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近身兵王 >   第1107章東隧事件

-

龐勁東馬上吩咐譚孝生:“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立即封鎖東隧,阻止任何人接近;第二件事情是把哈茂德給我帶過來……”

“對公眾應該怎麼交代?”譚孝生很無奈的說道:“主城區和離島之間的交通非常繁忙,如果突然封閉東隧,肯定會造成恐慌。”

“實話實說,就說有恐

怖分子挾持人質,這件事情是隱瞞不住的……”龐勁東歎了一口氣:“幾百個人被關在隧道裡麵,就算我們不說實話,真相也早晚會傳遞出去。”

譚孝生點點頭:“知道了。”

“還有,馬上派遣特警隊前往西橋……”龐勁東一字一頓的吩咐:“必須防止對方雙管齊下,如果突然再襲擊西橋,我們可就麻煩了。”

譚孝生點點頭:“明白。”

譚孝生馬上行動起來,派遣特警隊前往東隧,安全部隊進行配合,在隧道兩個入口處部署警戒線,阻止任何人靠近,當然警方和安全部隊自己也不靠近隧道。

從警方和安全部隊所在的地方,可以清楚看到兩輛集裝箱貨車堵住了隧道,在集裝箱貨車旁邊,有一些武裝分子在來回巡視。

這些武裝分子發現警方和安全部隊抵達,立即開火射擊,槍聲在隧道裡麵迴響,造成很大的聲浪。

子彈不斷飛射出來,射在警車上麵,一轉眼功夫,兩輛最前麵的警車就被打成了篩子。

警方這邊立即還擊,不過冇有集中武裝分子,因為警方擔心傷到人質,所以還擊不敢太猛烈。

至於安全部隊,本來有重型wǔ

qì,同樣因為擔心人質不敢使用,隻能眼睜睜看著警方和武裝分子交火。

交火隻持續了不到一分鐘就結束,那些武裝分子馬上隱冇在了集裝箱貨車後麵,再冇有露頭,也不再開火。

與此同時,另外一隊特警趕到西橋,對所有過往車輛進行盤查,尋找是否有可疑人員。

不隻是龐勁東,所有人都擔心,武裝分子接下來會襲擊西橋。非常xìng

yùn的是,特警很快控製了整個西橋,既冇有發現可疑人員,也冇有發現任何危險物品。

龐勁東權衡利弊之後,決定暫時不封閉西橋,保證主城區和竹島之間的交通,以免造成更大的恐慌。不過,橋上往來的車輛和人員都要經過檢查,這樣一來交通速度就放緩了不少,再加上東隧已經被封閉,形成了長長的的車龍。

但西橋隻要還能通行,總是好過徹底封閉,竹島和主城區之間的交通如果徹底斷絕,造成的經濟損失可就更大了。

龐勁東決定對公眾實話實說,結果倒是冇有引起太大的恐慌。一方麵是政

府的資訊如果足夠透明,能夠讓公眾清楚地看到一切,公眾反而不會太過擔心。人們往往對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懼,越是遮遮掩掩才越容易引發恐慌;另一方麵,由於先前一係列事件,運河城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也非常之大,可以說對這種事情已經習慣了。

哈撒烈士旅控製隧道之後,專注檢查隧道裡的車輛和人員,暫時冇有跟運河城這邊取得聯絡。

譚孝生把哈茂德送到龐勁東這裡,龐勁東直接就問:“你跟哈撒烈士旅是什麼關係?”

“你認為我有必要告訴你嗎?”哈茂德嗬嗬一笑:“我,是一個已經快要死了的人,告訴你或者不告訴你,既然我都要死的話,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你表麵裝的很無所謂,大義凜然好像已經做好死的準備,其實你已經露怯了。”龐勁東冷冷一笑:“

你這句話裡暗含的意思,是你還是希望能夠活下去,如果我願意饒你一命,你就會把事情說出來。”

“你錯了。”哈茂德一字一頓的說道:“龐勁東,我承認你非常聰明,但你冇有自己想的那麼聰明。就算你願意饒我一命,我也不會告訴你任何事的,所以你可以省一省了。”

“雖然你不願意說,但我還是可以告訴你一些事……”龐勁東冷冷的說道:“就在半個小時之前,哈撒烈士旅突然控製了海底隧道,挾持了幾百名人質。我過去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組織,當然也從來冇有打過交道,不過根據我獲得的一些資訊,似乎你跟這個組織有一些關係。”

哈茂德對東隧事件並不感到驚訝,似乎早有預料:“我猜應該是猜裕告訴你的。”

“猜裕常年駐守泰南,對你們這些人再瞭解不過……”頓了一下,龐勁東又道:“當下對我來說第一要務是保證人質安全,如果你可以幫忙的話,我不是不可以考慮特赦,讓你去跟自己家人團聚。”

“用不著。”哈茂德輕蔑地笑了起來:“把你的好心留起來吧,我不需要你的特赦。”

“你真的做好死的準備了?”

哈茂德反問:“你猜?”

龐勁東仔細觀察哈茂德,發現哈茂德的雙眸閃著一種希望,是那麼渴望能夠活下去。自己的判斷原本是冇有錯的,可為什麼自己已經要特赦了,哈茂德卻又不在乎。

馬上的,龐勁東明白了:“哈撒烈士旅接下來會向我們提出條件,換取人質的安全,我要是冇說錯,其中一個條件就是釋放你。”冷笑一聲,龐勁東又道:“所以你不需要我特赦,因為你本來也能逃出生天。”

哈茂德撇了撇嘴:“你確實非常聰明。”

“你自從被捕之後,一直處於我們的嚴密jiān

kòng之下,不可能跟外界取得任何聯絡。也就是說,哈撒烈士旅的行動,事先不可能跟你通氣兒……”頓了一下,龐勁東繼續分析道:“那麼問題來了,你怎麼知道哈撒烈士旅會提出釋放你的條件呢,dá

àn隻有一個,那就是你們互相之間非常熟悉,哈撒烈士旅一定要救出來你,而你也猜到哈撒烈士旅會這麼要求。換句話說,其實你並不知道哈撒烈士旅會采取這個行動,但行動既然展開了,就必然跟你有關。”

哈茂德點了點頭:“繼續說!”

“哈撒烈士旅和grb都是泰南分離組織,根據猜裕tí

gòng的情報,這兩個組織之間冇有從屬關係。你作為grb的成員,為什麼會被哈撒烈士旅如此器重……”搖了搖頭,龐勁東做出了判斷:“有一種可能是哈撒烈士旅的領導者跟你有親屬關係!”

哈茂德聽到這句話,明顯的驚了一下,龐勁東知道自己猜對了。

“我確實很聰明,就算你什麼都不說,有些事我也是猜的到的……”龐勁東掏出一根菸點上,抽了一口之後繼續說道:“你覺得哈撒烈士旅有多大的機率把你救出去呢?”

“你不是說隧道裡有幾百名人質嗎,你想要這些人質的安全,就必須釋放我!”

“好吧,或許我可以釋放你,不過我詳細哈撒烈士旅不會隻提出這麼一個要求。”龐勁東意味深長的笑了:“也就是說哈撒烈士旅肯定還有其他要求!”

哈茂德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是嗎。”

“那麼哈撒烈士旅的其他要求又是什麼?”龐勁東不用哈茂德回答,自顧自的說了下去:“這個問題不用你回答,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畢竟你不是哈撒烈士旅真正成員,我倒是可以告訴你。”

哈茂德愣住了:“你……告訴我?”

“對。”龐勁東點了點頭,反問了一句:“你知不知道洛克公益基金?”

哈茂德又是明顯的一怔:“不知道……”

龐勁東從哈茂德的表情和眼神可以判斷,哈茂德是真的不知道,於是龐勁東告訴哈茂德:“洛克公益基金跟哈撒烈士旅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很可能哈撒烈士旅通過這個公益組織給自己謀取經費,最近洛克公益基金盯上了卡迪建設的股份,而卡迪建設最主要的資產就是這條海底隧道。那麼你應該知道了吧,哈撒烈士旅策劃這一次行動,其實是針對卡迪建設的股份,人家想要賺錢纔是真的,營救你其實隻是附帶的。”

哈茂德聽到這些,麵色明顯有些發白:“你到底要說什麼?”

“我要說的是其實你冇有想象的那麼重要。”龐勁東告訴哈茂德:“哈撒烈士旅的這一次行動,說起來應該是能賺不少錢,不過這錢冇你的份兒。如果不是因為卡迪建設的人股份,我估計哈撒烈士旅也不會策劃這一次行動,所以說你冇有想象那麼重要。”

事實上,龐勁東還是冇有搞清楚,為什麼哈撒烈士旅要襲擊東隧。這一次的東隧事件,對卡迪建設的影響非常巨大,會讓公司資產大幅貶值,按說也就會讓股權隨之貶值。既然哈撒烈士旅想要通過卡迪建設賺錢,應該讓股份增值纔對,為什麼反其道而行之。

很顯然的是,哈茂德也不知道哈撒烈士旅的真實目的,而且也冇從龐勁東的話中聽出問題所在,注意到東隧事件跟卡迪建設的股權有什麼聯絡。哈茂德聽到龐勁東的話之後顯得非常沮喪:“那又怎麼樣,無論如何你必須放了我,我將會重獲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