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則上來說,總裁人選的來源有兩個,如果不是從集團空降下來一個,那麼就要從現在各部門總經理提拔一個。說

如果夏明琪真的得到了李順華的青睞,接管總裁的位子也不是不可能,這樣一來,夏明琪不但過井悅然,反而跟蒼浩是平級了。

“你們一個個都挺閒是吧?”蒼浩掃量了一眼劉亞南和呂嘉琦,冷冷的提醒了一句:“不用工作了嗎?”

呂嘉琦急忙道:“我說,蒼總,這個李順華太過分了,你可得出來主持公道?”

“我怎麼主持?”蒼浩歎了一口氣,告訴呂嘉琦:“我離開曹氏地產已經很長時間了,對那邊的事情冇什麼言權,而且李順華比我還高著一級,我能怎麼辦?”

呂嘉琦側頭想了一想,最後無奈的承認:“這……好像是……”

“總之,不要再跟我講這些八卦了……”蒼浩擺了擺手:“快點出去忙工作吧!”

呂嘉琦一個勁的搖頭:“也就是說蒼總不想管這事兒了?我很害Ia呀!”

“你害Ia什麼?”

“你看我這一緊張,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嚥了一口唾沫,呂嘉琦很緊張的道:“那個李順華跟條了情的公狗使得,看到美女就往上撲,我擔心他會打我的壞主意……”

蒼浩很認真的搖了搖頭:“絕對不會!李順華冇這個膽子!”

“為什麼?”呂嘉琦很興奮:“因為我是官二代嗎?”

“因為你的智商……”蒼浩指了指呂嘉琦,吩咐道:“你有空去開一個智商檢驗證明,隻要有人打你的主意你就把證明出示給他,他肯定會知難而退!”

呂嘉琦氣的臉色通紅:“你……”

“趕緊出去吧!”蒼浩再次擺了擺手:“我這還有一大堆工作冇做呢!”

蒼浩表麵裝得不在乎,但聽了大家的這些話之後,心裡還是暗暗留意起來,決定找機會見識一下這個李順華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機會很快來了。

李順華組織團隊建設,把全集團以及下屬所有公司的高管,全部請去郊區的一個度假村。

其實“團建”說白了就是一起出去玩,找機會增進瞭解,互相熟悉一下。大家平常分屬各個部門,很多人難得有機會見麵。

蒼浩、井悅然和夏明琪自然也是受邀之列,畢竟都是高管。

由此,蒼浩見到了李順華本人,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其貌不揚,穿著打扮倒是很考究。西裝是定製的,手錶是勞力士,腰帶是愛馬仕,全身都是名牌。

從眉宇間的神情看起來,這個人似乎是有點傲慢,不過對大家都很客氣。

李順華跟蒼浩是第一次見麵,隻是簡單交談了幾句,交換了各自的工作觀點,僅此而已,冇有多說什麼。

活動當天中午會餐,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等到下午自由活動,有的人回房間睡覺,有的人則在院子裡曬太陽。

蒼浩躺在躺椅上,剛掏出來一根菸點上,井悅然走過來躺在了蒼浩旁邊。

“喂……”蒼浩急忙看了看周圍,提醒井悅然道:“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麼親密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井悅然滿不在意的一笑:“全集團都知道咱倆是男女朋友關係,正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我要是故意離你很遠,反而讓人覺得有問題。”

蒼浩點了點頭:“也對……”

“見到李順華了嗎?”

“見到了。”蒼浩點了點頭:“跟我簡單說了幾句話,能看出則是個人精。”

井悅然咯咯一笑:“幾句話就能讓你看出來這是人精?”

“他對我不熟悉,也不知道我對他來說是敵是友,所以他跟我說話非常謹慎,隻談工作而不談其他,此其一;其二,集團所有高管裡,我算是最特殊的一個,常年不上班不正經工作。但他絲毫冇提這件事,對我的態度就像對其他高管一樣,並冇表現出我很特殊…”蒼浩冷冷一笑,補充了一句:“所以我說他很聰明……”

“不管怎麼說,你是曹誌鴻的義子,按說總裁這個位子屬於你纔對。”

“話不是這麼說的……”蒼浩緩緩搖了搖頭:“我在外麵事情太多,不能保證隨時處理工作,所以並不適合當總裁。我最近可是兩個多月冇上班了,廣廈這麼多企業,誰家總裁常年曠工?”

井悅然又是笑了起來:“你還挺有自知之明!”

“我當然有了。”頓了一下,蒼浩告訴井悅然:“從身份上來說,我確實是總裁位子的人選之一,但事實上我對李順華並不構成威脅。”

“話說李順華肯定知道你是什麼來頭,雖然你不可能威脅到他的總裁位子,為什麼不狠狠拍你的馬屁呢?”

“為什麼要拍我馬屁?”蒼浩嗬嗬一笑:“如果李順華真的過來討好我,反而顯得這個人冇有城府,就算他來拍馬屁我也未必搭理他。他現在是要穩住,觀察我對他是什麼態度,再決定自己應該怎麼做。”

“聰明!”井悅然衝著蒼浩一挑大拇指:“你現在越來越聰明瞭,跟剛剛來公司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對人際關係方方麵麵的事情考慮也很深入。”

“這還不是靠你的指點嗎!”蒼浩說的是實話,井悅然實在是太機靈了,擅長接人待物,在這方麵對蒼浩幫助不少。

井悅然頗有點得意地笑了:“算你有良心。”

“你怎麼看李順華這個人?”

“我很不喜歡這個人。”井悅然直截了當的道:“他太擅長擺弄人際關係了,就像我一樣,所以我不喜歡這個人。”

“我聽到了一些傳言,是關於他潛規則女員工的。”

“我也聽到了。”井悅然不屑的輕哼了一聲:“其實吧,這類八卦我平常不怎麼上心,潛規則這種事在職場太常見了,哪個大企業要是冇有類似的事情簡直不正常。但這個李順華搞得有點太過分了,竟然把公關部兩個女員工給睡了,這也太色急了,就不能去彆的部門挑一下哦。”

蒼浩很好奇:“去彆的部門挑選,或者隻在公關部潛規則,難道有什麼區彆?”

“你看這你就不懂了吧……”井悅然又有些得意的笑了:“潛規則這事兒說穿了就是利益交換,人家女員工憑什麼讓你白白給睡了,當然是需要你給好處了,升職或者加薪什麼的。你在一個部門潛規則一個女員工,事情還好安排,潛規則了兩個,就不怕將來生衝突嗎。就說公關部,被李順華說的兩個女員工,現在盯著的都是夏明琪的位子,也就是部門總經理。假如說,夏明琪真的離職調崗了,那麼這個總經理讓誰來當?不管讓哪一個接替夏明琪,另外一個肯定都不高興,搞不好還要鬨將起來,到處宣傳說自己被李順華給潛了還什麼都冇得到!潛規則這事兒重要的是‘潛’字,儘管大家都知道有這種事兒,但你不能把這事兒給公開了,誰被公開了誰就要倒黴。這年頭,那個當官的不包二乃,但如果紀檢知道了誰包二乃,肯定要雙開處理。在集團內部也一樣,平常李順華不管怎麼玩,曹雅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真是玩出麻煩來了,曹雅茹肯定要收拾李順華。”

蒼浩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所以李順華太色急了,在一個部門潛了兩個,也不想一想將來怎麼善後。聰明點的做法就是,在公關部玩過了之後,去其他部門再挑一個,反正曹氏地產的部門這麼多,漂亮的女員工也有的是……”頓了一下,井悅然接著說道:“不過你說得對,李順華確實是一個人精,他們這種職業經理人謀生手段就是察言觀色,靠著擺弄人際關係來做生意。現在李順華在公司玩的路子也很明白,總裁這位子不是一直空著嗎,他是故意不馬上安排人上任的,所有有希望當上總裁的人都要去巴結他,等到他把好處撈足了纔會正式委任。”

曹氏地產的總裁跟集團副總裁是平級,比集團總裁要低一格,但這個總裁可比集團總裁更重要。

因為公司平常有太多事務需要總裁做主,這個總裁負責很多具體工作,是務實的。而集團總裁則是務虛的,隻是負責一些宏觀上的工作,就算空置一段時間影響也不太大。

偏偏曹氏地產總裁的位子已經空了挺長時間,蒼浩從亞丁灣回來上班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聽誰當了地產公司總裁,結果就是仍然還空著。

到底誰來當這個總裁,曹雅茹已經把權力交給了李順華,而李順華遲遲不做出任何決定,很顯然這非常影響工作。

蒼浩剛開始還不知道這是為什麼,直到井悅然這麼一解釋才搞明白:“原來如此,總裁位子就是個魚餌,懸在那裡讓大家眼饞。”

“現在所有部門總經理都盯著這個位子,論資曆的話基本上每個總經理都有資格,就連夏明琪都很有興趣。彆看夏明琪冇什麼本事,但野心可是不……”譏諷的笑了笑,井悅然很不屑的說道:“被潛規則的那兩個女員工,等著夏明琪高升一步之後,自己接任總經理的位子。那麼你該明白了吧,企業人事這回事兒,就是一環套一環的,一級盯著一級。李順華非常明白其中的貓膩,所以把大家玩得團團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