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天,以賽亞剛剛從睡夢中醒來,現在電腦上看了一下自己的生命體征,隨後無奈的苦笑起來。說

剛好,彌伽敲了敲門走了進來,以賽亞直接告訴彌伽:“我想我們快要道彆了。”

彌伽表情平靜:“為什麼這麼說?”

“我能夠感覺到,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以賽亞抬起手來,無力的指了一下電腦螢幕:“我每天都會記錄自己的醫學數據,雖然這些數據一直在上下波動,但總體上是在下降,尤其是肝臟問題非常嚴重。我,太老了,肝臟做過多次手術,已經不能再進行移植了,所以我已經做好了向大家道彆的準備……”

“不!”彌伽打斷了以賽亞的話:“先知會需要你!”

以賽亞無力地笑了笑:“謝謝你能這麼說。”

“記得我跟你說過級黑死病吧……”彌伽一字一頓的說道:“級黑死病演變成喪屍病毒之後,讓感染者獲得了強的自愈能力,所以我組織一批科學家進行研究,希望能夠獲得這種自愈能力,同時去除喪屍病毒的毒性。”

以賽亞目光一亮:“你跟我說過這件事!”

“現在已經獲得突破性進展。”彌伽拿出了一個的金屬箱,打開來之後,裡麵填充著防震泡沫,在泡沫當中有四根密封的試管,裝著一種藍色液體。彌伽告訴以賽亞:“按照我的要求,這些科學家成功對喪屍病毒進行改造,然後提取出可以讓人迅自愈的基因,現在我給你帶來了。”

“試管裡就是病毒?”

“對。”彌伽點了點頭:“隻不過嘛,這些都是已經滅活的,不具有任何傳染性。”

以賽亞有點不放心:“這個……注射進去會不會讓我變成喪屍?”

“絕對不會。”彌伽很輕鬆的一笑:“我已經說過,喪屍病毒的毒性已經被去除,可能會產生一些副作用,但不會把你變成喪屍。前幾天,我們用很多動物做過實驗,很多患有嚴重疾病的動物,在注射了這種滅活的喪屍病毒之後,竟然恢複了年輕活力。”

以賽亞頗有點興奮:“這簡直就是一種萬用靈藥。”

“倒不能這麼說……”彌伽搖了搖頭:“本來,我也是對科學家這麼說的,但科學家告訴我,這個世界上並冇有真正的萬用靈藥。這種滅活喪屍病毒,隻是能夠讓極度衰老的身體,迅自愈器官上的疾病。但這種疾病必須是自體病理原因,不能是傳染病,也不能是外力產生的重傷。也就是說,不管得了感冒還是艾滋病,這種滅活喪屍病毒都冇用。一個因為車禍奄奄一息的人,注射了這種滅活喪屍病毒,仍然會一命嗚呼。隻有你這種情況,過度衰老,纔會有用。”

以賽亞緩緩抬起手來:“快……快給我……”

“本來我是想再過幾天給你的……”彌伽有點不太放心的道:“這種藥物還是新明,過去從冇有類似的東西,需要經過多次試驗,才能真正用到臨床。尤其是副作用還不明確,我們本來準備用動物觀察一段時間,確定到底有什麼副作用然後進一步改進……不過我覺得你的情況可能已經支撐不下去了。”

以賽亞的手顫抖的更厲害了:“給我!”

“我還冇有把話說完……”彌伽有點緊張,額頭上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目前為止,雖然已經做過一些試驗,但這些試驗並不充分,而且全部都是動物實驗。我們還冇有機會在人體身上進行試驗,所以我不敢肯定這些藥物注射給你之後,到底會產生什麼效果,或許在人類身上起到的效果跟動物完全不同。”

“我絕對相信你!我也相信自己的運氣!”以賽亞愴然一笑:“納粹集中營我都活下來了,難道還會擔心一種新型藥物?”

“好吧……”彌伽下定決心,把護士叫了過來,拿出一個試管交給護士:“注射進入靜脈!”

護士質疑:“這是什麼?”

“你不用管是什麼,照做就是。”

“不行。”護士堅定地搖了搖頭:“我不能給病人注射任何來曆不明的藥物,這是我的職業操守!”

彌伽一字一頓的說道:“如果你遵守你的職業操守,那麼你就要丟掉你的職業,我可以讓你從今往後再也無法在醫療行業謀生!”

護士猶豫了一下,最後妥協了,用針管從試管當中抽出這些藍色液體,然後緩緩注射進入以賽亞胳膊上的靜脈。

彌伽對護士叮囑道:“今天在這裡生的任何事情必須全部保密!”

“明白!”護士急忙點頭:“我簽署過保密協議的,不隻是今天的事情,而是所有事情都要終身沉默!”

彌伽擺了擺手:“好了,冇你事了,下去吧。”

打走了護士,彌伽急忙問以賽亞:“你感覺怎麼樣?”

以賽亞長呼了一口氣:“我感覺……好累……”說著話,以賽亞緩緩閉上雙眼,一動不動,也不再說話,隻有胸膛的起伏證明仍然活著。

彌伽看了一眼電腦螢幕,雖然看不懂上麵的具體數據,不過現冇有太大變化,說明以賽亞生命體征平穩。

於是,彌伽鬆了一口氣,讓以賽亞休息一下。

也就在這個時候,彌伽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號碼開頭是“86”,說明是一個國際長途。

“86”是華夏的國際區號,這個電話是從華夏打過來的,彌伽眼下在華夏那邊冇業務,也就冇什麼人會從華夏打來電話。

除了一種人!

那就是華夏的電信騙子!

彌伽不想影響以賽亞休息,走到外麵去把電話接了起來,用非常流利的中文問了一句:“你是不是想說是我領導,然後約我明天去什麼地方,幫你送禮?”

電話裡一聲不吭,彌伽冷冷一笑:“這些年來,我冇感受到華夏所謂五千年文明史,來自華夏各種詐騙和假貨倒是讓我印象深刻。”頓了一下,彌伽又道:“但讓我非常不解的是,為什麼華夏的電話騙子總是操著一口蹩腳的普通話,你們行騙之前為什麼不能好好聯絡一下,你們的普通話水平甚至不如我這個洋人,難道不慚愧嗎?”

電話裡終於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過並不是彌伽期待的騙子,而是底波拉:“看來你對華夏的電信詐騙非常憤怒,不過我可以非常欣慰的告訴你,華夏的電信騙子絕大多數情況下,隻敢騙自己的同胞。就算這些騙子輸出海外,也是騙一下僑居海外的華夏人,不敢對我們這些洋人下手的。原因很簡單——騙了洋人,後果很嚴重!”

“原來是你。”嗬嗬一笑,彌伽緩緩說道:“你說的這種事,我也有所耳聞,洋人在華夏丟了一輛自行車,幾個時就能找回來。華夏人自己丟了孩子,幾十年都找不回來,所以我確實是多慮了,那些騙子應該不會騙到我頭上來。”

“其實我還真挺希望電信騙子找上你,看著騙子對付陰謀家,一定很有喜感。”

“陰謀家?”彌伽被這番話說愣住了:“我什麼時候成了陰謀家了?”

“事到如今,咱們也就彆繞彎子了,把話全部說開吧。”底波拉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對先知會流傳下來的製度非常不滿,你們不希望繼續接受底波拉的監督,並且想要執行更加富有侵略性的策略,放棄過去飽受穩健的做法。”

彌伽非常坦然承認了:“冇錯,我們就是要更加積極進取,創立一個世界性的猶太帝國。”

“這個猶太帝國已經存在了,我們對全球經濟有著巨大影響力,你們還想怎麼樣?”底波拉冷冷一笑,接著說道:“難道這個世界上的錢全部要由我們賺,所有國際重大事務都出自先知會之手,你們纔會滿意?”

彌伽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對!”

“如果真的做到這一步,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底波拉一字一頓的說道:“這個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六十多億人口,不計其數的企業、機構和各種組織,其中有很多比我們先知會更加強大。一直以來,很多人都懷疑猶太民族有統治世界的陰謀,正是這種懷疑導致我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慘遭迫害。本來這個陰謀並不存在,而你們竟然要給變成真的,那麼那些更加強大的存在會容忍我們嗎,難道你希望我們再次遭受迫害?”

“既然這個世界認為我們有陰謀,那麼我們就還給世界一個陰謀。”彌伽滿不在乎地說道:“如果有人想要攻擊我們,那麼我們就反擊回去,我有這個信心。以色列當年立國的時候,在阿拉伯人環伺之下,很多人認為不久之後就得再次亡國。可以色列卻仍然倔強的生存下來,並且越來越強大,這就是最好的例證。”

底波拉反唇相譏:“以賽亞一直看蒼浩不順眼,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以賽亞自己在死亡線上掙紮,蒼浩卻還活得好好的,以賽亞把蒼浩如何了?”

這句話說到點子上了,彌伽無法應對。

“我可以負責告訴你,蒼浩正在成為一個 非常強大的存在,會成為我們的勁敵。”底波拉冷笑著說道:“你先彆想如何統治世界,還是研究一下怎麼對付蒼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