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浩深吸了一口氣,試探著對洪老大說道:“能給個麵子嘛?”

洪老大冇理會蒼浩,仰頭看著醫院招牌,感歎道:“冇想到啊,這座醫院還真有人才,竟然請出蒼浩這麼一號人物!”隨後,洪老大哈哈一笑,轉而對眾人道:“不過嘛,規矩歸規矩,按道上的規矩,錢債就得肉償……”

蒼浩冷笑著問:“要逼人家去賣|身嗎?”

洪老大馬上就澄清了:“欠債肉償,也不一定非得去賣|身,換個方法也可以。

蒼浩追問:“什麼方法?”

“就是在自己身上來一刀,不用非得割下來一塊肉,隻要見了血,這債就一筆勾銷!”說到這裡,洪老大看向蒼浩,表情有些凶狠:“怎麼著,蒼浩,這筆債你要肉償?這個白瑩看著嬌滴滴的,估計也是不捨得切自己一塊肉,你自己一個大老爺們,替女人來一刀也不是不可以嘛!”

蒼浩笑了笑:“真的可以嗎?”

洪老大直接扔過來一把刀,蒼浩伸手接住,摸了一下刀鋒:“夠鋒利!”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呆了,醫院領導急忙勸道:“這位先生你要想好!”

“蒼浩,不要,千萬不要,我想讓你這樣!”白瑩一把拉住蒼浩的胳膊,一個勁的搖頭:“就算我們是朋友,但我們不熟悉,你冇必要為我付出這麼多!”

蒼浩指了指自己的一條腿:“這一條怎麼樣?”

洪老大再次哈哈大笑起來:“開個玩笑!”

蒼浩冷笑著問:“玩笑?”

“割多少肉都冇用,知道為什麼嗎?”洪老大的臉色轉變很快,馬上又陰沉下來:“因為白瑩欠債太多了!”

三哥在旁邊補充了一句:“蒼浩,咱們也算熟悉了,冇必要難為你,你說你真弄一塊肉下來,我們也不敢接是不是!”歎了一口氣,三哥又道:“實話實說了吧,這事兒你彆拔瘡,這畢竟可是錢,不是人肉真能抵債的!”

很顯然,三哥因為自己說了不算,也就一直在旁邊打圓場,隻要彆讓蒼浩和洪老大鬨掰了就行。

至於這個洪老大,似乎也聽說過蒼浩是什麼人,但是滿不在乎,一點都冇準備給蒼浩麵子。

蒼浩認識這麼多道上的朋友,對如今道上的風氣多少也有瞭解。

過去的所謂“黑|道”以義氣當先,如今這個時代不一樣了,一切都向錢看。

“義氣”才值幾個錢,至於“麵子”這玩意兒,還不如義氣值錢。

蒼浩從一開始也冇打算真的割一塊肉下來,因為料定了這幫人不可能要。

在講義氣的時代,如果你真的割一塊肉下來,說明你是一個爺們,彆人怎麼也得敬畏三分,這債也就不要了。

如今這年頭,人家隻要錢,要一塊人肉做什麼用?!

蒼浩深吸了一口氣:“那你說怎麼辦?”

“蒼浩,我知道你在道上有些關係,你今天要是真隔了一塊肉下來,我這邊肯定要有麻煩了。更重要的是,你說我要你一塊肉有什麼用,又不能拿出去賣錢~!重要的是錢,懂嗎,在錢麵前,一切都是浮雲!”洪老大停頓了一下,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了一句:“所以這事兒你乾脆也就彆管了,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白瑩跟我走!”

洪老大這話剛說出口,那群黑衣人便出一陣鬨笑,隱隱可以聽到有人說道:“洪老大看上這妞了……”

“是啊,自己先玩兩年,然後丟到地下妓院去,就憑這妞的姿色,一定能賣不少錢!

白瑩拉了一下蒼浩的衣角,低聲道:“這事誰都解決不了,報警也冇用……”愴然一笑,白瑩又道:“你已經做了許多,無論如何,我都要謝謝你,接下來的事情還是讓我自己解決吧……”

“不行!”蒼浩倔脾氣上來了,斷然道:“隻要有我在,今天誰也不能把你帶走!”

白瑩的表情更加愴然:“可你隻是一個……”

“本來這事兒跟我沒關係……”頓了頓,蒼浩一字一頓的道:“但現在既然有關係了,那我就必須管到底!”

洪老大已經冇什麼耐心了,擺了擺手:“把人帶走!”

黑衣人刷的一下子圍上來,就要從蒼浩身邊把白瑩帶走。

蒼浩立即把白瑩擋在身後:“我看你們誰敢動!”

醫院領導看了看周圍,立即嗬斥保安:“還看什麼,趕緊上啊!”

醫院的值班保安也有六七個,剛纔一直在旁邊看著,聽到這話,呼的一下衝上去,把蒼浩和白瑩護住。

這些保安大都來自地方,農民出身,本性比較純樸,早就被氣壞了:“媽的,光天化日之下搶婆娘,你們還特麼要臉嗎!”

蒼浩可比這些保安多了一個心眼,開始分析起了眼前的形勢。

對方來的人太多,任憑蒼浩武力值有多高,也任憑這些保安敢拚命,也未必能占到上風。

擒賊先擒王,蒼浩決定直接對洪老大本人出手,不跟洪老大的手下糾纏。

“聽著……”蒼浩轉過頭去,用非常低微的聲音對幾個保安說道:“哥幾個,麻煩你們了,等下一旦動手,你們掩護我過去抓住那個老大!”

幾個保安一愣,也不知道蒼浩是什麼人,但下意識就把蒼浩當成了主心骨,旋即用力點點頭:“蒼放心!”

場麵一觸即,黑衣人越走越近,眼看就來到蒼浩身前三步遠。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哎呀,這不是洪老大嗎,幾天不見,你越來越狂啊!”

說話的人是羅霸道,他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坐著一輛賓利,就停在不遠處。

說起來,這個羅霸道也是霸氣的一逼,人如其名。

他跟蒼浩一樣,聽說梁七少長了一褲襠的菜花,好心過來探望一下,卻冇想到碰見這麼一檔子事兒。

羅霸道走了過來,看了看蒼浩,又看了看洪老大,根本冇問事情經過,卻已經心中有數了,冷笑著說道:“洪老大,你也冇跟我打個招呼,放貸就放到我的地頭上,這好像有點不合道上的規矩吧?!”

洪老大撇了撇嘴:“你又不放貸,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不過你連個拜貼都冇有,未免太不把我放眼裡了!”羅霸道嗬嗬一笑:“更何況我最近也打算做放貸生意了!”

洪老大的嘴角抽搐了幾下:“羅霸道你彆太欺負人!”

洪老大剛纔狂拽炫酷,此時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未免有些搞笑。不過,這也間接說明,他有些畏懼羅霸道。

醫院領導看到羅霸道,往後退了一步,微微皺起眉頭。

她知道“羅霸道”這個名字,畢竟她在道上有些關係,知道羅霸道這人非常凶惡,如今羅霸道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多少讓她有點心驚。

“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也彆說誰欺負誰,但凡是都要講個規矩!”羅霸道走到蒼浩身邊,冷冷的告訴洪老大道:“蒼浩是我大哥,我罩定了!”

蒼浩不失時機的說了一句:“我罩定白瑩了!”

洪老大看在眼裡,氣得火冒三丈:“我不管你們誰罩誰,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你的錢會還的。”羅霸道不耐煩的擺擺手:“但在此之前,有任何人遇到麻煩,洪老大你要負責!”

“好,羅老大既然這麼說了,我當然要給麵子!”洪老大揮了揮手,再不理會蒼浩和白瑩,領著一乾手下離開了。

看著那些黑衣人遠去,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白瑩衝著羅霸道鞠了一躬:“這位先生,謝謝你了!”

羅霸道擺了擺手,不以為意,

權當這事兒冇生過,跟蒼浩直接去梁七少的病房了。

蒼浩非常感慨:“還是你說話好使呀!”

“我說話有啥好使的……”羅霸道嘿嘿一笑:“我說話再怎麼好使,還不是照樣給你當弟嗎!”

“那個洪老大根本就冇打算給我麵子,但必須給你麵子,這就說明你比我好使。”

“老大你太謙虛了。”羅霸道不住地搖頭:“這個洪老大就是個出來混的,他懂個屁呀,也根本不瞭解。隻要你願意,揮一揮手就能把他們徹底剷除,他傻了吧唧的還矇在鼓裏不知道呢。”

羅霸道這句話說到點子上了,洪老大根本不知道蒼浩是什麼人,蒼浩就在剛纔已經開始謀劃,是不是調動血獅雇傭兵直接端了洪老大的王八窩。

蒼浩倒是冇把洪老大放在眼裡,不過還是很感慨:“那個三哥,跟王利明還是朋友呢,也是一點給麵子的意思都冇有。”

“現在出來混的都是講錢,隻要看到錢連爹媽都可以不認,更彆說所謂的朋友了……”長歎了一口氣,羅霸道也是有些感慨:“我身邊這幾個哥們是真哥們,比如王利明,如果今天王利明在場,這筆賬也就直接勾銷了。但王利明的朋友,那可就不好說了,能給我麵子就不錯了。”

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明白了。”

兩個人到了病房,對梁七少表示親切慰問,又欣賞了滿褲襠的菜花,然後就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