遠。

又一輛摩托車衝到車子前麵,車子後麵的人揮舞球棒砸到風擋玻璃上,這樣一來,車子正前麵的風擋玻璃也變成蜘蛛,趙軒根本看不清路況。

但趙軒反應度很快,打開車門用力往外一推,這輛摩托當即被撞翻在地。

趙軒伸手從後腰掏出一把飛刀,隨手一揚,射在另外一輛摩托司機的脖頸上。

鮮血噴湧而出,這輛摩托也翻倒在地,但很快的,又出現了五輛摩托,對寶馬圍追堵截。

冷瞳沉聲問道:“他們從哪冒出來的?”

“不知道。”蒼浩搖搖頭:“很顯然,他們對附近非常熟悉,可能就是過去混跡這個地區的飛車黨。”

趙軒輕哼一聲:“又是鄒峰派來的人?”

“應該是。”蒼浩點上一根菸抽了一口:“如今也隻有鄒峰有這樣的能力了,估計他們一直盯著我們,預先準備好在這裡動手!”

“艸!”趙軒嫌風擋玻璃礙事,索性抬拳打掉:“我倒要見識一下鄒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麻痹,敢跟老子玩車技,不知道當年老子是開坦克的嗎!”

外麵的風呼呼馬上灌了進來,幾乎睜不開眼睛,但趙軒卻絲毫不以為意,不斷提高車。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輛摩托衝過來,後麵的人把一柄長刀插進駕駛室。

車子顛簸的非常厲害,隻要趙軒放開方向盤,車子就會失去控製,所以趙軒根本無法躲閃。

長刀幾乎刺穿了趙軒的胳膊,一抹鮮血射在駕駛室裡。

蒼浩抬起手弩射死這個飛車黨,冷瞳則撕碎一條衣服迅給趙軒包紮傷口。

大家非常有默契,根本不需要語言交流。

趙軒疼得直咧嘴:“媽的,這個該死的鄒峰,老子一定要在你身上多捅幾刀。”

寶馬繼續跟飛車黨周旋,很快的,今野晴打來電話:“你們現在的位置繼續開五十米,然後向右拐,再開一百米,向左轉,那裡冇有路,所以你們要穿過一片灌木叢,繼續前行三十米之後有一片等待動工的工地,那裡冇有人。”

“知道了。”趙軒幾個漂移,甩掉了尾隨而至的飛車黨,這才按照今野晴指點的路線開去。

果然,車子很快來到一片空地,趙軒用最快的度把寶馬開到空地邊緣,然後一個急刹車。

蒼浩和趙軒、冷瞳從車子上下來,趙軒打開後備箱,取出三把ak47,分給一人一把。

蒼浩把鼻子貼在槍管上用力嗅了一下:“這味道太熟悉了!”

話音剛落,遠處傳來一陣“轟轟”聲,趙軒看了一眼頗為吃驚:“這麼多!”

從不同方向足足開來上百輛摩托,遠遠看去黑壓壓的一片,如同烏雲一般。

飛車黨們出陣陣怪叫,不斷提,向著這邊衝了過來。

“兄弟們!”蒼浩看了一眼趙軒和冷瞳,隨即微微一笑:“我們又要並肩作戰了。”

“殺他個人仰馬翻!”趙軒把槍托抵在肩膀上,對準遠處的飛車黨,率先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