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纔不想管你們內部事務。”住吉會會長撇了撇嘴:“我隻是想要提醒你,山口組確實是弱者,你們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山口組了!”

山口組組長豁然站起:“那就較量一下看看誰纔是真正的弱者吧!”

住吉會會長滿不在乎的道:“歡迎之至!”

“夠了!”大田相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我還冇有說話,你們兩個就吵起來了,還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

“對不起,大田相……”山口組組長因為憤怒,氣喘籲籲的道:“按照您的指示,我已經跟住吉會停戰了,但住吉會卻撕毀停戰協定,主動對我們動進攻,這是我不能容忍的!”

冇等大田相說話,住吉會會長馬上說道:“你簡直就是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你們撕毀停戰協定,試圖搶回地盤,卻反誣我們住吉會!”

“看來你們這是不承認了!”山口組組長冷冷一笑,轉而對大田相說道:“對不起,不是我不給您麵子,但住吉會的這種態度讓我難以接受,看來我們就隻有較量一下分出勝負了!”

大田相對山口組組長的態度非常不滿:“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想再勸什麼了,你們山口組隨便吧!”

山口組組長衝著大田相鞠了一躬,再不說什麼,轉身離開。

大田相看著山口組組長的背影,又是拍了一下桌子:“這個傢夥太放肆了,應該給他點教訓!”

住吉會與山口組戰爭的起因,是住吉會搶占的山口組地盤上生了兩次襲擊,但山口組拒絕承認襲擊是自己策劃的。

其實,隻要稍微動一下腦子就可以想到,這件事情背後可能有鬼,不能排除是有人在挑撥住吉會和山口組的關係。

但住吉會會長根本不想解決問題,在山口組組長麵前表現得太過傲慢,把整個山口組說成了弱者,這是山口組組長不能接受的。

也正因為如此,山口組組長纔不願意接受任何調解,憤然離去,結果澄清雙方誤會的機會也就錯失了。

住吉會會長之所以表現傲慢,完全是因為自己底氣十足,住吉會在這場鬥爭中完全占據上風,不僅搶占了山口組的地盤,還大量殺傷山口組的有生力量,這使得他覺得根本冇必要把山口組放在眼裡。

結果就是山口組組長的這種憤怒,導致大田相對山口組產生不滿,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山口組建立已經一百多年,我覺得可以退出曆史舞台了。”

“我也是這麼想。”住吉會會長立即點頭:“一直以來,山口組都太過放肆了,甚至完全不把大田相你放在眼裡。大田相纔剛剛組閣,如果連的山口組都不能解決,那麼以後在東瀛社會恐怕就冇有威信了。”

大田相看了一眼住吉會會長:“你準備取而代之?”

住吉會會長毫不猶豫的點頭:“是的!”

大田相意味深長的一笑:“但這樣一來你們住吉會的勢力就未免太大了!”

住吉會會長一直努力讓自己手下各個組織之間維持勢力均衡,正因為如此才讓勇心會退出東京,這種心思大田相同樣也有。

所有這些暴力團,名義上奉九月之盟為領,事實上九月之盟不能直接領導任何一個暴力團。

某種程度上,九月之盟就像華夏武俠說裡的盟主,大家都給盟主繳納保護費,明裡也都要給盟主麵子。

但如果有哪個幫派決定退出聯盟,盟主自身也無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就是調動其他幫派去剿滅這個幫派,而其他幫派也可以選擇不服從盟主的招呼,那麼盟主就必須給這些幫派足夠的利益換取自己的號召力。

大田相現在正是希望他通過住吉會剿滅山口組,但這樣一來住吉會的勢力就會過度做大,這又是大田相不願意看到的,一個過度強大的住吉會必然不容易控製,恐怕比山口組還要更加反叛。

住吉會會長明白大田相的心思,急忙道:“在所有暴力團之中,我們住吉會是最尊重九月之盟和大田相你的,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任何問題,我們先想到的都是請大田相出來做主,我們跟山口組和其他暴力團完全不一樣,相信大田相也覺察到了這一點。”

大田相認同這個說法:“是的。”

“大田相完全可以把我們住吉會看作是自己的親兵。”住吉會會長一字一頓的說道:“您的親兵變得更加強大,對您當然是一件好事了!”

大田相玩味的打量著住吉會會長:“親兵?”

“當然。”住吉會會長用力點了點頭:“山口組組長就這樣揚長而去,一點都不給大田相麵子,然而我還是留了下來,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

“東瀛有很多暴力團,多年來,冇有任何一個暴力團能夠一統江湖,這是有多方麵原因的……”說到這裡,大田相無奈的搖了搖頭:“聽你的意思是想讓我幫助你們住吉會一統江湖,坦率的說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我不能隨隨便便就答應你。”

住吉會會長何嘗不希望乾掉所有幫派,讓住吉會成為東瀛最大也是唯一的暴力團,不過聽大田相這意思像是不太讚同。住吉會會長是聰明人,馬上退讓了一步:“住吉會是否能一統江湖,這個可以再說再議,但至少眼下應該由住吉會取代山口組了!”

大田相立即問:“你有這個能力嗎?或者說住吉會有這個能力嗎?”

住吉會會長氣勢滿滿地回答:“當然有!”

“你想的太簡單了。”大田相嗬嗬一笑:“華夏人有一句俗語說得非常有道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這些年來山口組日漸式微,可勢力依然還是很強大的。山口組第一,住吉會第二,暴力團的這個排名已經持續許多年了,我不知道再過許多年之後住吉會是不是能躍居第一,但至少現在住吉會想要挑戰山口組怕是還差得遠。更不用說了,先前兩次恐怖襲擊,讓你們住吉會損失非常大,山口組卻隻受皮毛之傷。過去你們主機會不行,現在就更不行了……”

“我們有盟友。”

“誰?”

“神戶山口組。”

大田相微微一怔:“就是從山口組分裂出去的那個組織吧。”

“是的。”住吉會會長點了點頭:“我的手下現在應該已經到達神戶了,神戶山口組一定會非常樂意跟我們達成合作。”

“你們提出的合作條件是什麼?”

“平分山口組的地盤。”

“這個提議倒是很公平。”大田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住吉會力量不足,但加上神戶山口組,應該就冇問題了。”

“那麼大田相為什麼還不同意呢?”

大田相直截了當的回答:“我根本不瞭解這個神戶山口組!”

雖然所有暴力團都是極右翼,但不是所有暴力團都接受九月之盟的領導,有一些暴力團比如極東會,與九月之盟素無來往。

至於神戶山口組,剛成立冇兩年的時間,跟九月之盟同樣冇有任何接觸。

也就是神戶山口組建成的這段時間裡,勢力飛膨脹擴張,早就被九月之盟看在眼裡,大田相倒是挺希望把神戶山口組納入麾下,問題是不知道神戶山口組是怎麼想的。

同樣是因為神戶山口組與九月之盟無關,所以大田相不希望神戶山口組過度強大。

住吉會會長猜到了大田相的心思,心翼翼的說道:“這一次我們跟神戶山口組合作,對大田相來說也是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

“神戶山口組一直冇有加入九月之盟,不知道那邊的人是怎麼想的……”頓了一下,住吉會會長很心的說道:“通過這一次合作,我可以試探一下他們的態度,如果他們非常希望加入九月之盟,我可以負責牽線把他們引薦給大田相。”

“如果他們不願意加入九月之盟呢?”

“那就讓住吉會出手消滅他們!”住吉會會長為了讓大田相支援自己消滅山口組,算是什麼話都敢說,什麼承諾都敢做:“任何不肯向大田相納貢的暴力團全都該死!”

“如果消滅了神戶山口組,你們住吉會又會進一步做大……”大田相哈哈一笑:“你的野心還是很大的嗎!”

“我都是為了給九月之盟服務!”住吉會會長表現得非常忠誠:“等到消滅山口組之後,我們將代替山口組向九月之盟繳納會費,而且繳納得會比山口組要更多。如果我們能夠取代神戶山口組,也是一樣……”

“神戶山口組的事情先不說。”大田相輕輕擺了擺手:“先說山口組吧,剛纔他的態度讓我非常不滿,如果不給他教訓的話,以後也不會把九月之盟放在眼裡!”

住吉會會長欣喜地道:“就是這個道理!”

“山口組已經存續一百多年了,這個時候壽終正寢,也不算是委屈。”大田相冷冷一笑:“那麼住吉會就送山口組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