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挑釁?”蒼浩微微一怔:“你要挑釁我?”

“對。”對方十分肯定的說道:“蒼浩,一代兵王,我要告訴你的是,屬於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你是誰?”蒼浩馬上找到了答案:“你不會就是鬼煞吧!”

對方咯咯怪笑起來:“看來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得多!”

“你給我打這個電話不會就是想要告訴我,你鬼煞即將取代我血獅吧?”

“冇錯。”鬼煞十分肯定的告訴蒼浩:“廣廈這座城市,必定將會屬於我,任何阻礙我的人都將是死路一條!”

“廣廈這座城市經濟達、人口眾多,確實是一塊黃金寶地,很多人都想踏足進來撈上一筆,不過最後全都铩羽而歸,你認為自己能行?”

鬼煞又是咯咯怪笑起來:“你試試看就知道了!”

“我已經試過了。”蒼浩同樣用挑釁的口吻回敬道:“昨天晚上,試圖把一批毒品從海上運到市區的應該就是你的手下吧,在血獅雇傭兵的幫助之下,廣廈警方成功攔截。所有毒品全都被抄了,你的手下也抓了好幾個,這叫什麼?應該叫出師不利吧!”

鬼煞的聲音變得更加陰冷:“你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跟我說這種話的,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蒼浩滿不在乎的道:“在你之前跟我說這種話的基本都已經死了!”

“蒼浩,我們都是地下世界出來的,很清楚冇有任何一個傳奇會成為永恒。蒼浩你這位血獅傳奇早晚也會被人終結……”鬼煞一字一頓的說道:“終結你的人就是我!”

“如果你真的瞭解地下世界,就應該知道其實還真有很多傳奇成為永恒……”蒼浩冷笑著告訴鬼煞:“血獅的傳奇必然也將成為永恒,我不知道許多年之後是否會有一個人鑄就越了我的傳奇,不過那肯定也是我死後多少年的事情了!”

“那我們就走著瞧。”鬼煞聲音怪異的說道:“你一定會為剛纔這些話付出代價的!”

“這句話,同樣有很多人說過,在你之前說的全都死了。”蒼浩繼續反唇相譏:“你知道嗎,你們這批人剛出現在廣廈的時候,警方根本摸不到頭緒你們是哪來的。還是我告訴警方說你們這批人叫鬼煞雇傭兵,頭目也就是你有個特點是滿腦袋纏著繃帶,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

“我們都是地下世界混出來的,你當然有你的渠道來瞭解我,同樣,我也有我的渠道來瞭解你。”鬼煞滿不在意的道:“比如說,我知道你的女朋友是井悅然,這幾天一直躲在翠峰村裡不敢出來。”

“地下世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禍不及家人!”蒼浩的語氣變得陰冷起來:“不管你有什麼事,衝著我一個人來就好,你敢傷及我的女朋友,咱們兩個的梁子就算是結下來了!”

“蒼浩你自稱瞭解我,看起來其實還不夠瞭解我……”鬼煞嘖嘖說道:“你要是真的瞭解我就會知道對我而言就他媽的冇有規矩這回事兒!”

鬼煞的這句話非常明白了,他不會受到任何有形或者無形的束縛,換句話說,他做事冇有底線。

不怕強大的對手,就怕對手冇底線,這意味著對方可能做出來任何事情。

蒼浩果斷的告訴鬼煞:“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就有必要告訴你,我一定會把鬼煞雇傭兵連根拔起,你連同你所有的手下一個個全部殺光。”

“試試看。”鬼煞再次怪笑起來:“咱們兩個誰先死還真不好說。”

說罷,鬼煞掛斷了電話,蒼浩收起手機,簡單交代了一下公司的事情,驅車回到了翠峰村。

接下來,蒼浩把所有人員召集一起,跟南非基地和卡科日亞也連通視頻,召開了一次全體會議。

“剛纔鬼煞給我來過電話……”蒼浩緩緩說道:“這個人的語氣非常狂妄,同時也非常狡詐,按說他們是一個秘密組織,廣廈警方並不知道他們的來路。但我準確點出‘鬼煞’這個名字之後,鬼煞卻冇有任何吃驚的反應,反而顯得很平淡。從常理也能揣測到,鬼煞雇傭兵的存在是高度隱秘的,以至於深層絡上根本不知道他們這幫人。既然我已經知道了,鬼煞多多少少應該有點驚訝,可是鬼煞實際上冇有。更重要的是,這個人做事冇有底線,是一個非常難以對付的對手。”

聶嘉林立即問:“我們應該怎麼辦?”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固守自己的崗位是最重要的。”頓了一下,蒼浩繼續吩咐道:“我們現在華夏境內的力量有點薄弱,有必要進一步充實,冷瞳你那邊能增調多少人?”

“兩個連冇有問題。”冷瞳立即回答:“剛剛訓練結束,而且人也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是一支靠得住的力量。”

“很好。”蒼浩滿意的點了點頭:“馬上把這兩個連全部調來華夏,立即上飛機,一分鐘都彆耽擱。”

謝爾琴科點了一下頭:“華夏境內的力量確實需要充實一下了,歐陽宇那一個連駐守莫安鎮基地其實都很勉強,紅蓮忍者調到百慕大三角之後,莫安鎮那邊又分出來一部分人駐守三號基地,這樣一來力量又被攤薄。”

“在南非基地的援兵到達之前,恐怕我們還得更進一步攤薄力量……”蒼浩吩咐歐陽宇道:“抽調三十個人出來,不要穿著軍裝,一律便服,兩個人為一組,攜帶全部武器,準備好相應的車輛,我另有安排。”

“明白。”歐陽宇先是點了一下頭,隨後問道:“需要他們做什麼?”

“我感覺鬼煞這個人做事是冇有底線的……”蒼浩拖著長音緩緩說道:“我過去遇到過那麼多對手,大都是衝著我本人來。有少數情況,比如長州會或者菊水會,喪心病狂到了試圖毀滅整個廣廈甚至半個華夏,但多數情況下冇針對我身邊的人。其中倒是也有極個彆的乾過這種事,曹氏集團也差一點受到了牽連,曾經有人用聲波武器襲擊過曹氏集團辦公樓,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之所以會這樣,一則是地下世界有不成文的規矩,儘量不禍及家人;二則是就算是炸掉了曹氏集團,隻能平添許多無辜傷亡,實際上對我本人造成的損失並不大。如果真的傷害到了我的親友,甚至有可能招致我最瘋狂的報複,所以這些人都冇乾這些事。可鬼煞跟所有這些人都不同,既然他做事冇有底線又以殺戮為樂,我們就必須提防他可能做出來任何事情。”

歐陽宇明白了:“你是要讓這些人保護曹氏集團?”

“對。”蒼浩十分肯定的告訴歐陽宇:“我會列出幾個地點來,都是需要重點保護的,把所有這些人分散開來,對所有這些地點進行保護。如果有必要,還要派人上街去巡邏,配合警方共同打擊這些人。”

歐陽宇急忙點點頭:“明白。”

蒼浩歎了一口氣:“我還得跟廖家珺那邊溝通一下,讓警方也儘快采取行動……”

馬上的,蒼浩當著所有兄弟的麵,給廖家珺打了一個電話,大致說明瞭一下情況。

廖家珺的態度很果斷,準備把所有警察全都派到街上去巡邏,完全以臨戰姿態應對鬼煞雇傭兵的到來。

蒼浩要求重點保護曹氏集團及其員工,廖家珺不僅答應了,甚至還主動提出,可以派出警車每天按時接送集團的員工通勤車。

廣廈實在太大了,有太多的地方和人需要保護,而廖家珺手頭警力非常有限。不過,蒼浩顧不上太多,隻能儘量確保自己周圍的人能夠安全,而廖家珺也非常明白這一點。

同樣的,蒼浩手頭的力量也很有限,原本蒼浩想要派遣更多的血獅雇傭兵上街巡邏。這些血獅雇傭兵化裝成路人或者其他職業,身邊攜帶著武器,隻要現鬼煞雇傭兵就立即出手,完全可以把鬼煞殺個措手不及。

可眼下的蒼浩的力量,卻不支援這樣的計劃,血獅雇傭兵本身就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把手,翠峰村、莫安鎮和三號基地冇有一個地方不需要足夠的人手。

尤其是莫安鎮,那麼大的基地,長時間以來隻有歐陽宇的一個連,單單是生產線所需要的人手都無法滿足,更冇有辦法進行全麵防禦。

換言之,如果有人這時偷襲莫安鎮,得手的機率還是很大的。

如果有誰進攻莫安鎮,而且人數又足夠多,以這個連的力量根本冇有辦法擊退。歐陽宇唯一能做的,隻是儘量拖延時間,蒼浩這邊得到訊息之後,會帶領增援力量乘坐地鐵迅趕過去。

也幸虧有了高運行的地鐵,可以實現武裝力量高機動,才讓蒼浩多多少少有些放心了。

紅蓮忍者去了百慕大之後,莫安鎮分出一部分人駐守三號基地,現在又要分出一部分人去街上巡邏,導致兵力更加空虛。眼下蒼浩隻能寄希望於南非基地的那兩個連儘快趕到,在此之前,最好彆爆戰鬥。

事實上,就算這兩個連到了,蒼浩手頭的人力仍然遠不夠用。這麼多基地這麼長防線,這麼幾個人往下一撒,轉眼就看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