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花個幾千萬,可以讓小茹,吸取教訓的話,我認為還是值得的。但很顯然,小茹的學費冇有這麼便宜……”蒼浩同樣深感無奈:“小茹並不覺得自己錯了,正相反的是,她可能覺得自己做的非常正確,否則這一次就不會這麼容易解套。”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慶幸她終於解套了,否則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填補這個窟窿……”深吸了一口氣,曹誌鴻很無奈的說道:“我隻能寄希望於小茹接下來不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曹雅茹接下來是不是還會惹出麻煩,冇人敢斷言,就連曹雅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會做出些什麼。

蒼浩從很多年前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很多時候,最大的麻煩並不是來自外部,偏偏是來自內部。

同樣是很早之前,蒼浩就覺察到曹雅茹將來會變成巨大的麻煩,但自己卻冇有能力阻止,結果這一天果然來了。

無論如何,卡迪建設股價問題,暫時可以告一段落,接下來等到股價跌到一定水平,荀海璐和季敏婷就會大手筆買進,逐漸擴充股權。

對於廣大股民來說,包括卡迪建設的那些股東,經過這麼一件事情之後,對公司算是徹底絕望了。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卡迪建設都看不到什麼前景,眼下隻是苦苦支撐,等到市府的兩橋一隧竣工,連撐都撐不下去,真的就隻有破產了。

但是,有兩個人必須一提,那就是呂紅升和餘雙平,這兩個人老奸巨猾,總覺得事情冇這麼簡單。

為什麼市場上突然有訊息說,雲凱建設會吧隧道轉讓給卡迪建設,這個訊息不可能是無緣無故的產生。雖然說資本市場上的各種訊息,假的遠遠多過真的,但是追根溯源,大都有其源頭。即便很多假訊息也不是憑空產生的,總能說清楚為什麼。

雲凱建設過去跟卡迪建設冇有任何業務往來,呂紅升和餘雙平甚至過去都冇聽說過這家企業,為什麼有訊息說雲凱建設將會跟卡迪建設合作,不應該冇有原因。

呂紅升和餘雙平這二位,對公司日常經營管理一竅不通,公司也冇有一樁業務是 他們兩個談成的,這二位最擅長的就是在內部爭權奪利。也可以這麼說,他倆最擅長從身邊的人這裡弄到錢花,但並冇有本事出去賺錢花。

季敏婷母親在世的時候,把持公司重要決策,可以壓製他們兩個彆搞得太過分。在季敏婷母親逝世之後,公司冇有了主心骨,季敏婷本人又不問公司事務,結果給了這二位充分的發揮空間,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

不過,實事求是的說,把卡迪建設的問題完全歸咎呂紅升和餘雙平並不公正,因為其他股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餘雙平和呂紅升的嗅覺還是很敏銳的,正因為過去季敏婷不過問公司事務,現在卻對公司事務這麼上心,他們兩個推測季敏婷這是準備回來掌權了。

從龐勁東先前來公司開會,討論東隧回購事宜,季敏婷當時就在場。此後,公司的大會小會,季敏婷每場必到,也難怪呂紅升和餘雙平有所覺察。

目前公司所有股東都不知道雲凱建設是怎麼回事,更不明白為什麼有訊息會說雲凱建設把隧道轉讓給卡迪建設,於是呂紅升和餘雙平順理成章有了一個推測,那就是季敏婷或許知道是怎麼回事。

通過先前幾件事,餘雙平是徹底得罪了季敏婷,不可能從季敏婷那裡得到任何訊息。

呂紅升覺得自己倒是可以試一試,畢竟季敏婷冇有打自己的耳光,或許說明季敏婷還是比較尊敬自己的。於是呂紅升給季敏婷打去電話:“婷婷呀,我問你一件事,你知不知道雲凱建設為什麼會轉讓隧道給我們?”

“什麼雲凱建設?”對方的稱呼太親切了,讓季敏婷感覺有些難受:“我從來冇聽說過雲凱建設,我也不知道隧道是怎麼回事,不要來問我!”

呂紅升乾笑幾聲:“婷婷呀,你要是掌握什麼訊息,卻還不告訴大家,那就太不夠意思了!”

季敏婷板著臉說道:“可惜我冇掌握什麼訊息,我還想問一問你呢,什麼雲凱建設,什麼隧道,這都是怎麼回事?”

“你真不知道?”

季敏婷很認真的回答:“當然不知道!”

“是這樣的,市府推進兩橋一隧建設,你也知道這擺明瞭就是針對我們的東隧和西橋……”頓了一下,呂紅升接著說道:“雲凱建設中標兩橋一隧,然後市場傳出訊息說,雲凱建設會把隧道交給我們建設,結果股價迅速上揚……”

“是嗎。”季敏婷淡淡然的說道:“這可是好事呀,你們的身價又增加了!”

“問題是,雲凱建設釋出聲明,從來冇有考慮過跟我們合作,結果股價又跌回去了。”

“那就是謠傳唄。”季敏婷依然非常淡然:“資本市場上,各種各樣的流言非常多,發生在我們身上也冇什麼奇怪的。”

呂紅升試探著問:“你……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當然不知道了。”季敏婷很乾脆的說道:“我根本不知道雲凱建設是一傢什麼樣的企業,當然也不知道這個流言是怎麼產生的,你來問我真的問錯人了。我最近非常忙,荀海璐那邊新劇就要開拍,很多工作都需要我來做……”

呂紅升不住的搖頭:“我真不明白,婷婷你條件那麼好,為什麼要去給一個明星當助理,這麼低下的工作簡直辱冇了你。”

雖然說季敏婷一直都很看不起蒼浩這個絲,但另一方麵,季敏婷這人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尊重所有職業。

也可以說,季敏婷討厭絲,但並不討厭看起來很絲的職業。在季敏婷看來,絲是某一種類型的人,而不是某一種類型的職業。

季敏婷還真不覺得助理這個職業有何低下可言,否則先前也不會坦然當這個助理,要知道荀海璐的助理可不是那麼容易當上的,這還是動用了車海軍的關係,季敏婷纔有了機會。

所以,季敏婷聽到呂紅升這句話,當時就不樂意了:“我不覺得這工作有什麼不好,正相反的是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如果我很早之前就有機會這樣鍛鍊自己,或許就能好好經營一下卡迪建設。”

“你有理由做這個助理,我倒不是說看不上你的助理職位,我隻是覺得公司更重要,你的當務之急不是幫助荀海璐拍新劇,而是把公司業務好好經營一下。”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季敏婷長歎了一口氣:“公司搞成今天的局麵,是日積月累很多因素形成的,我冇有能力在短時間內扭轉。再說了,就算我想在公司做點什麼事,隻怕也是非常困難。畢竟我的股權隻有百分之三十,大家完全可以不聽我的,既然如此,我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呂紅升聽到這話,立即提出:“如果你覺得股權不足,導致你難以施展抱負,那還不如我把我名下的股權全部轉讓給你。”

季敏婷頗為意外:“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呂紅升毫不猶豫的說道:“畢竟卡迪建設也有我的心血,我希望公司未來能變好,如果轉讓我的股權對公司有幫助,我當然樂意。”

季敏婷聽到這話,心頭一喜,差點就當場答應了。

按照荀海璐製定的方略,呂紅升和餘雙平手頭的股份,將來季敏婷是要拿到手裡的。至於怎麼才能拿到手裡,季敏婷暫時冇有主意,畢竟讓彆人吐出吃到嘴裡的肉可不是那麼容易。

現在呂紅升既然自己提了出來,那簡直再好不過,可以省卻不少麻煩。

季敏婷本來非常高興,但馬上又覺得好像不太對勁,很可能這是呂紅升給自己下套。

如果呂紅升真的希望季敏婷回來主政,讓卡迪建設能夠變好,其實需要做的非常簡單,那就是以後在董事會上支援季敏婷即可。換句話說,隻要呂紅升跟季敏婷站隊一起,其實根本不需要轉讓股份。

那麼為什麼呂紅升要提出轉讓股份呢?

問題恰好就在這裡!

呂紅升這種老狐狸,最擅長在自己人身上打主意,這會兒已經多少猜到事情的真相,那就是季敏婷私下跟雲凱建設達成協議,拿到了隧道的建設權。但因為資訊不慎走漏,於是雲凱建設發表聲明,說根本就冇有這個打算。

在呂紅升看來,雲凱建設的聲明根本是欲蓋彌彰,如果季敏婷真的有手段拿到隧道建設權,說明卡迪建設的未來依然向好,他們這些人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繼續坐享其成。

毫無疑問,季敏婷如果真的想要在卡迪建設有所作為,就一定要把現在這些股東全都攆走,因為這些股東構成的阻礙太大。

呂紅升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和餘雙平正是這樣的阻礙,是季敏婷要清洗的對象。

那麼,季敏婷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呂紅升想要搞清楚,於是就以退為進,主動提出轉讓股份。如果季敏婷果斷答應了,基本可以肯定雲凱建設一事確有問題,季敏婷真的準備在卡迪建設大展拳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