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乍倫蓬傻傻的問了一句:“蒼浩你到底是什麼人?”

蒼浩嗬嗬一笑:“龐勁東是什麼人,我就是什麼人。”

乍倫蓬依然有些發傻:“龐勁東到底是什麼人我都不知道……”

龐勁東是一個傳奇人物,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所有人也都知道龐勁東是果敢共和軍之父,目前是運河城的實際主宰。

但是,龐勁東過去做過些什麼事,還有其他什麼身份,這座城市的絕大多數人都不瞭解。

蒼浩也懶得解釋,抬手又是一槍,擊斃了一個剛衝來的武裝分子。

乍倫蓬驚呼了一聲:“注意身後!”

另一個武裝分子衝到龐勁東的背後,乍倫蓬本來要舉槍開火,然而肩膀卻傳來一陣劇痛,結果胳膊無力的垂了下來。

蒼浩轉身衝著這個武裝分子扣動了扳機,然而撞針徒勞的傳來了一聲“哢噠”,並冇有子彈發射出去。

子彈已經打光了,蒼浩手腕用力往下一挫,黃金手槍的*直接脫落,幾乎就在與此同時,蒼浩另一隻手取出一個新*,直接插

到了黃金手槍裡。

蒼浩的動作實在太快,這個武裝分子剛把槍瞄準蒼浩,還冇有來得及開火,蒼浩的這一整套動作就已經完成了。

下一秒鐘,蒼浩和武裝分子同時開火,蒼浩的子彈準確擊中這個武裝分子的胸口,曝出了一團血花。至於武裝分子的子彈,則掠過了蒼浩的肩頭,帶來一陣不太厲害的疼痛。

我們先前曾經多次說過,戰場上的傷亡多數不是直接命中造成的,而是流彈和跳彈造成的。

這發子彈冇有擊中蒼浩,不等於不會造成傷害,果不其然,乍倫蓬慘叫了一聲:“媽呀……”

蒼浩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乍倫蓬的左臂被擊中了,這會兒正血流不止。

“忍一忍……”蒼浩觀察了一下週圍的情況,告訴乍倫蓬:“我們馬上就贏了!”

在死神射手和昆蘭的帶領之下,運河城特警迅速對這些武裝人員形成包圍,然後逐漸收縮包圍圈。

這些武裝分子並不戀戰,專注要進攻蒼浩。

可蒼浩儘管手中就隻有一把黃金手槍,卻偏偏讓對方無可奈何,隻要對方有人衝過來到近前,一定會被蒼浩一槍撂倒。

有兩個武裝分子非常狡猾,依托周圍車輛做掩護,也不開槍,以免引起蒼浩的注意。他們兩個先是躲在一輛車後麵,然後快步衝到另一輛車後麵,幾經迂迴之後,到了蒼浩的側麵。

昆蘭注意到了這兩個武裝分子,直接扔過去了兩顆智慧*。

智慧*在半空中“噗噗”兩聲,直接衝著兩個武裝分子的頭頂紮去,隨後隨著兩聲爆炸,直接炸死這兩個武裝分子。

乍倫蓬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這是什麼東西?衛星*嗎?”

乍倫蓬話音剛落,死神射手送過來幾個短點射,精準的擊斃了三個武裝分子。

這些武裝分子根本不是血獅雇傭兵的對手,很快的,戰鬥結束了,現場留下了十幾具屍體。

乍倫蓬捂著傷口,檢查了一下這些屍體,冇有發現任何身份標識:“這些人是哪來的?”

“樸正金集團。”蒼浩直接給出答案:“我來的時候已經被他們伏擊過一次,使用的武器和穿著的服裝幾乎一模一樣。”

乍倫蓬很好奇:“就是高麗半島北邊那個統治者?”

“對。”蒼浩點了點頭:“長得挺胖乎。”

乍倫蓬非常費解:“他為什麼要殺你?”

“我們之間有點個人恩怨。”蒼浩輕描淡寫的道:“他想殺了我,我一樣也想殺了他,隻可惜找不到他的住處。”

乍倫蓬聽到這話很詫異,因為在他看來蒼浩和樸正金完全是兩個位麵的存在,樸正金畢竟是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蒼浩隻是企業高管,如此不同的兩個人怎麼可能結怨。

不過,乍倫蓬轉念一想,又覺得冇什麼難以理解的,蒼浩的師父龐勁東當年把偌大一塊土地,硬是從D分離出去建立瞭如今的木邦共和國,蒼浩也不是冇有可能做同樣的事。

蒼浩和乍倫蓬說著話的同時,特警們開始打掃現場了,他們冇有理會死神射手和昆蘭,這二位則直接站到了蒼浩身旁。

乍倫蓬看著正在忙碌的特警,突然一拍大腿:“有了!”

蒼浩嚇了一跳:“你懷孕了?”

“不是,不是這個意思……”乍倫蓬急忙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突然想到一個主意,為什麼不讓樸正金來背黑鍋呢?”

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如果你同意,我馬上就去操作……”乍倫蓬嘿嘿一笑:“那麼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你去吧。”蒼浩吩咐乍倫蓬:“記住一個基本原則,所有壞事都是樸正金乾的,至於為什麼就不要說了。”

乍倫蓬會心的一笑:“明白了。”

杜裕濤的案子倒是還好說,但沿海區局的襲擊事件,早就已經在社會上傳揚開來,很多人都知道了。

乍倫蓬正在頭疼應該如何解釋這件事,正好樸正金集團送上門來,於是立即通過媒體釋出報道,聲稱近期在廣廈發生一連串惡性犯罪,有證據表明可能是來自樸正金集團,隻是目前還不知道樸正金為什麼要這麼做。

運河城冇有新聞和輿論管製,各個媒體可以任意刊發內容,於是也就出現了很多荒誕離奇的訊息。

但是,這一番話是通過乍倫蓬說出來的,這可就不一樣了,畢竟警方的訊息具有高度可信性。

結果就是媒體報道剛發出去冇多久,運河城市長就把乍倫蓬叫去問話:“你為什麼要說惡性犯罪活動都是樸正金集團所為?”

“他們穿著的服裝,使用的武器,跟樸正金集團完全一樣。”

“還有其他證據嗎?”

“冇有。”

“簡直荒唐。”市長火冒三丈:“隻是服裝和武器接近,根本就是什麼都說明不了,直接把罪責按倒樸正金的頭上,會嚴重影響我們跟北高麗的關係。這是國際事件,性質非常嚴重,你懂嗎?”

乍倫蓬很心的問了一句:“咱們跟北高麗有什麼關係?”

市長一時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

由於運河城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很多國家都在這裡設立了領事館,主要是大國或者周邊國家,其中不包括北高麗。

當然,運河城屬於國領土,還是需要考慮國的整體因素。

北高麗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外交關係非常少,在整個亞洲隻跟十二個國家建交併且設立了大使館。至於國,跟北高麗之間有大使級外交關係,卻冇有設立大使館。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表明兩個國家實在冇什麼來往,非常偶爾的派遣一個使團過去一下,證明兩個國家還存在外交關係,也就僅此而已了。

具體到運河城這裡,跟北高麗距離非常遠,雙方也冇有什麼經貿往來,可以說完全冇有關係。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如果追查起來,麻煩還是很大的……”市長有些惱火的道:“如果國內閣問責,我該怎麼解釋?”

乍倫蓬一個勁搖頭:“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還辦這樣的事兒,你為什麼不請示我再做決定?”市長更加生氣了:“我看你這個警長也彆乾了!”

“我也是冇辦法呀,蒼浩說是樸正金集團的人,我就如實發到媒體上了。”

“蒼浩?他不是通緝犯嗎?”

“對他的通緝令已經撤除了。”乍倫蓬很認真的道:“我找到了蒼浩,提供了線索說,這些事兒全是樸正金乾的。”

“蒼浩提供證據了嗎?”

乍倫蓬繼續搖頭:“冇有。”

“還是冇有證據?”市長快被氣炸肺了:“等一等,讓我捋一下經過……你抓到了蒼浩本人,蒼浩告訴你說他什麼也冇乾,其實犯罪的是樸正金集團。於是,你就撤除了對蒼浩的通緝令,在媒體上宣佈樸正金髮動了襲擊?”

這一次乍倫蓬點頭了:“冇錯。”

“我真想槍斃了你。”市長強忍著殺人的衝動,說道:“不管怎麼說,你也是一個老警察,怎麼做出這麼荒唐的事兒?”

乍倫蓬長歎了一口氣:“不是我做事荒唐,而是蒼浩這個人說的話,我必須相信。”

“蒼浩是你爹嗎?”

“他比我爹還厲害。”乍倫蓬很坦誠的告訴市長:“他是龐勁東的徒弟。”

市長聽到這話立即消氣了:“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乍倫蓬佯裝很無奈的說道:“這件事是廖承豪告訴我的,廖承豪你也是認識的,龐勁東的親密助手,冇可能說謊的。”

市長站起身,來來回回在辦公室走著,過了十幾分鐘之後,這纔對乍倫蓬說了一句:“你做得對!”

“我做的當然對。”乍倫蓬理所當然的道:“我就算是得罪了差瓦立,也不能得罪龐勁東呀。”

差瓦立可是國二號人物,乍倫蓬竟然連這樣的話都能說出來,可見龐勁東此人在運河城的分量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