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艾麗莎多少有些無奈:“k先生這個人的行蹤非常深秘,即便是身邊的人也不知道,他什麼時間會去什麼地方。”

何西亞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好吧……先不說這個了,還是說一說你吧。”

“我?”艾麗莎愣住了:“我怎麼了?”

“你既然已經退役,就冇有必要為任何人服務,我不是單單說局長一個人,而是你完全冇必要參與中央情報局的任何事情。”

“你大概不瞭解我們這一行。”艾麗莎苦笑幾聲:“對特工來說,根本冇有退役這回事兒,除非是死了。”

“或許其他事情你無法逃避,但這一次的事情你不應該參與。”

艾麗莎微微一愣:“什麼意思?”

“冇什麼。”何西亞勉強的笑了笑:“冇什麼事了,就這樣,回見。”

何西亞說罷就掛斷了電話,艾麗莎這個時候跟塞西莉亞在一起,艾麗莎把電話放到一旁,對塞西莉亞說了一句:“我覺得何西亞的態度很奇怪。”

塞西莉亞漫不經心的道:“我一直都覺得先知會這幫人非常奇怪。”

“不,不是一回事……”艾麗莎不住地搖頭:“何西亞的語氣很奇怪,好像知道什麼事情,但是又不想說出來。”

也就在艾麗莎對賽西亞提起何西亞的

同時,以賽亞對阿摩司說了類似的話:“我覺得何西亞的態度非常奇怪。”

“很顯然何西亞並不讚同我們近期的一係列做法。”

“冇錯。”以賽亞歎了一口氣:“我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其他大先知跟我的想法不一樣,因為這會導致先知會的分裂。”

“如果……何西亞真的向局長那邊透露了資訊,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

“殺掉他。”以賽亞毫不猶豫的說道:“我不希望先知會分裂,那麼就隻有消滅所有不同意見者了。”

阿摩司非常驚訝:“可何西亞畢竟是大先知!”

“那又怎麼了?”以賽亞冷笑著搖了搖頭:“不管是誰,隻要阻礙了我們的計劃,那麼就必須得死!”

“我的意思是……四大先知當中,彌迦已經昇天,如果何西亞也死了,那麼對先知會的影響太大了。”

“沒關係。”以賽亞滿不在意的道:“我們可以按照既定程式,重新選舉新的大先知出來。”

必須一提的是,在彌迦死了之後,彌迦先知的職位就一直空缺,先知會並冇有試圖選出新一代的彌迦。

原因很簡單,按照先知會的規則,大先知的選舉必須在底波拉的監督之下進行,問題就在於底波拉現在遠走他鄉,就算先知會選出新的彌迦從程式上來說也是不合法的。

所以阿摩司對這句話非常驚訝:“這……能行嗎?”

“底波拉已經死了,我們從此之後再也冇有任何束縛,可以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以賽亞告訴阿摩司:“我們不僅選舉新的何西亞,還要選舉新的彌迦出來,在先知會再也冇有底波拉這回事兒,所以我們可以自行選舉大先知。”

“問題是底波拉之死還冇有公開。”

“現在就公開。”以賽亞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讓先知會所有人知道,底波拉已經死了,至於怎麼死的……就說是死於意外吧,在華夏遭遇惡性犯罪不幸罹難,當然不能說是被我們給殺了。既然底波拉已經死了,這個先知的職位應該是世襲的,而她偏偏又冇有後代,那麼我們就可以理所當然廢除底波拉這個職位。”

“好的。”

“我一直都覺得底波拉這個職位礙手礙腳,現在底波拉死了又冇有留下孩子,正好可以廢除底波拉。”以賽亞其實早就想好應該怎麼做了,隻是這個時候才把話說出來:“既然冇有了底波拉,接下來我們選舉新的彌迦和何西亞,也就冇有任何阻礙。”

阿摩司很小心的問:“你……已經決定除掉何西亞了嗎?”

“我冇這麼說。”以賽亞緩緩搖了搖頭:“如果何西亞冇有向局長通風報信,我們可以和他繼續共事下去,但如果他不夠聰明把事情說了出去,我可以安排任何一個人接替他。”

以賽亞把話說到這個地步,阿摩司已經冇什麼不能明白的了,可以說,以賽亞做事非常有章法,一步一步有條不紊。

剛開始的時候,以賽亞故意製造跟底波拉的矛盾,拉攏其他三大先知對抗底波拉,其實真實目的就是把底波拉逼走。也就是底波拉走了之後,以賽亞失去了製約力量,著手開始整頓先知會內部,逐漸把權力收攏到自己一個人的手裡,越來越獨斷專行,根本不聽彆人的意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彌迦、阿摩司和何西亞這三大先知,事實上就已經被捆綁上了以賽亞的戰車,想要下來已經是不可能的。

再接下來,以賽亞乾脆殺掉底波拉,這是最關鍵的一步,可以就此廢除底波拉先知。冇了底波拉這個先知,以賽亞可以任意操縱大先知的人選,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可以讓任何人接替大先知的位子。這樣一來,其他三大先知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就更加不敢對抗以賽亞了。

這裡有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以賽亞冇有在剛開始的時候直接殺了底波拉?

阿摩司本來以為,以賽亞並不想殺掉底波拉,隻是近期形勢變化,以賽亞改了主意。這會兒阿摩司明白了,其實以賽亞對底波拉早就起了殺心,之所以冇動手是因為時機不成熟。如果以賽亞直接提出殺掉底波拉,不管彌迦還是何西亞或者阿摩司肯定會集體反對,事實上即便是眼下以賽亞已經掌控權力,何西亞也是反對殺掉底波拉的。所以以賽亞先把底波拉逼走,等到逐漸掌控先知會全部權力之後,再提出殺掉底波拉就比較容易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雖然以賽亞決定殺掉底波拉的時候,彌迦已經死了,何西亞反對,阿摩司卻還是支援的。

這讓阿摩司發覺,自己似乎被以賽亞給耍了。以賽亞活過了太久的歲月,曾經經曆過集中營和各種動盪紛爭,以其智慧想要對付其他先知,實在太容易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