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因為曾經也是雇傭兵,所以歐陽宇深諳雇傭兵這一行的危險性,應該說,雇傭兵生涯處處都是殺機。

歐陽宇深諳明哲保身之道,不該問的事情絕對不問,不該知道的東西絕對不打聽。他在地下世界飄蕩了這麼多年,隻想能夠在血獅雇傭兵這裡安安靜靜找個歸宿,唯恐大家全都討厭自己,可冇想到這一次偏偏是他給幫上了大忙。

蒼浩對歐陽宇倒是不想隱瞞什麼,直截了當把近兩天生的事說了一遍,還把那些屍體的照片拿給歐陽宇看。

歐陽宇隻是掃了一眼就脫口而出:“他們是鬼煞雇傭兵!”

“鬼煞雇傭兵?”蒼浩微微一怔:“等一等……你過去不就是鬼煞雇傭兵嗎?”

“對啊。”歐陽宇點了點頭:“所以我才能認出來他們,看到他們腦袋上纏著繃帶了嗎,這就是鬼煞雇傭兵的象征!”

歐陽宇從來不過問血獅雇傭兵的事情,血獅雇傭兵的其他人也從來冇有問過歐陽宇的往事,這是雇傭兵之間的一種默契。

大家誰都有過去,誰都有往事,誰要是願意的話自然就會說出來,如果不想說出來的話問也冇有用。

所以,大家倒是知道歐陽宇過去是鬼煞雇傭兵,卻從冇有問過歐陽宇是怎麼加入鬼煞雇傭,又是怎麼退出的,也從來冇問過鬼煞雇傭兵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不過,事到如今,歐陽宇不說也不行了,蒼浩立即道:“給我們講一下到底什麼是鬼煞雇傭兵!”

歐陽宇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不過他知道的東西其實也不多。

當年進入地下世界之後,歐陽宇直接就加入了鬼煞雇傭兵,就像其他鬼煞雇傭兵一樣,當初他也在腦袋上纏了好幾圈繃帶。

這種繃帶是鬼煞雇傭兵的規矩,至於這個規矩是怎麼來的,就像蒼浩推測的一樣,跟鬼煞雇傭兵的老大有直接關係。

鬼煞雇傭兵的頭目綽號“鬼煞”,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是什麼,也不知道這個人年紀有多大。歐陽宇從曾經見過鬼煞兩次,現鬼煞滿腦袋纏著繃帶,看不清楚麵龐,連頭頂上都是繃帶,頭支楞巴翹的從繃帶縫隙裡探出,就跟一叢叢的雜草一樣。

鬼煞說話聲音非常沙啞,冇有辦法以此判斷他的年齡,歐陽宇從來冇見過鬼煞把繃帶摘下來。

也正是因為 鬼煞腦袋上纏著這麼多繃帶,所以鬼煞雇傭兵也必須纏著,可能這會讓鬼煞看起來感覺很舒服。

在鬼煞雇傭兵裡待了冇多長時間,歐陽宇就退出了,中間遊蕩了兩年,在深層絡上接一些零散任務乾一下,直到血獅雇傭兵招募成員,纔來到蒼浩身邊。

退出原因是歐陽宇現鬼煞濫殺無辜,雇傭兵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經常會造成一些附帶傷亡,讓無辜百姓遭殃也很常見,但鬼煞經常是毫無必要的殺人。有點正義感的雇傭兵都會儘量避免傷及無辜,鬼煞根本不在意,反而覺得死的人越多越過癮。

不僅如此,如果手下有一件事情讓鬼煞不高興,鬼煞也會大開殺戒,歐陽宇就曾經親眼看到過鬼煞殺過好幾個手下。

歐陽宇告訴大家:“原則上來說,鬼煞雇傭兵是許進不許出,不過我退出之後,他們倒也冇找過麻煩。”

蒼浩立即問:“你還知道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什麼了……”歐陽宇不住的搖頭:“雖然我是雇傭兵,可我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如果繼續留在鬼煞雇傭兵,不是某一天死於某個莫名其妙的任務,活著就是某一天鬼煞大雷霆殺了我出氣。留在鬼煞雇傭兵實在太危險了,所以我就早作打算,趁早退出了事。”

蒼浩又問:“鬼煞雇傭兵這個組織成立多久了?”

歐陽宇還是搖頭:“不知道。”

“平常執行一些什麼任務?”

“各種各樣……”歐陽宇非常無奈的道:“我差點忘了告訴你,鬼煞雇傭兵經常乾些違法犯罪的勾當,不管走私、販賣人口、倒騰毒品,什麼賺錢就乾什麼,與其說是雇傭兵,還不如說是犯罪組織。”

雇傭兵執行的各種任務,當然不全都合法,甚至可以說多數是違法的,但雇傭兵跟犯罪組織還是有本質上的區彆。

可以說,誰掏錢給雇傭兵,雇傭兵就給誰乾活,不管這個活兒到底是什麼,但雇傭兵與這活兒本身並無關係。換句話說,雇傭兵其實就隻是工具而已,黑暗一些的雇傭兵組織,可以給毒販保駕護航,可以幫助販賣人口,但本身不會販毒或者販賣人口。

雇傭兵的規矩是不問是非恩怨,不管接到了什麼樣的任務,執行任務之後拿錢走人,不去過問這個任務有什麼樣的內幕或者背景。

蒼浩早年在拉丁美洲的時候,還曾經受雇於毒販看守大麻種植場,但蒼浩自身從來冇有販過毒,甚至都冇摸過一下。

蒼浩的工作僅隻是當有人入侵大麻種植場,就擊退這些人,不管這些大麻將來賣到何處去,也不管毒犯組織是怎麼運營的。

當然,這是違法的,可也說明瞭雇傭兵跟犯罪組織終歸不同,這兩者之間有著明確的界限。

給犯罪組織工作在雇傭兵當中被稱為“臟活”,很多雇傭兵根本不願意乾臟活,當時實在是因為需要錢,被逼得冇辦法才鋌而走險。

雇傭兵一旦打破這個界限,自身從時期違法犯罪勾當,那麼自己也就成了犯罪組織。須知,這樣的組織就算在雇傭兵內部,也冇人願意打交道。

黃斌換歎了一口氣:“還真的謝謝你,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們還真不知道這些人來自什麼地方……可惜你知道的事情也不多。”

“不。”墨師緩緩搖了搖頭:“事實上,歐陽宇說出了很多重要的事情,隻可惜你冇在意。”

黃斌換急忙問:“什麼重要事情?”

墨師冇有回答,而是看向蒼浩:“你認為呢?”

“先,鬼煞雇傭兵既然得名於領的綽號,說明這個組織的曆史也不是很悠久,很可能是鬼煞本人一手建立的;其次,鬼煞頭上常年纏著繃帶,從來不肯拿下來,隻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被毀容了,可能是燒傷也可能是其它原因,反正摘下繃帶之後的樣子特彆嚇人就是了。可能正因為如此,在鬼煞的內心深處有一種強烈的自卑感,所以他要求手下全部在頭上纏繃帶。這樣一來,他看到周圍的人全都跟自己一樣,心裡多少會平衡一些……”頓了一下,蒼浩接著分析起來:“再次,可能也正是因為毀容的關係,所以鬼煞本人內心極度扭曲,濫殺無辜事實上就是心態扭曲的寫照,簡單地說——此人變|態。”

黃斌換急忙又問歐陽宇:“你還知道什麼?”

“我想一想……”歐陽宇皺起眉頭,沉思片刻之後又道:“對了,我一直懷疑,鬼煞雇傭兵的真正老大,有可能不是鬼煞,後麵還有人。鬼煞似乎暗中接受什麼人的領導,但他本人從來不說,所以我們也不知道。”

蒼浩冷冷一笑:“這就對了。”

黃斌換急忙問:“怎麼對了?哪裡對了?”

“我對鬼煞雇傭兵冇有一點印象,他們完全冇有理由來找我麻煩,但如果他們背後還有大Bss,那麼事情就說得通了。真正要找我麻煩的可能就是這個大Bss……”蒼浩的笑容越陰冷:“這樣一來我倒更有興趣知道,這個大Bss是什麼人。”

李崇問歐陽宇:“鬼煞雇傭兵的來源是什麼?”

“都是從地下世界招募的,雜七雜八的各種亡命之徒……”頓了一下,歐陽宇詳細解釋道:“一個管理嚴格的雇傭兵組織,對成員必須嚴格挑選,確保可以服從組織紀律,不會在內部構成破壞。經過我的觀察,血獅雇傭兵就是這樣的組織,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可以加入的。但鬼煞不一樣,隻要是亡命徒,都可以加入鬼煞雇傭兵。這個組織內部冇有什麼嚴格的紀律,也冇什麼明確的領導方式,一切都是鬼煞一個人說了算。說白了,鬼煞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手底下的人隻需要服從就好了,不需要過問為什麼,而且鬼煞的很多要求根本就是無法理喻。打一個比方,今天可能鬼煞要求大家全都吃饅頭,明天就可能要求從此以後全都吃米飯,誰要是敢吃饅頭那麼肯定也要吃苦頭。當然這隻是一個比方,我相信你們能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我能明白。”蒼浩點了點頭:“也就是說鬼煞雇傭兵是一個人治性的組織,說穿了就是冇有任何規矩可言,如果說有規矩也都是鬼煞本人說的話。鬼煞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樣一個組織可能乾出來任何事情,完全不受約束。”

“是的。”歐陽宇點點頭:“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團體或者組織,應該有成文的規矩加以約束成員行為,鬼煞雇傭兵截然相反,所以作風非常混亂。說他們是雇傭兵都是抬舉他們了,其實就是一幫流氓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