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種程度上,樸正金派遣武裝分子襲擊蒼浩,假冒中央情報局襲擊艾麗莎,這兩次戰鬥多少有點恐怖襲擊的意思,但仍然不能算作真正的恐怖襲擊,所以丸岡秀男提供的這條資訊極大震驚了蒼浩和龐勁東。

恐怖襲擊跟戰爭之間,有的時候並冇有明確的分野,但兩者仍然不是一回事。

首先一點是戰爭在雙方軍隊之間展開,以對方軍隊和政府為主要目標,並不涉及到平民。如果戰爭以平民作為目標,事實上就已經成為恐怖主義了;

其次是戰爭是一種可控的暴力行為,用最直白的話說,讓軍隊進攻的時候必須進攻,需要停戰或者撤退的時候自然也是一樣。而恐怖主義是一種不可控的暴力,一旦開始就很難結束,戰爭當中的雙方可以簽署和平協議,而*除非被打死否則輕易不會結束;

再次的一個區彆是,戰爭是發生在武裝人員之間,而恐怖主義活動往往由平民發動,就比如那些人體*,事實上冇有一個是真正意義上的軍人,都是各種身份各種職業的普通百姓而已。

第四是則是戰爭中的交戰方,往往有著嚴密的組織結構,交戰方其領導者未必是某個政府,但必須對軍隊能夠形式有效的管理。恐怖主義活動則冇有明確的組織結構,恐怖主義組織可能會具備一個精神上的領袖,大家都服從這個領袖的召喚,但組成這個組織的各個單位處於分散狀態,實際行動當中往往各自為戰。

類似這種分彆其實還有很多,在這裡就不一一贅述,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個軍人渾身綁上*衝過去跟敵人同歸於儘,那麼這就是戰爭行為,這個軍人毫無疑問會被己方看做英雄。如果是一個平民綁上了*去跟對方平民共歸於儘,這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戰爭行為,而是恐怖主義了。

由於恐怖主義往往分散在平民當中,而且可能以各種手段發動襲擊,這就使得極其難以防範,所以蒼浩和龐勁東才感到頭疼。

樸正金決定對運河城發動恐怖襲擊,意味著已經放棄了常規戰爭手段,有可能會做出來任何事情。

蒼浩和龐勁東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也就在兩個人商議對策的同時,恐怖襲擊已經發生了。

這個時候正是下午,在一所小學校裡,孩子們蜂擁跑出來準備回到自己家裡。

這是一所國際學校,也就是說有著來自世界各國的孩子,其中很多孩子來自外交官家庭,其父母是外國派駐運河城的外交官。

這樣一所學校,當然有著嚴格的安保措施,校園裡麵和學校門口,全都有持槍保安在來回巡視,而這些就來自運河城本地的私人安保公司。

一輛小型貨車開了過來,上麵畫著大大的冰激淩圖案,停在了學校正門對麵的路邊。這輛貨車經過改裝,車廂側麵開了一個售貨視窗,車廂裡麵裝著冰激淩機,可以流動售賣冰激淩。

在運河城經常可以看到這種流動商店,出售的商品從各種小吃到服裝鞋帽一應俱全,既不用交稅也免去了租賃店麵的成本。

這輛售貨車經常在放學時間來這裡,很受學校的孩子們喜歡,所以保安也就不以為意。

結果,也就是大批孩子跑過去買冰激淩的同時,這兩流動售貨車突然間爆炸了,現場頓時血肉橫飛。售貨車前的孩子,學校門口的保安,以及校園內的幾個教師當場身亡。學校主體建築受到猛烈衝擊,所有玻璃全部破碎,上下水管線也崩裂開來。

事後經過統計,包括成人和孩子在內共有八十多人遇難,二百多人受傷。至於財物方麵的損失,學校主體建築基本無法繼續使用,周圍三十多輛車受到衝擊波影響也報廢了。

龐勁東整跟蒼浩說著話,運河城市長和警局局長先後打來電話彙報,龐勁東馬上帶著蒼浩趕去現場調查。

現場一片狼藉,到處都是鮮血,隨處可見人體殘肢斷臂,各種痛苦的哭喊聲不絕於耳。

警察第一時間趕過來封鎖了現場,雖然說運河城本來就不是一個太平之處,但警察還是第一次看到了這麼殘暴的場麵,很多警察當場嘔吐起來。

蒼浩和龐勁東倒是對各種血腥習以為常,直接來到了爆炸的中心,也就是那輛流動冰激淩售貨車。

蒼浩仔細檢查了一下售貨車的殘骸,發現裡麵有三具屍體,一具屍體應該是司機,另外兩具屍體則是售貨員。

通過殘骸可以進一步判斷,售貨車底盤裝載了大量*,被人引爆之後形成了這樣大的殺傷力。

也正因為爆炸是從地盤開始的,所以冰激淩車內的三具屍體,儲存的比較完好,保持著生前的最後姿態。

蒼浩進到車輛殘骸裡麵,仔細分析了三具屍體,隨後出來告訴龐勁東:“是自殺性襲擊。”

龐勁東冷冷的問:“理由?”

“售貨員的兩具屍體,先前應該是直直的坐在售貨車裡,好像車輛正處於行駛狀態……”蒼浩說著,指了指周圍到處灑落的平民屍骸,又告訴龐勁東道:“但你看當時的情況,已經有很多孩子用過來買冰激淩,正常來說售貨員應該起身賣貨收錢纔對。但售貨員冇有這麼做,隻是傻呆呆的坐在這裡,任由這些孩子吵嚷著要買冰激淩,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兩個售貨員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龐勁東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說的冇錯,這確實是自殺性襲擊,這三個人把車開到這裡,就是為了炸死這裡的孩子!”

“丸岡秀男剛剛提醒會發生恐怖襲擊,結果恐怖襲擊就發生了,樸正金還真敢下手呀!”

“不管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我一定要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龐勁東的表情扭曲起來,強忍著憤怒,冷冷的說了一句:“必須血債血償!”

也就是龐勁東決心懲治恐怖主義的同時,另外一起襲擊又發生了,這一次目標是運河城市府。

運河城市府是運河城行政中心,同樣配備了大量安保力量,但運河城這邊跟國內情況不同。國內的政府大樓往往門禁森嚴,而在運河城這裡隻要出具合適的理由,就獲準進入市府大樓。

市府大樓所有門前本來就安裝有安檢門,龐勁東在之前幾次戰鬥發生之後,又把運河城要害部門的安檢措施進一步升級。

想要進入市府大樓必須經過嚴格檢查,可有一個人通過了所有檢查手段,進入市府大樓之後

突然引爆了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