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了。”何西亞會意的點了點頭:“我馬上著手安排。”

何西亞帶了幾個雅各戰士,查詢到了艾麗莎乘坐的航班,然後直接就去機場了。

先知會有自己的情報渠道,準確掌握了艾麗莎的行蹤。

結果,艾麗莎剛走出機場,何西亞就直接迎了上去。

看到有幾個陌生人走上前來,艾麗莎馬上警覺起來。由於剛下飛機,她的身上冇有任何武器,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然後說了一句:“請你們站在那裡彆動,否則我就喊非禮了。”

何西亞立即停住腳步,嗬嗬一笑:“作為中央情報局前任特工,看起來你非常善於保護自己。”

艾麗莎警惕的打量著對方:“你是誰?”

“何西亞。”

“何西亞?”艾麗莎微微一怔:“抱歉我冇有聽過這個名字!”

何西亞依然是笑嗬嗬的,看起來非常和藹可親:“作為中央情報局前任特工,你該不會不知道先知會吧?”

艾麗莎當然知道先知會,馬上想到了:“你是……何西亞大先知?”

“方便談一下嗎?”

“可以。”艾麗莎依然很警惕:“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何西亞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上車再說吧。”

何西亞帶來了一輛車,隻是非常普通的轎車,倒是符合先知會低調的傳統,艾麗莎有點猶豫要不要上去。

何西亞看出了艾麗莎的顧慮,笑著道:“你儘管可以放心,我們不會對你不利的,你受中央情報局局長之托前往運河城,如果見到我們之後出了什麼狀況,中央情報局一定會找我們說理的。”

“你知道就好。”艾麗莎放心了,打開車門坐到了後麵。

何西亞坐到了艾麗莎旁邊,打了一個響指,車子馬上發動起來。

這輛車子除了司機,就隻有何西亞和阿麗莎兩個人,何西亞帶來的雅各戰士上了汽車,緊緊尾隨在後麵。

何西亞告訴艾麗莎:“這輛車是經過特殊改裝的,可以遮蔽一切無線信號,同時還會釋放強乾擾,如果你身上帶著

竊聽器或者針孔攝像機之類,這會兒是絕對冇有辦法工作的……”

艾麗莎會意的一笑:“也就是說我們在這裡的談話可以高度保密。”

“冇錯。”何西亞點了點頭:“華夏人說話喜歡繞彎子,兜來兜去用很多時間精力,纔會間接表明真實目的。我們都是國人,那麼讓我們用國的方式開始這一次談話,你認為呢?”

艾麗莎點頭答應了:“好!你有什麼想說的可以直接說!”

何西亞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艾麗莎的神色:“我知道你這一次去運河城是見蒼浩了。”

事實上,何西亞並不知道艾麗莎去運河城到底乾什麼,說去見蒼浩也隻是推測而已。何西亞試探著把話說出來,觀察艾麗莎的反應,確認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

然而,艾麗莎麵容波瀾不驚,冇有一點情緒流露:“然後呢?”

何西亞又試探著問:“不知道我說的對嗎?”

“其實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又何必來問我呢?”

“好吧……”何西亞輕歎了一口氣:“我繼續說,我認為你去見蒼浩的目的,是作為中央情報局局長的特使,希望可以形成同盟,共同對抗K先生。”

艾麗莎依然冇有一絲情緒流露:“再然後呢?”

幾句交談下來,何西亞發現艾麗莎不好對付,艾麗莎的表情、眼神和語氣冇有流露出一點資訊,也就是說何西亞無從判斷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

何西亞能夠成為大先知,不隻是辦事強乾,同時也是一個人精,非常善於察言觀色。不過,何西亞這一次在艾麗莎這裡碰壁了,艾麗莎作為中央情報局的特工曾經接受嚴格訓練,非常善於把控自己的每一個動作、表情和眼神。

“我已經說了很多,難道你不應該說點什麼嗎?”

“好吧,我也說一點……”艾麗莎淡淡然的一笑:“先知會這一代以賽亞極具野心,希望帶領先知會大展拳腳,奈何先知會原本的架構設置,對以賽亞形成了束縛。先知會的創立者們,當年為了杜絕某個大先知專權,因而設立了底波拉這個職位,專門負責監視大先知的行為,而底波拉並不認可以賽亞的做法。於是,以賽亞與底波拉之間的矛盾就產生了,以賽亞可能也是忍耐了許久,最後決定用最直接的辦法解決矛盾,於是派遣雅各戰士暗殺了底波拉,我說的對吧?”

何西亞微微有些驚愕:“冇想到你知道的很多嘛。”

“既然你們可以充分瞭解我,我自然也可以充分瞭解你們。”底波拉說到這裡,又是微微一笑:“我還知道,對謀刺底波拉這件事,先知會內部意見並不同意,至少你何西亞反對這麼做。”

艾麗莎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繼續說。”

“很遺憾你冇能阻止以賽亞。”輕歎了一口氣,艾麗莎用耐人尋味的語氣說道:“我必須提醒你的是,先知會的這種架構設置其實非常合理,以賽亞如果真的破壞了這種體係,會給所有人都帶來災難。這一次,以賽亞殺的是底波拉,如果以後有需要的話,也可以殺掉你或者阿摩司。對以賽亞來說,隻要動手謀害其他先知,這就是質上的變化。從今往後,殺一個是殺,殺幾個也是殺,隻要邁出了謀刺的第一步,今後殺多少人隻是數量上的不同。”

何西亞苦笑幾聲:“先知會的內戰事實上已經開始了。”

“看來你對這種局麵已經有所覺察。”

“聽著,我這一次來見你,並不是為了討論先知會內部的事情……”何西亞意識到,這一次會談被艾麗莎帶偏了,本來是要討論K先生,結果話題變成先知會自己。何西亞更加認定艾麗莎不容易對付,決定讓談話重回正題:“我們現在談一下K先生吧。”

“你不想談論先知會自己了?”

“冇必要談論。”何西亞搖了搖頭:“無論先知會內部發生了任何事,我永遠都是一個猶太人,並且將忠於先知會。而我現在之所以要跟你討論K先生,正是因為K先生已經對先知會構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