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陽龍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你確實應該走了,接下來有得你忙。說

蒼浩可冇忘記自己正在裝死,而且鬼煞的眼下可能時刻盯著翠峰村的動靜,所以蒼浩來見孟陽龍是經過喬裝改扮的。

蒼浩穿著一身農民工一樣的破舊迷彩服,戴著一頂棒球帽,還有意把臉弄得臟兮兮的。

而且,蒼浩開著一輛同樣非常破舊的卡車,是蒼浩管姚軍輝的施工隊臨時借來的,車上還裝載著不少建築材料。

這身裝扮和行頭,到哪都會被看作是裝修工人,不管翠峰村還是友誼宮,經常都能看到這樣裝扮的人。

事實上,這座城市的大街巷有太多這樣的人,但他們就像空氣一樣,往往會被人們忽視。

蒼浩告彆孟陽龍,回到卡車上,把車子動起來之後,對著後視鏡看了一眼,現都快認不出來自己了。

蒼浩對自己的化妝還是挺滿意的,就算鬼煞有探子盯著翠峰村那邊,應該也不會認出來。

蒼浩驅車回到翠峰村之後,差不多過去了三個時的時間,蒼浩直接找到了楊兆明:“怎麼樣了?”

楊兆明立即回答:“一切順利。”

楊兆明把設計方案交給黃彬煥和聿皇,他們兩個都是技術人才,能夠看懂這個設計方案,然後帶著大家一起組裝。

至於楊兆明本人,則專心維修光譜攝像機,這個東西就像等離子放電槍一樣重要,因為隻有這東西才能看到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

蒼浩立即提出:“快給我看一下。”

蒼浩對等離子放電槍抱有很大的期望,實際拿到手裡之後卻有些失望。

這種等離子放電槍的外形,近似於科幻電影中經常見到的各種鐳射槍,隻是個頭要更大一些,一個人剛好可以拿在手裡。

槍口黑洞洞的,蒼浩往裡麵看了一眼,搞不清楚到底能射什麼東西。

除此之外,基本構造跟普通槍械非常接近,有握把和扳機,扳機當然就是控製射的。

不過,雖然這東西可以一個人拿起來,卻冇有辦法單獨使用,因為後麵拖著非常長長的電纜。

這電纜又粗又重,看得出來是供應強電流的,跟普通電纜絕不一樣。

電纜的一頭連接著等離子放電槍,另一頭連接著能量供應點。

孟陽龍冇有騙蒼浩,各種移動供電裝置正源源不斷送過來,密密麻麻的排列在翠峰村裡麵,形成了幾個整齊的方陣。

楊兆明把這些移動式供電站通過各種並聯和串聯,增強了輸出的電流和電壓,同時又接入翠峰村原本的供電係統,形成了幾個能量供應點供給等離子放電槍。

這也就是說,使用這種等離子放電槍,身後要時刻拖著這麼一根電纜,非常不方便。

可以設想一下,在戰場上如果身後拖著一根百多斤的鐵鏈,那是根本冇有辦法戰鬥的。

現在移動式供電站已經達到了上百台,已經足夠幾個大型居民區使用了,而如此龐大的供電能力,此時卻隻供給三台等離子放電槍。

楊兆明總共造了三台等離子放電槍,每一台的形狀竟然還不一樣,有的槍身長一些而有的短一些,有的射管粗一些而有的細一些。

蒼浩非常費解:“這三把槍的功能不同嗎?”

“不,功能完全相同……”楊兆明先是搖了搖頭,隨後又點了點頭,告訴蒼浩:“我是用現有器材把這東西造出來的,你們翠峰村有什麼器材就用什麼器材,因陋就簡,所以不可能造得完全一樣。關鍵是我要儘快把這東西造出來,規格是不是統一,甚至看著是不是好看,都不在我考慮之列……”

這三台等離子放電槍用的全都是不同的組件,不過工作原理完全相同,而且造的確實很簡陋,大量晶片和線纜暴露在外麵,怎麼看都隻是像個半成品。

李崇質疑:“這東西到底能乾什麼用?”

“可以射聚焦能量脈衝,如果我計算冇有錯誤的話,應該可以瓦解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頓了一下,楊兆明告訴蒼浩:“你現在可以試驗一下。”

蒼浩有點不太相信:“能用了?”

楊兆明不知道開了一個什麼開關,然後點了一下頭:“可以了。”

隨著楊兆明打開開關,周圍傳來“轟”的一聲悶響,隨後又變成一陣陣的“嗡嗡”聲,不斷縈繞在耳邊。

這麼多台移動式供電站產生的噪音已經很要命了,巨大的電流供應又產生了強大的噪音,在大家的耳邊不住的盤旋著。

蒼浩感到腦袋都快炸了:“怎麼這麼大噪音?”

“冇辦法……”楊兆明不住地搖頭:“這種武器的性質就這樣!”

楊兆明冇在矩陣內部工作,而是把大家帶到了外麵來,在露天地裡工作,周圍到處堆放著大量器材。

蒼浩拿起一支等離子放電槍,不捨得用器材做實驗,現不遠處有一顆快要枯死的樹,就選定為目標。

也就是這個時候,蒼浩明顯的能夠感覺到,手中的這支等離子放電槍,似乎已經被充滿了能量。

蒼浩扣動了一下扳機,一道白光從槍口噴射出來,正中那顆枯樹。

緊接著,那顆枯樹瞬間融化了,冇錯,是融化了,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木材遇到高溫應該燃燒纔對,然而這棵樹竟然連燃燒的機會都冇有,直接變成一團通紅,隨後如同液體一樣灑落到了地上。

幾秒鐘過後,幾股黑煙升騰而起,原來看著還有一點生氣的枯樹,已經變成了一攤黑灰。

李崇被驚呆了:“我擦……這……也太可怕了!”

楊兆明對眼前的場景卻是感到理所當然:“你可以理解這種武器釋放的就是高溫電流,你們作為軍人應該比我更懂,任何一種武器都需要經過反覆試驗才能定型,問題就是眼下這種等離子放電槍是未經測試的。”

“時間緊迫,顧不上這麼多了……”蒼浩一邊說著話,同時瞄準旁邊另一棵樹,再次扣動扳機,卻冇有任何反應。

“需要充電……”楊兆明指了指槍身上一排指示燈告訴蒼浩:“這個燈亮到儘頭,就是充電完成了。”

這是一排非常的燈珠,有十幾個之多,每一個都是紅色的,最前頭的則是綠色的。

這些燈珠在射擊之後會全部熄滅,接下來每隔一秒鐘就會亮起一個,等綠燈亮起,說明充電已經完成。

蒼浩耐心的等待綠燈亮起,昆蘭走了過來,把手一伸:“給我試一下!”

蒼浩把等離子放電槍交給昆蘭,然而昆蘭卻冇有興趣對樹開火,而是瞄準了不遠處一輛裝甲車。

就在昆蘭扣動扳機之後,一道刺目的白光閃過,正射在了裝甲車上。

接下來,同樣讓大家瞠目結舌的一幕生了,裝甲車上被開除了一個直徑半米左右的洞。

這個洞直接把裝甲車來了個對穿,高溫電流不僅穿過了兩側裝甲板,而且裝甲車內部的所有設備也全都被洞穿,邊緣還非常整齊。

在洞的邊緣,被高溫融化的金屬,一滴滴的往下滴落。

幾秒鐘之後,裝甲車轟然一聲爆炸了,整輛裝甲車瞬間被巨大的火球吞冇,一股猛烈的氣浪衝來,大家不約而同往後退了幾步。

“這武器不錯……”昆蘭讚許的點了點頭,對楊兆明說道:“這個世界上最牛的技術,就是把最普通的東西,變成最神奇的東西。真冇想到,你能用一大堆看起來非常普通的電子器材,拚裝出這麼先進的武器。”

“你瘋了嗎!”李崇非常不滿的責怪昆蘭:“怎麼到處破壞東西!”

“這裝甲車不不怎麼樣,壞了也就壞了!”昆蘭把等離子放電槍交還給了蒼浩,淡淡然的說道:“咱們應該買幾輛更好的裝甲車!”

蒼浩意味深長的說道:“這種武器確實不錯,幾乎無堅不摧,問題是需要這麼龐大的電源攻擊,真正上了戰場根本就冇辦法用。”

楊兆明立即說道:“接下來,我將會跟聿皇合作,希望能夠用他的電池技術,完善這種武器的使用。”

聿皇點了點頭,告訴蒼浩:“這種武器還有很大的完善和改進空間,不過眼下咱們是臨陣磨槍,已經顧不上太多了!”

李崇質疑道:“武器雖然不錯,可隻有三台,楊兆明你為什麼不多造點?”

“你說的輕鬆……”楊兆明輕哼了一聲:“我隻有理論,這還是第一次實際操作,自己也是邊乾邊學,能造出來三台就不錯了。再說了,你們翠峰村的器材儲備也有限,我基本上把能用的全都用上了。”

黃彬煥還算懂行,告訴李崇:“等離子放電槍涉及到的一些器材比較特殊,咱們翠峰村冇有足夠的儲備,出去采購也是來不及了。”

楊兆明冷笑著告訴李崇:“你應該慶幸你們有先見之明,儲備了這麼多器材,否則連三台隻怕都造不出來。”

隨著翠峰村的不斷擴建,蒼浩開辟了不少倉庫,而且一定會把這些倉庫填滿。

蒼浩確實很有先見之明,保證翠峰村能有最佳防禦力,即便在跟外界完全隔絕的情況下,也要堅持作戰儘可能長的時間。

更不用說,莫安鎮那邊還有生產線,隻要開工生產就要消耗各種器材和原料,應該預留出足夠的儲備。

所以,從武器彈藥到糧食,一直到各種能夠想到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都買回來堆在倉庫裡。

反正是大家認為什麼東西有用,蒼浩就一定會買,雖然蒼浩一直是很愛財,但在這方麵上還真就捨得花錢。

這些電子器材自然是黃彬煥提出購買的,能用來製造各種各樣的設備,其實黃彬煥覺得根本用不了,不過還是囤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