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摩司讚同何西亞的說法:“據我瞭解,k先生最擅長乾這種事情,給這幫軍閥洗

錢的同時,自己抽取了钜額利益,然後用這些利益穩固了自己的地位。”

以賽亞點了點頭,吩咐何西亞:“給我詳細介紹一下。”

何西亞已經準備好了厚厚一摞材料,全部放在了以賽亞麵前,隨後以賽亞開始逐頁看起來。

雖然材料非常之多,但以賽亞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把材料隨後往旁邊一放:“這家公司是兩條腿走路,一條主要從事貨幣市場基金運作,收益低但風險也低。另一條腿是從事風投,風險大但收益也高。很顯然,k先生要給他的金主們保本,同時儘可能多賺一些錢。”

何西亞點了點頭:“這家公司的主要客戶是幾個非洲軍閥,這幾個軍閥的崛起過程非常奇怪,莫名其妙就控製了一塊地盤,有理由認為是k先生扶持起來的,看起來k先生早就在非洲給自己安置棋子了。”

就像何西亞說的,這是一家金融投資機構,以賽亞出身羅斯柴爾德家族,這個家族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二三百年了,對這個行業實在是太清楚不過。

事實上,以賽亞隻需要看一下會計三張表,也就是資產負債表、利潤表和現金流量表,基本上就能弄清楚這家公司是怎麼回事。

阿摩司冷冷一笑:“這個k先生隻要能把自己利益最大化,什麼事情都敢乾,既然能給樸正金暗中提供支援,在非洲豢養幾個軍閥也很正常。這倒也難怪為什麼他能往非洲派遣力量,暗中監視血獅雇傭兵你的所做作為了……”頓了一下,阿摩司又道:“那幫非洲軍閥雖然產生的危害冇有樸正金那麼大,實際上人品隻怕比樸正金更差勁,那是一幫要錢不要命的財奴。如果k先生一不小心把他們的錢弄丟了,接下來的事情一定會非常精彩。”

“你說得對。”以賽亞眼睛一亮,急忙道:“如果我們把這家公司搞破產,這幫軍閥一定會跟k先生拚命。”

阿摩司會心的一笑:“那就動手吧。”

“可惜我們隻是剛獲得這條情報,如果能早一點發現就好了,可以讓我們的敵人陷入內鬥。這樣一來倒是可以讓我你們省了不少麻煩……”頓了一下,以賽亞又道:“對我們來說,把這樣一家企業搞到破產,那實在是太容易了。但手腳必須乾淨利落,絕對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如果讓k先生髮現跟我們有關,我們會有麻煩的。”

“明白。”阿摩司會意的點了點頭:“從現階段開始,我們對k先生采取的行動,必須在高度隱秘之中進行。除了上一次運河城外海攔截k先生的部隊,此後任何事情我們都不能承認與我們有關。”

“我們要削弱k先生的武裝力量,同時自然也要削弱經濟力量……”以賽亞說到這裡,長呼了一口氣:“不過,我還真冇想到k先生玩得這麼大,我隻以為他在中央情報局內部爭權奪利,原來真正做的事情還不止於此。”

何西亞不無憂慮的道:“正因為查到了這家公司,證明k先生這個人太危險,我們如果繼續受他操控,將來他如果翻船了,就會連累到我們。”

“動手吧。”以賽亞直接作出決定:“彆猶豫了。”

蒼浩曾經判斷自己的敵人會內鬥起來,結果這個判斷被印證了,先知會和k先生掐了起來。

如先知會這幫狡猾的老狐狸,當然也會采取同樣的策略,讓k先生跟其盟友掐起來。

就像以賽亞說的一樣,以先知會控製的龐大財富,以及各種金融手段來說,想要搞垮這麼一家公司太容易了。

阿摩司隻是稍加手段,讓這家公司投資的幾個項目告吹,結果這家公司的資金鍊立即斷裂。接下來,阿摩司又在貨幣市場上高了一點動作,這家公司再也撐不下去,隻有破產一途。

如克拉集團和曹氏集團這樣的企業是做實業的,實業的特點是投資週期長,收益率相對比較低。但如果出現經營問題,正因為週期非常長,不會一下子就崩潰,所以有大量時間準備對策。就比如卡迪建設,明明已經是死路一條了,但因為實業週期很長,最後季敏婷還是設法起死回生。

k先生的這家公司則不然,不經營實業,而是遊走於資本市場。資本市場完全不同於實業,投資週期短,收益率可以高的驚人,真正是分分鐘幾百萬上下,但風險也高的驚人。在資本市場上,一家公司的崛起和破產可能就隻是一眨眼的事情,k先生的公司正是如此。這家公司主要操作各種金融衍生工具,根本不經營任何實體經濟,這些金融衍生工具特點是高槓桿,一旦出了問題就會讓公司背上钜額債務。

果不其然,這家公司的倒閉讓k先生焦頭爛額,就像北非事件一樣,k先生來找先知會興師問罪了。

不過,這一次k先生本人冇來,而是給以賽亞打了一個電話:“我在開曼群島有一家公司破產了,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嘛?”

“你在開曼有公司?”以賽亞裝作非常驚訝的樣子說道:“這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我真不知道你在私下做生意!”

“那家公司非常特殊,結果一瞬間就背上沉重債務,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或許是有人搞鬼,但我真的不瞭解情況……”以賽亞一個勁搖頭:“k先生,你總不能遇到壞事,就懷疑到我的頭上吧,為什麼遇到好事從來不找我?”

k先生的聲音顯得非常憤怒,而且還很疲憊:“問題是我這段時間就冇遇到好事。”

“看起來你的運氣不太好,可這跟我真沒關係。”

“資本市場上的事情,冇有任何人比猶太人更擅長,更何況先知會似乎一直對我很有意見,這家公司破產的事情難道你能撇清乾係?”

“猶太人在金融領域確實非常擅長,但這個世界上充斥著各種各樣強大勢力,而且其中多數都非常神秘,我們猶太人隻是其中一支而已。”頓了一下,以賽亞又道:“比如我吧,出身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很多地攤文學當中,似乎羅斯柴爾德家族是隱形钜富,暗中操縱世界金融市場。但我要實事求是的說,我們家族在曆史上確實有過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今天的真實實力並不是地攤文學描述的那麼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