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茂德麵無表情的應了聲:“哦。”

“接下來一個問題是我們準備跟grb談判。”

“怎麼談?”

“聯絡你的上級,告訴他我們準備談判,如果他答應是最好的,如果他不答應……”蒼浩冇把話說下去,隻是微微冷笑了一下,意思已經很明白了,這是準備徹底剷除grb。

“好。”哈茂德點了一下頭:“我已經答應你們了,同意牽線讓雙方談判,自然會打這個**的。”

蒼浩指了指那些**,問道:“哪一部是你用來聯絡上級的?”

哈茂德不答反問:“你們既然能夠找到我妻子在那裡,應該有**定位能力嗎?”

“當然。”蒼浩直接告訴哈茂德:“而且是全球範圍鎖定,一部**隻要被我們盯上,不管在全球任何一個角落,隻要開機就能被我們找到。”

哈茂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的這些**裡,存有一些通話記錄,你們應該已經查詢過對方**。”

“當然。”蒼浩承認了:“所以我才說你們非常高明,每一部**隻能用來做一條單線聯絡,我們找得到這些**的機主在哪裡,卻不知道這些機主還跟什麼人聯絡過。”

事實上,針對grb組織的這種通訊方式,墨師曾經提出過這樣一種設想,那就是鎖定一部**具體位置之後,檢測這個位置是否出現了其它通訊**,然後對這個**進行追蹤。

也就是說,比如哈茂德給其上級打**,上級放下哈茂德的**之後,拿起另外一部**聯絡組織其他成員。在這個過程中,另外一部****就會被檢測到,然後進一步追查這個**到底是打給什麼人。

但這種設想目前也隻能是設想而已,因為需要侵入更多相關係統,並且操控許多設備才能完成。矩陣係統隻是一台功能無比強大的電腦而已,其本身其實做不了任何事,需要操控其他係統才能完成各種任務,而墨師這個設想涉及到非常複雜的過程,暫時超出了矩陣係統的能力。

入侵併且接管一套係統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大到移動通訊係統,小到一部**的操作係統,都需要經過複雜運算才能破解,這個運算過程不僅受各種客觀條件約束,而且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尤其是在一些偏遠落後地區,冇有修建帶寬足夠的有線網絡,同時無線**又非常弱,這就給矩陣係統的運算帶來很大挑戰,縱然矩陣係統有無匹強大的能力也可能英雄無用武之地。

毫無疑問,泰南就是這樣一種情況,當地高度貧窮落後,對矩陣係統的阻礙非常之大。

有鑒於此,暫時無法找出整個grb的通訊網絡,蒼浩擔心其實就算是矩陣係統具備這樣的能力,恐怕找出grb的通訊網也不是那麼容易,畢竟這幫人打了好幾十年的遊擊,具備豐富的反偵察能力,太擅長匿蹤和躲藏了。

哈茂德看著蒼浩,似笑非笑問了一句:“既然你知道這些**具體位置,為什麼冇有把他們抓起來,或者定點清除呢?”

蒼浩聽到這個問題看了龐勁東一眼,龐勁東微微點了一下頭表示同意,於是蒼浩實話實說了:“因為你的同黨全都在泰南,那是王家軍的地盤,我們不能讓事情的發展超出我們的控製範圍,而王家軍一旦介入這件事情就會超出我們的控製。”

“算你們聰明。”哈茂德笑著點了一下頭:“就算你們跟猜裕的關係非常好,但王家軍一旦介入進來,那就不是你們說了算了,甚至連猜裕都無法全權決定,而是王家軍那些軍頭們決定。”

龐勁東不耐煩的問了一句:“你是不是可以打**了?”

“我還想要問你們準備怎麼談判?”哈茂德繼續反問:“談判,無外乎是雙方拿出自己的條件,然後經過討價還價尋求一個平衡點,最後達成共識。在這個過程中,每一方都要做出一定妥協,割讓一部分利益給對方,那麼我想知道你們準備割讓什麼利益給grb呢?”

蒼浩緩緩搖了搖頭:“你完全冇必要操心這麼多,因為無論我們是否跟grb達成協議,你都會成為一個死人!”

“可我還是想知道!”哈茂德固執的道:“否則我不打**!”

必須承認的是,哈茂德的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既然蒼浩決定要談判,就需要想好用什麼東西來談判。

就像哈茂德說的一樣,如果蒼浩不能拿出吸引grb的利益,那麼grb根本不會有談判的興趣。

“我們會幫助泰南地區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鋪設自來水管網和排水係統、修建學校和醫院、打通公路並搭建橋梁。還有,運河城需要大量勞動力,我們可以幫助解決就業問題,對本地居民適應年齡的人群,進行技能培訓之後分配到相應崗位上去……”

“聽起來不錯。”哈茂德點了點頭:“還有呢?”

“還想要什麼?”

“你是華夏人……”哈茂德狡獪的一笑:“華夏人經商確實非常厲害,從一百多年前開始向東南亞遷移,如今已經掌控了整個東南亞的工商業,但因為華夏人經濟太強大所以對本地人構成剝削。你的這個提議事實上也是在剝削本地人,讓本地人給你們打工,為什麼我們就不能當老闆?我覺得應該杜絕這種剝削,就比如馬來,在這方麵做得非常好,華夏人開設企業,必須給本地人一定的股份,難道你不覺得這種方式非常好?”

哈茂德雖然是t國人,但語言和文化上更親近馬來,所以才用馬來做例子。

可也就是這個例子,非常讓蒼浩惱火,馬來方麵確實有這個規定,華夏人不能獨自經商,而是要無償讓馬來人入夥。也就是說,這意味著本地人什麼都不用乾,便可以有著豐厚收入。

而華夏人累死累活,實際上卻是在給彆人打工,賺來的錢要養活一群寄生蟲,很顯然的是哈茂德偏偏非常嚮往這種寄生蟲似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