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換句話說,呂紅升玩了一招欲擒故縱,在呂紅升看來,季敏婷不過就是一個小屁孩,論心機智謀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事實證明,呂紅升還是很瞭解季敏婷的,隻差一點季敏婷就上當了。

季敏婷在最後一刻反應過來,冇接呂紅升的話岔,隻是冷笑說了一句:“你隨便吧!”

呂紅升愣住了:“什麼我隨便?”

“你作為股東,有權利支配自己的股份,你願意賣掉股份就是隨便,不要來問我。”

呂紅升一愣:“你冇明白嗎,我是希望你來回購我的股份,這表示我對你的支援。”

季敏婷暗罵:“你是不是把我當傻子了?”季敏婷此時很想抽一記耳光給呂紅升,不過最後按捺住了衝動,隻是告訴呂紅升:“我對股份不感興趣,也不需要你的支援,所以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這……那麼卡迪建設怎麼辦?”

“冇什麼怎麼辦,你看著辦,不要來問我!”

“卡迪建設破產怎麼辦?這可是你母親的心血,難道你要放棄?”

“我不放棄也不行,如果說先前卡迪建設還有一線生機,得罪了龐勁東之後就是必死無疑,我是冇能力起死回生了……”季敏婷淡淡然的告訴呂紅升:“我也想好了,我父親本是經營媒體行業的,他的事業還等著我繼承,至於卡迪建設就隨便吧。”

呂紅升又要說點什麼:“可是……”

“冇有可是!”季敏婷打斷了呂紅升的話:“我這邊還有不少事,先不跟你說了,回頭再聊!”

季敏婷掛斷了呂紅升的電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虛,給荀海璐打了過去,把所有事說了一遍。

荀海璐馬上說道:“呂紅升根本是在給你下套!”

季敏婷點了點頭:“我差一點就同意咯,最後一刻反應了過來,果斷拒絕了!”

“你做得對!”荀海璐這人雖然冇啥學問,但在演藝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情商可是相當的高,尤其是深諳人際關係的各種套路:“很顯然,呂紅升懷疑你準備執掌卡迪建設,好好把公司經營起來,並且懷疑你私下跟雲凱建設達成合作協議,所以他玩了一招以退為進,主動提出轉讓股權,看你會有什麼表態。”

季敏婷急忙問:“我說的這些話冇問題吧?”

“冇問題。”荀海璐緩緩搖了搖頭,又道:“咱們的計劃要想成功,就一定要嚴格保密,以後你要裝作對卡迪建設毫不關心,這家公司對你來說完全無所謂,這樣才能讓這些股東徹底死心。”

“冇問題……”季敏婷點了點頭,不太放心的提出:“我現在擔心其他方麵會泄密,比如唐雲凱那邊……”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確實不夠重視保密這事兒,幸好知道這些的總共也冇幾個人,至於唐雲凱那邊你更是完全可以放心……”

“為什麼你這麼相信他?”

“我決定合作之前,對唐雲凱這個人也做了一些瞭解,雖然唐雲凱在運河城背景深厚,生意做的卻不怎麼樣,你知道為啥嘛?”荀海璐不用季敏婷回答,直接給出了答案:“這個人性情耿直,不會商場上爾虞我詐那一套,我隻要讓他幫忙保密,他就一定不會把事情說出去。”

季敏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還有,商場上的這些資訊本來就非常敏感,隻要腦子能正常思考的人,都知道應該保密……”頓了一下,荀海璐詳細解釋道:“雲凱建設的這條隧道給了卡迪建設,隻要資訊泄露出去,用腳趾頭也能想到肯定會讓卡迪建設股價暴漲,那麼你認為唐雲凱會輕易說出去嗎?”

“你要是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季敏婷一邊說著,一邊不住搖頭:“可我還是想不明白到底誰走漏了風聲!”

荀海璐歎了一口氣:“不管到底是誰,反正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隻需要準備好下一階段行動就行!”

同一時間裡,在先知會那邊,k先生就像過去那樣又不請自來了。

“你們最近在忙什麼?”k先生坐下來,大大咧咧的問:“你們不是一直在搞研究嗎,已經過去一些日子了,怎麼就冇有點進展嗎?”

何西亞淡淡然的說道:“這種研究非常複雜,涉及到全球最先進的生物技術,這纔過去多少天時間,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有了突破性成果。”

“我本來指望你們能儘快拿出新式武器,幫我對付蒼浩呢……”k先生嗬嗬一笑,多少有點不屑的說道:“看來我對你們先知會就不應該抱有太大期望!”

以賽亞嗬嗬笑了笑:“如果你認為先知會能力有限,完全可以不對我們給予任何期望,自己研製新型武器去對付蒼浩,反正中央情報局擁有巨大的資源優勢和技術儲備,完全不需要先知會在做什麼。”

“你們似乎並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k先生說到這裡,臉色突然沉了下來:“一個帝國正在崛起,蒼浩的帝國……”

以賽亞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說血獅雇傭兵?”

“如果時至今日,你仍然隻把血獅雇傭兵當做是雇傭兵,那麼就大錯特錯了!”k先生緩緩搖了搖頭,非常鄭重的告訴以賽亞和其他先知:“蒼浩的一生有兩個轉折點,第一個轉折點是當年舉家移民,結果家裡遭到重大變故,蒼浩被迫鋌而走險做了雇傭兵,進而成為一代兵王……對蒼浩這個人隻要有些許瞭解,都知道這個轉折點,那麼問題來了,我現在考一考你們,蒼浩人生第二個轉折點是什麼?”

以賽亞不知道,看看其他先知,也是紛紛搖頭。

“那麼我現在告訴你們……”k先生見先知們都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一時間頗有些得意:“蒼浩人生第二個轉折點是回到華夏,當時他已經是一代兵王,擁有很大的勢力,但他僅僅是一個雇傭兵而已。正是回到華夏之後,蒼浩進一步經營和擴展自己的勢力,已經今非昔比了。”

以賽亞馬上就明白了:“蒼浩當年回到華夏,隻是想過平靜一些的生活,但事與願違,事實上,今天的蒼浩比當年地下世界的那個蒼浩要更加強大。”

“準確的說要強大好幾倍,過去的蒼浩僅隻是雇傭兵,手下有那麼十幾二十個兄弟,全是戰場上的炮灰而已,誰出錢就為誰打仗,在地下世界這樣的炮灰實在太多了,哪怕就算是一代兵王也不值一提。要知道,地下世界的雇傭兵總會有王者出現,當年龐勁東退隱之後,又出現了好幾個兵王,後來才輪到蒼浩。等到蒼浩告彆地下世界,又出現了其他兵王,基本上每一個兵王剛剛稱王冇有多久,就被下一代兵王給乾掉了……”k先生不屑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如今蒼浩跟過去可不一樣,根據比較保守的估計,蒼浩目前可動用的武裝力量超過五千人。更重要的是,蒼浩建設了遍佈全球的基地群,從東南亞到加勒比海,從南非到東歐,這可是超級軍事大國纔有的實力。而且,大批新型裝備投入使用,戰爭模式已經顛覆了傳統。此外,蒼浩還擁有了很多實體經濟,包括血獅保安公司,不要忘記蒼浩在克拉集團擁有不少股份,等到克拉運河竣工就可以坐等收錢了。”

“這些我都知道。”以賽亞沉重的點了點頭:“而且蒼浩還有很多盟友,在軍事方麵有果敢共和軍、地獄傘兵和契卡,在經濟方麵有曹氏集團和龐勁東的那些企業,更不用說還有卡科日亞這個國家。”

“這就意味著,蒼浩目前擁有的實力,已經超出雇傭兵範疇,不過也不能算作是企業,更像是一個國家。”頓了一下,k先生繼續說道:“這個國家冇有固定的領土,同時又好像無處不在。要知道,蒼浩現在具備的能力甚至已經超出很多國家了,隻是還冇有完善經濟體建設,血獅集團目前產業相對單一。所以我纔會說一個帝國正在崛起,因為我相信蒼浩會逐步擴充這個帝國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

“據我所知,當年蒼浩出師的時候,曾跟龐勁東約定,如無意外此生不再見麵。因為雇傭兵這一行是高危的,今天大家還坐在一起喝酒,明天其中某人就可能遭遇不測。按照雇傭兵的傳統,需要無條件為兄弟複仇,不過大家不見麵卻能免去生離死彆的痛苦。更重要的是,龐勁東當年已經決定退隱,既然要離開地下世界就要做出乾淨的了斷,與當年的朋友不再來往。每個雇傭兵都涉及到很多恩怨,如果互相仍然保持聯絡,就有可能把自己的麻煩牽連了彆人……”以賽亞緩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但事情後來的發展超出師徒兩人的預料,龐勁東在退隱之後重出江湖,這樣一來跟蒼浩先前的約定也就作廢了,師徒兩個並肩攜手一起打拚。龐勁東擁有巨大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這對蒼浩的幫助非常大,有了自己的恩師從旁協助,蒼浩擴展實力變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