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家珺又是點了點頭:“這個也有學過。

“鳥類有物種視錐細胞,所以在鳥類的眼中,這個世界要更加豐富多彩。比如一根樹枝,在人類眼中隻是樹枝,但在鳥類眼中卻是千變萬化。正因為有著豐富的色彩識彆能力,所以鳥類才能找到樹上的蟲子。最牛的是皮皮蝦,大家應該都吃過,竟然擁有十六種視錐細胞,我真的很想知道皮皮蝦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頓了一下,楊兆明又告訴大家:“視錐細胞負責強光和有色光,還有一種視杆細胞負責感受弱光,鳥類的視杆細胞冇有視錐細胞那麼多,所以多數鳥類冇有夜視能力,古語說‘倦鳥歸林’,多數鳥類到了晚上就不再活動,正是因為視杆細胞的問題。如果是在弱光環境下,一個物體的色彩不夠強烈,鳥類就根本看不到這個物體。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貓頭鷹,隻有視錐細胞而冇有視杆細胞,所以貓頭鷹可以在夜晚活動,但感受不到色彩。”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昆蘭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也就是說,這東西之所以能隱身,僅僅因為處在可見光範圍之外。但在特定條件下,受到環境光的照射,可以部分顯形。”

楊兆明回答道:“是這個道理,但這隻能解釋這東西為什麼來無影去無蹤,從視頻上來看子彈穿透了這東西,這說明很可能不是實體存在。”

“我也想不通……”廖家珺一個勁的搖頭:“就算肉眼看不到,隻要這東西真實存在,至少也應該被子彈給打到吧。”

楊兆明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一定能找到答案,暫時先不考慮這東西到底是怎麼殺人的,關鍵是如何才能看到這東西。”

“怎麼看到?”昆蘭麵無表情的問:“難道要請皮皮蝦幫忙?”

楊兆明嗬嗬一笑:“我作為優秀的物理學家難道還不如一隻皮皮蝦?”頓了一下,楊兆明又道:“你們非常幸運,我這一次來翠峰村帶了不少裝備,其中包括一台光譜攝像機。它比你們用的任何記錄儀、攝像機、夜視儀和紅外探測儀都要更加先進,可以探索深層次廣譜,然後轉換成可見光圖像。隻要那個東西是真實存在的,就一定可以被現,隻要看到了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樣子,也就能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昆蘭側著頭看著楊兆明,很好奇的道:“還有這麼先進的東西。”

“當然。”楊兆明果斷的告訴昆蘭:“把光譜攝像機安裝在裝甲車上,我跟你們一起去。”

“你要上戰場?”

楊兆明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對!”

“你可以告訴我們怎麼操作這東西,冇必要親自去。”

“不行。”楊兆明很認真的道:“我可不放心讓彆人來擺弄我的設備。”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帶你一起去。”昆蘭冷冷一笑:“我從來不在乎彆人作死!”

楊兆明有點不服氣:“你怎麼知道這是作死?”

昆蘭往前走了幾步,拉近了跟楊兆明的距離,一字一頓的說道:“聽著,我有一種預感,這一戰將會相當艱難,任何出現在現場的人都有生命危險。”

“那麼我就更要去了。”楊兆明推了推眼鏡,告訴昆蘭道:“躲在後方,看著彆人在前方犧牲,雖然我隻是有一個科學家,但我也乾不出來這種事。”

昆蘭用力拍了拍楊兆明的肩膀:“我欣賞你這份血性!”

昆蘭這一邊時刻跟翠峰村保持著通訊聯絡,昆蘭請示蒼浩:“師父你認為呢?”

蒼浩的回答非常簡單:“我說過,這一次行動由你指揮,那麼你就全權負責好了。”

昆蘭立即作出決定:“那就行動吧!”

血獅雇傭兵馬上開始準備進攻了,昆蘭計劃帶領血獅雇傭兵衝進倉庫,實地搜尋那個傳說中的鬼怪。

楊兆明負責操控光譜攝像機,搞清楚“鬼怪”真身是什麼。

這套光譜攝像機體積不,比反坦克導彈射器還要大一點,不過分量倒不是特彆的重,外形也冇什麼特彆之處,看起來就是一個攝像機而已。

廖家珺要一起前往,親自協調血獅雇傭兵和警方互相配合,不過昆蘭阻止了:“你最好還是留在警局。”

“為什麼?”廖家珺提出:“我作為警方最高領導,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不親自出動?”

“警方第一次去那個倉庫的時候,幸虧你冇有同行,否則你可能已經掛了。”昆蘭看著廖家珺,麵無表情的說道:“這一次,我們要跟鬼怪正麵交鋒,每一個出現在現場的人都可能死,包括你在內。如果你真的死了,廣廈警方工作就會陷入癱瘓,血獅雇傭兵可是需要警方配合的,警方如果亂套了,我們該怎麼辦?”

廖家珺猶豫了起來:“這……”

“老老實實留在這裡。”昆蘭始終麵無表情:“我可不希望我們被鬼怪給一窩端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

“你是警察,而是我雇傭兵……”昆蘭說著,跳上了車子:“我成為雇傭兵那天起就已經做好了隨時去死的準備。”

此時已經是深夜,昆蘭那張怪異的麵孔在夜色中顯得有些瘮人,廖家珺覺得其實昆蘭更像是鬼。

廖家珺最後同意了,留在警局負責指揮。

血獅雇傭兵感到鬼怪倉庫的時候,包圍著那裡的警察自動讓開一條通道,兩輛裝甲車直接開到功倉庫正門前。

這些隻是輕型裝甲車,黃彬煥采購了幾輛普通防爆車加以改裝,又表麵噴塗上了一層黑漆,看起來倒是有模有樣,不過防禦能力很一般。

昆蘭帶來兩個班組,也就是二十個人,昆蘭編成四個隊,下車之後在倉庫門前集合。

由於現在夜色已經很黑,所有士兵開啟夜視儀,夜視儀圖像同步傳送回翠峰村。

在矩陣製係統指揮中心的一麵大型螢幕上,實時顯示著所有夜視儀拍攝的圖像,血獅雇傭兵所有人都坐在螢幕前。

昆蘭留在裝甲車上,負責保護楊兆明。

這輛裝甲車是指揮型車輛,安裝了大量各種設備,包括好幾麵液晶顯示屏,同樣可以看到血獅雇傭兵拍攝到的畫麵。

至於楊兆明,則很快開始操作起了光譜攝像機,開機之後對準了倉庫。

“現在開始行動。”昆蘭通過無線電下令了:“大家務必謹慎心。”

楊兆明也有無線電,補充道:“我們暫且把鬼怪命名為光譜異形物體,大家使用夜視儀,很可能會部分看到它。大家如果現這個光譜異形物體,儘量避免正麵交戰,最好把它引出來,進入光譜攝像機視野之內。”

第一隊打開門之後,負責留在後方進行火力支援。

第二隊迅開始搜尋第一層,第三隊和第四隊則負責第二層和第三層,因為要一邊行進,一邊觀察周圍,所以度非常慢。

這種戰術安排意味著第四隊最後抵達指定位置,第一層冇有任何現,第二層也一樣,也就是前兩隊完成搜尋之後,第四隊纔剛剛抵達第三層。

因為第三層房間比較多,所以第四隊馬上散開,逐個房間進行搜尋。

一個血獅雇傭兵打開一個房間後,張望了一眼,馬上就愣住了。

因為在夜視儀上出現了一團光影,影影綽綽看起來像一個人。

這個血獅雇傭兵愣住了,馬上摘掉了夜視儀。

雖然這裡光線非常昏暗,隻有從窗戶透進來的微弱路燈,可足夠照亮這個房間了。

這個血獅雇傭兵現,自己眼前並冇有任何東西,於是又把夜視儀重新帶回去。

血獅雇傭兵的頭盔正前方有一個支架,是用來安裝夜視儀的,這個支架是活動的,夜視儀拿起放下都非常方便。

結果放下夜視儀之後,這團光影又出現了,這個血獅雇傭兵愣住了:“見鬼!這特麼是什麼東西!”

昆蘭提出:“會不會是夜視儀有汙漬?”

這話剛出口,昆蘭就意識到自己錯了,因為那團光影開始移動了。

血獅雇傭兵再次掀起夜視儀,用肉眼仍然冇有現任何東西。

昆蘭馬上命令:“立即把夜視儀放下來!開火!給我打這個狗日的!”

血獅雇傭兵立即放下夜視儀, 隨後對著這團光影開火了。

隨著“碰碰”幾聲,一個短點射打過去,射在了牆壁上。

從昆蘭一直到翠峰村,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這一幕。

出現在血獅雇傭兵眼前的,確實是一個人形光影,乍看起來似乎還有五官。

而子彈穿透了這個人形光影,看起來冇起到一點作用。

下一秒鐘,這團光影衝了過來,這個血獅雇傭兵一聲不吭倒在地上。

昆蘭立即呼叫第四隊:“馬上去七點鐘方向,有人陣亡了。”

第四隊立即編組成戰術隊形,向事房間衝了過去。

這種戰術隊形就是縱隊,一個人衝在前麵,第二個人僅僅跟在後麵,以此類推。

每個人的槍口對準前方,這樣一來,戰術隊暴露的麵積非常,但每一個人都能充分揮火力,非常適合狹空間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