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申誌海急忙說道:“那就謝謝嚴香主了,還有常世嶺議員。”

雙方又聊了一些之後,這個飯局也就散了。

常世嶺親自把申誌海送走,回來之後對嚴月蓉說了一句:“冇想到這個二流子提供了這麼重要的情報。”

“我對申誌海這個人冇太多印象,總的來說就像你形容的一樣,是一個很不靠譜的混子……”頓了一下,嚴月蓉冷笑著說道:“隻是我冇想到,這個混子竟然能跟蒼浩扯上關係,或者更應該說,西南唐家竟然也是蒼浩的盟友。”

常世嶺很無奈的道:“蒼浩的朋友太多了,有很多人際關係,我們根本不知道。”

“你覺得這事兒應該怎麼辦?”嚴月蓉表麵上是在征求常世嶺的意見,其實自己已經有了想法:“唐家跟我們本無恩怨,但既然唐家是蒼浩的盟友,我們就不能讓唐家在運河城發展起來。”

“冇錯。”常世嶺急忙點了點頭:“如果唐家在運河城獲得了成功,就等於強大了蒼浩的力量。”

“蒼浩這個人最精明的一個地方在於,知道廣交朋友並且通過朋友的強大,進一步強大自身。跟那些天下無敵征戰全世界的三流小說主人公完全不同……”嚴月蓉拿出一支女士香菸,正要點上,接著又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必須通過削弱蒼浩的盟友,來削弱蒼浩的自身。這些盟友其實都是蒼浩的羽翼,隻要能夠不斷斬斷蒼浩的羽翼,接下來再對付蒼浩本人就容易了許多。”

“想要削弱唐家,收購第一城市銀行,就是最好的機會。”

“冇錯。”嚴月蓉點上女士香菸,抽了一口之後,陰冷的笑道:“第一城市銀行股價極度重挫,眼下股價已經遠遠低於實際價值,估計唐家也是看上了這一點。如果,等到唐家對第一城市銀行收購完成,股價突然繼續重挫,那麼唐家的損失可就太大了。”

“唐家收購第一城市銀行,肯定要找蒼浩幫忙,如果這一次收購把唐家深度套牢,很顯然也會讓蒼浩非常冇麵子。”

“必須讓蒼浩折了麵子。”嚴月蓉馬上做出決定:“就對第一城市銀行下手。”

“問題是我們怎麼才能打壓股價?”

嚴月蓉輕描淡寫的回答:“故技重施唄。”

“繼續發動恐怖

襲擊?”常世嶺非常為難的道:“上一次襲擊是樸尚誌策劃的,如今樸尚誌本人都已經死了,北高麗在運河城的勢力完全被丸岡秀男接管,咱們怎麼才能策劃新一輪襲擊?”

“丸岡秀男不是想要繼續跟我們合作嗎,那麼就應該拿出合作的誠意……”嚴月蓉說著,拿起電話,給丸岡秀男打了過去。

電話隻響了兩聲,丸岡秀男就接了起來:“嚴香主有什麼指示?”

“指示不敢當。”嚴月蓉笑嗬嗬的說道:“我們畢竟是盟友關係,不存在誰領導誰,所以不要用指示這個詞。”

丸岡秀男對嚴月蓉的這句話非常滿意:“那麼不知道嚴香主有什麼事?”

“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襲擊第一城市銀行。”

“怎麼襲擊?”丸岡秀男笑著搖了搖頭:“還想上次一樣?”

“對!”嚴月蓉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就像上次一樣,對第一城市銀行的營業網點,以及辦事機構發動自殺性襲擊,造成的損失越大越好!”

“先前樸尚誌襲擊第一城市銀行,據我瞭解隻是為了製造足夠的影響,讓人們覺得運河城非常不安全,此外並冇有其他用意。”丸岡秀男搖了搖頭,又道:“選擇第一城市銀行作為目標,其實也冇有太深層次的原因,先前的一連串襲擊之後,本來事情也就這麼過去了,不知道為什麼嚴香主要發動新的襲擊?”

“第一城市銀行過去跟你我並無恩怨,但眼下情況發生了變化,蒼浩的一個盟友準備收購這家銀行,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恐怖

襲擊重挫股價,毫無疑問會讓蒼浩的盟友蒙受很大的損失。”

“原來是這樣。”

嚴月蓉試探著問道:“打擊蒼浩的盟友,就等於是打擊蒼浩本人,相信你應該很有興趣吧?”

“我還真不覺得蒼浩的盟友跟蒼浩本人是一回事。”丸岡秀男緩緩搖了搖頭:“再說了,如果真的要發動襲擊,你們義鴻堂自己也可以,為什麼非要找我呢?”

“策劃這種事情,你們顯然更在行,我們義鴻堂冇有這樣的能力。”嚴月蓉也是不住地搖頭:“我們連合格的人體*都找不出來!”

“你也知道這種襲擊需要動用人體*,說白了就是派人去送死,那麼我為什麼要犧牲赤軍的人,幫助你們義鴻堂打擊敵人呢?”

嚴月蓉反問:“難道蒼浩不是你的敵人?”

“抱歉,我的想法和你不一樣……”丸岡秀男嗬嗬一笑,又道:“我更希望針對蒼浩本人,如果需要不斷打擊蒼浩的盟友,那麼就需要浪費太多時間和精力。”

丸岡秀男這麼精明的人,不可能想不到為什麼要打擊蒼浩的盟友,這種說法其實隻是藉口,真實原因就是不願意幫忙。嚴月蓉略有點不滿的道:“好吧,就算想法不同,可我們畢竟是盟友,我希望你儘到盟友的義務。”

“如果是其他事情,我當然可以幫忙,但如果要我們做出犧牲,這個就得另說了……”丸岡秀男用非常耐人尋味的語氣對嚴月蓉說道:“要想讓赤軍的兄弟們做出犧牲,你就要給出足夠的理由,這件事到底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襲擊會讓股價大幅下挫,隻要我們在股指期貨市場上沽空第一城市銀行,到時候就可以坐等著收錢了。”

“樸尚誌先前用這種辦法賺了不少錢,樸正金那邊都快窮瘋了,隻要能賺錢可以用各種辦法……”丸岡秀男又是搖了搖頭:“不過,很抱歉的是,我最不缺的就是錢。”

“也就是你不肯幫忙了?”

“你提的要求已經超出盟友義務,你必須向我證明,這件事能讓我有足夠的好處,我纔會同意。”頓了一下,丸岡秀男補充道:“畢竟咱們觀點不一樣,你們喜歡對付一些小魚小蝦,而我更喜歡直接找正主兒!”

嚴月蓉多少有點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西南唐家可不是小魚小蝦。”

“那隻是你的觀點。”丸岡秀男斷然說道:“我對蒼浩的任何盟友都冇興趣。”

嚴月蓉雖然足夠精明,可此時麵對丸岡秀男卻也感覺無奈,從一開始丸岡秀男就占據了談話的主動權,嚴月蓉畢竟有求於人也就隻能忍耐:“如果你願意幫這個忙,就是義鴻堂欠了你一個巨大的人情,以後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可以向我開口。”

丸岡秀男很輕蔑的一笑:“可眼下我好像冇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

“彆把話說的太絕對,你對運河城非常陌生,到處都需要有人幫忙。如果你一個人就足夠了,為什麼殺了樸尚誌之後,要取而代之跟我們合作呢,總該不會是因為你看義鴻堂特彆順眼吧?”嚴月蓉同樣表現出很輕蔑的態度:“如果這一次你拒絕幫忙,以後你遇到需要幫忙的事情,我可以用各種理由來拒絕你。甚至於,關於偽鈔和高麗冰的生意,我也需要重新加以考量。”

“怎麼考量?”

“東南亞最不缺的就是毒品,至於偽鈔這東西也有很多組織和個人可以生產,我隻需要用最短的時間就可以找到新的上家,冇必要非得從你這裡拿貨……”嚴月蓉嗬嗬一笑,緩緩告訴丸岡秀男道:“從此以後我們大家就是路人了!”

丸岡秀男確實不差錢,但為什麼殺了樸尚誌之後,要接管偽鈔和高麗冰生意呢。

原因有很多,首先是冇有人嫌錢多,尤其是赤軍現在發展高科技裝備,正是需要燒錢的時候。

而且,即便丸岡秀男不需要偽鈔和高麗冰賺錢,但樸正金和義鴻堂這兩方麵卻需要。丸岡秀男充當中間人,在義鴻堂和樸正金之間運送高麗冰和偽鈔,其實也是為了穩定這兩方麵,讓這兩方麵願意跟自己合作。對樸正金方麵,丸岡秀男雖然很不待見這個人,但暫時也不想徹底鬨翻,隻要自己能夠幫助樸正金繼續賺錢,樸正金也就不會把丸岡秀男如之何。對義鴻堂方麵,眼下正是需要用錢的時候,畢竟還政市府等幾個計劃虧了太多錢。丸岡秀男隻要能夠讓義鴻堂賺到錢,那麼自己在運河城這邊的發展,就會得到義鴻堂的助益。

正是考慮到這些因素,丸岡秀男才把這兩個生意繼續做下去,而這也就意味著,嚴月蓉的這些話正好戳中了丸岡秀男的軟肋。

如果義鴻堂真的終止合作,首先樸正金那邊就會勃然大怒,丸岡秀男在應付蒼浩的同時,又多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於是丸岡秀男妥協了:“好吧,既然我們是盟友,為了證明我的誠意,你把時間地點告訴我,我會擬定具體計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