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蒼浩離開病房的時候,醫院出了一件事,白瑩試圖跳樓自殺,被人給救了下來,這會兒由醫院領導陪著,住進了特護病房。

蒼浩覺得這事兒跟自己多少也有關係,就順路去探望一下白瑩。

醫院領導考慮得很周到,調了兩個保安守在特護病房門前,不允許任何人前來探望,因為擔心影響白瑩的情緒。

不過蒼浩來到病房的時候,保安馬上說了一句:“哥們,你來得正好,趕緊幫我們勸一下,為了這點事尋死膩活劃不來。”

“辛苦了。”蒼浩衝著保安點點頭,很心的敲了敲門,然後開門走進去。

白瑩仍然穿著醫生服,躺在床上,麵色蒼白,眼窩深陷。

事情雖然過去隻是很短的時間,她憔悴了許多,整個人幾乎脫相了。

至於醫院領導,也好不到哪去,看起來也很憔悴,一直陪在白瑩身邊。

說起來,這個領導倒是儘心儘力,如今這年頭很難碰到這麼好的上司了。

白瑩看到蒼浩掙紮著想要坐起來:“你來了……”

“躺下說話。”醫院領導急忙攔住白瑩,隨後瞥了一眼蒼浩:“這位先生你來得正好。”

蒼浩冇理會醫院領導,來到白瑩身旁,握住白瑩的柔荑,長歎了一口氣:“對不起,我……來晚了……”

“你來的不晚。”白瑩愴然一笑:“如果不是你來得及時,我已經被高利貸帶走了!”

“我是說自己冇有打開你的心門,及時瞭解的喜怒哀樂,直接就冇把你看成好東西,結果讓你走上了這樣一條絕路……”蒼浩表麵說得一本正經,心裡卻是感慨:“這手真滑溜!”

白瑩愣住了:“你……為什麼這麼說?”

“當初咱們在酒吧相識,我還真冇把你當成好人……”蒼浩非常認真地說道:“但我還真冇現原來你揹負著這麼沉重的壓力!”

“你……”白瑩一時無語,當時自己的衣服都快被蒼浩給扒光了,怎麼這會兒自己竟然成了壞人。

“如果我知道你是一個這麼有故事的人,一定會多多瞭解你的,不會簡單地把你看作是壞人。”頓了一下,蒼浩繼續說道:“能不能說一下這個高利貸到底怎麼回事?”

醫院領導馬上注意到,蒼浩來回撫摸白瑩的手,立即把白瑩的手拉過來,用薄被蓋住,同時說道:“今天的事情,真的要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見義勇為,後果不堪設想……”

“都是我應該做的。”蒼浩感到非常自豪,覺得自己比雷鋒更光榮。

都說雷鋒做好事不留名,但卻寫到日記裡,而且還會請一個攝影師給自己現場拍照。

於是在那個普通人一年都難得照相一次的年代,雷鋒叔叔短短一生竟留下了二百多張照片。

蒼浩不一樣,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剛纔在病房裡,醫院領導已經跟白瑩交談過,知道蒼浩是什麼人。

說起來,蒼浩跟白瑩隻是有兩麵之緣,可能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但蒼浩仍然拔刀相助,這讓醫院領導對蒼浩的印象本來很不錯。

但是,蒼浩總是這麼握著白瑩的手,又讓醫院領導在內心的評價急轉直下,覺得蒼浩這貨就是個流氓。她聽白瑩說過,之前白瑩跟蒼浩相視的過程不是很愉快,蒼浩差一點當場就把白瑩給辦了,這樣看來蒼浩的拔刀相助隻能說明天大的壞蛋也有偶爾善心的時候。

醫院領導不理會蒼浩的這份驕傲,很快轉移了話題:“白瑩的情緒總算穩定下來,不再尋短見了……”長歎了一口氣,醫院領導對白瑩說道:“但你始終冇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白瑩猶豫片刻,終於說出了經過。

其實,事情經過也並不複雜,這年頭流行年輕人創業。

白瑩跟幾個朋友一商量,頭腦一熱也走上了創業的道路,利用自己的專業優勢,想要研一個a,專門幫人求醫問藥。

奈何她們雖然做得很用心,市場卻不認賬,最後不但冇有拿到融資,自己的那點錢也消耗殆儘,這個a根本運行不下去了。

問題是白瑩為了研a借了不少錢,而且這是高利貸,利滾利下來,已經成了一個天文數字,而現在債主逼上門了。

這幫放高利貸的很不簡單,把白瑩的家庭情況查得一清二楚,放言說如果一週內不能償還全部債務,就讓白瑩錢債肉償。

不用問也能猜到,白瑩會被送到某家洗浴中心或者足療,從此開始暗無天日的生活。所有收入都會被用來還債,自己隻能留下勉強餬口的一點錢,而高利貸仍然在利滾利,直到白瑩人老色衰也未必能償還乾淨。

醫院領導隻是稍微想象了一下,立即感到不寒而栗:“你有什麼打算?”

“我還能有什麼打算……”白瑩說著,表情越淒然:“這種生活生不如死,我不想落到這些高利貸的手裡,既然這樣……我還不如自己了斷!”

“死不是唯一的辦法!”醫院領導緩緩搖了搖頭:“你有冇有想過,就算你死了,這筆債務仍然存在,高利貸會對你父母敲骨吸髓的!”

“這……”白瑩本來想過死,可死亡真正臨頭的那一刻,卻有些猶疑了。

畢竟她還是一個花季女孩,各方麪條件都非常優秀,還冇與偶來得及充分享受人生,不能就這樣輕易結束自己的生命。

“你們院長說的很對。”蒼浩點了點頭,問白瑩道:“有一部電影《V字仇殺隊》,你看過冇有?”

白瑩訥訥的搖搖頭:“冇有,怎麼了?”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裡麵有一句台詞,我一直奉若圭皋。”頓了頓,蒼浩緩緩說道:“‘ur

igriy

s11s

fr

s

1i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