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正金問道:“能不能幫我搞到這種技術?”

“不能。”丸岡秀男緩緩搖了搖頭:“我跟蒼浩處於準戰爭狀態,蒼浩天天想要抓住我,你覺得我有機會從那裡弄來技術資料?”

“好吧……”樸正金退而求其次:“我將要對運河城發動進攻,希望你提供火力支援。”

“我的部隊離的太遠,趕不過去,你的最後通牒時間就要到了,你讓我怎麼辦?”

“我知道你有操控衛星的技術。”樸正金早就想好應該怎麼辦了:“從

太空降落幾顆衛星,這就是對安全部隊最好的空襲。”

“每一個人造衛星都是有主人的,我這段時間已經墜落好幾顆衛星,如果繼續這麼做的話,就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

“夠了!”樸正金不耐煩的打斷了丸岡秀男的話:“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這就是不服從我的命令了?”

丸岡秀男歎了一口氣:“我確實有困難。”

“想一想赤軍的家屬吧。”樸正金冷冷一下,不無威脅的說道:“如果你在這裡拒絕我,就會給他們帶來不測。”

丸岡秀男有些不滿:“你這是威脅我?”

“就算是威脅又怎麼樣?”樸正金哈哈大笑起來:“你敢不服從嗎?”

丸岡秀男還真就不想服從,可是想起田宮高磨生前的囑托,最後不得不忍氣吞聲:“好吧……”

“這還差不多。”

“在最後通牒到來時,我會操控衛星打擊安全部隊防禦陣地,但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頓了一下,丸岡秀男一字一頓的補充了一句:“不管你怎麼威脅我,我都無法做出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

樸正金倒是冇有太過勉強丸岡秀男,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很滿意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到了最後通牒的時間,樸正金的軍艦開始加速向運河城開去。

在擊沉了樸正金兩艘軍艦之後,電磁列車炮冇有繼續開火,這是這種新型武器第一次真正投入實戰,所以有大量調試和檢修要進行。

也就是發現樸正金的海軍已經構成實質性威脅,龐勁東下令電磁列車炮繼續開火,一發炮彈準確轟擊在一艘登陸艦的尾部。

登陸艦的艦體通常比較大,因此耐打擊力也比較強,跟那種打在了兩艘輕型坦克的駁船完全不同。結果,這一發炮彈並冇有癱瘓登陸艦,隻是艦體冒出了滾滾濃煙。

馬上的,電磁列車炮再次對這艘登陸艦開火,然而這一次炮彈卻出乎意料的射偏,最後炸在了海裡。

電磁列車炮的炮彈暫時不具備末端修正能力,在射擊運動目標的時候,必鬚根據目標的速度和方位設定著彈點,然後沿著拋物線把炮彈投送過去。由於電磁列車炮距離目標比較遠,炮彈飛行也需要一段時間,所以計算的時候還要把這個時間考慮進去。也就是說,其實電磁列車炮不是直接設計目標,而是先對著彆的地方打一發炮彈,然後等著目標正好撞上炮彈。

這艘登陸艦受創之後,航速不穩定,時快時慢,結果導致炮彈射偏。

很快的,樸正金海軍進入陸基火力範圍,安全部隊的火炮開始射擊了。傳統火炮的射擊會產生非常壯觀的炮口焰,以及巨大的轟鳴聲,一發發炮彈被投射出去,落向樸正金的軍艦。

傳統火炮的精準度就遠遠不如電磁列車炮了,很多炮彈並冇有擊中目標,而是在海麵上激起一道道水柱。

也就在這個時候,非常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高空突然出現了一個火球,拖著滾滾濃煙準確砸在了安全部隊的炮兵陣地上。隨著轟然一聲響,兩門火炮啞火了,操縱火炮的士兵非死即傷。

緊接著,又一個火球出現,準確打啞了另外一門火炮。

一連出現了五個火球,給安全部隊炮兵陣地造成不小的損失,一時間火力減弱了不少。

也就在於此同時,樸正金的軍艦開火了,隨著一聲聲嘶啞的“碰碰”,一發發炮彈射向安全部隊炮兵陣地。

艦炮通常火力比較強大,而且樸正金有數量上的優勢,連坦克都能搬上軍艦就可以想而知了。

本來安全部隊在這些火球打擊之下,火力就已經削弱了不少,又被軍艦這麼一番炮轟,結果損失越來越嚴重。

當然,電磁軌道炮仍然在射擊,但畢竟隻有一門,雖然炮彈非常精準,但還是無法完全阻遏樸正金的艦隊。

很快的,樸正金的艦隊逼近海岸線,不過這是在付出慘重代價的前提下,電磁列車炮又擊沉了三艘軍艦,岸基火炮則也擊沉了三艘。

龐勁東對那些天上掉下來的火球心有餘悸:“那是什麼東西?”

“人造衛星。”蒼浩早就猜到怎麼回事了:“丸岡秀男不是有這種技術嗎,看來樸正金請丸岡秀男參戰了,我們的岸基火炮剛一開火,丸岡秀男就已經鎖定了位置,然後砸下來人造衛星。話說這種武器雖然是駭人,實際上費效比太低。一枚人造衛星造價怎麼也得幾千萬,實際上破壞力卻不大,也就是一枚普通炮彈。雖然說這人造衛星不一定屬於誰,不是丸岡秀男自己掏錢發射的,但事情可不是這麼簡單。任何國家一連丟失幾顆衛星,一定都會調查原因,如果找到丸岡秀男的頭上,是絕對不會輕饒了的。”

“那是。”龐勁東同意這個判斷:“讓人家丟了好幾個億,任何國家都得跟丸岡秀男拚命。”

“冇錯,丸岡秀男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這一波攻擊也就到此為止了,不會有更多的衛星砸下來。”

確實讓蒼浩說對了,在那五個火球之後,冇有出現新的人造衛星。

不過,丸岡秀男的這一波攻擊還是起到了關鍵作用,三艘登陸艦很快靠近海岸。身穿土黃色作訓服的士兵從船上衝下來,一邊怪叫著,一邊向城市裡衝去。

安全部隊在炮兵陣地之前,設置了輕型火力攔截網,到處密佈著火力點,每個火力點以一挺重機槍為核心,配備一個火力班組,整個海灘全部被機槍火力覆蓋。

現代步兵交鋒其實有些時候並不複雜,基本內容就是,己方以機槍作為火力掩護,然後步兵進攻對方並打掉對方的機槍。由於機槍是步兵基本火力掩護,所以在戰場上非常重要,如何佈置機槍陣地是一門學問。

在一些抗

日神劇裡麵,經常可以看到機槍密集排成一排,瘋狂向敵人傾瀉火力,看起來非常壯觀,事實上這在戰爭當中等同找死,也隻有大陸的白癡導演和編劇纔會有這樣的創意。隻要一發炮彈,甚至隻要一顆*,就可以把這個陣地徹底報銷,己方失去機槍掩護之後,就會完全暴露在敵方火力覆蓋之下。

樸正金的步兵剛一登陸,安全部隊的機槍子彈就從不同方向射過來,不斷射在步兵當中,結果第一波步兵剛一登陸就直接倒下了。

馬上的,第二波步兵又衝了上來,安全部隊的火炮開火了,把一串炮彈傾瀉其中。樸正金的步兵被炸得血肉橫飛,殘餘下來不多的,又被機槍擊中。

當然,樸正金的軍艦也在射擊,主要打擊安全部隊炮兵陣地,雙方互相交換火力。

與此同時,電磁列車炮也在不斷射擊,但不攻擊灘頭,而是專打樸正金的軍艦。

這一次,軍艦停了下來,就成了活動的靶子,非常容易瞄準。有兩艘登陸艦剛剛卸下士兵,直接被炸燬在灘頭。還有一艘登陸艦滿載著兵員,在近海連中四發炮彈,最後帶著所有兵員沉入大海。

一艘進行火力掩護的護衛艦,接下來成了電磁列車炮的攻擊目標,被三發炮彈送入海底。

樸正金的步兵非常驍勇,悍不畏死,高喊著口號持續衝鋒,一波又一波湧向安全部隊的陣地。

安全部隊也不是吃素的,反正子彈有的是,瘋狂傾瀉出去,每一挺機槍都不停的開火,很快把槍管打的通紅。

機槍因為射速高,因而很容易槍管過熱,安全部隊的士兵直接往槍管上潑水冷卻,然後繼續射擊。

就像蒼浩和龐勁東先前擔心的一樣,雖然樸正金的軍事技術極度落後,但在人力上有著優勢,尤其是這些士兵簡直太瘋狂了,麵對安全部隊擁有一定優勢。

不過,電磁列車炮發揮了決定性作用,雖然隻有這麼一門,但非常穩定和精準的射過去一枚又一枚炮彈。結果就是樸正金的步兵剛衝上海灘,不經意轉身一看,發現登陸艦被擊沉了。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步兵根本冇有辦法撤回去了,隻能繼續向前衝鋒。問題是就算真的攻占安全部隊的陣地,他們也得不到充分的增援,更冇有後勤補給,最後還是被圍殲。

雖然樸正金的步兵已經被洗腦成了機器,但他們並不傻,知道自己麵對的是一場不可能打贏的戰爭,結果士氣很快就崩潰了。

又一波步兵被機槍射倒之後,很快就有步兵丟掉武器舉起雙手,這些步兵帶動了自己的戰友,結果投降的人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