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去六善酒店的這一路上都不怎麼太平,到處都是虎視眈眈的人群,不過倒也冇有爆發真正的衝突。

最後,車子終於來到了六善酒店,蒼浩立即拿起武器下了車。

六善酒店有自己的一塊地盤,跟薩瓦區之間隔著高大的鐵絲網,而且到處都是攝像頭,一旦發現某處出現問題,會有大批武裝安保人員迅速趕過來。正因為有著如此嚴密的安保,所以六善酒店雖然處在亂地,卻一直生意紅火,賓客盈門。

據說,酒店剛剛落成的時候,薩瓦區居民曾經幾次衝擊過酒店,試圖擄掠酒店財物和搶劫客人,但全部被酒店安保人員擊退。

按照運河城的法律,未經允許擅入他人領土,打死勿論。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法律保證,各種私人武裝安保公司蓬勃發展,運河城的各種企業、機構甚至有錢人都會聘請數量不等的武裝保安。

同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法律,個人私有財產得到最大程度的尊重和保護,這裡的土地產權是永久性的,一經買下可以傳承後世。

薩瓦區居民在丟下幾十具屍體之後,終於意識到自己不是這些武裝保安的對手,再也不敢打六善酒店的主意,從此之後雙方安然無事。

抓捕哈茂德必須儘可能保密,所以也冇有通知酒店方麵,這就是說行動必須瞞住酒店的耳目,這個時候就應該讓矩陣係統出場了。

龐勁東讓墨師操控矩陣係統,切入六善酒店的監控係統,讓所有攝像頭記錄一段視頻之後,在監控終端上反覆播放先前畫麵。

這樣一來,蒼浩等人就等於是隱身了,根本不會被攝像頭拍攝下來。

死神射手拿出爆破鉗,迅速在鐵絲網上開了一個洞,隨後蒼浩帶頭鑽了進去,昆蘭緊隨其後,死神射手則負責斷後。

進入鐵絲網之後,是一大片風景區,三個人躬身在植被之中快速穿行,利用花草樹木遮擋自己的身形,接近了酒店主體建築。

運河城所有建築,在規劃部門都備有藍圖,六善酒店自然也一樣。龐勁東讓人把藍圖調了出來,蒼浩非常清楚酒店內部結構,來到了一扇側門,打開之後閃身進去。

非常不巧的是,有兩個工作人員正在清理衛生,看到蒼浩拿槍衝進來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就想要喊叫。

死神射手和昆蘭以最快速度衝過去,分彆在兩個工作人員的脖頸上敲了一下,結果兩個工作人員翻著白眼昏倒了。

隨後,死神射手和昆蘭把兩個工作人員拖進工作間,關好門之後跟著蒼浩從樓梯攀援而上,來到了最頂層。

這個時候,酒店內部的攝像頭同樣已經被矩陣係統接管,酒店安保人員在一遍又一遍看著錄像,卻渾然不自知。

根據酒店入住管理係統的資訊,蒼浩找到了哈茂德所住的房間,活動了一下門把手,直接把房門給打開了。

所有酒店的房間,進入多是使用房卡,這又是一套電腦係統。前台對房卡進行錄入之後,資訊傳遞到相應房間,於是相應房卡就可以開啟相應房門。既然是電腦管理的係統,自然就有矩陣係統用武之地,蒼浩手裡並冇有任何房卡,儘管房門本來是鎖著的,但矩陣係統直接就把房門解鎖了。

剛剛一開房門,蒼浩就發現房門裡麵劃著門鏈,這種東西防君子不防小人,隻要用力踹上一腳就能踹開。但房門連接著報警係統,如果這麼做的話就會觸發警報,前麵所有工作就全都功虧一簣了。

死神射手知道應該怎麼辦,拿出幾樣小工具,把手從門縫伸進去,摸索著擺弄了一會,竟然把門鏈給卸開了。

也就是死神射手工作的同時,房間裡時不常傳出女性的浪

叫聲,還有男人粗魯而又**的笑聲。從聲音上判斷,房間裡的女人應該不止一個,這個哈茂德倒是挺會享受的,雖然來運河城的目的是發動恐怖襲擊,可業餘時間也冇有閒著。

打開房門之後,蒼浩帶著昆蘭和死神射手直接衝了進去,結果果然看到了極其***

靡的一幕。

一個渾身長滿彎曲毛髮的男人,正跟四個女人赤身國體滾在一起,蒼浩在一刹那間看到這個男人的麵貌,跟猜裕提供的照片完全一樣。

昆蘭衝過去,抽出人骨刀用刀柄用力砸在哈茂德的太陽穴上,哈茂德卒不**潰濟煥吹眉安醫幸簧突璧乖詿采稀br

/>

緊接著,昆蘭把哈茂德雙手反剪,用束帶捆上,又給哈茂德戴上了一個頭套。

四個女人冇料到有人突然闖進來,立即發出一陣驚恐的喊聲。

死神射手把槍對準了她們:“彆動!”

有三個女孩不敢動了,另外一個女孩可能是冇聽懂死神射手說什麼,迅速按了一下床頭的一個按鈕。

還是因為處在亂地,六善酒店內部到處都是報警裝置,每一個房間裡麵都有,直接連接酒店安保中心。這個按鈕被觸發之後,並冇有任何反應,更冇有警鈴響起,不過酒店保安已經收到了資訊。

“見鬼!”死神射手衝過去,直接用砸暈了這個女孩,同時喊了一聲:“誰還敢動一下,我就槍斃她!”

蒼浩用對講機呼叫龐勁東:“任務已經完成,馬上通知酒店方麵,不要妨礙我們行動。”

龐勁東馬上讓譚孝生聯絡六善酒店,以運河城警局名義告知,有特種部隊在酒店內部執行抓捕行動,要求進店安保人員不要乾擾。

先前為了保密,冇有告訴酒店方麵,現在既然抓捕行動已經完成,就可以要求酒店方麵配合了。

說起來,酒店安保人員的動作還真是迅速,蒼浩這邊纔剛剛放下對講機,外麵就傳來一陣密集的跑步聲。

很快就有人在外麵喊話:“裡麵的人聽著,馬上放下武器,高舉雙手從房間裡麵出來,否則按照運河城法律我們可以當場擊斃!”就像警察一樣,這些保安的喊話,同樣是用好幾種語言先後重複。

而也就在於此同時,運河城警方的電話已經打給了六善酒店,六善酒店方麵又馬上通知了保安。

過了一會兒,外麵的人語氣變了,喊道:“我們已經接到警方通知,知道你們在執行任務,可以從裡麵出來了,我們保證配合!”

蒼浩在前麵帶路,很小心的走了出來,隨時準備開火。等到了房間外麵,蒼浩發現這些保安冇有騙自己,他們全都垂手站立在房間兩旁,武器垂掛在胸前,冇有做出使用姿態。

蒼浩這纔對著房間裡麵說了一句:“出來吧!”

死神射手和昆蘭一邊一個,把哈茂德夾在中間,從裡麵也拖了出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蒼浩決定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讓龐勁東通知警用直升機落下來。

那輛皮卡車就扔在酒店外麵,警用直升機落在了酒店的停機坪上,蒼浩帶著哈茂德乘坐警用直升機去了克拉集團總部。

原則上來說,應該把哈茂德移交給運河城警方,但蒼浩想要親自審訊,於是哈茂德這個有幸來了龐勁東的辦公室,要知道龐勁東的辦公室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的。

就像蒼浩和龐勁東分析的一樣,哈茂德有著超強的心理素質,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等到進了龐勁東的辦公室,哈茂德已經整理好了情緒,滿臉的無所畏懼,甚至嘴角還掛著一絲冷笑。

死神射手和昆蘭把哈茂德丟在地上,蒼浩走上前去,點上一根菸抽了一口,隨後衝著哈茂德吐了一個菸圈。

哈茂德無所畏懼的看著蒼浩,目光是那麼的堅定,似乎已經做好了隨時去死的準備。

從這一刻,蒼浩就意識到了哈茂德這個人不好對付,不管自己用處怎樣的酷刑,哈茂德都不會招供的。

但哈茂德儘管不會開口,蒼浩該審訊還是要繼續,畢竟這涉及到這座城市幾百萬人的生命安全。蒼浩用英語問了一句:“聽得懂英語嗎,或者需要用馬來語、泰語,我們可以找來翻譯。”

“用漢語吧。”哈茂德張口說出非常流利的普通話:“我要是冇猜錯,你們應該就是這座城市的靈魂人物了,什麼市府、警局各種部門都隻是負責日常管理,是你們在真正主宰著這座城市。”

蒼浩點了點頭:“冇錯。”

哈茂德冷笑著說了一句:“很遺憾我冇能炸死你們!”

“看來你確實很精明,你不但猜到了自己為什麼被捕,還能猜到我們到底是誰。”蒼浩衝著哈茂德又吐了一個菸圈,笑嗬嗬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們談話也不用繞彎子了,直截了當的說吧,我們知道你乾了什麼。先前運河城發生三次***式襲擊,應該都是你在幕後操縱的。你叫哈茂德,grb組織重要頭目之一……”

“你們已經很瞭解我了。”哈茂**肥搗淺>鰨苯泳拖氳絞竊趺椿厥鋁耍骸拔乙敲凰蕩恚Ω檬峭跫揖忝翹峁┝飼楸ǎ惹巴跫揖朐撕映牽忝歉愕貌皇嗆苡淇臁R膊恢濫忝親雋聳裁矗雌鵠錘跫揖穀恍緯賞斯叵擔梢怨蠶砬楸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