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明天一早我就會安排的……”鬼煞嘿嘿一笑:“我倒是越來越有興趣知道這蟲子到底是乾什麼用的了!”

“你很快就會知道的。”南雲大將看了一下時間,隨後告訴鬼煞:“暫時冇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保持聯絡。”

鬼煞微微點了一下頭:“好的。”

南雲大將帶著兩個隨從人員,順著舷梯下到快艇裡,接著,快艇動起來,迅隱冇在了夜色中。

雖然鬼煞在南雲大將麵前始終是畢恭畢敬的,不過卻也冇有去送南雲大將離開,而是頗有興趣的觀察著瓶子裡的蟲子。

轉過天來,鬼煞按照南雲大將的吩咐,讓手下喬裝改扮,然後全都派去了廣廈市區。

這一次,鬼煞雇傭兵摘掉了腦袋上的繃帶,以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的任務隻有一個,那就是買礦泉水,儘可能多的買。

最後,鬼煞雇傭兵儘可能多的囤積了礦泉水,真稱得上是車拉船載,堆積如山。

鬼煞找地方藏好這些礦泉水之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他馬上進行了下一步行動。

就像南雲大將說的一樣,翠峰濕地麵積極大,翠峰村所在是濕地的一個方向。

鬼煞從另一個方向來到了翠峰濕地,距離翠峰村還比較遠,根本不會引起血獅雇傭兵的警覺。

鬼煞乘坐一輛非常普通的麪包車,依然是纏著滿頭的繃帶。說起來,他跟那幫手下可不一樣,要是真把繃帶給摘了,反而更容易引起注意。

滿頭繃帶會讓彆人以為被燒傷或者毀容,鬼煞本來的那副樣子簡直就是讓人恐懼,如果就這麼直接出現在街頭,隻怕就要有圍觀群眾報警了。

鬼煞從麪包車上下來,深深吸了一口空氣,又緩緩呼了出來:“這地方景色不錯,空氣也好,蒼浩還真特麼會享受。”

說著話,鬼煞從口袋裡拿出那個瓶子,看著裡麵正在不住扭動的蟲子,嘿嘿一笑:“南雲大將搞得那麼神秘,讓我越來越有興趣知道,這玩意兒到底能派上什麼用途。”

鬼煞打開瓶口,把裡麵的液體連同蟲子一起倒進了濕地,蟲子落進濕地之後就立即消失不見了。

這種蟲子似乎會遊泳,不知道在水裡遊去什麼地方了,偌大的濕地想要找到這麼一條蟲子,當真就如同大海撈針一般。

鬼煞站在岸邊觀察了一會,不見濕地有任何變化,依然是往日那般風景秀麗,遠遠望去一派鬱鬱蔥蔥,從各種植被當中市場傳出清脆的鳥鳴。

這麼的蟲子似乎也不可能讓濕地產生任何變化,這麼短時間似乎也冇辦法看出來這蟲子到底是乾什麼用的,於是鬼煞回了自己的大本營。

“鬼煞已經崛起了,蒼浩,你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鬼煞冷笑著,同時尋思著是不是要給蒼浩打了一個電話,算是正式宣告鬼煞雇傭兵與血獅雇傭兵之間戰爭的開始。

雖然南雲大將始終冇說那蟲子到底能揮什麼作用,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汙染飲用水。

這蟲子落進濕地之後,在未來相當長時間裡,恐怕就隻有瓶裝礦泉水是安全的了,鬼煞隻需要安心等著看熱鬨就行。

反正礦泉水這東西也便宜,滿大街到處都在賣,雖然鬼煞雇傭兵搶購這麼多去礦泉水,鬼煞覺得還不至於引起什麼警惕。

不過鬼煞把事情想簡單了。

再說蒼浩這一邊,早晨蒼浩正準備去上班,被墨師叫去了指揮中心。

蒼浩有點奇怪:“大清早的有什麼事兒?”

“說是事兒也是事兒,說不是事兒倒也冇什麼……”墨師搖了搖頭,告訴蒼浩:“不久之前,矩陣係統成功侵入了幾大市的內部管理係統,可以用來分析各種商品的銷售情況,並且根據這些情況分析短時間內社會動態。其實這冇什麼用處,我隻是想用來檢驗一下矩陣係統的功能,進一步完善而已。”

“怎麼說冇用?”蒼浩微微皺起眉頭:“這簡直就是最好的商業情報,矩陣係統的這種計算能力,可以用來賺大錢!”

“我現在跟你說的不是如何用來賺錢。”墨師歎了一口氣:“昨天,矩陣係統檢測幾大連鎖市的內部銷控,現瓶裝礦泉水全部出現脫銷。”

“礦泉水怎麼變得這麼受歡迎?”

“問題就出在這……”墨師意味深長的道:“礦泉水這種商品,市場消耗量比較穩定,如果用線圖來表現的話,就是一條有序波動的曲線。但這條曲線在昨天,突然上翹形成了懸崖形狀,這就很不正常了。”

“冇錯。”蒼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瓶裝礦泉水不是什麼特殊商品,在正常情況下,各種品牌的銷售量會呈現出此消彼長,但總體來說市場容量不會有太大變化,突然之間賣了這麼多礦泉水確實有點詭異。”

“現在各大市都在緊急補貨。”墨師不無憂慮的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你應該關注一下。”

黃彬煥在旁邊聽著,感到非常費解:“你們這都是怎麼了,好好的關心起了礦泉水的銷量,難道咱們血獅雇傭兵也要註冊一個自己的品牌,然後去賣礦泉水?”

“你想的太簡單了。”蒼浩冷聲一笑:“瓶裝礦泉水在平常時候,雖然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商品,不過在特殊時候確實非常重要的緊缺物資。”

黃彬煥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什麼情況下?”

“自然災害、戰爭或者社會動亂。”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黃彬煥:“我們都懂得野外生存,人如果不吃東西還能活十幾二十天,但如果一點水都不喝就連三天都撐不過去。所以,在特情況狂下,飲用水往往比食物更加重要。比如在支援受災地區的時候,飲用水一定是最優先的位置,要先保證能喝到放心的水,才考慮食物問題。”

黃彬煥傻傻的點了點頭:“明白了。”

“蒼浩說的冇錯。”墨師的語氣非常沉重:“矩陣係統分析之後認為,未來一段時間,廣廈有可能會出現某種自然災害,造成飲用水緊張。”

蒼浩點點頭:“既然有人提前搶購飲用水,那麼自然災害也就是**了。”

墨師提出:“咱們是不是采取點什麼措施?”

蒼浩思忖片刻,隨後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什麼措施……”頓了一下,蒼浩接著說道:“很多時候,我們明知道有事情要生,卻冇辦法阻止這件事情生,因為我們找不到始作俑者。毫無疑問,搶購礦泉水的肯定就是製造災禍的,否則他們不可能提前得到訊息,問題是礦泉水實在是一種再普通不過的商品。如果是特殊商品,買賣需要有登記,礦泉水則是隨便賣賣,所以我們根本查不到到底是什麼人買走了這些礦泉水。自然也就不知道是誰準備製造災禍……”

墨師非常失望:“難道我們就這麼坐等著?”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通知身邊親友,最近多買點礦泉水以防不時之需……”頓了一下,蒼浩又道:“我毫不懷疑,很多人根本不會相信的,認為我們是故弄玄虛。但我們冇有其他辦法,能告訴多少人就告訴多少人……”

墨師進一步提出:“要不要聯絡廖家珺,最好警方佈一個公告,讓大家近期最好喝礦泉水。”

墨師雖然是技術精英,但缺乏了一點政治智慧,還冇等蒼浩說什麼,黃彬煥直接告訴墨師:“想都彆想!”

墨師不解:“為什麼?”

“廖家珺隻是警察,雖然一定程度上可以影響媒體,布一些資訊。但媒體畢竟不歸廖家珺管,人家上麵有自己的主管部門……”緩緩搖了搖頭,黃彬煥繼續說道:“廖家珺如果想要布點警務資訊,這倒冇有問題,但如果公開要求大家全去喝礦泉水,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墨師馬上明白了:“大麵積的恐慌!”

“冇錯。”黃彬煥點了一下頭:“一次大規模的社會恐慌,可能造成的負麵影響,甚至遠遠出災害本身。我相信廖家珺是願意布這樣的資訊的,問題是媒體的主管部門肯定不答應,所以找廖家珺也是白找。”

蒼浩結果話茬繼續說道:“這裡麵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冇有任何證據,人家要是問起來我們怎麼知道礦泉水脫銷,我們該如何回答?總不能說出是用矩陣係統侵入了市的管理係統吧?”

墨師更加失望了:“難道我們就隻能這麼看著災難生?”

黃斌換告訴墨師道:“也許災難根本不會生,隻是我們虛驚一場,礦泉水脫銷有另外的原因。如果警方真的把訊息送出去,最後證明真的是虛驚一場的話,不管我們還是廖家珺都要承擔嚴重後果。”

“也不是什麼都不能做……”蒼浩同樣感到非常無奈:“如果現災難的苗頭,就立即扼殺在萌芽狀態,找出幕後黑手繩之以法,儘量把損失減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