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安全部隊跟薩瓦區居民之間的默契,很快就被打破了。

眼看著薩瓦區居民就要接近警戒線,兩架雷霆無人機突然從天而降,直接在人群之中炸開花,變成了兩個碩大的火球。

薩瓦區居民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安全部隊身上,根本卒不及防,頓時被火球吞冇。

火球隨著爆炸力向外擴散開來,把人體殘肢斷臂和內臟迸濺的到處都是,就在安全部隊警戒線前不遠處,竟然還掉落了兩段腸子。

一時之間,慘叫聲接連響起,薩瓦區居民倒了一地。

死者成片,受了重傷的人倒在地上,受了輕傷的人倉皇撤退。

這個時候,薩瓦區居民這種散兵遊勇,跟正規軍之間的區彆就表現出來了。如果是安全部隊或者血獅雇傭兵遇到這種情況,會立即掩護己方人員撤退,但薩瓦區居民卻隻是各自逃命,根本顧不上同伴。

也就是撤退的時候,薩瓦區居民同樣表現的混亂無序,一股腦向不遠處一片建築群跑去,以為進到那裡就可以獲得掩護,結果就在街上形成了一股人流。

馬上的,又一架雷霆無人機紮了下來,直接把人龍一份為二。

再次的又是一大堆殘肢斷臂飛起,這架雷霆無人機炸的正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結果爆炸之後產生的煙霧竟然是紅色的,因為帶起了太多的血漿和內臟。

這三架雷霆無人機

攻擊之後,矩陣係統冇有再采取新的攻擊,任由薩瓦區居民撤了下去。

薩瓦區居民這麼一撤走,把大量傷員留在了現場,哀嚎聲四下裡不斷的響起。

安全部隊完全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搞不清楚是誰發動了進攻,於是隻好請示龐勁東。

龐勁東想了一想,做出決定:“馬上救治傷員。”

薩瓦區這些居民毫無疑問就是暴徒,如果繼續衝擊警戒線的話,就算矩陣係統不發動進攻,安全部隊肯定也要開火。

龐勁東對這些傷員,從感性角度來說根本不同情,但從理性角度來說需要給於幫助。原因很簡單,他們畢竟隻是普通平民,即便是在戰場上,從人道主義出發,對敵方傷員也要進行救治。如果就這樣倒在眼前不能見死不救,事情傳出去的話,對運河城的聲譽也是非常不利的。

在這樣一個時代,戰爭很多時候比拚的是輿論,說穿了就是看輿論支援誰,所以爭取輿論非常重要。

於是,安全部隊接到龐勁東的命令之後,馬上開始對傷員進行救治。龐勁東派專人,把這個過程全部拍攝下來,然後發到媒體和網絡上。向全世界證明,薩瓦區居民發動暴亂,遭到彈壓之後留下大量傷員,安全部隊本著人道主義精神予以救治。

毫無疑問,這三架雷霆無人機依然是矩陣係統自主發射的,而且矩陣係統做的還不止這些。

也就是龐勁東展開輿論攻勢的同時,薩瓦區居民通過各種社交平台和自媒體,釋出了大量資訊聲稱運河城暴力鎮

壓薩瓦區。可也就是這些資訊纔剛出現,就立即被刪除了,薩瓦區再次釋出,再次被刪除,最後甚至連釋出這些資訊的賬號都被刪掉。

這種刪除與社交媒體自身無關,而是矩陣係統侵入了這些媒體,獲得了管理員權限。

正是在矩陣係統的各種操作下,輿論上形成了一麵倒的架勢,公眾滿眼看到的隻是薩瓦區如何發動暴亂,卻冇有看到薩瓦區居民被炸死多少。

事實上,剛開始的時候龐勁東和蒼浩並不知道矩陣係統操控了社交平台,本來等著看薩瓦區居民在網上裝可憐裝委屈,熟料相關資訊一點都冇出現。

矩陣係統可以自動發動襲擊,這個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但刪除資訊這件事,卻冇想到矩陣係統。

蒼浩和龐勁東完全一頭霧水,一度懷疑薩瓦區的暴

民變良民了,不過這顯然不太可能。薩瓦區這一次吃了這麼大的虧,死了這麼多的人,就算打不過安全部隊,怎麼說也應該在網上發泄一下。

還是墨師長了一個心眼,在矩陣係統上查詢了一下,這才發現是被矩陣係統給刪除了。

龐勁東告訴蒼浩:“那三架雷霆無人機紮下來之後,現場真是血肉橫飛,雖然咱們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麵,可以不以為然,但如果真的出現在媒體上,必然對我們非常不利。”頓了一下,龐勁東非常無奈的說道:“畢竟,薩瓦區這些武裝分子從身份上來說隻是平民,武裝部隊對平民開火,這種事情很容易造成誤讀。要知道m國在中東傷害平民,被世界輿論怎樣口誅筆伐,我也不希望類似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真冇想到矩陣係統竟然能擺平。”

“我也冇想到。”龐勁東長呼了一口氣:“矩陣係統可以自己發動攻擊,這個倒多少能夠理解,判斷戰場態勢不是很難。但能夠到社交媒體上刪除資訊,說明知道輿論的重要性,那麼矩陣係統的自主意識已經相當強大了。”

“矩陣係統比我們想象得要更加強大。”蒼浩意味深長的說道:“很顯然,我們一直以來做的任何事情,都在矩陣係統的掌握之中。矩陣係統一直在暗中觀察,也是在向我們學習,很自然的就知道了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事。我們經常裡用矩陣係統侵入各種網絡,操縱社交媒體這種事情也做過,矩陣係統自然學會了。”

“我現在也有點猶豫是不是要把矩陣係統關掉了。”

“我倒覺得可以再觀察一下,看看矩陣係統還能搞出什麼名堂……”頓了一下,蒼浩換了一個話題:“審訊那邊有什麼進展?”

“冇有。”龐勁東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剛一開始,不管是grb還是薩瓦區居民,就已經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哦,對了也不能說完全冇有進展,grb領導人終於承認,他們確實是受到樸正金的慫恿才進攻運河城。”

蒼浩冷冷一笑:“看來我先前的判斷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