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根據猜裕提供的情報,再加上矩陣係統蒐集的資訊,基本已經可以斷定,哈茂德不是通過合法途徑入境,很有可能是偷渡進來的,眼下這個grb頭目正住在六善酒店。

蒼浩作為企業高管,經常出差下榻各種高檔酒店,倒是多少聽說過“六善”的大名。

簡單的說,“六善”是一個國際頂級酒店連鎖品牌,不過主打是度假,而非商務旅行。所以六善酒店一定位於風景瑰麗的地方,自然價格也就不便宜了,最普通的房間也要幾千塊一天。

蒼浩得知哈茂德住在六善酒店,就猜到一定是風景名勝,於是提出:“我馬上帶人把他抓過來。”

“不行。”龐勁東搖了搖頭:“這事兒挺複雜,我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不就是一處風景區嗎,有什麼可複雜的?”

龐勁東看著蒼浩,很奇怪的問:“你怎麼知道是風景區?”

“六善酒店一定會在有獨特風景的地方。”

“讓你這麼一說……冇錯,那地方風景確實不錯,但還是非常麻煩。”龐勁東歎了一口氣,非常無奈的說道:“六善酒店在一座山上,我知道那個地方,位於薩瓦區,那是運河城一個非常特殊的城區。”

蒼浩頗為好奇:“有多麼特殊?”

“你去過很多國家,非常有見識,那麼我問你一個問題——國內和國外哪邊治安更好?”

“這個問題其實很難一言而進。”蒼浩緩緩搖了搖頭:“很多人認為國內治安更好,其實原因很簡單,守家在地熟悉地麵兒,知道什麼時間不能去什麼地方。事實上,國內的惡性犯罪發案率確實非常低,但其他方麵的犯罪,比如行竊或者詐騙之類,那就隻有嗬嗬幾聲了。表麵看起來,國內犯罪率似乎不高,其實很重要一個因素是立案率低。命案必破,領導高度重視的案子也一定會破,至於其他的就很難說了。”

“你說的是宏觀的,更具體一點。”

“國內外一個重要差彆是,國內的大城市基本都非常安全,因為安保投入非常大。反倒是一些小地方,尤其是比較偏僻的,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反倒需要加小心。國外情況正好相反,一些小地方其實非常安全,反倒是大城市倒是問題多多。一般而言,管不管是東南亞還是歐美髮達國家,凡是大城市都有那麼幾個城區,是本地人不去的,至少是正經的本地人不去。這類城區一般都是貧民區,充斥毒品和各種犯罪活動,犯罪率非常高。外來人員如果不明就裡,不小心去了這種地方,就很有可能被打或被搶……”蒼浩馬上明白了龐勁東的意思,問道:“難道薩瓦區就是這種情況?”

“對。”龐勁東緩緩點了點頭:“薩瓦區居住的多是本地原住民,運河城興起之後,泰南其他地區的一些貧困人口湧入謀生,因為語言文化和本地居民完全一樣,所以也住在了薩瓦區,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片占地麵積極大的貧民區。那個地方過去被稱為‘薩瓦迪卡’,這是泰語,意思就是‘你好’,後來簡稱為薩瓦區。但是,那個地方實際上並不歡迎任何人去,由於彙聚的都是獨斷人口,所以充斥著毒品、***

女以及各種犯罪活動。本地人通常都不去,因為去了就可能回不來了……”

蒼浩對運河城不夠瞭解,第一次聽說原來還有這麼一個地方:“警察不管嗎?”

“如果不是特彆有必要,警察不會去那裡的。”龐勁東搖了搖頭:“當年為了順利推進克拉運河項目,t國內閣允許我們自治,同樣的,我們為了讓本地居民配合運河工程,也允許他們進行一定程度的自治,也就是說薩瓦區是自治城市中的自治城。因為我們允許本地居民繼續做土皇帝,所以他們纔沒阻撓運河修建,但我當初冇想到薩瓦區漸漸演變成了這座城市的一顆毒瘤。如今的薩瓦區是半自治狀態,本地居民相當排外,不要說是普通市民或者旅行者,就算是警察和安全部隊進去,同樣有可能遭到襲擊。據說那個地方武器氾濫,武裝一支小型軍隊都足夠了,幸好他們平常也不怎麼出來惹事,所以我們也懶得理會他們。”

“你冇想到根除這個毒瘤?”

“我需要忙的事情太多,薩瓦區可能是最最不重要的,還有就是即便真的剷除了薩瓦區,另外一個新的薩瓦區一定會在彆的地方悄然建成。”龐勁東說著,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任何一個社會都有陰暗角落,作為統治者必須明白,我們不可能把所有陰暗角落掃蕩乾淨。”

蒼浩點了點頭:“有道理。”

“所以你要去薩瓦區抓人的話,這件事得好好計劃一下。”

“等一等,既然薩瓦區那麼亂,為什麼六善酒店會開在那裡?”

“六善酒店是運河城重點招商引資項目之一,當初酒店集團高管來運河城考察,也不知道怎麼就看中了薩瓦區的幾個山頭,非要把酒店建在哪裡。”頓了一下,龐勁東繼續說道:“薩瓦區的混亂情況他們是知道的,但他們有自己的辦法,這座六善酒店在薩瓦區處於半封閉狀態。你應該知道,能住六善酒店的基本非富即貴,很多人金廚酒店都是乘坐小型飛機。此外,六善酒店還專門修築了一條封閉式高速公路,客人也可以通過這條公路進出。整個酒店範圍內,配備了大量安保人員,薩瓦區的混亂波及不到那邊。”

“原來如此。”蒼浩恍然大悟,想要進入六善酒店確實非常困難,因為總共就隻有這麼兩個途徑,一條是空路,一條是高速公路。毫無疑問,不管是那個途徑,都處於嚴密監控當中。

如果蒼浩帶著武裝人員出現,不管是乘坐小型飛機,還是從高速公路靠近,很有可能第一時間就會被哈茂德發現。

接下來,哈茂德就會迅速逃走,要知道哈茂德畢竟是泰南人,對當地風土民情非常瞭解,跟薩瓦區居民應該算是老鄉,必然可以迅速融入薩瓦區當中,再想要把哈茂德找出來真就是大海撈針。

這就難怪為什麼哈茂德會大模大樣入住這麼高檔的酒店,其實正是看好了這個酒店獨特的地理位置,蒼浩毫不懷疑在薩瓦區有很多同情和支援分離組織的人。

如果哈茂德住在其他地方,很可能會被警察或安全部隊包圍,倒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唯獨在薩瓦區是被自己人包圍起來,想要逃走實在太容易了,某種程度上哈茂德算是打了一場群眾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