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我承諾過本月爆發,那就一定兌現,全月每天四更一萬到一萬兩千字。至於下個月更新,看打賞情況。(*^__^*)

阿摩司補充了一句:“事實上,如果我們真的死在這裡,按照先知會的既定程式,可以馬上推選出新的四大先知,其實先知會仍然還會繼續存在。”

“接下來大不了就是

先知會跟中央情報局全麵開戰……”以賽亞讚同的點了點頭:“哦,對了,我必須提醒一下,事實上你不能代表中央情報局,我們在中央情報局也是有自己朋友的。”

k先生長歎了一口氣:“看來局麵真的有點僵持……”

何西亞一字一頓的告訴k先生:“如果今天你能活著離開這裡,或許還有機會對先知會反戈一擊,但今天你會死在這裡,那麼結果就是你的黨羽將會全部被局長消滅。”

k先生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也就是說你們做好了準備跟我一起去死?”

三大先知幾乎不約而同點了點頭,齊聲回答“是!”

眼前的局麵讓k先生很是頭疼,他千算萬算,甚至能把自己的手下送到局長身邊,卻冇有算計到先知會竟然來了這麼一手。何西亞說得一點都冇錯,他k先生可以不把先知會放在眼裡,但前提是今天必須能活著離開。如果他真的死在這裡,整件事情最大的贏家就是局長,至於局長會怎麼處理先知會,反正跟他自己也沒關係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避免兩敗俱傷。”k先生意味深長的說道:“如果我們真的在這裡開火,一定是局長喜聞樂見的,而我們雙方都是輸家。”

以賽亞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冇錯。”

“現在你們麵臨的選擇是,或者繼續站隊局長,那麼跟我兩敗俱傷;或者就是站隊在我這裡……”k先生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再次重申,局長一定會倒台,我已經完全部署妥當,就在這幾天會對局長髮動致命一擊。”

以賽亞微微眯著眼睛看著k先生:“你要怎麼做?”

“我說要乾掉局長,不是在身體上消滅,而是徹底毀滅他的政治前途。”k先生冷笑一聲,補充道:“不過,我現在不能給你們透露太多細節,否則會給事情帶來變數。不過,不久之後你們就會很自然地知道,這位局長大人到底是怎麼倒台的。

以賽亞長呼了一口氣:“好吧……我可修正原來的策略,不再繼續跟局長對付你,但我們跟你之間的關係似乎並不愉快。”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以賽亞接著說道:“你有一句話說的冇錯,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在受彆人擺佈,都是在給其他人充當棋子,冇有誰能真正主宰自己的命運。但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先知會還是要掌控自己的命運,而不是被彆人肆意擺佈。也就是說,如果你想繼續跟我們合作,那麼就必須端正自己的態度,不能繼續對我們指手畫腳。”

k先生嗬嗬笑了笑:“好吧。”

以賽亞冷笑著問:“怎麼證明你的誠意?”

“我不會再索取超級黑死病病毒了。”k先生直接就道:“我充分尊重先知會的勞動成果,但我必須提醒一點的是,你們對超級黑死病的使用必須慎之又慎。”

以賽亞饒有興趣的問道:“為什麼?”

“因為這關係到全人類的安危。”k先生非常認真地回答:“一種超級病毒,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控製,必然會無止境傳播開來。如果真的產生嚴重後果,無論我,還是你們先知會,都負不起這個責任!”

以賽亞哈哈笑了:“真冇想到你竟然還會關心人類安危!”

“我是一個政客,同時是有底線的政客……”k先生說著話,緩緩站起身來:“那麼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結束吧。”

以賽亞點了點頭:“可以。”

“再見。”k先生衝著那三個特工打了一個響指,三個特工自動跟在了k先生身後,一起離開了先知會。

在整個過程中,k先生及其手下特工冇有受到任何阻礙,雅各戰士自動讓開了一條路允許他們離開,似乎以賽亞冇有準備殺了他們。

也就是k先生離開之後,何西亞急忙對以賽亞說道:“我們真的要改變陣營,轉投k先生這一方?”

“冇有其他辦法。”以賽亞意味深長的分析了起來:“局長派來刺殺k先生的特工,竟然已經被k想先生收買,這說明局長根本就不是k先生的對手。雖然我非常厭惡k先生這個人,但很顯然我不能聯合局長對付k先生,這隻會讓我們自己萬劫不複。”

阿摩司

歎了一口氣:“難道我們真的就要屈服於k先生的淫威?”

“當然不。”以賽亞斷然說道:“其實今天這件事情還是很有作用的,從今往後k先生必須修正對我們的態度,這一次冇有要走超級黑死病就是明證。如果k先生不再把他們當做手下一般吆來喝去,我們倒也不是不可以合作,畢竟k先生非常強大,我們需要強大的盟友。”

何西亞很小心的提醒了一句:“但k先生終歸是一個危險人物。”

以賽亞笑著問道:“不然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辦?”

“既然我們跟局長已經結盟,就應該忠於盟友關係。”何西亞立即提出:“我們已經知道k先生要對局長不利,應該馬上通知局長做出應對準備,也許我們可以重新聯合起來消滅k先生。”

以賽亞問阿摩司:“你認為呢?”

“我認為局長和k先生其實是一種人。”阿摩司嗬嗬笑了笑:“他們兩個誰也不比誰高尚,乾這一行的人同樣卑鄙陰險,隻不過跟我們結盟的是局長,但也冇有理由認為局長就一定是好人。不要忘記在結盟之前,我們設想過各種可能性,如果局長會對我們不利該怎麼辦,我們從來都對局長這個人不放心。那麼問題就來了,既然我們能夠跟局長結盟,為什麼不可以是k先生?”

“冇錯。”以賽亞笑了笑,問何西亞:“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何西亞知道以賽亞和阿摩司都不讚同自己的觀點,顯得非常尷尬:“我依然認為應該忠於盟友關係,雖然我們在結盟之前對局長有諸多懷疑,但既然已經決定結盟就不應該背叛盟友。再者說,局長既然已經同意我們的條件,把特工派過來刺殺k先生,說明並冇有準備背叛盟友關係,那麼我們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

阿摩司瞪了何西亞一眼:“局長不是k先生的對手,這並不是我們造成的,局長倒台跟我們自然無關!”

“如果是由我們殺了局長,那麼自然是背叛了,可我們冇有背叛盟友關係。”以賽亞緩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們需要做的隻是坐等著k先生如何打倒局長!”

何西亞非常認真的說道:“有些時候,背叛不是因為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冇做什麼。我們現在已經知道這麼重要的資訊,卻冇有及時告訴局長,這就是一種背叛。”

“你未免太婦人之仁了。”以賽亞不無譏諷的對何西亞說道:“無論如何,如果繼續站隊局長那邊,會給先知會帶來不測,我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所以,我不需要為局長做什麼,接下來k先生與局長之間發生任何事情,也都與我們先知會無關,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好吧……”何西亞不想繼續爭論下去,轉過身向要出去:“我去休息一下。”

“等一下。”以賽亞招呼了一聲:“我必須提醒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私自透露給局長,我知道你跟艾麗莎有私人聯絡,但你不能對艾麗莎說任何事。如果你這麼做了,那就是

背叛先知會,會有很嚴重的後果。”

何西亞沉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說來非常巧的是,何西亞剛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休息,艾麗莎的電話不期而至:“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一切如常。”何西亞略有些尷尬的道:“局長派來的特工非常儘職,一直都在自己的崗位上。”

“那當然了,局長能夠派到那邊去的,必須是經過精挑細選的精英。”

局長精挑細選的精英,竟然成了k先生的心腹,這讓何西亞感覺非常諷刺:“但願能完成任務吧。”

“k先生什麼時候會去先知會?”

在那麼一瞬間,何西亞很想說出真相,讓艾麗莎馬上通知局長,k先生已經準備發動致命一擊。但如果何西亞真的這麼說了,馬上就會被以賽亞宣佈為叛徒,從此為先知會所不容。

於是,猶豫了片刻,何西亞決定還是不要說出來。同時,何西亞覺得艾麗莎先前的一些話非常有道理,先知會原本是非常民

主的機構,但如果變成以賽亞一個人領導。

“我也不知道k先生什麼時候會來。”何西亞長呼了一口氣:“他總是可以準確找到我們所在的位置,每次登門拜訪之前不會有任何通知,我們隻能被動等著他的到來。”

“原來如此。”

何西亞忍不住問道:“難道局長那邊不知道k先生這會兒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