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機這麼一死,身體壓在了方向盤上,結果客車失去了控製。

說巧不巧的是,司機的腳仍然踩在油門上,結果車速越來越高,在公路上瘋狂的走起“之”字型。

曼穀交通雖然混亂,卻也很少會出現這種瘋狂駕駛,於是周圍車輛紛紛避讓。

客車在失控狀態下,竟然一往無前,繼續在公路上奔馳。

躲過蒙麵女那一槍的義展堂手下,猛地站起身,抽出砍刀向蒙麵女劈了過去。

蒙麵女急忙後退了一步,這一刀緊擦著小腹掠過,結果切開了黑色緊身衣,在皮膚上留下了長長一道傷口。

不過,這個傷口並不深,隻是皮外傷而已,甚至連血都冇流出來多少。

但蒙麵女還是被激怒了,暴喝了一聲,一劍刺了過去,直接洞穿這個義展堂手下的喉嚨。

與此同時,蒙麵女舉起槍來,衝著客車裡其他義展堂手下開火了。

義展堂的其他手下舉起槍,正準備要對蒙麵女扣動扳機,卻冇想到蒙麵女的動作更快。

隨著“碰碰”幾聲槍響,兩個義展堂手下胸口迸出血花,仰麵倒了下去。

蒙麵女抽回自己手中的長劍,往前又是一個健步,拉近了跟義展堂香主的距離。

義展堂的一個手下揮舞著砍刀劈過來,蒙麵女側身讓過這一刀,衝著腹部就是一劍。

不管冷兵器還是*,並不是打中了某個人,某個人就一定會死。

這個義展堂手下倒在地上之後,死死抱住了蒙麵女的腳踝,高喊了一聲:“老大快跑!”

“出來混要講義氣”,義字頭這幫人真是完美詮釋了這句話,這個手下寧可犧牲自己也要救老大一條命。

然而,車速這個時候越來越高,義展堂香主根本無處可逃。

慌亂之下,義展堂香主跑到駕駛位那裡,一把拉開已經死透的司機,準備要親自開車。

蒙麵女注意到了這一幕,暫時放開長劍,一揚手射出一把飛刀,正中義展堂香主的後心。同時,蒙麵女另一隻手中的槍仍然在不斷開火,又打死了兩個義展堂的手下。

結果,義展堂香主慘叫一聲,一下子撲倒在方向盤上,客車依然處於失控狀態。

蒙麵女抓住長劍的劍柄,衝著腳下的那個義展堂手下又是狠狠的一劍,這一下直接洞穿了心臟部位。

一個義展堂的手下開了兩槍,然而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在高速行駛當中的客車太難瞄準,這兩槍的子彈不知道射去了什麼地方。

蒙麵女再次一個箭步,一劍砍斷了這個義展堂手下的手腕,隨後把長劍一翻,直接刺在小腹上。

客車上的這一切,被蒼浩清清楚楚看在眼裡。

也就在這個時候,因為周圍車輛紛紛避讓發瘋的大客車,再冇有其他車輛在蒼浩和客車之間穿插,於是蒼浩終於接近了客車。

蒼浩拿出槍來,衝著風擋玻璃開了兩槍,把風擋玻璃打碎,隨後用*把整個風擋玻璃全部砸掉。

季海龍的這輛車裡有幾瓶礦泉水,蒼浩一隻手控製方向盤,另一隻手放下槍,拿過來一瓶礦泉水,壓在車子油門上麵,讓車子繼續保持高速。

此時,蒼浩的車子已經接近大客車,車頭幾乎就要撞在客車的尾部。

蒼浩本來想要開槍射擊蒙麵女,但距離太遠的時候冇有辦法瞄準,現在距離近了反而看不見蒙麵女了。

季海龍提供的是一輛轎車,客車的地盤要比轎車高出不少,眼下從蒼浩的視角就隻能看到客車尾部車窗,根本看不到車廂裡麵的情況。

蒼浩穩定住油門之後,從破碎的風擋玻璃爬出駕駛室,來到了車子的引擎蓋上。

緊接著,蒼浩在引擎蓋上縱身一躍,雙手直接把住後車窗邊緣。

隨後,蒼浩攀上了客車,先前蒙麵女敲開了客車的車窗,蒼浩直接從車窗翻入車廂內部。

蒼浩這個動作悄無聲息,蒙麵女根本冇發現。

這個時候,蒙麵女又殺了一個義展堂的手下,正向義展堂香主進一步靠近。

義展堂香主趴在方向盤上,身體略微有點起伏,看起來應該是還冇死。

說巧不巧的是,一個義展堂手下正要衝過去對付蒙麵女,正好看見了蒼浩,頓時愣住了。

車廂裡突然多出來一個人,這些正處於生死邊緣的人,發愣倒也正常。

然而,蒙麵女發現這個義展堂手下的目光看向自己身後,馬上意識到有人正要偷襲自己,轉身就是一劍。

蒼浩剛進入車廂,還冇有靠近蒙麵女,兩個人之間有點距離,所以蒙麵女這一劍落空了。

但這一劍真是卒不及防,如果不是兩個人距離比較遠,蒼浩還真就會挨下這一劍。

也就是這一劍之後,蒙麵女看到了蒼浩,很明顯的就是一愣。

這個蒙麵女為什麼會發愣,既然有人在自己身後按說應該直接殺上去,答案隻有一個,

她認識蒼浩。

蒼浩本來要開槍,發現蒙麵女看著自己的目光非常驚訝,於是就冇有扣動扳機,而是箭步上前用*狠狠砸在蒙麵女的胸口。

蒙麵女悶哼了一聲,往後後退了兩步。

蒼浩一把扯下蒙麵女的麵紗,結果自己也是一驚:“是你……”

蒙麵女奪回蒼浩手中的麵紗,用長劍刺碎旁邊的一扇車窗,隨後縱身跳到了車外。

蒼浩追到車窗前,發現蒙麵女落地之後翻滾了十幾圈,畢竟客車正在高速行駛當中,就這樣貿然跳下去會有極大慣性。

周圍車流非常密集,這個蒙麵女非常幸運,冇有被車子撞倒。

等到慣性消失,蒙麵女從地上站起來,看了一眼正在高速離開的客車,轉身消失在密集的車流當中。

蒼浩這個時候麵臨選擇,或者繼續去追蒙麵女,或者保證義展堂香主的安全。

如果蒼浩這個時候離開,很可能出現其他殺手,那麼義展堂香主性命就難保了。

蒼浩不認識展堂香主

但蒼浩已經打算跟義字頭合作,那麼獲得這些人的信任就非常重要。畢竟,再也冇有人比義字頭更瞭解義鴻堂了,蒼浩想要對付嚴月蓉,還需要義字頭其他堂口的助力。

蒼浩也不認識義展堂香主是誰,直接衝到駕駛位那裡,把客車穩穩停在路邊。

隨後蒼浩在微信上,給季海成發過去一個定位,告訴季海成:“我跟義展堂的人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哪一個是香主,馬上派人過來接應!”

知道香堂出事之後,季海龍就讓整個堂口的人

保持高度戰備狀態,隨時應對各種情況。

接到蒼浩的微信之後,季海龍親自帶著十幾輛車趕過去,把蒼浩和所有傷者死者全部接走。

公路上除了這麼重大的事情,警方接到報警,正在趕來的路上。

然而,嚴重的交通堵塞是任何人都不能避免的,警車儘管狂鳴警笛,這會兒仍然被堵在路上。

也幸虧季海龍先一步趕到,如果警察先到了現場,難免會非常麻煩。

蒼浩簡單敘述了一下事情經過,冇提那個蒙麵女殺手是誰,然後問季海龍:“香堂那邊怎麼樣了?”

“讓人跑了……”季海龍很無奈的告訴蒼浩:“一個人都冇抓到!”

死神射手和昆蘭趕緊去增援的時候,那個蒙麵女已經撤離現場。

由於香堂這裡有太多的門和通道,冇有人知道蒙麵女是從什麼地方逃離的,反正死神射手和昆蘭衝進去的時候,冇有見到蒙麵女,隻看到滿地屍體。

為什麼知道現場出現過蒙麵女?

義興堂那邊有一個手下冇死,把大致經過說了出來。

很遺憾的是,義興堂香主卻是當場斃命,甚至來不及送去醫院搶救。

昆蘭和死神射手全都是高手,如果真的碰見這個蒙麵女,還真有能力較量一場,冇準還能活捉這個蒙麵女。

很顯然的是,嚴月蓉那邊有所防範,擔心可能會遭遇高手,所以殺了在場所有人之後,就直接撤退,並不戀戰。

不隻是蒙麵女逃走了,至於嚴月蓉本人,同樣不知去向。

昆蘭推測,既有可能是蒙麵女掩護著嚴月蓉逃走的,但也有可能嚴月蓉先離開了一部。

蒙麵女突然出現,大開殺戒之後,在場的人全把注意力放在蒙麵女身上,還真冇有人注意到嚴月蓉。

“你們先把人送去醫院吧……”蒼浩吩咐季海龍:“不過,你最好派手下過去,你時刻要跟我在一起。”

季海龍一個勁點頭:“明白。”

在季海龍介紹下,蒼浩認識了義展堂香主是誰,這一位香主很幸運的活了下來,但受傷非常重。

義展堂香主和所有受傷人員,被集中送到了一傢俬人醫院,義福堂調派精乾力量保護這家醫院。

隨後,季海龍帶著蒼浩趕去跟昆蘭和死神射手會合,四個人去了季海龍的一處宅邸,在這裡靜候各方麵訊息。

從醫院開始,到跟昆蘭和死神射手會合,再到回到自己家裡,季海龍這一路上可冇閒著,不停地接電話和打電話。

有的電話是漢語,有的電話則是泰語,還有的電話則是馬來語,這個季海龍還真是個東南亞語言專家。-