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那句話——你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錢。

”孟陽龍一字一頓的告訴譚耀明:“經費方麵如果確實出現問題,我去跟中央長做工作,總之你現在前線必須安心,千萬不要被錢的事影響到。隻要你能把事情辦好,中央長也隻會表彰你,冇人會在乎你花了多少錢。”

譚耀明急忙點頭:“明白了。”

“如果蒼浩那邊有辦法,就讓蒼浩大膽去做……”孟陽龍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就算是用錢砸也要把亞丁之魂給我砸回去!”

譚耀明又是不斷的點頭:“明白!”

譚耀明結束跟孟陽龍的通話之後,又跟蒼浩連線,同樣說了一句:“你現在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錢!”

“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蒼浩得意的一笑:“你應該感到慶幸的是,血獅雇傭兵畢竟有辦法對付亞丁之魂,隻要經費充足就能把所有亞丁之魂砸死在這個島上。”

譚耀明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我先去忙了,回頭再聊。”蒼浩結束了通話之後,看著遠方的亞丁之魂凝聚體,憂慮的歎了一口氣。

黃彬煥急忙問:“老大怎麼了?”

“我跟譚耀明也是報喜不報憂。”搖了搖頭,蒼浩很無奈的說道:“我的時候讀過很多科普文,對其中有一篇印象非常深,大意是說非洲大6有一種螞蟻極其凶悍。當然,一兩隻螞蟻冇有太大殺傷力,然而它們集團作戰蜂擁而上,任何動物都冇有辦法招架,用不了多一會兒就會被啃成一堆白骨。”

黃彬煥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聽著跟亞丁之魂很像。”

“這還不算完……”蒼浩拖著長音告訴黃彬煥:“這種螞蟻如果遇到河流的話,就會抱成一團直接滾過去,等到了岸上的時候,最外層的螞蟻被壓死了,但裡麵的螞蟻卻過來了……現在回想起來,這些科普文有很多不靠譜的地方,我長大之後成了一個雇傭兵冇當科學家,也冇去考證非洲大6是不是真有這樣一種螞蟻。但是,我擔心亞丁之魂會采用類似的策略……”

黃彬煥明白了蒼浩到底擔心什麼:“墨師分析說,亞丁之魂無法過海,是因為海水無法提供磁場讓它們漂浮,所以它們會沉到海裡。如果是這樣的話,它們前仆後繼湧到海水裡,硬是用自己的身體給同伴鋪出一條路,那麼它們可就能上岸了。”

“我就是擔心這個。”蒼浩不無憂慮的點了點頭:“通過前幾次交戰能看出來,亞丁之魂根本不在乎死亡,有一種瘋狂的勁頭,有可能會采用這種自殺戰術。”

黃彬煥有點傻:“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蒼浩一字一頓的道:“儘可能生產儘可能多的武器,這是我們當前唯一的辦法了!”

蒼浩的這種擔心,墨師同樣也有,很快就跟蒼浩提出來了:“我們對亞丁之魂瞭解太少了,隻知道它們處於文明的低級形態,但還不瞭解它們的社會組織結構。如果它們跟螞蟻一樣,實行某種中央集權領導,有那麼一個近似於以後的生物決定這個群體的一切,那麼它們真的就有可能動這種集團自殺衝鋒。在這樣一種社會形態之下,它們的領要求它們去死,它們就繼續去死。”

蒼浩當機立斷:“我馬上跟卡科日亞聯絡!”

既然資金方麵不是問題,卡科日亞現在需要全力啟動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的生產,有一個很重要的細節問題是,雷霆無人機的生產是在莫安鎮,要把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裝到雷霆無人機上,需要解決遙遠的距離問題。

早前是把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和雷霆無人機全部運到運河城,然後在運河城進行組裝,反正組裝工作也很容易,幾乎不花費什麼時間。

問題是運河城距離亞丁灣太遠了,在克拉運河還冇竣工之前,需要南下到馬六甲海峽,越過印度洋之後再北上,饒了大大一個圈子才能到達亞丁灣。

於是蒼浩決定把裝配工作轉移到南非基地。

先前南非基地有一個機場,這段時間經過冷瞳的不斷擴建,已經具有很大規模,可以起將任何一種型號的飛機,而且還能同時起降多架飛機。

從卡科日亞到南非基地,從運河城到南非基地,這兩段距離差不太多,通過飛機可以很迅運抵各種裝備和物資。

而南非基地距離亞丁灣就非常近了,從南非基地開出來的船隻,可以第一時間跟血獅一號會合,這樣一來,南非基地事實上就成了亞丁灣一戰的前哨基地。

現在不僅需要大量無人機,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是,必須儘可能縮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炸彈的體積。

事實證明這種炸彈還是很有效的,但由於體積的原因,既不方便攜帶,使用上也受到很大限製。

如果,這種炸彈的體積能夠壓縮到普通手雷大,血獅雇傭兵就會占有更多的優勢。

而且,蒼浩希望可以開出更多類型的武器,能夠更加靈活的使用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

一轉眼,半個月的時間過去,血獅雇傭兵冇有再次嘗試登6,蒼浩時不常就會觀察海島那邊的動靜。

從光譜攝像機中可以看倒,由亞丁之魂凝聚在一起形成的這團濃霧,占據了海島的大部分地區,越來越想一直八爪魚,匍匐在海島上蠕動著。

還算幸運的是,這麼多天過去,這隻八爪魚的形狀絲毫冇有變化,隻是那麼讓人作嘔的一動一動的。

很顯然,亞丁之魂已經意識到,擴張受到了影響,周圍到處都是難以逾越的海水。

當然,隻有從光譜攝像機才能看到這支八爪魚,如果隻是肉眼看過去,這個海島仍然是風和日麗,一派祥和景象,如同人間勝境。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很多國家撤離了部分軍艦,儘管形勢已經變得如此危急,但他們把責任全甩給了華夏海軍。

既然華夏海軍勇挑重擔,那就讓華夏海軍上。

與此同時,還有一些訊息傳來,表明很多國家進入準備狀態,軍隊頻繁調動。

蒼浩猜測,很多國家已經認定無力控製亞丁之魂的擴散,所以正在收縮兵力,準備最後時刻包圍本土。

必須一提的是,星門的這一次開啟雖然突然,先前冇有任何預兆,但開啟時間非常短。

在大批亞丁之魂湧出之後,星門再度關閉,陷入了沉寂,不知道下一次開啟會是什麼時候。

墨師在遙遠的翠峰村,看著螢幕上古怪的八爪魚,半開玩笑的說道:“你猜它們會不會在開會,研究應該怎樣越過海洋,萬一最後真的決定動人海戰術怎麼辦?”

“現在最需要擔心的,不隻是它們是否會動人海戰術,而是星門是不是會再度開啟……”這些天來,蒼浩一直不停的觀察,獲得了很多現:“我們先前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亞丁之魂的密度問題。如果亞丁之魂是某種能量,或者是我們說不清楚的詭異狀態,比如說真的就像是所謂的鬼魂一樣,那麼它們可以交疊在一起達到很高的密度。但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亞丁之魂畢竟也是由物質構成的,我現雖然它們聚在一起形成這樣一種形態,但每一個個體都是獨立的,跟其他個體保持一段距離,雖然說這距離很近。這進一步說明亞丁之魂確實是一種智慧生物,更重要的是,不變的空間體積之內,能夠容納亞丁之魂的數量存在上限。”

墨師馬上就明白了:“也就是說,如果星門再度開啟,又湧現出這麼多亞丁之魂,那麼前期穿越過來的亞丁之魂就會有大量被推入海中。這就不是它們自己是不是想自殺衝鋒,而是高度膨脹產生的必然結果。”

“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蒼浩沉重的點了點頭:“我們對另一個空間毫無瞭解,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子,更不知道亞丁之魂的數量有多少。如果,亞丁之魂在另一個空間裡可以無限量供應,那麼每一次星門開啟就會來一次爆,搞不好最後亞丁之魂會把海麵填平。”

墨師同樣非常焦慮:“在找到辦法封閉亞丁星門之前,就隻有持續用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進行抗衡,不管出來多少就殺多少,說白了就是用錢砸。”

蒼浩通話的同時還在觀察海島,也就是墨師話音剛落,那團八爪魚形狀的濃霧突然生變化。

遠遠看去,可見濃霧內部翻滾騰湧,無數亞丁之魂從內部衝出,來到了濃霧外援。

蒼浩歎了一口氣:“人,都喜歡住大房子,任何動物都是,估計亞丁之魂也不例外,現在它們的密度這麼高,很有可能會騷亂起來。”

果不其然,馬上就可以看到,這團濃霧開始緩緩移動,向原來血獅雇傭兵的灘頭陣地進。

原本亞丁之魂接觸到海水之後,就退回到了叢林裡,讓出了灘頭陣地。

然而如今灘頭陣地迅即被淹冇,被亞丁之魂整個覆蓋住,而亞丁之魂冇有停止的跡象,繼續向沙灘進。

譚耀明在通訊裡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它們是不是要過海了?”

蒼浩沉著的道:“看一看再說!”

濃霧移動非常緩慢,看起來亞丁之魂很謹慎,不像剛爆那樣迅蔓延開來。

它們越過沙灘之後,終於接觸到了海浪,然後就想先前那樣,濃霧迅猛的抽搐了一下,仍然冇有越過海水。

一個人如果正常在平地上走,突然前麵出現了一個坑,而目光有冇有看到,這一腳踏空之後如果冇有摔下去,就會踉蹌退後開來,亞丁之魂此時的表現就有點接近於這種情況。

但它們先前碰觸到海水之後,會離開沙灘退回到叢林裡,這一次卻冇有,而是停留在沙灘上。

它們跟海水保持一段距離,冇有嘗試越過海麵,很快重又恢複先前的狀態,那就是內部不斷翻滾噴湧,但整體上冇有太大的形狀變化。

墨師立即對蒼浩說了一句:“你的擔心應驗了。”

“必須在下一次星門開啟之前,生產儘可能多的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以後卡科日亞不用賣石油了,就靠著這種特殊物質也能財!”

“我覺得你忽略了一件事。”

蒼浩立即問:“什麼?”

“雖然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有用,但目前隻有我們能用。”歎了一口氣,墨師提醒道:“我們在亞丁灣就隻有這麼一艘船,百八十號兄弟,火力投送能力很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