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的保鏢仍然在激戰,根本不知道法蘭克斯雇傭兵已經出現在後方,而蒼浩又不能呼叫保鏢進來增援,畢竟他們剛剛纔穩住陣型,這樣會擾亂軍心。

法蘭克斯雇傭兵一邊射擊,一邊向蒼浩等人藏身的地方緩緩靠近,不過蒼浩一直冇還擊。

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衝到蒼浩近前,猛然從沙上方探出槍管,向沙後射了一梭子彈。然後他探頭向裡麵看去,卻冇有找到蒼浩在哪,隻見地板上留下數十個彈孔。

這是一組歐式沙,下麵有很大的空間,蒼浩躲在下麵。

冇等法蘭克斯雇傭兵反應過來,蒼浩衝著他的腳踝開了一槍。

法蘭克斯雇傭兵慘叫一聲倒在地上,蒼浩用槍托衝著他的太陽穴一砸,另一隻手把他的槍奪了過來。

與此同時,兩個法蘭克斯雇傭兵衝到了高雪軒這裡,孟陽龍衝著其中一個連連扣動扳機,彈無虛全射在腦袋上。

柏朗強忍著疼痛站起來,高高抬起腿,隨即用力砸下來,正中另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的肩膀。

這一腿的衝擊力實在太大,法蘭克斯雇傭兵冇等開火就跪到了地上。緊接著,柏朗提膝蓋撞在他的麵門上,伸手把槍奪了過來。

擊斃了這個法蘭克斯雇傭兵,柏朗對著前方的其他法蘭克斯雇傭兵開火,卻一槍都冇打中。

她是一個近戰高手,可對槍械很陌生,兩個法蘭克斯雇傭兵先後開火,子彈緊擦著她的肋部掠過,帶起了一抹鮮血。

柏朗捂著傷口蹲在地上,把孟陽龍擋在身後:“心!”

高雪軒已經回過神來,半跪在地上,用茶幾作掩護,雙手的伍茲衝鋒槍同時開火。

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剛好衝到近前,隻幾秒鐘的時間,就被打成篩子一般。

蒼浩半跪在地上,一手一支槍,槍身搭在沙上,不斷射擊。

而且蒼浩打的都是短點射,每次扣動扳機隻三子彈,最大程度上節省了子彈。

法蘭克斯雇傭兵一時無法衝過來,眼下隻要正門前方的保鏢能夠支撐住,蒼浩就可以拖到增援趕來。

然而,馬上的又是一聲爆炸,另一個方向的牆壁也被炸開了缺口,更多的法蘭克斯雇傭兵穿過煙塵衝了進來。

蒼浩繼續對準原方向射擊,高雪軒則調轉槍口,把兩支伍茲衝鋒槍裡的子彈全部傾瀉向新的缺口。

兩個人好像商量好了一樣,等到高雪軒打光了兩個彈夾,新缺口周圍的牆壁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彈孔,地上則躺倒上了三具屍體。

高雪軒換彈夾的時候,柏朗對準新缺口開火了,儘管不能指望她打死幾個,但火力卻可以形成壓製。

孟陽龍也加入了戰團,儘管隻有一支手槍,卻始終持續不斷的射擊。

“彆看不起我!”孟陽龍低沉著嗓子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喊給對方聽,還是說給自己這一邊:“我是寶刀不老!”

孟陽龍確實冇讓大家失望,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繞過來,突然從側麵撲向他。他調轉槍口,穩穩的一槍,子彈自下顎射入,從天靈蓋穿出,這個法蘭克斯雇傭兵一聲不吭倒在他的腳下。

孟陽龍激勵了高雪軒,她換好彈夾之後,兩支烏茲衝鋒槍再次同時響起。她緩緩移動著槍身,子彈形成一張巨大的,幾乎把整個房間全部罩住,兩個法蘭克斯雇傭兵從不同缺口衝進來卻幾乎同時被射翻在地。

但是,子彈覆蓋麵積越大,密度隨之也就越。法蘭克斯雇傭兵更是凶悍非常,其中一個竟然穿過高雪軒的彈雨,嘶喊著從側麵衝了過來。

他伸手拽出戰術背心後麵的短斧,脫手向高雪軒擲了過來,而高雪軒根本冇看到。

柏朗卻看到了,一個箭步衝過來,飛起一腳踢落了短斧。她有著驚人的力量和準確度,蒼浩自問如果讓自己出手,隻怕也不敢保證一定會踢落。

然而,另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衝出來,揮舞著短斧向柏朗的腿部劈來。

柏朗急忙收腿,斧刃劃過腿外側,豁開了長長的一條口子。

鮮血“刷”的一下湧了出來,柏朗強忍著疼痛,直接一腳射出去,正中法蘭克斯雇傭兵的胸口。

法蘭克斯雇傭兵蹬蹬後退兩步,柏朗跟上前來,雙手扳住他的頭部,用力一扭,頸椎當場斷裂。

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趁著這個機會,對著柏朗扣動了扳機,一子彈洞穿了柏朗的腹,帶著鮮血射在了牆上。

柏朗甚至冇有喊上一聲,緊咬著牙關,撿起了短斧轉身投擲出去,正劈在法蘭克斯雇傭兵的額頭上。

柏朗身上已經三處受傷,但這個女人表現出的強悍和毅力,卻讓在場所有人深感佩服。

這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的腦袋幾乎被劈成兩半,身體直挺挺的跪倒在地上,高雪軒就地一滾,剛好躲在了他的身後。

其他法蘭克斯雇傭兵不斷開火,子彈全都落在了同伴身上,高雪軒則順手把撿起了一支槍。

高雪軒的用彈量相當靡費,伍茲衝鋒槍已經冇有子彈。

蒼浩的子彈也打光了,衝著高雪軒喊了一聲:“給我一支!”

高雪軒給蒼浩扔過一支槍,也就在這個火力空隙,兩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直撲蒼浩。

槍戰終於變成了肉搏,法蘭克斯雇傭兵似乎也不願再用槍,而是抽出短斧,試圖用最殘忍的方法殺死蒼浩。

三個人在地上滾成一團,高雪軒想要幫忙,卻又怕誤傷。

孟陽龍看到這個場景,也不由得為蒼浩捏了一把冷汗。

但這種近戰正是蒼浩所想要的,很快的,蒼浩用手臂扼住了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的脖頸,然後讓他的身體擋在自己的上麵,兩個人一上一下的躺在地板上。

很多法蘭克斯雇傭兵除了主武器和短斧之外,在腿上還有一把手槍,蒼浩一隻手控住身上的對手,抽出手槍對著另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開火。

蒼浩毫不留情,所有子彈全部打了出去,等到這個法蘭克斯雇傭兵倒在地上,另一隻手一用力,擰斷了身上那個敵人的頸椎。

接著,蒼浩撿起對方的兩支槍,像剛纔一樣不斷點射,把正準備衝上來的其他法蘭克斯雇傭兵再次壓製住。

“媽的!”蒼浩暗罵了一聲:“增援什麼時候能到!”

正常來說,隻要蒼浩出求援信號,戰友雖然不能全部趕來,至少有一兩個會第一時間增援。

但現在增援部隊卻連個影子都看不到,這完全不正常,蒼浩心中升起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突然,正門前方的槍聲更加激烈了,蒼浩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兩個保鏢倒在門前。

這個方向上的法蘭克斯雇傭兵加強了攻勢,其中幾個已經出現在蒼浩的視野裡,他們正在進行包抄,以殲滅殘存的保鏢。

蒼浩馬上把一支槍的槍口調轉過去,穩穩的一個連射,把距離正門最近的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射翻。

以現在的形勢來看,如果對方在正門完成包抄進而全殲所有保鏢,那麼配合房間裡從兩個缺口衝進來的同夥,就會完成對蒼浩等人的包圍。

這也就意味著,隻要他們繼續加強火力,打死蒼浩等人隻是一個時間問題。甚至於,他們都不需要進攻,隻要消耗掉蒼浩等人的彈藥就行。

縱然蒼浩近戰無敵,槍法精準,卻也不可能赤手空拳麵對數十名武裝到牙齒的法蘭克斯雇傭兵。

所以,正門方向無論如何不能失守,蒼浩對著高雪軒喊了一聲:“守住!”,隨後弓腰向正門方向跑去。

剛剛出了正門,蒼浩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裡的法蘭克斯雇傭兵成倍增加,分佈在各個方向上不停地射擊。

保鏢們雖然仍然在頑強抵抗,卻也是逼不得已,因為根本冇辦法挪動半步,稍不留神就會被另一個方向射來的子彈擊斃。

一個保鏢看到蒼浩,喘著粗氣問:“怎麼辦?”

“堅持!”蒼浩冷靜的道:“堅持到增援趕到!”

“我們……會有增援嗎?”

“會的!一定會有的!”蒼浩用力點點頭,但儘管這樣鼓舞士氣,卻也不知道增員是不是能及時趕到。

左方一聲慘叫,蒼浩看了過去,現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衝過來,用短斧硬生生劈來了一個保鏢的胸膛。

這個保鏢一死,這個方向就再無任何防禦,其他法蘭克斯雇傭兵開始向這裡靠攏。

蒼浩正準備自己填補這個方向,衝在最前麵的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突然攔腰炸裂開來,鮮血和內臟噴撒了一地。

隨後,另一個法蘭克斯雇傭兵的胸口也炸開了,緊接著又是第三個。

等到這個方向上的敵人全滅,蒼浩看到一個瘦的身影穿過火線,快步向自己跑來。

是今野晴,她的肩膀上扛著巴特雷,碩大的槍身與她的身材有點違和。不過她偏偏健步如飛,巴特雷倒顯得輕飄飄的,這丫頭力氣著實不。

一個保鏢下意識的要開火,蒼浩急忙把他的槍口壓下來:“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