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的,在灘頭不再響起槍聲,到處都是高舉著的雙臂。

樸正金的軍艦發現有士兵投降之後,乾出了一件令人髮指卻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竟然集中火力向自己人開火了。

這些士兵剛舉起雙手,冷不防後方炸過來一排炮彈,結果骨骼和血肉被粉碎開到處橫飛,很多人的胳膊脫離了身體漫天飛舞。

投降的士兵腹背被攻擊,在安全部隊和樸正金軍艦的火力擠壓之間,一片又一片變成肉泥。

參與的士兵猶豫了一下,隨後高舉著雙手向安全部隊陣地跑過來,看起來他們認為安全部隊會比自己的上級更加仁慈。

“乾掉他們!”龐勁東毫不猶豫的下令:“我們是雇傭兵,不需要遵守國際法,更不需要留俘虜!”

蒼浩斷然拒絕了:“不行!”

龐勁東乜斜看著蒼浩:“為什麼?”

“這些人其實也很可憐,他們隻是樸正金的炮灰,不應該死在這裡。”頓了一下,蒼浩又道:“更重要的是,抓住這些人,可以讓他們現身說法,揭露樸正金集團的本質。”

“有道理。”龐勁東立即拿起對講機,吩咐安全部隊:“注意保護俘虜。”

接到龐勁東的命令之後,安全部隊在機槍掩護之下,立即派出幾個火力班組,迅速接近那些俘虜。接下來,安全部隊把這些俘虜按倒在地,反剪雙手戴上束帶。

安全部隊躲在掩體後麵本來非常安全,結果衝出來之後,就暴露在了樸正金軍艦的火力範圍之類,樸正金方麵立即集中火力向安全部隊掃射。

最前麵的幾個安全部隊直接被炮彈炸死,跟被俘虜的樸正金士兵全都變成了殘肢斷骸。

龐勁東命令電磁列車炮,專打開火攻擊的軍艦,隻要有哪艘軍艦對安全部隊和俘虜,電磁列車炮就會準確把一發炮彈送過去。

很快的,又有兩艘軍艦被擊沉,樸正金方麵終於撐不住了,一邊繼續開火一邊撤退。

幾分鐘之後,樸正金的軍艦退到了交火範圍之外,岸基火炮已經很難精確射擊。

龐勁東本來想讓電磁列車炮繼續開火,但手下一個軍官報告稱:“電磁炮過熱,急需降溫,已經不能繼續開火了!”

“好吧……”龐勁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暫時先放過他們!”

也就在這個時候,變故再次發生,幾個被俘虜的樸正金士兵突然發生了爆炸。安全部隊的士兵正準備把他們抓起來,冷不防被衝擊波撕裂了身體,結果剛剛冷清下來的戰場,再度混亂起來。

蒼浩馬上明白了,這些被俘士兵當中混有人彈,他們身上攜有大量*,采取自殺性襲擊攻擊己方。

這是隻有極端主義組織纔會纔去的做法,目的是不惜一切代價殺死對方,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或者組織都會儘量保護己方官兵的生命安全,由此也能看出來樸正金其人本質如何。

這些人彈激怒了安全部隊,對著俘虜開始瘋狂射擊,一轉眼就有十幾名俘虜被打死。

龐勁東立即喊話:“停止射擊,我們要抓活的!”

結果,也就是龐勁東話音剛落,又有兩個人彈爆炸了,三個安全部隊士兵瞬間粉身碎骨。

人彈雖然是一種非常不人道的做法,但很多時候確實非常管用,安全部隊在跟樸正金軍艦交火的時候也冇太大傷亡,但這個時候卻被人彈大量殺傷。

不過,安全部隊也是久經訓練的,知道應該怎麼識彆人彈。接到龐勁東的命令之後,他們不再肆意開火,而是對所有俘虜進行檢查。

隻要有俘虜身材明顯臃腫,或者揹著揹包,基本就可以判斷為人彈,安全部隊直接開火擊斃。

結果一番甄彆之後,隻剩下了十幾個俘虜,被安全部隊臨時關到了運河城監獄。龐勁東派人去審訊這些俘虜,一方麵是為了獲取情報,另一方麵則是對他們進行勸降,爭取讓他們站出來指正樸正金的罪行。

這一番戰鬥,安全部隊損失了不少火炮,當然人員也有不少傷亡。

但樸正金一方損失更大,派到運河城的軍艦折損了一半,退到外海那些基本也都負傷,有的已經徹底失去作戰能力,隻是勉強還能開起來。這也就是說,樸正金的艦隊事實上已經不具備作戰能力,但仍然賴在外海不肯走。

很顯然,樸正金對這一次戰鬥失利大為光火,通過媒體發表聲明稱,運河城安全部隊無恥的對己方艦隊發動襲擊,這種做法將會受到嚴厲懲罰。

在所有正常人看來,樸正金實在是有點臭無賴了,明明是他先派遣步兵登陸試圖發動侵略,竟然倒打一耙聲稱是運河城進攻自己。擅入民宅尚且打死勿論,他的士兵都已經登上灘頭進入彆人的領土,可彆人就是不能開火還擊。

周邊各國對這場戰鬥的態度非常淡然,基本都是發表聲明要求各方保持剋製,然後用比較隱晦的語言譴責一下樸正金。畢竟事不關己,所以大家選擇高高掛起,真要是得罪了樸正金這種無賴,搞不好就要對自己開炮了。

國則不然,作為事件的利益直接相關者,發表了措辭強烈的聲明,譴責樸正金對本國領土的侵犯,誓言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捍衛本國安全。

耐人尋味的是華夏方麵,根本冇表態,好像不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不過,蒼浩倒是接到了孟陽龍的電話,孟陽龍直接就說了一句:“運河城這一戰打得漂亮,冇有幾年的時間,樸正金恢複不了元氣。”

“為什麼華夏不表態?”

“為什麼要表態?”孟陽龍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你不是不知道,在我們內部有太多樸正金的粉絲,他們支援樸正金對運河城的行動,而且有著自己的一套理由。如果我們發表聲明應該說點什麼呢,譴責樸正金的話,我們內部就要亂套。如果支援樸正金的話,顯然不符合國際道義,而且還會搞僵我們跟國的關係。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不出聲,整起事件到底誰是誰非,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我們說與不說都改變不了什麼。”

蒼浩歎了一口氣:“你說的也有道理。”

孟陽龍意味深長的說道:“我現在真正擔心的是樸正金會堤內損失堤外補……”

蒼浩冇明白:“什麼意思?”

“這一次戰鬥讓樸正金遭受這麼大損失,樸正金怎麼可能眼下這口氣。”孟陽龍一邊說著,一邊不住的搖頭:“他攢雞毛湊撣子,好不容易積累起了一些軍力,這一戰就讓他損失了十來條軍艦,肯定要想辦法彌補回來。我擔心他又會開口管我們要援助,藉口就是他們需要保家衛國,讓我們幫助建設軍事力量。”

蒼浩直接把後麵的話替孟陽龍說了出來:“他會強調一衣帶水的傳統友誼,兩國是唇亡齒寒的關係,他那邊是我們的戰略緩衝,如果他那邊淪陷了,我們的東北也就危險了。”

“冇錯。”孟陽龍苦笑幾聲:“你我都知道這些是屁話,但是無可反駁的屁話。”

“我看東北地區最大的危險反而就是樸正金,這貨要是掛了,東北就安全了。”

“這個道理雖然是顯而易見的,奈何很多人並不懂。”

“無論如何不能讓樸正金拿到援助。”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運河城這一戰,讓樸正金蒙受這麼大損失,也能讓樸正金多少安分一些,不要再繼續惹是生非。如果我們提供了援助,就等於是運河城這一戰造成的損失,全部由華夏買單了,那麼我們浴血奮戰還有什麼意義?!”

“你的意思我明白,不管樸正金用什麼了理由,我都會努力懟回去,讓他一分錢都拿不到,一樣裝備都弄不走。”

“這樣我就放心了。”

“話說運河城那邊你接下來有什麼計劃?”

“樸正金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想要跟我們打輿論戰,接二連三在媒體上發表聲明。”蒼浩冷冷一笑:“既然這樣的話,我就跟他奉陪到底,這邊我們抓了一些俘虜,讓他們站出來指控樸正金。”

“這個主意不錯。”孟陽龍譏諷的道:“其實,樸正金有些時候並不聰明,他的名聲實在太臭了,竟然想要搞輿論戰。除了我們內部一些腦子不清醒的人,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支援他的,不過大家也都是心裡明白但不出聲。”

“這個我知道,比如眼下的東烏

克蘭問題,全世界都知道是國在搞鬼,根本就是國出人出槍出錢試圖分裂人家領土。但大家也隻是口頭譴責一下,冇有人真的做什麼,畢竟這年頭很少有人深具原則感,敢於主持公道得罪彆人。”

“我會處理好國內事務,運河城那邊就靠你了。”

“冇問題。”蒼浩掛斷孟陽龍的電話之後,直接對龐勁東道:“我想了一下,那些俘虜不要關在監獄裡了,暫時也先不要進行審訊,當然必要的警戒措施要有,不能讓他們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